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25章 半推半就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25章 半推半就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宁馨安静地挽着楚天舒的胳膊,脸上挂着微笑,随着街边店里传出的音乐轻声地哼唱。

    楚天舒侧脸看了看快乐的宁馨,猛然感觉,陪着一位漂亮的邻家小妹漫步在繁华的大街上,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想到这,楚天舒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宁馨的小脸。

    要知道,大哥哥怜惜小妹妹的笑容看上去也是很迷人的。

    “师兄,你是不是有点害怕我爸爸呀?”宁馨一脸甜美的笑,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

    楚天舒说:“还好啊,开始有那么一点,一喝酒就忘了。”

    宁馨说:“对,以后他要是向你发脾气,你就陪他喝酒,保管多大的脾气也没了?”

    楚天舒一笑,说;“你爸冲我发什么脾气呀,我又没你那么调皮捣蛋,哪会惹他生气呢?”

    “哼。”宁馨对楚天舒翻了翻眼睛,说:“你是没见他跟马力他们发脾气,真要是见了,能把你吓死。”

    “呵呵,我不怕。”

    “为什么?”宁馨拉住了楚天舒,兴奋地问:“是因为有我吗?”

    宁馨多么希望看到楚天舒点头同意。

    “不,”楚天舒摇摇头,说:“因为我不是他的兵!”

    宁馨很失望,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赶着上简主任家去了。”

    楚天舒问:“为什么?”

    宁馨说:“因为她是你领导,你怕她。”

    “哈哈,”楚天舒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这小脑袋瓜子,联想能力真强啊。”

    宁馨一歪头,说:“当然,我是学法律的好不好?”说完,她气鼓鼓地对着一张飞起的广告单狠狠地踢了一脚,

    楚天舒一笑,侧过头来看着宁馨,问道:“宁馨,你也会有不快乐的时候啊?”

    在他看来,宁馨有好的家境,有宠着她的父母,有大院里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她应该在睡梦中都一直是微笑着的。

    “当然会有啦,人活着,怎么会没有烦恼?”宁馨心里暗道:楚哥哥呀,你是不知道啊,我在想起你的时候会不快乐,听到白云朵给你当二奶的时候不快乐,简若明要把你从我身边喊走的时候不快乐,在看到你为难的时候不快乐……

    哎,我的这些不快乐,只能藏在心底,不能让他知道。

    “好了,别生气了,等我有空了,我陪你好好玩一天,不让任何人打扰,这总行了吧?”楚天舒笑着问道。

    “好啊,师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能耍赖皮呀。”宁馨抱着楚天舒转了一个圈,眼里流露出发自心底的笑意。

    幸福的道路总是短暂的,时间也流逝得飞快。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到了天逸小区的门口,红旗车停靠在路边,楚天舒和宁馨走过来的时候,听见了年轻的军人按了一声轻轻的喇叭。

    告别,宁馨紧紧地拥抱了楚天舒一下。

    楚天舒目送着宁馨依依不舍地钻进了红旗车,才转身进了天逸小区,按响了简若明所在房间的呼叫器。

    简若明等得有点着急了,她给楚天舒开了门,瞥了他一眼,问:“你中午喝酒了?”

    楚天舒说:“喝了点。”

    “谁让你喝的?”简若明没头没脑地埋怨道。

    楚天舒有些不快,我也不知道方文达今天下午就要来,放假期间,喝点酒也要请示汇报吗?不过,他还是能体谅简若明的心情,便笑了笑,说:“朋友的爸爸很热情,我推辞不过,就陪他喝了一点。”

    “一点儿?”简若明拎出一双拖鞋让楚天舒换上,凑在他的脸旁吸了吸鼻子,说:“酒味这么大,肯定不止一点。我跟你说,方文达的酒量不小,唐逸夫你是知道的,也是好酒量啊。”

    楚天舒看见了她眼中掠过的一丝忧虑,嘿嘿笑道:“怕什么,大不了一醉方休。”

    “喂,楚天舒,我让你陪着,不是让你去出洋相的啊。”简若明继续叨咕道。“你要是喝醉了,那我怎么办?”

    楚天舒眉头一紧,心想:唐逸夫出面给方文达接风,他们一主一客才是喝酒的主力,我们只不过是作陪的,敬一敬表达心意就够了,搞得那么紧张干什呢?

    简若明敏感地挑了挑眉,微张了张口,又突然闭上了。她让楚天舒在沙发上坐下,泡了一杯浓茶,说:“天舒,你喝点浓茶解解酒,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再给你熬点醒酒汤,出门之前喝一点儿,你还有多大的酒量啊?”

    简若明这种患得患失婆婆妈妈的表现,楚天舒真是头一回看见,他不由自主地想:难道她对方文达的到来和晚上这场酒宴有什么不祥的预感?

    女人的敏感是很准确的。

    确实,方文达提前的到访的确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元旦放假,方文达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成了个孤魂野鬼,他上网看了一会儿新闻,百无聊赖中看到了一则外省官场的八卦新闻,说的是一位女官员为了晋升某一个职务,半推半就被上司潜规则的事,偏偏这位上司方文达还认识,这一下勾起了他的色心,鬼使神差地就想起了简若明。

    对于单身而又独具魅力的简若明,方文达垂涎已久,促使他起这种坏心的原因,不单纯是一个久旷男人的生理需求,还来自于他曾经有过的刻骨铭心的痛。

    方文达在部队干得不错,很快就升到了营长,当年就娶到了家乡县里的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团干。方文达长年累月不在家,一朵鲜花总得不到雨水的滋润,女团干就被空降来的县委副书记惦记上了。

    正赶上当时的团委书记到了年纪,被派到某个乡当了乡长,女团干就有了升任团委书记的机会,当然,同时也让县委副书记得到了觊觎女团干的机会。

    这一天,县里召开团代会,市团委书记到会祝贺。

    晚上,县委副书记带着女团干陪同市团委书记喝酒,喝到很晚才回来。

    酒桌上,县委副书记在市团委书记面前为女团美言了几句,又很豪爽地拉着女团干给市团委书记敬酒,两个人一起都多喝了几杯。

    回县委招待所的时候,女团干就只好扶着县委副书记上楼。

    县委副书记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反正与女团干上楼时站立不稳,发生了多次的身体碰撞,碰来撞去,就都有感觉了。

    有道是,七不害人,八不害人,九(酒)害人。

    酒壮色胆,色借酒威。

    这孤男寡女喝多了酒,**就借着酒劲儿往上升腾。

    到了县委副书记的房间,县委副书记就势把女团干拉进了房间,关上门,紧紧的抱住,大手在女团干的大胸部上使劲儿搓揉,**如涨潮的海水在体内翻涌,翻滚进身体的每个细胞。

    都是过来人,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就好比看了一个很老套的武打动作片,看到某一个情节就知道下面会发生些什么。

    当天晚上,女团干在县委副书记的怀抱里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就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乖乖地任由处置了。

    县委副书记早有预谋,到了这个时候,就不管不顾了,很霸道的一手搂着她,另一只就开始扒光了她的衣服,跌跌撞撞的把她扔到了床上。

    女人在没有解除武装之前,可能还要故作娇羞地半推半就,一旦被扒光了,也就彻底放弃了抵抗,无助的躺在床上,大腿分开,将所有的一切都奉献出来了。

    县委副书记空降到县里之后,一个礼拜也回不了一趟家,久违了女人的身体,突然看到了一对山峰高高耸立,激动得口水都要流出来,嗷地一声直接拱进了女团干白花花的怀里,伸嘴就叼住了山峰上的葡萄,双手急切地摸向女团干的腹部。

    女团干发出低低的**,柔弱无力地将娇艳的脸庞扭到了一边,乌黑的波浪长发散乱铺撒在床上,扭动着下身,说不上是要躲避还是在诱惑。

    按耐不住的县委副书记急速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扳开女团干并拢的双腿,挺身进入了那一片湿漉漉的地带。

    进入的时候,女团干很清醒,她没有拒绝,因为她想着明天就可以当上团委书记了。

    被蒙在鼓里的方文达戴了小半年的绿帽子,还在为老婆的高升欢欣鼓舞,直到县委副书记的老婆闹到了市纪委,纪委派人到部队来调查,县委副书记落了个破坏军婚的罪名,灰溜溜地卷铺盖滚蛋了,方文达的绿帽子也就公开化了。

    方文达一怒之下与女团干离了婚,转业到省国资委,他强压着内心的**,装了好些年的伪君子,在攀上了部队上的老领导、省纪委副书记何天影之后,一步步升到了省国资委副书记的高位上。

    这期间,他看上了女下属简若明。这其中,固然有简若明优雅漂亮的因素,但也不排除方文达还有着阴暗的报复心理。

    他从女团干身上得出了经验,官场上的女人有时候很现实,为了一官半职她们一定会半推半就。

    可惜,所有的经验都有例外!

    简若明就是官场中另类的女人。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