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077章 放线钓鱼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077章 放线钓鱼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楚天舒一听光头男这话,忽然想起来了,这两小子就是在医院打白云朵那一伙的,因为只是帮凶,并不是领头的,在视频中摇晃着露过一个侧面,所以,楚天舒一眼并没有认出来。

    他的心里砰砰直跳,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奶奶的,这可是意外之喜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楚天舒本想把这俩小子收拾一番先出口恶气,想想又放弃了,他决定好好戏弄这两小子一番,好把他们的老大那个罪魁祸首引出来。

    于是,他假装很害怕的样子,赶忙解释说:“两位大哥,她随口说说的,你们不要生气。”说着,他的手紧紧握住了宁馨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宁馨咧嘴一笑,把一个包子扔进了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说道:“我是有文化的人,不会和狗一般见识。”

    那两名男子走了过来,肌肉男一脚踏在了桌子上,笼屉和碗筷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

    肌肉男故意撸起袖子,露出了结实的膀子,骂道:“你他妈细皮嫩肉的,是不是痒痒了,找抽呢。”

    光头男也嚣张地骂道,“不想活了,吱个声,我让你死个痛快。”

    “吱!”楚天舒真的说了一个“吱”字。

    这下子那两个家伙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还没遇到这样的人,真是不怕死。

    光头男二话不说,右手猛地扇向楚天舒的脸,嘴里还在骂道:“狗日的,老子让你再吱声。”

    “啪”的一声,楚天舒伸手格开了光头男的手,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哎哟,好痛啊。”楚天舒夸张咧着嘴大叫:“救命啊,要打死人了。”

    一看有人打架,那对老年夫妇扔下钱,相互搀扶着跑出了小吃店。

    小丫头躲在后厨,扒拉着门偷看。

    小吃店的老师傅拎着锅铲过来相劝,被肌肉男推了一把,倒退了几步,手里的锅铲也掉在了地上。

    肌肉男一看楚天舒喊救命,以为光头男一下让这个清秀挺拔的年轻人吃了苦头,心里更加的得意,伸手竟然去摸宁馨的脸蛋。

    宁馨也很配合,作出惊吓的样子,尖叫起来,身形却闪开了肌肉男的攻击。

    楚天舒与光头男的纠缠看上去也十分的狼狈,他嘴里大嚷着救命,手上脚上却都没有闲着,他见光头男抬腿狠狠地踢过来,便踉跄着后退,拉着宁馨想要逃跑,假装惊慌失措地与宁馨撞了在一起。

    忙乱之中,楚天舒将宁馨抱了起来,一只手托着她的裙子,将她的双脚对准了光头男。

    这一招可是够损的。

    高跟鞋的鞋跟可是一个尖点,平时要承受一个成年女子的重量,可谓是坚硬无比。

    就在这时,肌肉男的右脚正好踹过来,正踹在了高跟鞋的鞋跟上。

    “哎呀,哎哟。”肌肉男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捂着右脚脚心,连声惨叫。

    楚天舒慌忙宁馨放下来,抓住她的胳膊,喊道:“师妹,快跑吧,再不跑就没命了。”

    宁馨咬着嘴唇暗笑,她的脚下也没闲着,装作慌不择路的样子,故意踢倒了一张小凳子,正好砸在坐在地上惨叫的光头男胳膊上,往前迈腿的时候,又故意用膝盖顶到他的后背,光头男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两人跑出了小吃店,肌肉男见同伙吃了亏,自然不肯罢休,顺手抢过老师傅掉在地上的锅铲,追了出来。

    楚天舒和宁馨相视一笑,他们没有跑向路边的车子,而是沿着小吃一条街往外跑。

    肌肉男挥舞着锅铲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喊道:“狗男女,老子今天不剁了你们,老子就跟你姓。”

    楚天舒转过头来,笑道:“你别跟我姓,我可不想要你做儿子。”

    这一句把肌肉男的肺都要气炸了,他猛跑几步,挥起锅铲就往楚天舒的后背拍下来。

    宁馨兴奋异常,牵着楚天舒的手在小街上奔跑,恍若感觉是黑帮电影中的女主角,正在和男主角拼命逃跑。

    楚天舒早就看好了,小吃街的尽头有一名执勤的老警察。

    老警察刚从街边的小店买了瓶饮料,一边喝着,一边背对着街边与小店老板闲聊。

    这时,楚天舒拉着宁馨跑了过来,他示意宁馨放慢脚步等着肌肉男追了上来。

    宁馨心领神会。

    肌肉男追了上来,挥舞锅铲用力砍向楚天舒的后背。

    楚天舒拉着宁馨往侧边一让,躲过挥过来的锅铲,紧跟着右腿一伸,绊到了肌肉男的右腿。

    肌肉男用力过猛,收势不住,握着锅铲向前扑了过去。

    宁馨还怕肌肉男的冲劲不够,右手在他的后背上推了一把。

    肌肉男握着锅铲整个人扑向了老警察。

    “袭警啊。”楚天舒故意大喊:“警察同志,小心啊。”

    老警察这才回头,一看一名肌肉男气势汹汹握着锅铲砍过来,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得举起饮料瓶子挡了一下,可肌肉男的来势太猛,锅铲砍飞了饮料瓶,正砸在了老警察的虎口上,顿时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好小子,竟敢袭警。”老警察大怒,转身就掏出了警棍,抬手就砸了肌肉男的肩膀上。

    肌肉男摔在地上,摔掉两颗牙,满口都是鲜血,手里锅铲也掉在一边。

    老警察不由分说,上前按住了肌肉男,掏出手铐将他反铐住了。

    等老警察再抬头寻找叫袭警的人,街面上已经没了楚天舒与宁馨的踪影。

    楚天舒拉着宁馨上了车,并没有急于开走,而是转了个弯,从后视镜中看光头男跟了过来,才把车开了出去。

    车开出一段距离,宁馨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爽,太爽了。”宁馨抚着胸口,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声。“马力他们只会使蛮,没意思,大师兄,还是跟你玩儿过瘾。”

    楚天舒摸着肚子,一本正经儿地说:“唉,只可惜了那么好吃的桂花米酒和小笼包了。”

    “你……啊哈哈。”这一下,又把宁馨逗得开怀大笑。

    楚天舒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笑完了,楚天舒将车开到了一家咖啡店门前停好,说:“好了,师妹,不玩儿了,我们坐下来说说话吧。”

    “好的。”宁馨跳下车,挽着楚天舒的胳膊,还在笑个不停。

    再次坐下来,楚天舒又给宁馨点了咖啡和小吃,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师妹,别笑了,我问你,我让你打听的事儿怎么样了?”

    宁馨强忍着笑,眨巴着眼睛,问道:“什么事儿啊?”

    “好啊,你竟然敢忘了我的正事。”楚天舒举着勺子假装要敲宁馨的头。

    宁馨头一偏,连连求饶:“别,别,别,我告诉你是了。”

    “说!”楚天舒端起咖啡杯,轻轻地喝了一小口,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宁馨不再笑闹了,她告诉楚天舒,她死打烂缠地磨了老师好几天,终于挖出了竞购拍卖过程中可能存在的一些猫腻。

    楚天舒没有想到,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外衣之下,通过人为的操控,竟然会有诸多的手脚可做。

    宁馨举了一系列的例子,虽然竞拍的物品可能是艺术品或者古董,但是,作弊的原理却差不多,只是标的额的大小不同而已。

    尽管手法各异,但最根本的一条,总归离不开竞购企业与评估机构、主持单位相互勾结,利用各种理由来打擦边球,表面上并不违反法律法规,非常具有隐蔽性。

    各级政府日益强化的资源配置的权力和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强化了寻租活动的制度基础,使**迅速蔓延和贫富差别日益扩大,很多的社会动荡甚至矛盾激化均由此酝酿而来。

    听完了宁馨的讲述,楚天舒不由得感叹道:“看来,我们国家的法治之路还很漫长啊。”

    宁馨说:“是啊,我们老师说,国人的毛病就在于,不是人人想方设法去守规矩,而是千方百计地去钻规矩的空子。如此一来,守规矩的人吃了亏,不守规矩的人倒占了便宜,于是,所有人都一窝蜂地都去想歪心思破坏规矩,最后形成了法不责众,规矩便成了一纸空文。”

    楚天舒点头。

    宁馨接着说:“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违规行为的处罚不是按照规矩自动生成,而往往要等着权力来驱使,这又使得违规的人心存侥幸,只要靠上了足够大的官员,做了坏事也可以不受制裁。”

    宁馨的讲述虽然多半是照本宣科式的转述,但是,却启发了楚天舒深深的思考。

    归根到底,现在不是规矩太少而是规矩太多,而执行规矩的还是人,拥有这种权力的人会滥用规矩来欺负普通老百姓,使得老百姓习惯接受人治而不相信法治,这就是我国的国情。

    这一番谈话虽然并不是十分的透彻深入,但是,却对楚天舒升迁之后的为官之道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以人治推动法治的执政理念初现雏形。

    两个人的话题从忧国忧民的严肃慢慢转入了日常生活的轻松,时间在漫不经心的交谈中飞快地流逝。

    推荐yd猪脚的《草根警察》,地址:./book/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