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86章 说变就变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86章 说变就变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围观的人群散去之后,楚天舒将苏幽雨等人召集在一起,对今天的工作进行了分工,刚准备行动时,手机响了。

    指挥部办公室夏主任通知楚天舒,立即返回指挥部,指挥长要召开紧急会议。

    开会,开会,开会能解决问题吗?楚天舒看见刘畅给钱坤打了电话,以为又是这位钱指挥长又要行使临时主持工作的职权,他强压着火气,问道:“夏主任,指挥长?哪位指挥长?”

    夏主任着急地说:“申指挥长,他抱病从医院回来了。”

    楚天舒一听,不敢怠慢,只得向苏幽雨交代了几句,赶回了指挥部。

    一进会议室,抬眼就看见了坐在会议桌首席位置上的申国章,只见他身穿病号服,阴沉着脸,正在大口大口地抽烟,身后还站着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楚天舒正要开口问候,却被申国章摆手制止了,他示意楚天舒坐下,又转头对身后的医护人员说:“不好意思,请你先到我办公室喝点茶。”

    医护人员叮嘱道:“申局,请你注意,不要太激动了。”又对站在一边的夏主任说:“一有情况,立即通知我。”

    夏主任带着医护人员出去了,会议室里只剩下五名班子成员。

    申国章握着拳头,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说:“市纪委接到群众联名举报,说我们指挥部的个别领导,纵容违建户无理取闹,不排除从中谋取私利的可能。”

    说到这,申国章拍了拍他面前的一个卷宗,点名问道:“这是他们转过来的材料。小楚,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楚天舒毫无思想准备,惊讶得一时无话可说。

    钱坤偷看看了看申国章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刚才我接到了城管大队的投诉,他们说,指挥部个别领导误导违建户暴力抗拒拆迁,致使他们的强拆工作无疾而终。”

    什么?钱坤这么说,不是歪曲事实,落井下石吗?楚天舒不由得火往上冒,他极力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钱坤见申国章并没有反感的意思,便继续得寸进尺地添油加醋:“还有,我还听到了一些传言,说我们指挥部的领导借工作为名,手挽着手与女下属谈情说爱,泡酒吧,逛大街,实在有损指挥部在拆迁户心目中的形象,不利于拆迁工作的顺利开展。”

    申国章目光炯炯地盯着楚天舒。

    毫无疑问,群众的联名举报、城管大队的投诉和听说的流言蜚语,指向的都是楚天舒。

    楚天舒只得表态:“申指挥,我请求组织对我参与拆迁工作以后的行为进行调查,如举报属实,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任何处理。”

    “笑话!”申国章还是忍不住激动了,他拍了一下卷宗,怒容满面地说:“纪委的人就喜欢没事找事,他们的眼睛专门盯着干事的人。拆迁工作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如果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反倒不正常了。”

    申国章的态度让楚天舒十分的诧异:从他说话的口气和态度来看,他好像对纪委的指手划脚有些不满,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是我说大话,跟着我申国章干的人,就没被什么人查处过。”由于激愤,申国章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脸色涨得通红,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说:“万书记,你牵头负责指挥部的纪检监察工作,你什么意见啊?”

    万宝龙左顾右盼了一下,为难地说:“纪委的领导把材料转过来的时候说了,让我们给他们一个回复意见。”

    申国章耷拉下眼皮,一副疲惫虚弱的样子,说:“嗯,老万,你直接说,你什么意见?”

    “我想……”万宝龙停顿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是不是给他们回复我们正在调查落实,先拖一拖再说。”

    钱坤立即发表了不同的看法,他说:“万书记,以我以前和纪委打交道的经验,他们不比以前那么好糊弄了,简单地说拖一拖估计拖不过去,不给个比较明确的意见恐怕不好交代啊。”

    申国章眼皮抬了抬,有气无力地问道:“老钱,那你是什么意见呢?”

    钱坤底下那玩意儿还在隐隐作痛,他毫不客气地说:“为了避免矛盾扩大化,我建议冷处理,先向纪委回复我们暂时停止了楚天舒同志的工作,等风头过了之后再恢复正常工作。我个人以为,这对小楚同志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官场上,像钱坤这种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报复争权夺势的机会。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他在城建局当了十多年的副局长却一直提不上去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无记名的民主测评中,他的得票数经常是最低的。

    只不过,他自己始终没有觉察到这个毛病,还怀疑是其他人总在跟他过不去。

    这一次,他咄咄逼人地把矛头对准了楚天舒,原因既有工作,也有私情。

    工作上,楚天舒抢占了他对拆迁工作的主导权,让他想要从中谋利的意图落空;私情上,楚天舒抢夺了他专门调过来的美女苏幽雨,还差点废了他的小**剥夺了他下半生的“性”福。

    “老万,你觉得呢?”申国章面无表情,又问万宝龙。

    万宝龙想了想,无奈地说:“我看也只好如此了。”

    申国章看向了上官紫霞。

    上官紫霞一捋头发,说:“我反对。小楚同志分管拆迁工作刚刚步入正轨,这个时候停止他的工作,既是对拆迁工作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他个人的不负责任。”

    申国章睁开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温顺少语的上官紫霞会勇敢地站出来反对,申国章实在闹不明白,是楚天舒拉拢了她,还是她害怕拆迁工作又会落到她的头上?

    “小楚,你有什么需要在会上向班子说明的吗?”申国章将视线从上官紫霞的脸上转移到了楚天舒的脸上。

    楚天舒镇定自若地说:“在拆迁工作过程中,我个人可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但是,我以我的党性和人格担保,我没有包庇和纵容任何人,更没有以权谋私,对此我问心无愧。对于我的工作安排,我服从组织的决定,但保留个人意见。”

    楚天舒绝口不谈那些流言蜚语,既可以表示他默认了,也可以表示他对此不屑一顾。

    至此,从表决的概念上了来讲,形成了二比二的局面,最后,无论从一把手决策还是班子表决,都自然要申国章来一锤定音了。

    当官人的脸说变可以就变。

    刚才申国章还说得义愤填膺义正词严,到了具体的处理方式上,却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他冷冷地说:“为了给市纪委一个交代,我原则上同意老钱和老万的意见,小楚,我希望你不要背思想包袱是。这年头,能干事的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议论,只有不干事的人才最四平八稳。”

    上官紫霞紧闭着嘴,钱坤得意洋洋,万宝龙左右为难。

    楚天舒冷静分析了形势,他已经看清楚了,申国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真正重用自己,群众联名举报和城管大队的投诉,是他和钱坤联手准备好的一招棋,只等着楚天舒把拆迁工作的思路理清之后,便将他排挤在拆迁工作之外。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楚天舒的平静令所有人震惊,他淡淡地一笑,说:“既然组织决定了,我没有意见,在此我表个态,一定不背包袱,轻装前进,把今后的工作做好。我想请问一下,下一步我的工作怎么安排?”

    申国章沉吟了一下,说:“嗯,小楚,考虑到你对拆迁工作的熟悉,你暂时协助钱指挥工作吧。”

    申国章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他把拆迁工作交给钱坤,多少有点安抚上官紫霞的意思,同时,他对钱坤又明显不太放心,想要利用楚天舒来牵制他一下。

    但是,钱坤再一次提出了反对意见:“申指挥,我觉得一项工作有两位班子成员参与,既是人员的浪费,恐怕办事效率也不高。我始终认为小楚同志主抓拆迁工作是比较合适的,只是在当前的状况下,他暂时回避一下比较好。”

    钱坤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愿意在分管拆迁工作中,还有一双眼睛在随时随地的盯着他。

    对于钱坤的一再强硬,申国章是不满意的,但是,一时又没有合适的理由来反驳他,会议室的气氛陷入了尴尬。

    这时,楚天舒扫视了一下全场,说:“我希望各位领导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的问心无愧。”

    此言一出,众座皆惊。

    这是不服,还是冲动,抑或是发泄不满?

    其余的四个人几乎不约而同冒出来一个同样的疑问:楚天舒刚才还十分的平静,为什么在钱坤要将他彻底从拆迁工作中甩开之后,突然节外生枝了呢?

    确实,申国章安排他协助钱坤继续完成拆迁工作,楚天舒是打算心平气和地接受的。但是,钱坤步步紧逼的强硬态度让楚天舒预感到钱坤可能存有的居心不良,他决定奋起反击,放手一搏了。

    既然退无可退,那就不用再退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