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71章 煽风点火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71章 煽风点火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酒吧里陆续有男男女女走进来,楚天舒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刚才还坐在卡座里安静谈笑的女孩子一个个都活跃了起来,她们尖叫着与进门的单身男子打着招呼,语气甜腻得过分,还时不时会抛出一两个媚眼。

    苏幽雨抓住楚天舒的手,说:“领导,我们快走吧,再过一会儿,就不好玩儿了。”

    楚天舒一头雾水,说:“怎么呢?”

    苏幽雨嘴朝那边一努,低声说:“夜里,他们该玩疯狂的了,那不是我们的菜。”

    玩疯狂的?楚天舒恍然大悟,忙起身抓过挂在一旁的羽绒服,说:“来,穿上,别着凉了。”

    从酒吧里出来,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街道上人来人外,车水马龙。

    苏幽雨脸上的表情已经平静了许多,她微笑着说:“领导,从现在开始,我要追求你了,你可要保持淡定哦。”

    楚天舒看了她一眼,威胁说:“小苏,你别太过火了,惹我一生气,直接拒绝了你,呵呵,那你这戏可就白演了。”

    苏幽雨马上说:“领导,你放心,我会注意分寸的,你只需要表现得有那么点意思就行了。”

    楚天舒明知故问:“一点儿什么样的意思呢?”

    “嗯……应该是若即若离吧,就是那种既没有答应又没有拒绝,让我还有那么点希望的意思,哎呀,领导,我也说不清楚,你看着办好了,反正,只要某个人不敢太明目张胆就行了。”说着,苏幽雨兀自笑了,唇红齿白的,带着些许羞涩。

    楚天舒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对苏幽雨说:“小苏,我送你回去吧。”说着扬手想叫出租车,却被苏幽雨拉住了,她说:“我家住得不太远,走回去吧,我们找找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楚天舒还在犹豫,苏幽雨却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拖着他往前走,脚步缓慢,几乎把整个身子都依偎在了楚天舒的身上。

    好不容易到了她家楼下,苏幽雨踮起脚尖,趴在楚天舒的耳朵边,吹气如兰地说:“领导,抱一抱,敢不?”

    楚天舒摇摇头,说:“小苏,算了吧,刚才不是说好了,我们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对吧?”

    苏幽雨不管不顾,冷不防在楚天舒的脸上啄了一口。

    就在嘴与脸刚刚接触的一刹那,楚天舒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把他和苏幽雨都吓了一跳。

    楚天舒侧过脸,退后了一步,掏出了手机。

    电话里传出的是上官紫霞急促的声音:“小楚,你在哪?……快快,火速赶到指挥部来……”

    楚天舒问:“怎么了,上官局长?”

    电话里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

    上官紫霞心急火燎地说:“指挥部被拆迁户围了,下班都出不门了,你快过来吧。”

    楚天舒一惊,问:“申局呢?还没回来吗?”

    上官紫霞说:“没有,好像被市领导找去训话了。”

    “好,我马上赶回来。”楚天舒无奈地摇摇头,心里暗自郁闷:好歹也有三位指挥部的领导在家呢,被拆迁户围着出不了门,就一点儿招都没有?

    “领导,怎么回事?”苏幽雨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楚天舒,

    “我也不知道,上官局长说,指挥部被拆迁户围了。”楚天舒边说边招停了一辆出租车,他刚钻进去,苏幽雨也毫不迟疑地上了车。

    这事还得从楚天舒与苏幽雨去了造纸厂和仪表厂之后说起。

    等到他们走出了东大街之后,黄灿就从他小舅子的“高”楼上下来了。他先是窜到赵秀梅的家里,摆出一副街道干部的架势,假装关切地问道:“牛儿他妈,跟拆迁干部谈妥了?”

    赵秀梅的儿子小名叫牛儿。她刚把楚天舒他们骂走不久,正在边生闷气边切大白菜,准备做晚饭的菜,听黄灿阴阳怪气地一问,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谈妥个屁呀,你们这些jb干部,都是些硬不起来的玩意儿,说到正事儿就蔫吧了。”

    黄灿听了,板起脸来说:“就你这态度,一辈子也别想谈出个结果来。”

    赵秀梅把菜刀往菜板上一拍,叫道:“那正好,老娘我就在这儿住一辈子了,看哪个天杀的敢动老娘的狗窝。”

    黄灿凶巴巴地训斥道:“哼,我可先警告你,耍泼解决不了问题的。你看看人家王平川,傻乎乎的还跟拆迁干部谈妥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谈呢。”

    赵秀梅冷笑一声,说:“老黄,你又忽悠人吧,就那个王傻子,话能说清楚就不错了,还他妈能谈啥呀?”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黄灿气呼呼地说完,一掉头,背着手走了。

    赵秀梅抓着菜刀,噼里啪啦地将菜板剁得震天响,剁了一会儿,想想又觉得不踏实,扔下菜刀,解下围裙擦了擦手,直奔东大街而来。

    再说黄灿走了之后,故意走到鲁向东的门面房里。

    鲁向东的脸上还红肿着。

    黄灿走过去,看了看鲁向东的脸,连连摇头:“哎,我说向东啊向东,你惹谁不好,非要去惹那个楚天舒,你知道么,可是一个狠角色,关二爷关大强就是栽在他手里,现在还在号子里蹲着呢。你要是再敢胡来,我拿你没办法,他可是能收拾你的。”

    鲁向东自然不服气,骂道:“狗屁!老子会怕他?他妈戈壁的,都是那王傻子下的毒手。”

    “咝……”黄灿倒吸了一口凉气,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这王傻子怎么会帮他呢?莫非……”

    “莫非什么?”鲁向东站起来问。

    “还能什么?”黄灿望了一眼王平川的七层“高”楼,气呼呼地说:“你他妈的,连个傻子都不如。”说完,又背着手走了。

    鲁向东看看黄灿的背影,又看看那七层“高”楼,再摸摸红肿的脸,突然醒悟过来,跳出门面房来骂道:“麻辣隔壁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黄灿出了鲁向东的门面房,迈着四方步来到了李德林家开的店面窗户旁,掏钱买了一包烟,用指甲挑开包装,又递给李德林一根,点上火抽了一口,叹口气说:“老李,你是国家干部,看问题的水平高。我这个街道办的主任,真的是里外不是人哪。”

    李德林见黄灿照顾了自家的生意,又得了他的夸奖,心里喜滋滋的,顺口问道:“老黄,你家小舅子眼见着要发财了,你还发什么牢骚啊?”

    “唉,别提了。”黄灿一肚子的苦水,摇着头说:“老李啊,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李德林问:“老黄,你这是怎么的了?”

    “我拼了挨老婆的骂,还在苦口婆心做我家小舅子的思想工作,没想到……唉,不说了,不说了,这年头,官当得大不大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当得是地方。算了,我这人芝麻官当的,丢人啰!”黄灿说了这么几句话,又抽着烟,摇着头,背着手走了。

    李德林听了黄灿这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十分的纳闷。

    这会儿,赵秀梅风风火火地跑到了东大街,迎面碰上了正在冲着七层“高“楼叫骂的鲁向东。

    赵秀梅和鲁向东的妈做过同事,打小就认识鲁向东,不过以前她对鲁向东花花太岁的行为一直看不顺眼,很少搭理他,今天见他在骂王平川的“高”楼,以为他知道些什么,便一把拉住了他,问道:“向东,你骂谁呢?你这脸是咋回事?”

    鲁向东哭丧着脸说:“他妈的,被王傻子打的。”

    赵秀梅说:“好好的,你惹他干什么?”

    鲁向东委屈得都快要哭了:“我他妈哪惹他了,我和指挥部那个姓楚的小子讲道理,这王傻子不分青红皂白,跑过来就往我脸上扇哪。”

    “这还有天理吗?”赵秀梅大怒,扯着嗓子吼道:“王傻子从来不打街坊啊,这跳了一回楼,反倒跳到指挥部一边去了,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这时,李德林从家里跑过来了,赵秀梅就扯着他论理:“老李,你是国家干部,你给分析分析,这到底是咋回事?”

    李德林听了赵秀梅和鲁向东添油加醋的叙述,煞有介事地分析道:“莫非是王平川与拆迁干部之间有了说法?”

    这句话一说完,立即引起了周围住户的议论纷纷。

    不多久便传出消息,指挥部新来的领导答应了王平川的要求,准备按七层楼的面积给他拆迁补偿。还有人透露说,指挥部对于拆迁补偿的总额是要控制的,如果把乱搭乱盖的面积算上,每个平方的补偿单价就要降低。

    这下就捅了马蜂窝,那些老实巴交没有乱搭乱盖的老住户们坐不住了,他们在鲁向东和赵秀梅的鼓动和组织下,一窝蜂地赶到了市委市政府的信访局。

    正赶上这一天下午是市委书记郭子春的接待日,黑压压的人群在信访局的院子里排成了长队,一直排到了大门外的人行道上,其中鲁向东和赵秀梅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硬纸牌举在头顶,赵秀梅更是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倒在了郭书记的脚下。

    两块硬纸牌上各自写用红油漆写着:“还我公正”和“为民做主”。

    这一幕,虽然新闻媒体没有报道,但还是被人用手机拍了视频发到了网上。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