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31章 冷女私情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31章 冷女私情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在冷雪的下腹部又是一道明显的疤痕,看上去十分可怖。

    楚天舒不忍多看,马上给她穿上了运动短裤,将她放进了睡袋里,然后把她的湿衣服也搭到了火堆边的支架上。

    楚天舒看见了冷雪手臂上的伤口,右臂的肌肉被子弹擦出了一条血肉模糊的槽口,伤口已经开始肿起,还在缓慢地渗出鲜血,所幸没有伤及骨头和神经。他用棉花棒蘸着消毒酒精,狠了狠心,给她清洗伤口。

    酒精剧烈的刺痛让冷雪苏醒了过来,她闭着眼睛发出了几声**,嘴里喊着:“渴。我渴。”

    楚天舒按住了她的右臂,放下酒精药棉棒,从背包里拿出剩下的矿泉水,拧开盖放在了她的嘴边。

    冷雪一口气喝了大半瓶,才慢慢地睁开眼,说:“我怎么了?”

    “你受伤了。”望着满脸是汗、嘴唇干裂的冷雪,楚天舒心里一阵难受,他又拿出夜里从杜雨菲车上带过来的蛋糕,递到了她的嘴边。

    冷雪一连吃了好几个,突然停住了,仰起头问道:“楚天舒,你吃了吗?”

    “我吃过了,你睡着的时候吃的。”楚天舒喉咙里咕隆一声,证实他说了假话。

    冷雪没有说话。

    吃了点东西,喝过了水,冷雪的精神顿时好多了,她能被特种部队挑中证明她的体质优于常人,经过严酷的特种培训,身体机能恢复得也快,刚才的昏厥主要还是因为太饿太累太紧张了,加上受伤流血,又突然坠落,才熟睡过去了。

    她感觉不对劲,左手伸进睡袋摸索了几下,喊道:“楚天舒,你都干哈了?”

    “我没干哈呀?我准备给你包扎伤口。”楚天舒手里拿着卷状纱布绷带,学着冷雪的东北口音,一脸无辜地说。

    冷雪大叫:“你……你耍流氓了?”

    楚天舒盯着冷雪的脸看了一会儿,放声大笑起来:“你真逗,你是不是想说我ooxx了你呀。”

    “你!你流氓!”冷雪气红了脸。

    “我就流氓了,你怎么的?”楚天舒一把按住了她受伤的右臂,放在大腿上,用纱布包扎她的伤口。

    “楚天舒,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冷雪闭上眼,口气软了下来,听上去反倒是在恳求楚天舒。

    楚天舒低头一看,自己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蹲在冷雪的面前,雄性特征几乎就在她的眼前。他三下两下包扎好伤口,跳到火堆旁边,将烤得半干的裤子穿在了身上。

    这时,冷雪已经从睡袋里钻出来了,穿着楚天舒的短袖运动衫,虽然稍显宽大,但丝毫掩不住她的英姿勃发。

    冷雪指着楚天舒,说:“你过来。”

    “干哈?”楚天舒站着没动。

    冷雪用命令的口吻说:“把裤子脱了。”

    楚天舒捂着裤腰带,一脸迷茫地看着冷雪。

    “听见没有,把裤子脱了。”

    “你……你想ooxx我吗?”楚天舒结结巴巴地问。

    “你,你个臭流氓!”冷雪的脸腾的一下涨得通红,她感到有点无地自容了。“你的腿受伤了,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楚天舒几乎立即绽放出了笑容。

    这个熟悉的笑容再次令冷雪怦然心动。

    “呵呵,这样啊,是我误会了。”楚天舒继续开着玩笑,乖乖地坐下来,脱了外面的裤子。

    冷雪蹲在他的身边,一看楚天舒的大腿,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楚天舒这么一个机关男,在如此艰难的困境中,还能保持乐观开朗的情绪,并感染着身边的人。

    他太像那个人了,不仅形似而且神似!

    冷雪右手拿着棉花棒粘上酒精,在楚天舒大腿的伤口边缘轻轻涂抹,动作娴熟轻柔,好像生怕弄疼了楚天舒,此时的冷雪,脸上没有了一贯的冷若冰霜,而是充满了柔情。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五年前的一幕。

    那一年,冷雪十九岁,已经是特警部队的一名士官,执行过多次特殊的任务。

    她出身于武术世界,十七岁高中毕业被特招入伍,为此她放弃了考大学。在特训教官吴兆君的悉心指导下,两年后,她完成了一系列挑战生命极限的特警训练科目,成为了一名合格的特警。

    特训教官吴兆君,是我国首批涉外特警,在东北国境线上多次立下赫赫战功,刚二十四岁军衔已升至少校副团。

    那天中午,妈妈偷偷地打来了电话,说父亲突发心脏病正在医院抢救,冷雪躲在水房里哭着接完了电话。本来她要请假回家探望,突然接到命令,临近国境线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劫车时间,上级点名让冷雪前往协助。

    冷雪在车上换了装备,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离出事地点五百米左右的临时指挥中心。

    这是一个弯道,在大客车上劫匪的视线之外。

    现场总指挥正是吴兆君,就是他点了冷雪的名。

    吴兆君看了冷雪一眼,给了她一个熟悉的微笑。

    冷雪只勉强地咧了咧嘴。

    这个细微的表情没有逃脱吴兆君的眼睛,但他没来得及多问,眉头微蹙,马上介绍了情况。

    东北黑社会头目韩红兵兄弟二人在逃亡途中,劫持了一辆大客车,意图驾车逃向境外,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追逐,大客车油料耗光,韩红兵要求给大客车加足油,威胁要杀害人质与警方对峙。

    大客车上有二十几名乘客,多是妇女和儿童,韩红兵兄弟都是退伍兵出身,身手不错,持有匕首等凶器,以人质为盾牌,在开阔地高速公路上,狙击手无法隐蔽,也担心伤及人质,难以得手。

    冷雪赶到的时候,大客车门开了,韩红兵正在用警方送过去的对讲机猖狂叫嚣:“从现在起,每过十分钟,我们会扔下一具尸体。现在开始。”

    一个妇女被推下了车,鲜血从脖子上流出来,一动不动。

    吴兆君果断地下了决心:“冷雪,你开加油车,我隐藏在车底,开始行动。”

    面对凶残的歹徒,冷雪暂时忘记了父亲病重的悲痛,穿上避弹衣,换上加油站的工作服,吴兆君也带上了面罩和装备,钻进了加油车之下,其他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坐在另一辆指挥车上,随时准备接应。

    当加油车启动时,门口的一名孩子被拉了回去,保住了性命。

    冷雪开车加油车缓缓向大客车开过去。

    在她执行过的任务中,这并不是最危险的,但是,一想到能和吴兆君一起行动,心里还是充满了激动。

    韩红兵的弟弟下车,手持匕首顶在冷雪的腰部,监督她给大客车加油。

    韩红兵则挟持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了车门口。

    吴兆君和冷雪在特训中早已形成了默契。

    就在吴兆君开枪击中韩红兵的同时,冷雪也制服了身边的歹徒。

    但是,意外发生了,谁也没有想到,那名少年竟然是韩红兵弟弟的儿子,他对着冷雪开枪了。

    刚从车底钻出来的吴兆君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

    枪响了,吴兆君倒地。

    整个过程只有两三秒钟。

    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冷雪见到了吴兆君的大姐吴梦蝶。

    吴梦蝶告诉冷雪:“我弟弟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他爱你!”

    冷雪抱着吴梦蝶,泪如雨下:“姐姐,我也爱他!”

    送别了吴兆君,冷雪回到了家。

    已经生下了凌锐的吴梦蝶承担了冷雪父亲治病的全部费用,她说,这是他弟弟的遗愿。原来,在现场见到冷雪的时候,细心的吴兆君看到冷雪红着眼睛,猜想她一定遇到了难题。

    临终前,他特意请姐姐替他照顾好冷雪。

    父亲病愈出院,冷雪回到了部队,从此变成了一个冷面人,不爱讲话,情绪冲动,每次执行任务都冲锋在前,伴之而来的是不断受伤、住院,一年来,到底立了多少次功,受了什么奖,统统都不记得了。

    在最后的一次任务中,冷雪与一名凶残的歹徒搏斗中,腹部受了重伤,从此告别了特警生涯,伤愈之后,追随吴梦蝶来到了临江市,发誓要用生命保护她和她家人的一切。

    在丹桂飘香看见楚天舒的第一眼,冷雪又看到了那一个熟悉的微笑。

    直到这一次,她向吴梦蝶点名要楚天舒配合他行动,都在心目中把楚天舒看成了那个英勇顽强的吴兆君。

    “哎呀,”楚天舒轻叫了一声。

    这一声轻叫把冷雪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她手里的药棉触碰到了楚天舒的伤口深处,她赶忙停手,关切地问:“怎么了?”

    楚天舒看了一眼还痴痴着的冷雪,眉头微蹙说:“疼死我了,你不会想把我的腿骨戳穿了吧。”

    冷雪心想,这家伙皱眉头的样子怎么也和他一样一样啊?她知道他又在开玩笑,咧了咧嘴,说:“没事儿,离骨头还远着呢。”

    “我知道没事。”楚天舒一脸的坏笑,说:“我看你犯傻呢,才故意叫起来的。”

    “哼,早知道,我真应该戳到你骨头里去。”冷雪扔下了棉签,开始用绷带给楚天舒包扎大腿。

    “冷雪,你痴痴的,在想什么?”楚天舒轻声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