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57章 逆转直下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57章 逆转直下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简若明热情洋溢的就职演讲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最后,常胜利代表市委组织部讲话,无非是对关浩宇的工作表示肯定,对简若明给予高度评价,要求新班子加强团结,努力工作等等诸如此类的例行公事,但最后还是要被简若明称作重要指示,会在今后的工作中认真贯彻执行云云。

    散会之后,简若明热情挽留常胜利与新班子共进午餐,但是,常胜利说还安排了到其他单位宣布班子调整,今天实在太紧张了,以后还有机会。

    送走常胜利之后,关浩宇立即就走了,连最基本的交接程序都没有履行,甚至没有收拾一下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

    后来,楚天舒从值班的小雯那里得知,放假期间,关浩宇来过了办公室,已经悄悄地将私人物品搬走了。

    上任伊始,简若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逐一找中层干部谈话。

    欧阳美美早给她拟就了一个谈话的名单和顺序,是按照级别和资历排的,但是,简若明没有按欧阳美美拟定的名单来,她第一个约谈的就是楚天舒。

    对外来看,这是一个重用楚天舒的信号。

    不过,简若明不仅需要向楚天舒传递这个信号,她还要给他指明工作方向。

    “明姐,祝贺你。”楚天舒带上门,笑容满面地说。

    “小楚,请坐吧。”简若明嘴角泛起了一丝丝的微笑,但是她还是很严肃地提醒道:“请注意,这是办公室,我在和你谈工作。”

    官场是一个是非圈子,人的地位变了,相互的利益关系也会随之改变。

    简若明从一个几乎连建议权都没有的副职,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位具有决策权的正职,“明姐”这个以前的亲密称呼确实不太适合再在办公场所出现了。

    楚天舒很响亮地回答:“是,简主任。”

    简若明似乎觉得这个转变来得太快,于是,她示意楚天舒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用亲切地口吻说:“小楚,我刚接手国资委的全面工作,千头万绪,还需要你多多支持啊。”

    楚天舒站了起来:“请主任指示。”

    简若明笑了,她摆了摆手,说:“小楚,你别搞得紧张兮兮的好不好?”

    楚天舒不好意思地笑着坐下了。

    简若明坐直了身子,双手支在办公桌上,手里习惯性地把玩着一支签字笔,开诚布公地说:“小楚,目前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黄如山不会太尽力了,段青山业务上还不熟悉,欧阳美美暂时指望不上,只有你帮我多挑些担子了。”

    这既是一个提拔重用的暗示,也是掏心窝子的真心话。

    楚天舒一扫刚才的不快,很爽快地回答说:“主任,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简若明直截了当地说:“当前最重要的有两件事。对外是仪表厂的改制,这已经箭在弦上,刻不容缓;对内是理顺人事关系,保持平稳顺利的过渡。你觉得,你来主抓哪件事比较合适?”

    楚天舒心里一阵抑制不住的激动。

    简若明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虚情假意,而是直言不讳,这应该是她对自己的最大信任。

    楚天舒明确表态:“主任,我服从你的安排。”

    简若明略带不满地说:“小楚,如果我拿定了主意,又何必征求你的意见呢?”

    “我……还真没考虑过。”楚天舒含糊地说着,脑子却转得飞快。

    简若明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重要的选择。

    一是接替欧阳美美担任组织人事处的处长,从目前委领导班子的组成来看,党组成员只有四个人,那么,人事组织处处长列席党组会议是惯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能够顺利地进入决策的核心层,这也意味着日后的升迁排在了前列。

    二是升任办公室主任,继续负责仪表厂改制的日常工作,在国资委的地位明显不如组织人事处处长高,还存在着得罪领导的风险。

    按照官场趋利避害的基本原则,楚天舒应该毫不犹豫地选择组织人事处处长。

    但是,谁又来负责仪表厂改制的日常工作呢?

    想到这,楚天舒心里暗暗地打了个冷战。

    他抬头看了看简若明。

    简若明微笑着看着他。

    楚天舒猛地明白了过来:简若明在诱使自己主动扔下这个烫手山芋!

    这是出于关心还是另有意图?

    迟疑了一会儿,楚天舒作出了他的选择:“主任,仪表厂改制的日常工作一直是我在操办,突然换人接手,恐怕会影响快速推进的工作要求,我想,这个难题还是由我来继续完成吧。”

    “我料到你会这么选择。”简若明低垂着眼皮说:“本来我是有意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欧阳美美的。”

    “什么?”楚天舒瞪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欧阳美美能胜任这项工作吗?

    如果站在简若明的角度去思考,楚天舒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相对稳妥和高明的选择。国资委主任的位子已经到手了,完全必要再卷入到仪表厂竞购这个政治博弈的漩涡中去!

    简若明想到了他会惊讶,她收起了笑容那个,严肃地说:“前天市委市政府召开了一个国企改制的专题会议,通知我列席了。会上讨论了仪表厂的改制问题,鉴于擎天置业涉黑事件,暂停了他们的竞购资格。同时,唐副市长分析了当前的财政情况,希望能从仪表厂转让中尽可能回笼资金,在年前解决好拖欠乡村教师的工资问题。”

    楚天舒心里开始着急,如果按照回笼资金的想法,相当于完全否定了凌云集团异地重建的方案,又回到了整体收购的轨道上去了。

    这种前提下的竞争,鲲鹏实业就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王致远的前期运作已经获得了银行的支持,可调度的资金比凌云集团更宽裕,也就是说,急功近利的方案重新抬头,下岗工人的权益和全市经济发展的长远利益都难以得到保障。

    “简主任,你没有发表你的看法吗?”楚天舒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颤抖。

    简若明的脸上露出有点儿尴尬又有点儿自我解嘲的笑:“我只是列席会议,并没有发言权。”

    “那么,你是要打算牺牲下岗职工们的利益了。”楚天舒压不住心头的火,质问道。

    简若明的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了,好歹她是个女人,又是个女领导,虽然楚天舒是她所看重并将要倚重的男人,可他毕竟还是一个下属,任何一位领导被下属当面质问,心里都会不舒服。

    “楚天舒。”她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严厉地说:“我们所掌握的信息是片面的,局部的,领导们站得高看得远,决策通盘考虑了全市的财政状况和各种矛盾与问题。你说,下岗职工的权益要维护,乡村教师的权益就不要维护吗?”

    简若明显露出一个女领导的真正面目,在楚天舒看来,她这是在打官腔,是在强词夺理。

    形势逆转直下!

    楚天舒心里郁闷极了。

    他豁出去一切,甚至不惜舍弃政治生命去帮助简若明扳倒关浩宇,只是为了让官场上能多一点正气,多几分清风,可没有想到简若明在权力的诱惑面前,到头来还是选择了向权势低头屈服!

    什么感情、什么良心、什么权益,那都是官场上可以用来交换的筹码,在权力面前,统统都狗屁不如。

    楚天舒冷眼的看着简若明那张原本漂亮生动的脸渐渐模糊起来,变成了官场里领导们常见的脸谱,他心里暗骂了一声“操”,腾地站起身,双眼狠狠地瞪了简若明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简若明的办公室。

    走在走廊上,一阵轻风吹过,机关大院里盛开的桂花香沁人心扉。

    楚天舒从刚才的愤怒中游离出来,头脑越发的冷静,渐渐恢复了理智。他回到了办公室,带上门,泡上一杯茶,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对刚才的一时冲动产生了强烈的悔意。

    是啊,简若明的做法,不正是官场最普遍的做法吗?

    仪表厂的竞购不是单纯的一项业务,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政治利益集团的博弈。

    任何利益集团都不是一个人,背后都是一个团体,一个派系。

    在简若明面临着提拔的关键时刻,通知她去列席专题会议,她能提反对意见吗?

    会议形成的决定并不是哪一个人的意见,市委书记郭子春,市长朱敏文,常务副市长伊海涛都出席了会议,对于唐逸夫意图借仪表厂转让解决财政困难的建议,不是也表示了同意吗?

    如果简若明像你一样鲁莽冲动,最后让黄如山上位接手了国资委的工作,他就会不牺牲下岗职工的利益吗?形势难道会比现在还好吗?

    一连串的反思让楚天舒产生了深深地自责。

    楚天舒啊楚天舒,现在是简若明最困难的时候,你不想方设法去帮助她渡过难关,反而还要冲动赌气耍小孩子脾气?

    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指责她?

    难道就因为你曾经可以称呼她为“明姐”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