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86章 倒打一耙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86章 倒打一耙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大和谐的环境之下,官员最怕的就是群体性集会游行闹事,一旦影响扩大局面失控,再大的乌纱帽都有可能不保。

    难道简若明仅仅是为了她头上的那顶刚刚到手的乌纱帽吗?

    挂了电话,楚天舒在院子里站了许久,他睹物思情,与张伟坐在院子里喝酒谈天的情景一幕一幕地在脑海里浮现,他恨不得亲自带着大家伙走上街头为张伟讨回一个公道。

    但是,理智又一次次地告诫他,不能这么干,这于事无补。

    于私,他不能让大胡他们去冒险。

    对于挑头闹事的人,任何一级的政府机构都不会心慈手软,到头来,发泄了一时的怨气,最终落不了一个好下场。

    于公,他没有忘记他的职责。

    维护国企的稳定,是国资委人员义不容辞的职责,仪表厂职工闹出事端来,第一个要承担责任的就是简若明。

    张伟已经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要想张伟的悲剧不再重演,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凌云集团能够竞购成功!

    谭玉芬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岗女工,但是,她却能深明大义,在大是大非面前,表现出了一个女人少有的坚强和理智。

    可是,该怎么办呢?

    正当楚天舒摸不着头绪的时候,王少磊发来了信息:“小楚,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楚天舒被王少磊这个短信搞糊涂了。

    竞购已经结束了两个多小时,作为常务副市长的伊海涛应该早就得到消息了,王少磊还想知道什么呢?

    想到这,楚天舒立即提高了警觉:以王少磊的政治上的成熟和稳重,他是不会轻易主动给自己发短信的。

    再有就是,简若明不是那种患得患失的女人,她反复强调让自己稳住仪表厂的下岗职工不要再闹出事来,这也不像是她平时的行事风格。

    楚天舒毫不迟疑地拨通了王少磊的手机。

    王少磊的声音压得很低,他毫不客气地质问道:“小楚,我问你,仪表厂下岗工人上街堵路是不是你挑起的?”

    楚天舒申辩道:“少磊,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楚天舒再没脑子,也不至于干这种蠢到家的事儿吧?”

    王少磊依然是一副指责的口气:“你敢说你一点儿都不知情?”

    “我真的不知情。”楚天舒委屈地说:“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来保证。”

    王少磊停顿了一下,口气和缓了一些,说:“伊副市长中午从岭南县返回,刚刚开完一个紧急会议,唐逸夫在会上汇报了仪表厂竞购的前后过程,现在形成的初步意见是,凌云集团为了增加竞购中的感情分,煽动下岗职工上街堵路,企图利用民意来影响竞购的过程。”

    “这……这是典型的栽赃陷害,倒打一耙!”楚天舒简直要气疯了:“你知道吗?仪表厂的下岗职工张伟为了劝阻上街堵路的下岗职工,死在了堵路的现场。”

    王少磊平静地说:“我当然知道,有人说,这是凌云集团使出来的苦肉计。”

    我靠!这他妈还有天理吗?楚天舒火往上窜,怒形于色。

    要照这么说,张伟岂不是成了一个冤死鬼!

    这帮家伙太他妈阴险了,居然颠倒黑白反咬一口,把全部的罪名都推到凌云集团的头上来。

    如果这个罪名成立,凌云集团根本不可能获得竞购的胜利。

    楚天舒怒气冲冲地说:“少磊,我当时就在出事现场。不错,是有人唆使下岗工人上街堵路,但绝对不是凌云集团,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要把吴梦蝶堵在路上,不让她按时赶到竞购现场,迫使凌云集团自动失去竞购的资格。”

    王少磊问道:“小楚,这只是你个人的猜测,我也可以认同你这个猜测。但是,证据呢?”

    “现场的下岗职工都可以作证!”楚天舒真的是急了,他差不多是在喊。

    “他们的证词能说明什么?”王少磊的语气中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是啊,大胡他们能说出什么来,他们只知道一个老梅,况且他们已经被认定是凌云集团唆使出来闹事的,他们的证词肯定不会被采信。

    楚天舒突然想起了那个关大强,他忙说:“少磊,你听我说,杜雨菲在现场抓了一个挑头闹事的。”

    王少磊问:“杜雨菲?她是什么人?她有什么权利抓人?”

    楚天舒说:“她是一名警官,还是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

    王少磊突然来了兴趣:“小楚,你别急,慢慢说。”

    楚天舒就把当时关大强打黑拳致张伟于死地然后被杜雨菲抓了的情节简要地复述了一遍。

    “小楚,你稍等。”王少磊大概是换了一个地方,过了一会儿,他接着问:“关大强又是什么人?是仪表厂的下岗职工吗?”

    楚天舒回答说:“不是,他是沿江大道的一个混混。”

    “好!你说的这个情况我马上向伊副市长汇报。你抓紧和杜雨菲联系,看关大强是怎么交代的?”不等楚天舒回话,王少磊已经挂了电话。

    看来,王少磊一样在着急,也等于变相地告诉了楚天舒,伊海涛也在着急。

    楚天舒不敢怠慢,拨通了杜雨菲的手机,通了,但是无人接听。

    再拨,还是无人接听。

    楚天舒急得在院子里打转。

    这时,向晚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递给楚天舒一杯热茶,关切地问道:“天舒,怎么了?”

    楚天舒挥着手,大吼了一声:“太他妈的阴险了。”

    他这一嗓子把向晚晴吓了一跳,她的手一抖,热水从杯子里洒了出来,溅到了楚天舒的手上。

    楚天舒激灵一下:“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气愤了。”

    “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向晚晴把杯子递给楚天舒,又掏出纸巾来擦去他手上的水迹。

    楚天舒便把王少磊在电话中说的内容告诉了向晚晴。

    向晚晴听了,已气得浑身哆嗦。

    作为一个视真实为生命且有着强烈正义感的新闻记者,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有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向晚晴愤怒地说:“不行,必须揭露他们的阴谋!”

    楚天舒说:“可是,晚晴,我们需要证据。”

    向晚晴说:“我拍摄的影像资料算不算证据?”

    “对呀,我真是气昏了头。”楚天舒一拍大腿,叫道:“晚晴,东西呢,在哪?”

    向晚晴掏出了一个u盘,说:“摄像机的已经删除了,我拷贝在这里边了。”

    “快,给我,我们先看看。”楚天舒从向晚晴手里抢过u盘就要往房间里跑。

    向晚晴一把拉住了他:“慢着,你干吗去?嫂子还在里面呢。”

    楚天舒站了下来,不好意思地看了向晚晴一眼,点了点头。

    是啊,这影像资料中肯定会有张伟遇害的场面,如果被谭玉芬看到了,又要刺激到她,等于是把她刚刚止血的伤口再次撕开了,这样,会比刚刚受伤的时候更痛彻心扉。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楚天舒口袋里的手机急促地叫了起来。

    杜雨菲回电话了,她没好气地说:“又怎么了?我正忙着呢。”

    楚天舒忙问:“雨菲,我问你,关大强交代了吗?”

    “交代个屁。我刚才正审他呢,你猜怎么着,这小子耍死狗,简直要气死我了。”一向斯文的杜雨菲居然爆了粗口,可见她也被气急了眼。

    “怎么啦?”楚天舒问道。

    杜雨菲气鼓鼓地说:“他拒不承认打了张伟。他说,他看仪表厂的工人们出来闹事,他是跟着来看热闹的。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放他娘的狗屁。”楚天舒也忍不住骂了起来。“我们都亲眼看见了他对张伟下黑手。”

    “是啊,否则我怎么会抓他呢。可是……”杜雨菲话还没说完,大概是有人在喊她,她答应了一声,说:“老楚,童支队喊我呢,先挂了,一会儿再说吧。”

    楚天舒一时也没办法,看来关大强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一定的对抗审讯的经验,他看见了张伟晕倒在地的情形,知道承认了对张伟下黑手的后果,恐怕就一辈子要呆在监狱里了。

    当然,关大强心里也清楚得很,只有咬紧牙关才有获释的希望。

    向晚晴说:“天舒,我们把影像资料给雨菲送过去,看这家伙还怎么抵赖。”

    楚天舒点头,和向晚晴一起回了房间,对谭玉芬说:“嫂子,我和晚晴有点重要的事要办,云朵留下来陪着你。”

    “小楚,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在忙张伟的事,你们忙去吧,我……能挺得住。”谭玉芬,又对白云朵说:“云朵妹妹,你也不用陪我了,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白云朵陪着谭玉芬哭肿了眼,她轻声说:“嫂子,有事你就说吧,别客气。”

    谭玉芬凄然一笑,说:“这几天,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盈盈的爷爷,一定不要让他知道了张伟的事。否则的话,他这条老命怕也保不住了。”

    这句话,又把白云朵说得泪水涟涟了,她用力地点着头说:“嫂子,你放心,我会把老爷子伺候得好好的。”

    谭玉芬站了起来,要给楚天舒等人鞠躬。

    【推荐温岭闲人力作《官道》,地址:./book/】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