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295章 颜家婕妤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295章 颜家婕妤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颜婕妤笑道:“钱叔叔,我们就是想压一压价格,你帮我们把时间拖一拖,酒楼一天天的亏本,我们谈起来就相对容易一些。”

    不过,钱坤也是在官场滚了几十年的老狐狸,对于颜婕妤如此轻描淡写的说法自是不肯轻信,一个濒临倒闭又面临拆迁的小酒楼,就是把价格压得再低,挤出来的油水对于财大气粗的擎天置业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因此,钱坤可以断定,秦达明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简朴寨”酒楼一旦落到了秦达明的手里,再要想和他谈拆迁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钱坤轻轻地笑了一声,说:“颜小姐,‘简朴寨’马上就要拆迁了,你们把它收购过去,难道还打算将来换成门面在商贸圈里做餐饮吗?我想,擎天置业的房地产业务如日中天,恐怕暂时还没有想要转行的想法吧。”

    “呵呵,钱叔叔,那倒没有。”颜婕妤飞了秦达明一眼,又柔声细语地说:“沿江商贸圈规划要做的是大型超市和商场,旁边开一家小餐馆岂不是大煞风景吗?其实,我们的想法也很简单,政府拆了一处再给我们在别的地方置换一处,这也是拆迁补偿可以考虑的一种方案吧。”

    颜婕妤的说法倒也没错。

    对于东大街开了门面的住户,有点还愿意继续做生意,不愿意接受房屋的补偿,是考虑在其他地方补偿相同面积的门面房。所以,李德林他们非要强调他家开了窗户卖杂货也是门面房,其目的也是想要换个地方继续开一家真正的杂货铺。

    钱坤虽然还是不相信擎天置业会为了几间门面房而劳民伤财地大动干戈,但是,他不打算拐弯抹角地浪费时间,便直截了当地问道:“请问,擎天置业又看中了哪个地段呢?”

    “呵呵,钱叔叔,我们想换下新建路上的那栋欧罗巴‘烂尾楼’。”颜婕妤小嘴一碰,把“烂尾楼”三个字说得非常的轻巧。

    新建路紧挨着人民广场,欧罗巴是这条路上一栋八层楼盘的名称,是早期一个有着外资背景的开发商开发的项目,按照原来的规划,应该建到二十八层,没想到桩打下去,发现了一条暗河。当时钱坤作为城建局的代表参与了调查,最后还处分了地质勘探方面的几个技术人员。

    这下开发商惨了,必须追加投资。

    怎么办?

    只好贷款。

    建设银行贷了款,工商银行贷了款,国家银行的款贷了,地方银行的款也贷了。

    根据地质条件,房子只能建八层,建好了却卖不出去,原本二十八层的成本要分摊在八层楼上面,销售价格一下子比周边的房价高出了好几倍,所以,一开盘就砸了,一套也卖不出去。

    开发商就要死要活地赖上政府了,上蹿下跳地到处申诉,当时国家对外资企业很重视,时任的市领导没办法就和开发商协商把欧罗巴回购了,之后市里的主要领导换了好几届,没人愿意擦这个屁股,欧罗巴就这么荒在新建路上了,把银行的贷款全压住了。

    钱坤对这个情况也想当清楚,他听了颜婕妤的话,却把头转向了秦达明,说:“我记得市里为欧罗巴开了很多次会,可没有谁敢说是‘烂尾楼’。秦老板,你说呢?”

    窗户纸已经捅破了,秦达明再不开口就不行了。

    钱坤的意思很明显,是不想和才出道的颜婕妤谈,而要和能当家的秦达明谈。

    秦达明笑道:“呵呵,钱指挥,婕妤刚刚参与公司的业务,对几十年前的事不清楚,随口说说罢了。”

    钱坤说:“秦老板,你既然盯上那个楼,就应该知道欧罗巴的来龙去脉了。”

    秦达明说:“大致知道一点儿,是很早的开发商盖的楼,结果砸在手里,楼也就黄了,后来政府收购了,就一直无人问津了。”

    钱坤说:“那你知道,银行为什么不收回去拍卖吗?”

    秦达明说:“真要是拍卖了,亏损的大窟窿就暴露出来了,这里面牵扯到不少老领导,所以拖到现在,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钱坤大笑起来,说:“哈哈,秦老板,既然你知道这是一个烫手的山芋,那你还盯着它干吗呢?”

    秦达明沉吟了片刻,还是道出了其中的原委:“钱指挥,欧罗巴作为一个楼盘是肯定卖不出价钱来的,但是,新建路紧挨着人民广场,地域价值已经今非昔比了,如果擎天置业能趁这个机会把它拿过来,投点儿钱好好收拾收拾,开一家大型的娱乐休闲中心,生意保管火爆。”

    钱坤不得不佩服秦达明的商业头脑,人民广场娱乐产业已经形成了气候,新建路与之毗邻,交通却比人民广场方便得多,欧罗巴按二十八层设计还有一个大型的停车场,开娱乐休闲中心的条件也非常优越,加上秦达明在市里的背景,生意火爆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钱坤苦笑着说:“秦老板,你这个想法真是不错,说得我都有点动心了,只可惜,欧罗巴那个楼非比寻常,我说了也不算啊。”

    “想赚钱就不能怕事情难办,该找哪儿我会去找哪儿,一点点解决就是了。”秦达明进一步摊牌说:“至于欧罗巴的事,我就是想请钱指挥帮着说句话,毕竟拆一处再补偿一处也算合理合法。趁这个机会,政府把这个包袱甩了,说得好听一点,这也是我这个市人大代表在为政府分忧嘛。”

    “秦老板不仅想着自己赚钱,还想着替政府分忧,真是人民的好代表啊。哈哈,”钱坤笑完了,又说:“既然秦老板认准了那是一个金矿,我想,打欧罗巴主意的人也不会在少数吧。”

    秦达明马上听出了钱坤的意思,他在开始讨价还价了。

    “钱指挥,你的眼光真毒哇,一眼就看出那是个金矿。就是因为盯的人不少,我才来请钱指挥帮忙,把拆迁的进度控制好,让我有时间来慢慢斡旋,花最小的代价合理合法地把欧罗巴拿到手。”

    钱坤虚情假意地说:“秦老板,其实你可以找市领导疏通疏通,免得让我们具体办事的为难。”

    “钱指挥,你这就多虑了。”秦达明笑眯眯地说:“说实在话,我这人办事还是有些分寸的,很多的事情能不惊动市领导就尽量别去惊动市领导,我一直认为,把问题解决在基层,也就是替市领导排忧解难了。钱指挥,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呢?”

    “那是,那是。”钱坤附和道。

    这句话其实是给钱坤吃了颗定心丸,秦达明说不惊动市领导,实则是向钱坤暗示,他已经找过市领导了,市领导指示要把问题解决在基层。

    是啊,市领导不能什么事儿都出面打招呼批条子,那不仅容易出现纰漏,日后还可能会被对手作为违反决策程序的突破口。

    看钱坤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秦达明又加了一句:“钱指挥,我是个生意人,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想好了,这个楼拿下来之后,你占10%的股份,现在随便挂在谁的名头上,保证退休之后过给你。”

    钱坤挥了挥手,说:“秦老板你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拆迁工作顺顺当当处理好,尽量把各方面的要求都落实到位,别出乱子就行。”

    秦达明又顺口提出了另外的要求:“钱指挥,这东西大街的拆除还得有人干吧,合适的时候关照关照我们擎天置业。”

    “好说,好说。”钱坤打起了哈哈。

    秦达明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劝钱坤喝酒,因为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起作用了,钱坤已经咬住了“股份”这个饵,同意帮他控制拆迁进度,落实欧罗巴这栋“烂尾楼”的事了。

    这顿饭吃得有点累,但钱坤却认为物有所值。

    以钱坤对秦达明的了解,欧罗巴到了他手里每年没有上百万的利润他才不会费这么大的劲儿去折腾,那么,按10%的股份来计算,那一年就有上十万,而且是退休之后再过给自己,风险相对也降低了很多。

    这种收益大风险小的饭局,一天吃一顿的话,那该是一笔多大的收入啊!

    不过,钱坤还是觉得这远水解不了近渴,手头上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没点现钞收入怎么过得下去?

    这其实也是钱坤结婚以来的一个难言之隐,那就是怕死了家里那只非常凶悍的母老虎,以前工资奖金发现金,钱坤还能攒点小金库,后来全部改为打到卡上,每一分钱的收入都有明细账。执掌家庭财政大权的母老虎认定,只要控制住钱坤的经济命脉,就可以控制得住钱坤的那条命根子。

    只可惜,母老虎打错了算盘,男人总有那么点逆反心理,家里的母老虎管得越紧,外出寻找温柔的**就越强烈。

    钱坤不仅在城建局要伺机揩一揩女下属的油水,还勾搭上了一个半老徐娘的情人,命根子的享受一点儿也没有耽误。

    当然,这些活动都是需要资金支持的。

    活动资金从哪里来?

    牌桌上!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