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82章 抽刀断水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82章 抽刀断水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定睛一看,却是向晚晴。

    由于向晚晴带着墨镜,楚天舒看不清她的眼神,想着去临江的路上打给她电话时她的冷漠,楚天舒一瞬间竟有点慌乱,结结巴巴地说:“晚晴,你怎么在这,太巧了?”

    “不巧,我刚好从这儿路过,看着这车眼熟,好半天也没动静,就敲了敲车窗,我没打扰你想心思吧?”向晚晴说着,口气依然是那么冷漠。

    “哦,没有。”楚天舒尴尬地笑笑。

    “你不是说冷雪出事了吗?怎么会在这儿呢?”向晚晴疑惑看了看车里,确认并没有其他人,诧异地问道:“没见着冷雪?”

    “见着了,”楚天舒说完,却痛苦地摇了摇头。

    向晚晴还很少看到楚天舒这么失落的表情,她拉开车门上了车,转头关切地问道:“天舒,你怎么啦,这么愁眉不展的?冷雪……真出事了?”

    楚天舒的嘴角抽了抽,说:“没,没有。”

    向晚晴有点着急了,她摘下了墨镜,说:“天舒,你一定有很多的事瞒着我,要不,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别忘了,我是记者。”向晚晴洗净了妆容,睫毛长长的,让她那张本来就漂亮的脸看起来异常生动

    楚天舒不敢正视向晚晴那慑人魂魄的眼睛,他吞了一口口水,强作欢颜说:“我当天就从临江回来,冷雪她……”

    向晚晴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说:“楚天舒同志,你都快要结婚了,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看上去还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求婚失败了?”

    楚天舒抬起头,难过地说:“晚晴,这几天乱七八糟的事儿太多了,我心里有点乱,真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

    向晚晴伸出手,摩挲着楚天舒的头发,说:“你怎么啦?遇到难事儿了,能不能告诉我?”

    向晚晴温柔的安抚和关切的问话重重刺激了楚天舒的神经,如一阵轻拂而过的春风,刹那间让他苦闷的心情得到了荡涤和安慰。

    楚天舒说:“冷雪……她流产了。”

    “什么?”向晚晴难以置信。“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不留下来照顾她?”

    楚天舒便将事情的前后经过简要的说了一遍。

    向晚晴听了,为冷雪的牺牲而感慨万千,自从卫世杰请客那天分手之后,她也明显地感觉到了白云朵近来的心态有些失衡,便说:“天舒,别难过了,我约云朵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向晚晴马上拨通了白云朵的电话,白云朵听说是陪楚天舒吃饭,竟有些犹豫,但经不住向晚晴的劝说,想想还是答应了。

    地点约在了梦幻咖啡厅。

    白云朵赶到的时候,向晚晴在门口接手机。

    一进包房的门,看到楚天舒愁眉不展的样子,白云朵打心眼里感到心疼。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痛苦,但是,她真心实意地想,如果痛苦可以替代,她愿意把楚天舒的痛苦都转接到自己头上,哪怕双倍、十倍也可以。

    楚天舒看见了略显消瘦的白云朵,也沉默了。

    他想起前几天在云晴美体门口分别的那天晚上,白云朵将丹桂飘香的钥匙还给了自己,自己把钥匙装进口袋时她那失望的目光。

    其实在他心里,真的不愿伤了白云朵的心!

    但是,当时楚天舒已经答应了要和冷雪结婚,他不能再给予白云朵想要的幸福,只能狠下心来有意拉开与白云朵的距离!

    四目相对,纠结着酸甜苦辣的一对男女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向晚晴接完电话,进门看到了两人尴尬的一幕,她拉着白云朵坐在了楚天舒的身边,笑着说:“云朵,天舒让我把你请过来,有话要跟你说呢。”

    白云朵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但是,这丝亮光一闪即逝。

    因为在卫世杰请客的酒桌上,她跟楚天舒说出过“再也不要来找我”的绝情话,也用归还丹桂飘香钥匙的方式试探过,对于这一切楚天舒都默认了。

    况且,白云朵在听了向晚晴、杜雨菲对楚天舒的仕途发展提出了一系列忠告和建议,那时候,她就已经暗下了决心,要忍痛对楚天舒放手,让他有机会去寻找一个能对他仕途有帮助的“大奶”。

    在白云朵看来,杜雨菲和向晚晴,她们都比自己更适合楚天舒。而且凭着她与向晚晴十几年的姐妹情深,她也深深地体会得出,向晚晴也喜欢楚天舒。

    所以,白云朵已经下定决心,要利用今天晚上的机会,当着向晚晴的面,彻底断绝与楚天舒的关系。

    这就是白云朵眼中的亮光一闪而逝的原因,也是她最后答应向晚晴再和楚天舒见面的原因。

    想到这些,白云朵反而踏实坦然了。

    楚天舒用沉重的声音向白云朵讲述了他与冷雪之间发生的故事,他以为自己的毫无保留可以得到白云朵的理解和谅解,但是,已经打定了主意的白云朵却误读了楚天舒讲述这个故事的初衷。

    白云朵认为,楚天舒与向晚晴把自己请出来专门讲述冷雪的这种牺牲,是希望她能够向冷雪学习,为了楚天舒的前途也作出感情上的牺牲。而恰恰在楚天舒讲述故事的时候,向晚晴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白云朵更加确信,向晚晴是故意在回避。

    “对不起,老楚,我不想触及你的伤痛,只是你给我太多的帮助,让我一直无法释怀。”白云朵缓缓地说道:“我承认,我不是冷雪,但是我很敬佩冷雪的勇气。”

    “云朵,你应该知道,我很喜欢你。”楚天舒伸出手握住了白云朵的手,甚至想一拉把她拉到了怀里。

    白云朵无声地拒绝了楚天舒这种亲昵的行为。

    “老楚,我知道,你认识晚晴在先,也许我本就不应该和你认识。如果我和你不认识,那我们之间也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白云朵把手从楚天舒的手里抽了出来,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一个女人把她最珍贵的东西献给了一个男人,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样可以说断开就断开。

    白云朵现在才意识到她多幼稚,但她不想继续幼稚下去,她必须尽快向冷雪学习,用最坚决的行为与楚天舒断绝关系。

    白云朵的眼圈红起来,低声说道:“但是,我们之间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老楚,我曾经和你说过很多次,我只做你的二奶,我不想看见你因为我而痛苦。”

    “云朵,你这么说,我才真正的痛苦。”楚天舒微微摇头道,“感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我也从来没有把你看成过二奶,难道,你就真的能忍心看着我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

    “老楚,你愿意和谁在一起,我真的不会介意。”白云朵强忍着心头的疼,说出了违心的话,她顿了一顿,又说:“但是,你放心,我一生中只会有一个男人,那就是你。我不会再有别的男人。你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

    楚天舒再次抓住了白云朵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云朵,对不起,在之前,我确实想要对冷雪负责任才伤了你的心,但是,我已经向你坦白了我和冷雪之间的一切,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老楚,如果冷雪是为了让你能和我在一起才放弃了她的感情,那么,我不接受这份施舍。”白云朵一急,恼怒道:“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我接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有过关系,这总行了吧。”

    “云朵,你还要怎样?云朵,我不想失去你。”激动之下的楚天舒突然抱紧了白云朵,带着强横的味道,强行亲吻她娇艳的小嘴。

    白云朵被楚天舒强吻,让她身体一颤,两手用力去推楚天舒的身体。

    本来,她就想找个合适的方法和楚天舒断绝所有的关系,她不能让楚天舒从感官上突破自己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筑起的防线。

    白云朵刚才对楚天舒所说的那番话恰恰发自于她的内心,按照她的外貌,在青原市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渴望能坐拥白云朵这样的美人入怀。

    在没遇到楚天舒之前,白云朵甚至于不知道感情为何物,看电视剧里那些男女恋人痛苦分别的场面,她几乎要不屑一顾,认为那不过是编剧们胡乱想出来骗取眼球的伎俩。

    但自从和楚天舒接触之后,这一切就变了。

    如果说见面的第一天和楚天舒戏弄朱旺财只是一时的开心,那么,在遭到朱旺财报复之后,楚天舒要豁出去与朱旺财拼命的时候,白云朵怦然心动了。

    第一次和楚天舒发生关系,白云朵多少还有几分报答的成分,但是,楚天舒舍命从郭胜文手里救出自己之后,白云朵意识到她已经对楚天舒产生了密不可分的感情。

    试想,如果一个纯洁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喜欢一个男人,她会心甘情愿和他上床吗?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白云朵在归还钥匙的当晚,她愈发感觉自己会忍不住想起楚天舒,更经常在睡觉前,回想起那一次次的缠绵。楚天舒那男性的气息,那雄健的身体……都经常浮现在白云朵的脑海之中。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