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230章 背后有人,用心高深

《官神》 第1230章 背后有人,用心高深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至至连许久都没有联系的成达才,在听到消息后,也打了电话给夏想“尽是胡扯,要说别人贪污受贿我不敢保证,说你也贪污受贿,谁瞎了狗眼?”成达才也是气愤异常,“幸亏一些人没有把达才集团也牵涉进来,否则,我还真要亲自上阵,和他们说道说道。”

    成达才语气之流露出的关切和愤懑,确实是自〖真〗实,也让夏想感动,关键时刻,有无数人和他站在一起,让他大为心安。

    不过有一点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事情已经闹大了,怎么付先锋和老古都没有一点儿动静?

    老古没有动静还可以理解,他毕竟已经不在权力核心了,再和纪委的关系不熟的话,不知道具〖体〗内情也说得过去,但付先锋应该第一时间听到消息,以他的好奇和机心,肯定会千方百计打探清楚,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加以利用。就算付先锋没有亲眼看到照片,就算他不知道事件的两个女主角是谁,他也会关注事件本身,不管是他想从正面推动,还是从反面入手,他肯定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

    不过直到今天他还没有一点尊息,始终保持了沉默,就是怪事了。

    但付先锋和老古的沉默,不是让夏想最不解的事情,最让他头大的是现在的秦唐不但有卫辛在,还有古玉和付先先,现在又来了连若菡和曹殊薰,更有宋一凡也来了,差不多成为美女大聚会了。

    值此纪委正调查他的生活作风问题之时,他身边美女如云,不是公然向纪委示威么?夏想摇头一笑,如果他出门前呼后拥全是美女”让崔向看到,不知道会不会气出好歹。

    先不管了,先安置好几人再说,毕竟都是一片好心”在大难来临之时,都坚定地和他站在一起,是他应该感念在心的情义。

    夏想现在虽然被调查期间,但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他就独自一人去见连若菡和曹殊薰,因为他想听听听吴才洋和吴老爷子的态度。

    走在路上”注意到身后没有尾巴,就放了心。现在的秦唐,颇有风声鹤唳的景象,不提牛林广遍布大街小巷的势力,就是崔向也有可能暗有眼线布置。

    崔向表面上只带了几个人,但谁知道他暗没有安插人手在秦唐布局?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不过还好,哦呢陈在秦唐,至少牵制了牛林广大部分力量,让牛林广没卒办法乘机作乱”否则,在崔向调查他的期间,牛林广还不将秦唐闹一今天翻地覆?

    只是夏想并不知道的是,哦呢陈和牛林广之间,现在已经剑拔弩张了,只差一点就到了擦枪走火的边缘!

    半路上”接到了付先先的电话。

    “哎,听说大房来了?那你肯定不敢来看我们了,算了,我很大方的,不和你一般计较。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付先锋出国了,封闭培训,好象要一个月才回来……”

    才说没几句,古玉又抢过了电话:“你夫人来了,就不用我和先先交待你吃饭穿衣问题了”你自己小心点,别再让人抓住把柄。还有,我和爷爷生气了”最近没理他。个天才想起给他打电话,许冠华说,爷爷去山里散心了,住在道观里,要住一个月才下山。”

    得,时机还真是不凑巧,老古和付先锋两大杀招都不在京城,怪不得对事件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如此……再深入一想,夏想恍然大悟,崔向是不知道付先先和古玉是谁,恐怕有人知道,但此人正是趁老古和付先锋都不在的时候推动此事,用心高深。

    夏想心里有数了,既然布局之时连老古和付先锋的因素都考虑在内了,难保不把吴才洋的因素也考虑在内,也就是说,此次纪委的调查,将是他面临的前所未有的一次重大考验。

    过关了还好说,过不了关,真有可能落马。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就算制造一起冤假错案,也是摆出的不将他掀翻就誓不罢休的趋势。

    到了飞天大酒店,见到了略嫌憔悴的曹殊薰和一脸愤愤不平的连若菡,夏想还没有来得及说笑几句,曹殊薰就一头扑进了他的怀。

    “辞官算了,冉们不当这个破〖书〗记了,干什么这是,调查这个调查那个,还让不让人清静了?”曹殊薰心疼地抱住夏想,眼泪流了出来,“你瞧你都瘦了,当一个什么省委常委,累成这样,何苦来着?没贪污反而被人说成贪污,世界上还有没有好人了?我好歹也有几亿美元,稀罕一个省委常委去贪污钱来养家?”

    这话要是让崔向听到了,不气死才怪。好歹也有几亿美元,说得好象大风刮来的一样。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真的公布了曹珠薰有几亿美方的事实,绝对是强有力的铁证,可以顿时让纪委的调查闭嘴。是呀,夫人有几亿美元,他还稀罕去贪污几百上千万的人民币?

    但显然,事情不能公开,因为会有没完没了更多的调查,还有苍蝇一样的新闻媒体,更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情。

    夏想抱着曹殊薰,拍着她的后背给她安慰,再一看连若菡,脸上隐隐有不甘和不愿,说到底她不是正妻,不能享受最先和夏想拥抱的权利。

    不过连若菡的牲格和曹殊薰大不相同,她坚强多了,也不会抱着夏想流泪。

    宽慰好曹殊薰,坐下之后,连若菡第一句话就是:“爷爷说了,事情很棘手,他也在想办法,让你自己先顶一段时间。”

    吴老爷子也说棘手的事情,肯定是非常棘手了。但老爷子却说让他自己先挺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是说吴家要袖手旁观了?

    不等夏想问,连若菡又说:“爸爸的意思也是一样,反正就是让你自己先看着办,他现在不方便说话。”

    不方便说话?夏想明白了什么,知道事态确实上升到了高层博弈了,很不幸,他真的成了一次重大碰撞的支点。

    其实吴老爷子也好,吴才洋也好,两人的言外之意就是,打铁还要靠自身硬。他们相信他在女人问题上翻不了船,但对他的经济问题,没有十足的底气,所以不会轻易话。

    说白了,如果最终查到的结果是经济上没问题,就一切好说,经济上有确凿的证据,而且数额特别巨大的话,对他的处理结果就会进入讨价还价的阶段。

    再一想也是,如果不是对方准备充分,也不可能在纪委最终推动对他的调查取证,崔向堂堂的纪委副〖书〗记的身份,也不可能亲自前来秦唐。

    看来,在初期,吴才洋没能插上手一也不怪他,他毕竟只是政治局委员,不是常委,而纪委有相当大的独立性,他还说不上话一在期,老古和付先锋先后不在京城,如今进了最后一局,就是说,他差不多是孤军奋战了。

    由此更可以推断,背后好巨手能量之强,令人震惊。

    在宾馆陪曹殊薰和连若菡呆到晚上口点多,夏想就离开了,他不想在外留宿再惹人议论,更不想让外界知道曹殊薰和连若菡来到了秦唐,否则也是麻烦,万一崔向心血来潮非要让曹殊薰也配合调查,难免要让薰丫头受到委屈。

    曹殊薰到底温柔体贴,提也未提照片上面的两人是谁,连若菡开始也没提,等送夏想下楼的时候,就咬着夏想的耳朵问了一句:“左拥右抱的两大美女,是谁?你享齐人之福,我没意见,但得让我知道是谁,是不是配得上你。如果不配你,我会鄙视你的品味……”

    连若菡亦真亦假,让夏想不好应对,但事到如今,他又不得不明说了,因为连若菡早晚会知道!

    “照片你没看到,看到了你就知道我比窦娥还冤。哪里是左拥右抱了?我就是站在她们身后,打开房门的一瞬间,被人拍了照。左边的美女是付先先,右边的是古玉,你都认识。”

    连若菡一脸促狭的表情:“那我倒要审审你了,你大晚上的,和两个美女同居一室,是何居心?”

    夏想无奈一笑:“看,多想了不是?付先先是投资商,古玉也来考察项目,正好她们也认识,就一起坐了坐,出于礼貌,我要送人回房间,结果就被人追踪拍了照“……,你说你不琢磨我被人陷害,反而问一些细枝末节,真是让人失望。”

    “失望你个大头鬼。”连若菡白了夏想一眼,“薰丫头不好意思问你是不是真有生活作风问题,我是替她问的,她有权利知道!还有,我告诉你,如果你这一次过不了关,听我的,就不干了,我们打造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出来。”

    ……夜晚的秦唐,春风沉醉,纸醉金迷,站在繁花似锦的街头,回味起刚才连若菡的话,夏想暗暗失笑。过不了关可不是干不干的问题,而是要坐牢的问题。

    莫非说,他真要独自面对崔向的倾轧了,真的要自己先扛过第一关了?孤军作战,夏想并不怕,他只是并不知道,崔向手到底有什么样的可以置他于死地的底牌?

    崔向并没有让夏想久等,第二天,他就再次召唤夏想问话,并且向夏想展示了重要的证据。</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