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468章 神乎其神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468章 神乎其神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小楚,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别喊我神棍,这也不是猜,是神机妙算。”闻家奇兴奋地说:“西方风水界作为风水研究的一个旁支,对于出行的方位有特别的讲究,与香港、台湾、大陆等相比,似乎又……”

    “老闻,打住,我没闲工夫听你讲课。”楚天舒不耐烦地打断了闻家奇话头,说:“先告诉我什么原因,怎么破解,只要能让这位客人在十二点赶到青原,我改天专门来听你念经布道。”

    闻家奇说:“原因很简单,按照西方风水的说法,今天的这个时辰,顶着太阳出行是逆天而行,只有过了十一点,才算是顺势而为。”

    从蓝山机场出来上高速,必须往东走,怪不得苏浩文不肯起驾。

    尽管楚天舒对闻家奇的风水之术不太感冒,但是对于他在此领域内的钻研精神和涉猎广泛还是打心眼里的佩服。

    楚天舒忙问:“那怎么办?”

    “好办!”说到破解的方法,闻家奇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改变线路,先向南走一段省道,过了十一点之后,再上高速向东。”

    楚天舒赞道:“好主意!”

    闻家奇得意地说:“老弟,没别的事,我就先忙着啊,还有一位富婆眼巴巴地等着我给她抚平心灵的创伤呢。”

    楚天舒喊道:“等等!”

    闻家奇问:“老弟,你还想咋的?”

    楚天舒说:“我命令你,立即打发走那位富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青原。”

    闻家奇不满地抗议道:“哎,本大师神机妙算,法力无边,你敢对本大师如此无礼,不怕遭报应么?”

    楚天舒笑道:“哈哈,老闻,你敢不听从我的安排,那是一定要遭报应的。”

    闻家奇在别人面前特别有自信,可遇上楚天舒就总有点心虚,他问道:“报应啥?”

    楚天舒说:“我告诉你老闻,如果十二点之前我在青原看不到你的大师风采,我就把你在临江给富婆们排忧解难的事告诉嫂夫人,对,还有闻芳,闻达,来与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闻家奇悲哀地诵了一声“无量寿佛”,叹道:“老弟,你就是我老闻这辈子的大克星,不说了,中午青原见。”

    楚天舒结束了与闻家奇的通话,又拨通了卫世杰的手机,两人经过短暂的商谈,决定改弦易辙,不从丢丢身上下功夫,改从风水相术上寻找突破口。

    卫世杰回到咖啡厅,劝说苏浩文启程。

    苏浩文说,不急,时间还早呢。

    卫世杰说,苏先生,刚才我接到市府办公厅副主任的电话,他告诉我,青原市常务副市长伊海涛中午将设宴给苏先生接风洗尘,问我们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能不能赶到?

    苏浩文翘起了二郎腿,说,你们大陆的商人要依附官员才能生存,在我们法国政府是为商人服务的,市长从来不会对一个投资商如此感兴趣。

    卫世杰在肚子里骂,你他娘的不就是一根破香蕉吗?简直是白批了一张中国人的黄皮,你们大陆,我们法国,你他娘的说得真他妈顺嘴。

    卫世杰心里不舒服,嘴里说话就不太客气了:苏先生,刚才我请教过一位高人,你不想出发,是不愿意这个时辰往东走,对吗?

    苏浩文一惊,放下了架起的二郎腿,他虽然感觉有点惊异,但还是点头承认了。

    卫世杰说,苏先生,既然我们是合作,就应该同时考虑双方的感受。如果我们现在往南走,你有没有意见?

    没有!苏浩文回答得很坦然。

    按照闻家奇的建议,先往南后往东,卫世杰终于劝动了苏浩文,从蓝山机场经省道往青原进发。

    原本安排苏浩文单独上丢丢的车,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苏浩文一声不吭上了卫世杰的车。

    林凯和周玉强嬉笑着上了丢丢的车。

    路上,苏浩文好奇地问:“卫先生,改变路线的建议是谁提出来的?”

    卫世杰说:“名动临江的风水大师,闻家奇,闻大师。”

    苏浩文表现出极高的兴趣,便让卫世杰介绍一下闻家奇的来历。

    卫世杰边开车,边滔滔不绝地向苏浩文介绍起闻家奇来。

    据传,闻家奇出身于青原的风水世家,早年师从于祖父,后就读于某重点大学哲学系,潜心研究《易经》二十余年,应凌云集团女总裁吴梦蝶盛情邀请,出山短短十几天,就在临江商界博得一片赞誉,人们都叫他闻大师。

    闻大师绝非街头巷尾摆摊挂牌的那类以《易经》为旗帜的占卜先生。

    说到这里,卫世杰便讲了闻家奇出道以来好几个传奇故事,反正苏浩文刚从法国转道香港再到的内地,对闻家奇的光辉事迹全然不知,卫世杰就把他道听途说到的,网上浏览到的,新闻报道过的等等风水大师的神奇表现都安在了闻家奇的头上,并一再强调,闻大师对于男女之事的神机妙算堪称一绝。

    听到这里,苏浩文的眼前更是一亮。

    随后,卫世杰又开始胡编闻大师的离奇经历。

    仍然是据传开头,对于神奇人物,江湖上总有一些他的传奇,是真是假,传播者是不负责证实的,就算是露出了破绽,也可以一笑了之。

    据传,闻大师是八十年代初毕业于某重点大学哲学系的高材生。

    上大学之前他就在祖父的引导下熟读过相术孤本,入学之后,又得良师专业指导研读过《易经》等读本,毕业之后,他被分配到了国家机关当公务员,后来辞职返乡,隐居于深山之中,潜心研究风水相术等神秘深奥的学问,在他看来,这是一门地道的科学。

    对此,苏浩文表示赞同。

    卫世杰继续绘声绘色地讲着故事,这家伙先是泡妞后是做生意,早已练就了巧舌如簧的本领,加之又是半真半假地传播,所以讲起故事来既生动而又神奇。

    闻大师大部分时间在国内大城市游历,偶尔会到港澳台及东南亚国家讲学,他在东南省、在临江市、回青原老家等等加在一起的时间,一年之中也就是三个月而已,用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形容绝不过分。

    不管闻大师走到哪里,他都是深居简出,绝对的低调,从不出入高档娱乐场所,据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说,如果再次与他在街头擦肩而过,也不敢确认这位与常人无异的路人就是闻大师。

    他个人的生活水平不怎么讲究,但他所接触的人当中,几乎都是达官贵人,刚出道的时候,登门求访、电话预约要与闻大师见面的人多是公司老板、企业董事长们,后来,就有政界人物纷至沓来,且到访者的职位有越来越高的势头。

    听说来接闻大师的轿车以奔驰、宝马、林肯居多,若停上一辆奥迪,那不是档次低,而一定是外地慕名而来的大小官员。

    对于那些盛情邀请吃饭洗浴保龄球高尔夫等等活动,他一概拒绝,不是他没有闲心,而是他没时间闲工夫,他要做研究,要讲学,要帮人排忧解难,他实在是太忙了。

    反正他在东南省临江市地界上,名气传扬开来,愈来愈大。

    卫世杰强调说,闻大师的名气日益扩大,并没有任何当今时兴的炒作、策划和宣传手段,任何报纸、电视之类的媒体都没有披露过有关他的消息,偶尔有个别富豪在微博中发条几个字的赞叹,也会在第二天无缘无故地消失。

    他在业界的影响靠的是接触过他的人,这些人成了他的活广告。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连绵不绝,生生不息,进而声名鹊起。

    卫世杰谦虚地说,临江和青原与巴黎、香港等现代化都市比起来实在过于闭塞,倘若发展到上千人对一个人感兴趣、信任乃至崇拜,就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了。

    可是,闻大师名气和影响还在扩大,上万的粉丝是绝对有的。

    这是因为接触过他的人们发现,闻大师确实有真才实学,他对风水相术的理解、阐述很不一般,他能把深奥莫测的理论讲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而在对事态发展趋势判断上,精准神奇,令人叹为观止。

    这就是大学问家的风范与高明,而不是那些平庸的浅见寡识之辈,自知实力不够,却故弄玄虚,将十分简单的事物胡诌得深奥莫测,玄之又玄。

    闻大师谈八卦、谈风水、谈星象、谈择吉、谈相术之类的神秘文化,他的交谈中融合了《易经》的思维方法、中医的医疗原理还有西方的哲学思想,有力地诠释着诸如此类的文化现象,他把人生的**、**的历程讲成了一部风水发展史,凡是请他解读过命程的人,无不为之倾倒,惊为天人。

    他说过,风水相术是一门艺术,是芸芸众生的生活哲学,是商业人士的财运来源,是政治家谋略决策的良师益友。作为炎黄子孙,没有理由不传承、不发展祖先留下的举世无双的稀世珍宝……

    卫世杰吹得神乎其神,趁机还添油加醋地编几句闻家奇语录,把苏浩文这只黄皮白心的香蕉暗讽几句,把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最后,苏浩文问:“卫先生,有没有机会引见一下?”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