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1238章 无言的威胁和挑衅

《官神》 第1238章 无言的威胁和挑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第8章无言的威胁和挑衅

    夏想实实在在打了一个激灵,怎么可能,对方太厉害了,他刚和古玉、付先先会面,就被人现了,还打了电话进来,对方也太神通广大了

    再一想也有可能,古玉和付先先来秦唐住宿,总要登记房间,以牛林广在秦唐的势力,很容易就查到了两人的行踪。

    夏想强压怒火,声音平静地问道:“你是谁?”

    “不要管我是谁,我只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良心市民。”声音依然阴冷,还有一阵阵奸笑,“夏书记,听人劝,吃饱饭,主动离开秦唐,离开燕省,还燕省一片青天,别说秦唐人民了,全燕省人民都感谢你八辈祖宗”

    不等夏想再说什么,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勃然大怒,一脚踢飞了身边的椅子:“欺人太甚”

    他的举止吓了付先先和古玉一大跳。

    付先先和古玉认识夏想时间不短了,还从未见过夏想如此大的火,吓是古玉小脸都白了,拍着胸口,上前去从上而下抚顺夏想的胸:“好了,咱不生气了,好了,乖,气大伤身,犯不着让别人气着自己,听话,啊……”

    古玉象哄孩子一样哄夏想,反而又把夏想逗乐了。

    一想自己怎么了这是,一个匿名的恐吓电话就能吓到自己,哪里还是当年在郎市时的意气风?再一想其实也不怪自己怒冲冠,主要是在郎市,萧伍和卫辛受伤,付先先也受到了莫大的惊吓,而牛林广比哦呢更狠毒更狠手,他担心古玉和付先先会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付先先也吓着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知所措的样子:“你怎么了这是?谁还能这么气着你?不许生气,你生气就不帅了。”

    夏想算是彻底被眼前一对活宝给逗笑了,坏心情一扫而光,他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了,就是有一个无聊的电话,知道你们又来了秦唐,说我又来一起飞了。”

    “讨厌,没正经。”古玉本来正拍夏想的胸口,一听这话,立刻脸红了,转身跑到了一边。

    倒是付先先反倒更大方,她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明白了,我和古玉现在成为一些人的眼钉,只要在秦唐一现身,就会被人觉,就会给你带来麻烦。”

    夏想被眼前的两个女人刚才的举动,莫名感动了,就对付先先说道:“傻丫头,我不是怕给我带来麻烦,而是替你们的安全着想。在郎市,你被人劫持,差点丧命,现在想起来,我还很是后怕。”

    付先先就被夏想的一句话击了心扉,一下就哭了,不顾古玉在场,竟然扑进了夏想的怀:“当时我还想,就是死,也要死在你的怀。”

    古玉扭过脸去,小声说了一句:“真肉麻。”却又偷偷扭头回来再看,脸上分明是吃醋和不甘。

    夏想也不想当着古玉的面抱付先先,就悄悄在付先先耳边说了一句:“古玉吃醋了。”

    付先先就跳到了一边,一脸羞红地看了古玉一眼,却说:“他就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他当时为了我奋不顾身的样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古玉仰起脸,一脸坚定地问夏想:“如果我被人绑架了,你会不会也奋不顾身地救我?”

    “会”夏想十分干脆地回答,“我不会让你和先先受到一点伤害。”

    古玉也感动了:“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要记在心里。我不管你,反正我会记一辈子。”

    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有时候,话真是不能乱说……

    重新安顿好付先先和古玉,安排她们住在哦呢陈的酒店,才算安心。他就返回了市委,路上给卫辛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自己多保重,又和曹殊黧说了一声,明天再和她们见面。

    最近一段时间,牛林广安静得有点过头了,总让夏想心里没底。不过他也能猜测到问题的根源还在崔向身上,在崔向最终没有定论出来之前,牛林广也好,包括章国伟,都会老实得很。

    让夏想没想到的是,回到办公室坐一坐的时候,竟然意外接到了崔向的电话。

    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崔向还打来电话,有何用意?

    崔向被紧急召回纪委之后,就从公众的视线之消失了,既没有提出对他的处分,又没有让他继续工作,究竟去了哪里,外界不得而知,传闻说是病了。

    夏想不相信崔向会病,因为崔向的身体很健康,身体没病,有病的话,也是心病。

    崔向的声音很低落:“夏想,官场之上,处处陷阱,走错一步,就没法回头了。”

    “崔书记……”夏想说是不恨崔向也不可能,他不是神,也不是圣人,心还是有气要生,“当年你离开燕省时,本来我准备请你吃一顿饭,没想到你走得匆忙,结果菜都上桌了,都成了凉菜了。后来也没有热,就都倒掉了,太可惜了一桌子丰盛的大餐。”

    “咳咳。”崔向咳嗽几声,听出了夏想话的讽刺之意,“是啊,要是我早一步明白,从离开燕省的一刻起,我就是一盘凉菜了,再热一遍也上不了台面了,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现在后悔也晚了……我最后给你一句忠告,夏书记,人在官场,谁也不要相信,只相信自己手的权力,只相信自己手掌控的一切。最亲近的人,最让人尊敬的人,说不定就是背后捅你一刀的人。”

    “崔书记……”夏想还想再问一句什么,电话就断了,里面的忙音似乎是一次意犹未尽的告别。

    夏想并不知道的是,这一次通话,是他和崔向之间的最后一次联系

    一天后,从纪委传来非正式消息,崔向同志因病住院,暂停纪委副书记一职。

    同时,纪委向燕省省委、省纪委和夏想本人函,就调查事件正式得出结论,崔向同志因为失察,以伪造的照片和不实的证据调查夏想同志的生活作风和经济问题,性质十分恶劣,情节十分严重,为了严肃党纪,决定暂时让崔向停职反省,再视情节轻重,决定是否进一步处理。

    消息传到省委和秦唐,一片哗然。

    玩笑开大了,纪委居然也拿伪造的证据来诬陷一个副省级干部,权威和公正何在?只要是官场人,谁不清楚纪委办案,即使是错案,也要将错就错,想要翻案,等几十年之后再解密或许还有可能。

    现阶段就直接否认大张旗鼓的调查取证,纪委自打嘴巴,几乎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再一想也是,作为被纪委副书记亲自下来调查取证的案件,最终无疾而终,夏想夏书记在纪委的狂风暴雨的冲击之下,屹立不倒,恐怕不仅仅要靠自身过硬,还要有十分强大的后台才行。

    能让纪委认错,还说出伪造照片和证据不实的话,虽然是非公开非正式的官方说法,但官场人无不消息灵通,都第一时间知道了纪委的结论,无不瞠目结舌

    夏书记牛大了,这得多强大的后台才能让纪委低头

    当然,都心里有数,纪委不是向夏想低头,也不是向燕省省委低头,而是向高层的一人低头,或者确切地讲,是向夏想的后台或支持者低头。

    政治斗争,果然是牵一而动全身,一般人还真玩不起。

    到底谁是夏书记的后台?

    到底整个事件的背后又是怎样的一次刀光剑影的过招?

    真相,永远躲在幕后,不为人所知,外界只能从透露的一点点有限的信息之,分析和推测,才大概知道一点什么。

    既然纪委都认错了,崔向又会是一个什么下场?所有人都期待着对崔向的处置决定,因为针对崔向的处分,象征着高层之间过招的激烈程度。

    若是对崔向警告处分,证明事情就是不了了之了。一免到底,就证明夏想及其后台获得了全面的胜利。停职反省,然后就没有了下,就证明幕后黑手只是表面上退让了一步,夏想一方只取得了小胜,甚至还称不上是阶段性胜利。

    所有人都期待着对崔向的处分决定公布的一天。

    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天之后,就有一则讣告公布,虽然很低调,只是由华新社了一则短短几十字的通稿:“原纪委副书记崔向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终年6岁……”

    崔向死了?

    得知消息之时,夏想正在浇花,一惊之下竟然失手摔落了花壶。

    这一惊,夏想可真是吃惊不小

    以他推测,崔向被就地免职的可能性极大——他本该前天就进京和老古见面,但老古又临时有事,出京了,就缓了一缓,和老古见面,应该可以提前听到一些内幕——没想到,竟然以死亡而告终。

    崔向绝非自然死亡,夏想心坚信,这个病死,可是死得蹊跷得很。他心闪过一丝悲哀,政治斗争,有时不见硝烟却也会要人命,同时也表明了一点,背后的黑手,并没有在此次事件之认输,崔向之死,相当于是一次间接的宣战

    是向他,甚至是向总书记的一次无言的威胁和挑衅

    Ps:诸位兄弟,你们的《官神》急需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