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455章 卖姐求荣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455章 卖姐求荣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车洗干净没有啊?”岳欢颜放下手里的牛奶杯子,问道。

    “洗干净了,欢迎领导检查。”楚天舒嬉笑着说完,端起一杯牛奶就要喝,被岳欢颜劈手夺去了。

    “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和毛毛抢吃的,羞不羞啊?”

    “什么,这不是给我的?”楚天舒低头看了看毛毛,问:“那,我的呢?”

    岳欢颜抱起毛毛来,没好气地说:“你的在厨房,自己端去,难道你还等着毛毛帮你端呀?”

    楚天舒赶紧往厨房跑,把属于自己的那杯牛奶端了出来。

    毛毛抱着一个奶瓶,吧嗒吧嗒喝得正香,不时还舔舔嘴,看一眼楚天舒和岳欢颜,一副美滋滋的得意样。

    岳欢颜问楚天舒:“昨天晚上做梦了?”

    “嗯。”楚天舒边吃烤面包,边回答。

    “梦到什么了?”

    “没梦到什么。”

    “骗鬼去吧。”岳欢颜用诡异的眼神打量着楚天舒,说:“没梦到什么,怎么还会耍流氓?”

    “哪里,是你抱着毛毛舔我,我感觉不对劲儿,才胡乱扒拉了一下,没想到,就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楚天舒不好意思的解释说。

    “真的?”

    “真的。”

    “真的没有梦到我?”岳欢颜一脸妩媚的问。

    “没有。”楚天舒连连摇头。

    当着岳欢颜的面,他也不敢承认说自己梦到了和她在拥抱亲吻。

    “那梦到别人了?”岳欢颜又板着脸问。

    楚天舒塞了一嘴的面包,含含糊糊地说:“谁也没梦到,昨天大概是真累了,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扯谎!”岳欢颜不满地说,把楚天舒准备要吃的煎鸡蛋抢了过来,说:“不说实话不给吃!”

    “姐姐,你想让我说什么?”楚天舒一脸无辜地说。

    毛毛也停止了喝奶,抬头好奇地望着两人,似乎在坐山观虎斗。

    “你骗人,你的小弟弟是不会骗人的。”岳欢颜低头扫了楚天舒的裤裆一眼,恶狠狠地说:“早知道你不老实,我应该把你那东西切下来,看你还怎么抵赖。”

    楚天舒低声问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岳欢颜妩媚一笑,扭头去问毛毛:“毛毛,早上我们逗你舅舅的时候,你舅舅有个地方是不是支起了小帐篷?”

    天啊!毛毛居然点头。

    原来底下的反应完全出卖了自己!

    楚天舒简直要无地自容,这个窘迫的表情几乎就等于是承认做了一个不太光彩的春梦。

    “哈哈,何苦呢?”岳欢颜大笑起来,将煎鸡蛋的盘子推了过来。

    楚天舒脸上发烧,把头埋进了盘子里,狼吞虎咽地吃起了煎鸡蛋。

    岳欢颜简单地吃了几口,又喂了毛毛一点狗粮,催促道:“快吃吧,吃完上课去了。”

    换好衣服,两人要出门的时候,毛毛又唧唧歪歪地跟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岳欢颜将它抱起来,吧嗒亲了一口,把它送到了狗窝里,柔声说:“毛毛是个乖孩子,听话,妈妈和舅舅去上学,今天你在家好好呆着哦。”

    毛毛老老实实的趴在窝里,目光中满是委屈。

    岳欢颜一狠心,转身拎起包,快步走出了房门,等带上门,还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认没有动静,才依依不舍地和楚天舒下了楼。

    路上,岳欢颜登录了微信,便收到了华宇发过来的语音问候:“欢颜,早上好。收购尚未完成,华宇还需努力。”

    岳欢颜按住对话键,说了一句:“谢谢!”然后退出了微信,转头对开车的楚天舒说:“你看看,他比你实事求是多了。”

    楚天舒趁机劝道:“是啊,宇哥对你多厚道,你就别折磨他了。”

    “哼,姐姐的事你少管。”岳欢颜凶巴巴地说:“你要胆敢卖姐求荣,看姐姐怎么收拾你。”

    楚天舒无耻地说:“唉,多好的一个钻石王老五啊,你要是没兴趣,我去做个变性手术嫁个他好了。”

    岳欢颜被楚天舒这话逗得直乐,她很大方地说:“行啊,姐赞助你手术费。”想想似乎觉得不解气,她恶狠狠地盯着楚天舒的裤裆,又补充了一句:“早知道你有这份贼心,姐早上就该把你那不争气的小家伙一刀切了!”

    楚天舒踩了刹车,将车靠边停稳,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岳欢颜问:“楚天舒,你干吗?”

    楚天舒对岳欢颜摆摆手,一本正经儿地说:“珍爱生命,远离妖女。”

    岳欢颜气得大喊:“楚天舒,你给姐滚回来。”

    楚天舒头也没回,走到路边,打开凌云志的车门,发动车,一溜烟地跑了。

    岳欢颜哑然失笑。

    原来又到了“久久缘”的门口,楚天舒去开他自己的车了。

    岳欢颜转到了驾驶室,驱动途观车,催动油门,加速追了上去。

    进了经贸政法大学的停车场,楚天舒笑眯眯地站在树荫底下,指挥着岳欢颜将途观车停在了凌云志的旁边。

    上午授课的是一位老教授,刚开讲没多久,课堂上就不断有手机铃声响起,老教授不得不几次停下来以示不满。

    课程讲到一半左右,铃声倒是没有了,但还是有一个学员不自觉,趴在桌子上小声接听手机。

    声音压得很低,但在寂静的课堂上听起来还是特别的刺耳。

    老教授再次停了下来,低着头不耐烦地翻着教案,其他的学员纷纷侧目。

    大家对这种违反课堂纪律的行为很是反感,但看了看接电话的学员,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尽管如此,这位学员依然固我,并没有结束通话的意思。

    岳欢颜忍不住了,她站了起来,指着那位接听电话的学员,嘲讽道:“蓝主任,你们纪委办案能不能别在课堂上办?”

    蓝主任并没有理会岳欢颜的指责,陪着笑脸接完了电话,才抬头换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回头对岳欢颜说:“岳处长,何书记有指示,我不敢不接,耽误了工作,我也担待不起啊。”

    岳欢颜听得出来蓝主任是在拿领导来压人,但她不着急不上火,笑呵呵地说:“蓝主任,既然纪委工作这么忙,那明天我替你去跟何书记说说,这个班你就别上了,行不?”

    其他的学员发出了窃窃的笑声,但也不敢太放肆。

    早些年,纪委的干部不太吃香,近年来,中央逐渐加大了反腐的力度,纪委干部的地位得到了明显的提高。这年头,谁的屁股都不好打包票说有多干净,纪委的干部还是尽量不得罪为好。

    而面前的这个蓝主任,以前是岳欢颜父亲的手下,一直得不到重用,对岳欢颜的父亲恨得咬牙切齿。

    岳欢颜父亲退下来之后,这家伙卖身投靠了省纪委书记何天影,仗着有他的撑腰,借反腐为名充当何天影整人的马前卒,不少深受其害的官员背地里都称他为“政治打手”,大有闻之色变的态势。

    在这个班上三十个人当中,恐怕也只有岳欢颜这个妖女敢跟他叫板。

    蓝主任也知道岳欢颜是个不信邪的主儿,她可是说得出来就干得出来的。

    但这些学员都是省市直属机关的处以上干部,当着这么些官员的面,又想着被她父亲压制了多年,蓝光耀自是不甘示弱,也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说:“岳处长,你以为何书记是商务厅的胡厅长啊,你想怎么的就能怎么的?”

    眼见着两位学员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还指名道姓地涉及到了省里的领导,不愿招惹是非的老教授摇摇头,跟前排的班长低声说了句:“课间休息吧。”夹起教案就出去了。

    其他的学员面面相觑,既没人劝阻,也没人掺和,三三两两,或坐或站,冷眼旁观看热闹。

    一个是东南官场出了名的妖女,一个是纪委监察厅出了名的打手,谁都不是好惹的,谁也不愿意惹火烧身,还是闪在一边看笑话比较安全。

    坐在岳欢颜身旁的楚天舒这才看清楚,这位蓝主任薄嘴唇,一对往外凸的眼睛隐藏在镜片后面,说话声音冷冽,语气刻薄,一看就是那种阴险狠辣的角色。

    岳欢颜说:“蓝主任,我知道,纪委的干部惹不起啊,我也只是求求你,别影响了大家听课。”

    蓝主任当然听得出来岳欢颜话里的挖苦和嘲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奚落,他有点恼羞成怒了,他鄙夷地瞟了楚天舒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岳处长,恐怕不是我影响了大家听课,是影响了你们谈情说爱吧。”

    因为在这个班里,楚天舒的级别最低,又来自省城之外的青原,还是通过彭慧颖的关系才进了这个班,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按照伊海涛的指示,和班里的学员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好好学习,低调做人,岳欢颜与蓝主任爱怎么扯他都没打算要搅合进去。

    可是,这个男人突然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这就让楚天舒很不舒服了,心说:岳欢颜说什么,我可是连笑都没笑一下,你凭把我扯进去?

    岳欢颜挑了挑眉头,不悦地说:“蓝光耀,请你放尊重点。你身为纪委的领导,不以身作则维护课堂纪律,还胡搅蛮缠,信口雌黄,有意思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