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40章 非分要求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40章 非分要求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砰!”从闻家岭方向传来一声枪响,击碎了夜空中的寂静。

    这一枪仿佛打在了楚天舒的心脏上。他猝然一惊,右脚重重地踩在了刹车,小车发出一阵尖锐的摩擦声,戛然停在了高速公路的行车道上。

    是不是杜雨菲他们与光哥遭遇上了?她会不会有危险?

    由于用力过猛,楚天舒大腿处的伤口再次撕裂了,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他的脸上冒出了汗珠。

    “老楚,怎么了?”冷雪关切地问。

    “没,没事。”楚天舒强忍着疼痛,低着看了看大腿上渗出的血迹,笑着说:“腿上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

    冷雪探头看了看,说:“那,我来开车吧。”

    “你右臂有伤,也不方便。”楚天舒摇了摇头,咬着牙说:“算了,快到了,我还能挺得住。”

    当一个人面临着死亡威胁时,会激发出强大的意志力,忘记**上的痛苦。但是,危险一旦过去,精神松弛了下来,生理上的透支便会加倍显现出来。

    伤口一次次的伤上加伤,又受到了刚才枪声的惊吓,楚天舒的身体状态接近了虚脱的边缘,他强打起精神,紧握着方向盘,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点赶到临江,把笔记本电脑交到吴梦蝶的手上。

    经过了大雨洗礼的临江市灯火璀璨,

    车一路狂奔,在冷雪的指引之下,冲到了半山华庭的别墅区。

    这是临江市最著名的独体别墅群,背靠凤凰山,侧临莲花湖,一栋栋欧式别墅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闹中取静,风格各异,精美绝伦,神秘而充满了高贵品质,价值不菲。

    “先生,你有何贵干?”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耳麦的保安拦住了车,一脸警惕地问道。

    楚天舒摇下车窗,说:“我找吴梦蝶。”

    保安嗤笑出声,看了一眼车与车里的楚天舒,鄙夷地说:“请你立即离开,这儿二十四小时都有安保和监控。”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冷雪摇下了车窗,低声喝道:“华仔,开门!”

    冷雪的语气有些虚弱,却很有威势,她这一声喊话,两个保安都不敢再动,唯唯诺诺地站在车前。

    华仔绕到了车前,表情一愣,然后满脸惊喜的问道:“冷姐,你回来了?”

    冷雪摆摆手,说:“赶紧通报吴总。”

    华仔跑向了值班岗亭,用内部电话通知了吴梦蝶。

    冷雪又回过头对另一个忐忑不安的保安说:“有客人来拜访,要注意礼貌,不懂吗?”

    “是,”保安答应着,又解释说:“吴总指示,冷小姐外出了,让我们加强警戒。”

    车进了半山华庭,吴梦蝶身着居家便装亲自迎在了门前。

    冷雪抱着笔记本电脑下车,扑进了吴梦蝶的怀里,喃喃地说:“姐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吴梦蝶轻抚着冷雪后背,轻轻地说了一句:“冷雪,你受苦了!”

    冷雪顿时泪流满面,就像是一个失散了多年的孩子终于看见了亲人,心里的痛苦和委屈在这一刻一股脑都化为了激动与喜悦,抑制不住地要发泄出来。

    楚天舒疲惫地坐在车里,长长地舒了口气,连推开车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吴梦蝶走过来,拉开了车门。

    楚天舒挣扎着从车里钻了出来,刚喊了一声“师姐”,便一头栽倒在吴梦蝶的怀里,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间豪华的病房里。

    病房里亮着一盏桔黄色的小灯,发出柔和的光亮,给人温馨的感觉。

    楚天舒缓缓游目四周,对面的墙上挂着宽大的液晶电视,豪华的沙发,名贵的地毯,淡绿色的窗帘。

    独立的卫生间,外面还有一个客厅。一篮鲜花放在桌上,清香的百合似乎还带着新鲜的露水,没有难闻的苏打水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馨香弥漫其间。

    如果不是手上打着点滴,床边摆放着一整套高档的医疗器械,楚天舒一定会以为自己躺在某个星级宾馆里。

    窗外传来清脆的鸟啼,空气凉爽怡人,整个病房一片洁白,流淌着特有的静谧安宁,病房的门敞开着,客厅里一人正逆光而立,身形婀娜,周身涂抹着金色的光晕。

    “你醒了?”吴梦蝶从客厅里走了进来。

    她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了一下按钮,房间里的窗帘自动向两边收起。

    明媚的阳光照进了病房。

    “师姐,我这是在哪?”楚天舒问道。

    “省人民医院,高干病房。”吴梦蝶答道。

    楚天舒大吃了一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他曾经听卫世杰说起过省人民医院的高干病房,只有省级机关厅级以上干部才能住得进来。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突然享受到这么高规格的待遇,一向沉稳的楚天舒也有点躺不住了。

    “别动,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你看,还输着液呢。”吴梦蝶似乎看出了楚天舒的疑惑,她伸手按住了楚天舒,微微一笑说:“你安心躺着吧,如今这年头,有钱一样能有待遇。”

    吴梦蝶换下了职业装,身上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一件鸡心领的长袖羊毛纱,一条浅灰色的休闲长裤,头发披散开,很随意地散落在肩头,几乎看不到那种高高在上的总裁威势,给人一种大姐姐般的亲近感。

    难道是她一直守护着自己?莫名的,楚天舒的心头隐隐有些感动: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得到她的细心呵护吧?

    “师姐,冷雪没事吧?”楚天舒终于记起了他晕倒前的一幕,问道。

    “她右臂的伤势经过检查治疗,比你的状况要好得多。”吴梦蝶说道,随手给楚天舒掖了掖被子。

    虽然动作很微小,可是,从来没有住过院的楚天舒心里却涌起一股温暖,一瞬间就要蔓延到眼眶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见楚天舒不说话,吴梦蝶也沉默了,看着他仍显苍白的脸,心里隐隐有些心痛,她仿佛看到了当年吴兆君躺在病床上的模样。

    “谢谢你,师姐。”楚天舒说道。

    “不是你要谢谢我,而是我要谢谢你。”吴梦蝶笑了:“如果不是你和冷雪,凌云集团这次恐怕要遭受重创了。说吧,想要什么,只要凌云几天拿得出,我个人办得到,就一定满足你。”

    楚天舒也笑了:“师姐,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我这人优点不多,言必信,行必果,这一点做得还是自我感觉良好的。”

    “师姐,那我就不客气了。”楚天舒故作神秘地说:“我有两个请求。”

    吴梦蝶非常爽快就答应了:“说,我听着。”

    “第一,我要一部新手机。”

    “呵呵,没问题,早给你准备好了。”吴梦蝶从挂在衣架上手提包里拿出一部新款手机来,递给了楚天舒,又笑着问道:“还有,第二呢?”

    楚天舒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如果凌云集团竞购仪表厂成功,能不能另外拿出一千万来作为下岗职工的培训基金。”

    吴梦蝶愕然。

    她真的难以置信,楚天舒为凌云集团出生入死,完全没有任何的个人私利,心里牵挂的还是仪表厂的下岗工人们。

    吴梦蝶并没有立即回答楚天舒。

    一千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吴梦蝶作为集团的执行总裁也没有权力可以擅自作主。

    “师姐,如果为难的话,我可以收回我的第二个请求。”楚天舒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平时他最不喜欢被人勉强做事情,现在,他觉得也应该给吴梦蝶时间去思考和决定。

    吴梦蝶抬头看了楚天舒一眼,她伸手拂开散落在额前的一缕乱发,恢复了商界女强人的冷艳,声音平淡的说:“天舒,我会召开集团董事会,专门讨论你的建议,并尽全力说服他们。”

    楚天舒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喜,而是非常同情地说:“师姐,你既然管理凌云集团,又要教育培养凌锐,肩上的担子真的是太重了。”

    “是啊,有时候我真的感觉太累了。可是……”吴梦蝶轻轻的叹了口气,眼圈红了,她黯然道:“我答应了凌锐的爸爸,一定要将凌锐培养成人,把一个实力雄厚的凌云集团交到他的手里。”

    “对不起,师姐。”楚天舒听冷雪说起过,凌锐的爸爸在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在凌锐爷爷的支持下,吴梦蝶毅然决然地挑起了管理凌云集团的重担,集团实力也在持续壮大。

    “没什么,”吴梦蝶笑了笑,说:“按照集团董事会里老古董们的说法,我这个人命太硬,克家里的男丁。弟弟,丈夫,还有……”

    说到这,吴梦蝶突然收住了嘴,她不敢再往下说,因为再往下家里的男丁只有儿子凌锐了。

    “师姐,你多虑了,老古董们的话那都是扯淡。”楚天舒赶紧安慰道。他把在山神庙遇到了一个算卦测字的道士如何花言巧语骗取钱财、又如何在闻家岭巧遇的故事说了一遍。

    吴梦蝶听完,笑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