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50章 功劳不小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50章 功劳不小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可以这么理解。”王致远却一点儿没有隐晦。他说:“其实,官场说白了和商场一样,也是一个交易场。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的交易。谁在交易中掌握了更多的资源,谁就能占据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我的手上就有你需要的资源,而且可以稍稍夸张一点地说,需要这些资源的不仅是你,还包括比你地位更高的人。”

    楚天舒问:“比如说……”

    “简若明。”王致远轻描淡写地说:“过完节,她可能就要扶正了。”

    惊诧!楚天舒极力想要掩饰但也掩饰不住了。

    简若明的升迁未必和王致远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态度的转变似乎就好理解了。

    王致远注意到了楚天舒的表情变化,他又恢复了自信,侃侃而谈:“老弟,我是生意人还说做生意。有的生意往往应该先考虑如何把蛋糕做大,再来考虑怎么分,如果先考虑怎么分,多少人分,很多的生意可能就没法做了。比如,仪表厂的竞购……”

    王致远没有把话完全说透,有意留给楚天舒去品味。他相信以楚天舒的聪明应该能明白,仪表厂这块大蛋糕,不能先考虑几千名下岗职工来分,那样的话,这块蛋糕做得再大也不够分。

    楚天舒却说:“可是,这块蛋糕本来就不是哪几个人的,而是国家的,应该属于大多数人。”

    王致远笑了:“我知道我知道,老弟,你这个人太实在了。话说回来,这也是我最欣赏你、最钦佩你的地方。其实,你不妨这么来想,如果你利用这一次的放弃能进步能升迁,你就可以在更高的平台来忧国忧民,为更多的人民服务,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不对?”

    一个能把歪理邪说表述得冠冕堂皇的人,确实一个人才!

    王致远能在短时间里把鲲鹏实业做大做强,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等闲之辈。

    楚天舒没有说话,他在思考如何将王致远的歪理邪说一击而垮。

    王致远把楚天舒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继续夸夸其谈。

    王致远洋洋得意地说:“老弟,你睁眼看看,谁不是在千方百计想把国家的钱变成自己的钱?你敢说,凌云集团的竞购目的,不是为了追逐利益的最大化?庄子同学就说过,‘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

    楚天舒故意避开凌云集团,王顾左右而言他:“王兄,我有一事不明还请指教。这窃钩也好,窃国也罢,总摆脱不了一个窃字。这偷偷摸摸的事情,有何仁义可言呢?”

    王致远大笑起来,自负的人多好为人师,既然楚天舒要请教,那他当然会不吝赐教。

    “老弟,《水浒》看过吧,宋江上梁山干的依旧是打家劫舍的勾当,但是他竖起了一面大旗叫‘替天行道’,一下子就把他从一个盗贼变成了一个英雄。这就是他的政治才干。换一句不恰当的话来说,要做就做大盗而不做小偷,前者有理论支持,干起来理直气壮;而后者是盲目的,偷起来自己都心虚。”

    楚天舒频频点头,却冒出来一句让王致远都有点匪夷所思的话:“这么一来,就不怕舆论监督,不怕民众辱骂,不怕党纪国法吗?”

    但是,王致远没有任何的愧色,他早已建立了一套属于他自己的理论体系。

    “有一句话叫罚不责众。严格推敲起来这站不住脚,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也是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倾向。我不说官场,那样犯忌讳,还是来说做生意。试问,现在做得好的企业,哪一家没有偷税漏税?哪一家没有违规行为?”

    谈理论,楚天舒也不输于王致远,他接过话头说:“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甘冒被绞死的危险。”

    “这不就结了吗?”王致远完全陶醉在他自己的那一套理论中,他说:“做生意做什么?一个是做市场,一个是做关系。前者同行竞争激烈残酷,获利少,见效慢。后者赚钱多,来钱快。你说,生意该怎么做?”

    “那不就是官商勾结吗?”楚天舒笑着说:“这等于是在钱堆里埋上了一颗手榴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爆炸,钞票全都变成了废纸,还可能吧赚钱的人一起炸得灰飞烟灭。”

    “利益总是和风险成正比的。”王致远鄙夷地瞟了楚天舒一眼,说:“老弟,你总不可能因为有被车撞的危险而放弃过马路吧?”

    楚天舒顺水推舟:“呵呵,王兄,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在大多数人都不愿意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形下,被车撞了的人还是极少数。”

    “太对了。”听到楚天舒终于明白了,王致远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他继续大言不惭地说:“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与我们合作的人,个个都像一只一条腿上被缠了细绳的蚂蚱,如果要逮你,一逮一个准。但是,被逮的蚂蚱毕竟是极少数,它不会因为存在一种概率极小的危险而放弃生存。怎么办?当然是一边蹦跶一边祈求上天保佑自己运气好。”

    “可是,这么做的话,我会良心不安,夜夜都睡不着觉。”

    楚天舒就这一句话,彻底摧毁了王致远所有夸夸其谈建立起来的生意经。

    经过一番唇枪舌枪,又重新回到了原点,这顿口水早餐吃得王致远异常的郁闷,在他的记忆中,似乎还没有遇到过说服不了的对手。

    楚天舒虽然一次次对王致远的观点表示了认同,但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他所坚持的原则。他不是那种认死理的固执,而是严谨中不失变通,对抗中懂得进退,这种人物,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商场,都会是一个难缠的可怕的对手。

    尽管王致远对楚天舒拒绝与自己合作心怀不满,但是,对楚天舒整个交谈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理智和委婉,还是心存欣赏和钦佩的。

    这种蕴藏着巨大潜力的年轻人,即使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变成敌人!

    王致远不甘心就此无功而返,他转而关心起楚天舒的伤势来了。

    “老弟,你这腿伤是怎么回事?要不要紧哪?”

    楚天舒轻描淡写地说:“哦,受吴总之托,陪同她的一位朋友上秀峰山旅游,不小心摔了一跤,大腿被树枝挂了一下?经过治疗检查,应该没什么问题。”

    “呵呵,那就好。”王致远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楚天舒一眼,一语双关地笑道:“老弟,以后还是要小心为好啊?”

    国庆当天的雨夜,秦达明告诉王致远他拿到了一个可以逼退凌云集团的重磅炸弹,正要以此讨价还价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惊慌失措地告辞了,随后的几天,却再无音讯,这说明,秦达明所谓的重磅炸弹得而复失了。

    昨晚上,王致远又得知擎天置业的保安队长万志良涉嫌与近期非常猖獗的流窜抢劫团伙相勾结,因为开枪拒捕已经在秀峰山被警方击毙。

    楚天舒在秀峰山受伤住院,手续和费用由凌云集团全部负责,应该和秦达明所谓的重磅炸弹有关。

    既然王致远没有追问,楚天舒也无须多解释,只抱拳拱手说:“多谢老兄的关心和提醒。只是我有点纳闷,王兄是如何得知我受伤住院的消息,还麻烦亲自前来探望。”

    王致远慨然一笑:“呵呵,鲲鹏实业和凌云集团在仪表厂竞购项目上是竞争对手,但在房地产市场上还有过多次的合作,我这个人做事公私分明,我和吴总生意上是对手,生活上还是朋友。既然你是吴总的师弟,我来看望一下也不为过嘛。”

    楚天舒作钦佩状,说:“王总的一片好意,我铭记在心。王总满腹经纶,胸怀宽广,今天小弟说话如有不当之处,还请老兄见谅啊。”

    “客气,客气。”王致远笑道:“有道是,生意不成仁义在嘛。”

    楚天舒蓦地抬头,直视王致远,趁机问出了他一直很想问的问题:“王总,你我素昧平生,就凭我是吴总的师弟,值得你亲自登门探望吗?”

    王致远淡淡一笑,道:“哈哈,老弟,你这个性格我喜欢,有话直来直去,不装逼,不隐瞒,这么说吧,做生意和你混官场有异曲同工之妙,要想做大做强,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更何况,我也要感谢你无意中助了鲲鹏实业的一臂之力。”

    “王总,你这么一说,我更糊涂了。”楚天舒尴尬地笑了笑,说:“说句心里话,对于王总我仰慕已久,只是有心高攀,却实感力不从心。”

    王致远大笑了起来:“哈哈,擎天置业因涉嫌违法活动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青原市委市政府已经决定,暂停了它参与全市重点项目的资格,也就是说,仪表厂竞购无形中减少了一个强劲对手,鲲鹏实业也是受益者之一。这其中,你老弟的功劳不小哇。”

    原来如此!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