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428章 与蚊共眠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428章 与蚊共眠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悍马开出乡政府的院子,沿着泥泞的山路往山顶上冲去。

    罗玉彬用衣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大哥,太谢谢你了,这破路只有你这车开得上去,要不,我和我的学生们估计又要忙乎好几天。”

    从乡政府到山顶小学的山路虽然只有区区的几公里,但是,如果没有能爬得上山坡的运输工具,仅靠肩扛人抬,难度确实不小。

    向晚晴问:“罗老师,你为什么会到杏林乡来教书?”

    罗玉彬说:“这里是我的故乡,离我家也近,想照顾家人,所以从深圳回来,考取了省教育厅的‘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

    向晚晴问:“学校像你这样的年轻老师还有几个?”

    罗玉彬说:“我是最年轻的一个,还有一个三十来岁吧,身体不太好,剩下的就是两个五十多岁的民办教师,在学校里坚守了三十多年了,白天教书,晚上就住在学校值班。”

    向晚晴问:“资教结束,你会离开这里吗?”

    “会的。”罗玉彬沉默了一会儿,说:“所以,我希望能在我离开之前,尽我的微薄之力努力去改善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条件。”

    “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留在这儿,只能给这里少数的孩子一点点帮助,我不想隐瞒什么,我的梦想是能够有一个更大的平台,来彻底改变整个山区孩子的受教育状况。”

    楚天舒一直默默地听着,听到这里,不得不要对这个瘦弱的罗玉彬刮目相看了,心里不由自主就在想,怎么才能帮助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实现他的梦想。

    向晚晴已经进入了采访状态,她继续问道:“罗老师,这里的孩子和你在大城市接触过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罗玉彬说:“和大城市的孩子们比起来,这些孩子又黑又瘦,但是单纯质朴,懂事得让人心疼,学习上也很努力。只可惜,他们再怎么努力,恐怕也很难改变他们的**。”

    向晚晴追问道:“为什么?”

    “他们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罗玉彬说到这有点动情,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举个例子吧,这里的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就没有接触过英语,你说,让他们去和城里的孩子竞争,他们能争得过吗?去年我来这里以后,学校才第一次开设了英语课,非常受欢迎。城里的孩子,如果学习成绩稍差一点儿,还可以选择艺考,可是,我们的孩子就不知道什么叫音乐,什么叫美术,你说,他们拿什么去和城里的孩子竞争?”

    向晚晴问:“罗老师,作为这些孩子的老师,那你觉得他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罗玉彬目视着远方,缓缓地说:“他们需要一条路,一条能走出山的路。”

    向晚晴说:“罗老师,我想和你再明确一下,你说的这条路,指的是我们脚下的这条路,还是指的是能有一条改变孩子**的途径。”

    “两者兼而有之吧。”罗玉彬的眼神依然那么深邃。“很多的小说、电视剧包括一些新闻节目,总在说哪里哪里的穷孩子考上了清华北大,成为了硕士博士。我不否认,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但那只是一个极小概率的个例,至多是杯水车薪,一个美好的励志故事,这一切对于我的这些孩子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首先得从这个山里走出去,然后才能谈得上有一个改变**的途径。”

    向晚晴说:“罗老师,你说的太好了。”

    罗玉彬说:“向记者,我非常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不是想要你们去宣传我,我只是想通过你们节目的播出,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的孩子境况,能让有决策权的领导听到我的呼吁,从而加快我梦想的实现。”

    向晚晴偷偷看了楚天舒一眼,他也在为之动容。

    车艰难地行驶了十几分钟,道路相对平缓了一些,灯光下的不远处,已经可以看见一个用竹篱笆围起来的校园,一个小小的操场和几栋红砖的瓦房。

    听到响动,操场上开了一盏灯,只有一个用破砖垒砌出来的乒乓球台,一个用树干支起来的篮球架,篮筐还是用细钢筋弯成的。

    飘扬在一根高高竹竿上的一面五星红旗特别的醒目。

    向晚晴抓紧时间问道:“罗老师,如果说刚才你说的那些是你一个相对遥远的梦想,那么,你最现实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罗玉彬显得兴奋起来:“很简单,我就是希望这里50多个寄宿生,能每人拥有一顶蚊帐,好让他们在晚上能睡一个安稳觉。”

    听着罗玉彬质朴实在的语言,楚天舒实在压抑不住内的的激动,他说:“罗老师,会有的,很快就会有的。”

    迎接他们的依然是一阵狗叫。

    罗玉彬下了车,打开了竹篱笆的栅栏,喝退了校园里的狗,站在院子里大声招呼道:“孩子们,出来搬东西了。”

    几十个孩子欢呼着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围拢在罗玉彬的身旁,怯生生地看着这辆军绿色的庞然大物。

    罗玉彬示意孩子们别乱动,让一个大男孩给他们整了整队,说:“同学们,别急,别急,先谢谢这两位大哥哥大姐姐。”

    在大男孩的带领下,孩子们齐齐地给楚天舒和向晚晴深深地鞠了一躬。

    向晚晴举着微型摄像机,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悍马车的后备箱打开了,孩子们在大男孩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从车上往下搬东西,大的就两个男孩子抬一件,小的就一个人抱着,一个圆脸的小女孩胳膊下夹着一捆书,竟然忘记了走,翻开一本杂志就在灯光下看得津津有味。

    一只硕大的花脚蚊子叮在了小女孩细小的胳膊上,可是她浑然不觉。

    向晚晴轻轻地走过去,张开巴掌,啪地将蚊子拍在了掌心里。

    小女孩这才抬起头,冲向晚晴一笑,抱着胳膊下的一小捆书,跑向了一间教室。

    罗玉彬向楚天舒、向晚晴打了个招呼,让大男孩子陪着楚天舒和向晚晴到处走走,他自己则忙着张罗处理刚带上来的衣物、书籍和文具。

    向晚晴在大男孩的带领下,拍摄了学校的外景、教室和宿舍。

    楚天舒陪在一边,忙着帮向晚晴驱赶那些闻香而来的花脚蚊子。

    “山顶小学”真是名副其实,四周环山,一条小河蜿蜒地从校园背后留过。

    这所全日寄宿制小学,建于杏林乡最高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岗,服务于周边十几个自然村落,在校学生六个班130多人,其中寄宿生50多人,大部分都是家庭贫困的留守儿童。

    教室里已经关了灯,刚才搬东西的热闹已经过去,校园里再次归于静寂。

    向晚晴并没有急于去找罗玉彬,而是让大男孩子带着去了学生宿舍。

    所谓的宿舍,实际由四间老旧的教室改造而成,早先的学生多,班级也多,现在有不少的孩子跟随父母出去了,多余的教室就被改造成了宿舍。

    到了女生寝室的门前,大男孩子坚持着不往前走,向晚晴自己走到门口敲了门,有女孩子的声音喊了一声,向晚晴答应了之后,门就打开了。

    暗红的砖房,木制的窗户,有几块玻璃破了,用塑料布蒙着。

    整整齐齐地摆了十二张高低床,十多个年龄各异的女孩子就挤在这间教室里。

    床上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顶蚊帐,北侧的窗户打开着。

    伴随着“嗡嗡”声掠过,一个小女孩大声叫喊了一声“蚊子来了”,捡起床头的一件衬衫四处扑打。

    向晚晴想上前把窗户关上,刚才那位在等下看书的女同学小声地说:“姐姐,不能关,太闷了。”

    向晚晴抬头一看,寝室的屋顶光秃秃的,没有风扇,当然就更别提空调了。

    有位年龄稍大的女孩子拿过一把扇子来,很懂事地跟在举着摄像机的向晚晴身旁,不断地扇呼着,帮她驱赶着嗡嗡飞过的蚊子。

    向晚晴在那个看书的小女孩的脖子和手臂上,清点出好几个又红又肿的大包,小女孩子也不避讳,任由向晚晴拍摄,还撩起衣服让她看自己肚皮上的红点点,因为用手挠过,有一个已经破了皮,凸起一个红红肿肿的大包。

    小女孩说:“这个时候蚊子还不是最多的,到了夏天简直不得了,赶了又来,来了再赶,反反复复睡不着,搞得第二天上课都没有精神。”

    说起蚊子,一脸稚气的小女孩并没有深恶痛绝,而是十分的无奈。

    她告诉向晚晴,虽然老师每晚会在寝室里燃放蚊香,但总有些蚊子会偷偷溜进来。上个学期的一个晚上,实在被叮得受不了了,全寝室的同学起床扑打蚊子,结果闯了祸,把寝室的玻璃都打破了。

    说到这些,小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

    向晚晴问道:“那你们怎么办呢?”

    “也没什么好办法,”小女孩拍打了几下,说:“实在受不了了,就蒙头盖脚地捂着被子,睡着了之后发热,又把被子蹬了,还是要被蚊子咬醒了。后来,我们被咬了也不去打,反正蚊子吸饱了血,总是会飞走的。”

    小女孩说得若无其事,向晚晴听了,鼻子酸酸的,身上感觉也是痒痒的。

    给向晚晴打扇子的女孩子很懂事地笑着说:“姐姐,习惯了,没事的,我们这叫与蚊共眠。”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