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53章 士别三日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53章 士别三日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一到了车上,冷雪就把头靠在了楚天舒的右边肩膀上:“老楚,你说,我这是怎么了,我从来没有感觉过像今天这么虚弱,那么苦的训练我都挺过来了。”

    楚天舒心疼地说:“冷雪,你别说话了,闭上眼睛养养精神吧。”

    冷雪说:“老楚,我好害怕呀,我看见有一个女人,做完以后在床上好像没躺几分钟,爬起来就走了,没事一样。”

    楚天舒没说话,这不是体质问题,心灵的打击和伤害可以摧毁任何人的精神,再坚强的人,精神垮了,整个人也就夸了。

    他没有急着开车,而是伸出胳膊从冷雪的后背环绕过去搂着了她的肩膀,试图给她一点点安慰。

    冷雪仰起脸来看他:“老楚,你骂我吧。”

    楚天舒摇摇头,说:“冷雪,是你该骂我,我太自私了,只顾自己的工作,对你关心不够……”

    冷雪伸手捂住了楚天舒的嘴,说:“不,是我不好,我应该跟你商量一下的。”

    楚天舒鼻子一酸,说:“冷雪,你别说话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

    冷雪答应了一声,就再也没吭声了。

    两个人默默地坐在车里。

    车内的温度渐渐升了起来,冷雪也在楚天舒的怀抱中感受到了温暖和满足,心里一点点踏实下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有了红润。

    楚天舒却是一片茫然,事发如此突然,令他思绪万千。

    作为一个男人,楚天舒或许不知道人流刮宫的全过程,但是,他非常清楚,那是一种血肉分离,在身体最里面最敏感的部位实施的血肉分离。一想到冷雪这么一个坚强的人也在**与精神的痛苦中几乎崩溃,可想而知,那是一种多么残酷的折磨与摧残啊。

    楚天舒在心里检讨自己,虽然口头上答应了要与冷雪结婚,但是,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一个男人应有的主动,冷雪是敏感而又执拗的一个人,她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敷衍塞责而心灰意冷才出此下策?

    从她在走上手术台之前还给自己打了电话,似乎又不应该是这样?

    冷雪从楚天舒的怀里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咧咧嘴,说:“老楚,你在想哈呢?你真的不怨我?”

    “冷雪,我不怨你。”楚天舒捧着她的脸,说:“我在想,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不!”冷雪用力地摇头:“老楚,我没有对你失望,我对你充满了信心。”

    “冷雪,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拖累你。”冷雪很认真地说:“我问过玉芬嫂子了,孩子生下来,吃、喝、拉、撒、睡,半夜生病上医院,打各种各样的疫苗,有多少事呀。还有,那么一个软软的小东西,洗澡、穿衣、喂奶,哎呀,那个难啊,我真的很害怕。”

    “傻话,”楚天舒说:“孩子一天一天地长大,会在地上爬了,会叫妈妈了,会摇摇晃晃地走第一步了,我们再苦再累也乐在其中。”

    冷雪从楚天舒的怀里挣脱出来,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她伸手在楚天舒的脸上摸了一把,说:“老楚,我想过了,我答应过吴兆君,我这辈子是不会离开梦蝶姐的,你呢,你会放弃你的奋斗吗?”

    现实击溃了冷雪的梦想!

    楚天舒问道:“冷雪,你刚才不是说对我充满了信心吗?”

    “是的,我对你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了信心,”此时的冷雪恢复了她冷静的一面,她坚决地说:“所以,我才决定不让孩子拖累了你。”

    楚天舒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伸两只手把冷雪的脸捧住,认真地看,突然把她抱住,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冷雪趴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啜泣。

    楚天舒说:“对不起,冷雪,让你受苦了。”

    “我愿意,我愿意,我真的愿意。”冷雪幸福地不断地喃喃自语。

    楚天舒该紧紧地抱着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良久,冷雪从楚天舒的怀里抬起头,说:“老楚,送我回去吧。”

    楚天舒问:“去哪?”

    “世外桃源呀,玉芬嫂子和凌锐、盈盈他们一定都在等着我回去。”冷雪说:“哎呀,我的手机忘了开了,他们一定着急了。”

    冷雪手机刚一开机,短信和未接电话的提示都涌了出来。

    冷雪回拨了吴梦蝶的电话:“梦蝶姐,我没事儿,手机……没电了,我没注意。……我真的没事儿,你放心,老楚和我在一起。……对,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嗯,很快的。”

    楚天舒发动了车子,出了医院,上了绕城高架,朝江北经济新区的方向驶去。

    冷雪抱着手机,又给谭玉芬回了短信。

    进了“世外桃源”,来到别墅前,谭玉芬早等在了门口。

    冷雪一下车,谭玉芬就拉住她的手,看了看她的脸色,顾不上和楚天舒打招呼,就把她拉进了小楼。

    凌锐和盈盈看见了楚天舒的车,都欢叫着跑了出来。

    楚天舒下车牵着两个孩子的手走进了小院,老爷子正坐在院子里和闻家奇聊天。

    闻家奇果然今非昔比了,他穿了一套笔挺的中山装,鼻子上架了一副价值不菲的老式圆框眼镜,手里握着一把檀香折扇,原先杂乱的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从中间分得整整齐齐,乍一看,确实像一个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

    果然,人靠衣衫马靠鞍!这么一包装,闻家奇身上便不见了猥琐之气,多了几分仙风道骨。

    楚天舒也不由得叫道:“哎,闻大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闻家奇起身,抱拳拱手:“哈哈,楚老弟,我刚才还和老伯说起你呢。”

    楚天舒问候了老爷子之后,又笑着问道:“是吗?又卖弄你的神机妙算呢。”

    闻家奇神定气闲,说:“呵呵,这不是卖弄,是确实如此。”

    老爷子起色比上次好多了,他也站了起来,说:“小楚,是真有这么回事,闻大师刚过来,他说是专程来等着你的。”

    楚天舒依旧是不敢相信:“大师,你还真有这么神奇?”

    闻家奇摸了一把光溜溜的尖下巴,摇头晃脑地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楚天舒大笑:“哈哈,老闻,你这一得意,又暴露出算命先生的本色了。”

    闻家奇和老爷子都跟着大笑了起来。

    正说笑着,闻家奇的口袋里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楚天舒不由得笑出声来:“呵呵,老闻,你鸟枪换炮了。”

    闻家奇嘘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非常郑重的神态接通了电话,他刚一开口,楚天舒就听出来这闻家奇的变化不是一般的大,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也说得非常的流利。

    “龚老板,对不起,今日十卦已完,只能明日提前预约了。”闻家奇很客气了拒绝着,对方可能还在纠缠,他依旧一副铁嘴钢牙:“龚老板,老朽有言在先,钱财乃身外之物,超过十卦,准与不准没有把握,你就是付出十倍的价钱,老朽也不能妄语。”说完,不待对方多说,挂了电话。

    楚天舒笑道:“哈哈,老闻,看来你真成大师了,居然还端起了架子,付十倍的价钱也不肯出手。”

    闻家奇装作不满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要不,到手的钱我能不赚吗?”

    “因为我?”楚天舒极其不解地问道:“我碍着你赚钱了吗?”

    “当然,”闻家奇神气十足地说:“就因为你今天要来,我才把所有的业务都推了。不过,这些有钱有势的家伙心里都虚得很,总想找地方给自己谋取点心理安慰,他们的钱不赚真是对不住老天爷。”

    楚天舒笑道:“呵呵,老闻,你赚了钱,应该分一半给我才对,要不是我,你还在穷山沟里装神弄鬼呢。”

    闻家奇连声说:“好说,好说。”

    楚天舒突然问道:“哎,老闻,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算准了我今天要来的?”

    闻家奇扶了一下眼镜,故作神秘地说:“天机不可泄露。”

    楚天舒趁其不备,劈手夺下了闻家奇的眼镜,说:“老实交代,否则,眼镜我没收了。”

    “唉,楚天舒,我跟你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了。”闻家奇无奈地苦笑着,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副一模一样的老式圆框眼镜戴在了耳朵上,说:“好在我算准了你会有这一手,特意多准备了一副,嘿嘿。”

    楚天舒劈手又要抢,闻家奇早有防备,退后了一步,躲过了。

    盈盈爷爷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人说闹,开心得皱纹里都充满了笑意。

    这时,谭玉芬站在门口招呼道:“小楚,进来吃饭吧。闻大师,你赔爷爷再坐会儿。”

    楚天舒跟着谭玉芬进了厨房,谭玉芬给他端上来热腾腾的饭菜。

    “嫂子,冷雪呢?她好像也没吃饭吧。”楚天舒坐下来,问道。

    “我让她喝了碗鸡汤,上楼休息去了。”谭玉芬白了他一眼,责怪道:“你们男人啊,真是太粗心了。”

    楚天舒抬起头,望着谭玉芬,低声说:“嫂子,你都知道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