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524章 送礼学问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524章 送礼学问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乡村一级这个层面中的个别人,在他们眼里,什么都缺,什么都需要,只要你送,他就敢收,甚至你不送,他也要。他们的生存状况和政治素养决定了他们只能如此直白和直接。

    可是高官们就不一样了,他们手中有的是权力,他们的生活富有奢侈,给他们送礼的人多的是,如果你不讲究一点方式方法,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会坏了大事。

    当然,这里面也有游戏规则,一旦对方接受了你的重礼,就意味着他答应了你的某种要求,他就会不遗余力地为你办事。如果万一因种种原因无法兑现,要么他会退还给你,要么,他在别的方面给予补偿。

    这是官场中的聪明人。

    当然,也有人不懂得遵循这种游戏规则,事情没有帮别人办成,也不退礼,也没有其他的表示,个别送礼者恼羞成怒反了水,收礼者为此中箭落马。

    不过,这种现象在商人与官人打交道的过程可能出现,但在官场上并不多见,因为下属对高官的期望是长期的,高官对下属的关照还有的是机会。

    官场上人物形形**,礼尚往来的事情便五彩缤纷。

    有一个现象值得玩味,某**官员东窗事发之后总会爆出收受礼金和礼物折合几百上千万人民币,但几乎从未披露过这些礼金和礼物的来源,也很少提及送礼者如何被处理,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等于变相保护了送礼者,也使得他们更加的有恃无恐。

    唐逸夫来到省城之后,白天冠冕堂皇地开会,吃完晚饭,在楼下散散步,就回房间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电视,一边等天黑。

    送礼不仅要讲究方式方法,而且在时间上也有很多的讲究。

    领导干部都很注意自身形象,你大白天闯到他办公室去送礼,多半要把事情办砸。

    如果到他家里去送礼,最好不要中午去,领导基本上都有午休的习惯,你若将他的休息打断,他嘴上不说,心里却会说,这家伙这么没规矩,他的礼物收不得,这样本来能办成的事情也不愿意给你办了。

    最恰当的时间就是晚饭后,天黑了,既不被外人发觉,领导的心情也很放松,这时候往往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然,送礼并不是见谁都送,送给谁都送得出去的。

    跑与送必须是关系亲近,来往密切的领导,不熟悉的上下级之间,你敢送,人家也未必敢收,大多数的高官还是能守得住底线的,你要是瞎送乱送,虽不至于成为反面典型,但这个度把握不好,就会给领导留下一个跑官要官的坏印象,只会适得其反。

    几天来,唐逸夫能跑的都跑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物就是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何天影了。

    这一天,唐逸夫好不容易等到央视台的《新闻联播》播完,从窗户朝外一看,天已擦黑,他便拨通了何天影家的电话。

    电话一通,他就毕恭毕敬地说:“何书记你好,我是青原的唐逸夫,来省城开会,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过去看看老领导,汇报汇报思想,不知道书记现在有没有空?”

    何天影说:“是逸夫呀,来开农村经济工作会的吧。你还客气啥?我现在就在家,那就过来吧!”

    挂了电话,唐逸夫一下兴奋了起来,立马收拾好东西,就出了门,在宾馆外的一个商住楼的地下停车库里,停着一辆挂着临江市牌照的马六,那是唐逸夫到了临江之后,鲲鹏实业的老板王致远帮他准备的。

    何天影今晚上在家,这是唐逸夫昨天就与何的秘书勾兑好了的。

    唐逸夫认识何天影还是n多年之前的事,也完全事出偶然。

    那一年唐逸夫刚提拔当了青原市北湖区区委书记,有幸参加了一期由省纪委组织的廉政建设学习参观团,到某革命老区接受坚定信念永葆本色的熏陶和洗礼,这也是东南省对新任处级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教育的一个创新与尝试。

    当时,何天影还不在东南省工作,而是老区省份的省纪委副书记,与东南省学习参观团带队的省纪委刘副书记曾是中央党校的同学,本次活动也是两位老同学联系组织的,何天影听说老同学来了,自然要出面接待。

    抵达的当天晚上,学习参观团住在了山上的宾馆里。

    何天影带了当地纪委的几名干部赶上山来,代表当地纪委设宴招待学习参观团一行,由于学习参观团的人多,当地纪委来的人少,刘副书记一动员,学习参观团的人为了图表现个个奋勇争先,轮番向何天影敬酒。

    何天影的秘书拼命替领导挡酒,最先喝高了。

    即便如此,宾主尽欢,一直喝到了晚上九点半钟宴席才散场,何天影和本地纪委的干部一个个都没有少喝,学习参观团的干部们后来也搞起了内部斗争,大家都喝得多了一点。

    晚上十一点多钟,唐逸夫喝多了睡不着出来醒酒,来到了宾馆外面的一个小山坡上,正赶上何天影出来接一个电话。

    电话可能很重要,何天影慢慢就走出了宾馆,来到了唐逸夫所在的小山坡旁,大概是过于专注的缘故,何天影一不小心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绊了一下,突然一个趔趄直往前冲,唐逸夫手疾眼快冲上前去扶住了他。

    即便如此,何天影手里的手机还是甩了出去,在山坡上滚了几滚,挂在了坡下的草丛中。

    手机的屏幕还亮着,对方还在通话。

    何天影十分着急,扑过去要捡手机。

    唐逸夫喊了一声危险,拉住了他。

    确实,黑乎乎地冒然行动,稍有不慎,不仅人有掉下去的危险,手机更有可能搞掉下去。

    唐逸夫比何天影年轻几岁,酒也喝得少一些,他自告奋勇地抓住山坡上的小树枝,冒着危险将手机捡了上来。

    何天影接了手机,竟然顾不得说一声谢谢,立即转到一边继续打电话。

    的确,何天影接的这个电话太重要了,这是中央纪委某领导的秘书给他通风报信,告诉他本次党委换届,他获得了省纪委书记的提名。

    电话打完了,何天影才走过来与唐逸夫攀谈了几句,就这样,两人相互认识了,当时,唐逸夫并没有太过在意,没想到过了几个月,中央实施纪委书记“异地调任”,何天影从革命老区的省份调到了东南省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如此一来,原本在省里高层中毫无人脉的唐逸夫一夜之间就上面有人了。

    何天影来东南省“异地任职”,手头上没有自己的人,也需要构建自己的班底,因此对唐逸夫也是关爱有加。

    唐逸夫与何天影的关系好,东南省的官员略有所闻,但是,他们之间为什么如此亲近与密切,却几乎无人知晓。

    唐逸夫每逢上省城开会或者过年过节,总要找个借口和理由去看望看望何天影。当然,他绝不是空着两只手去的。如果空着两只手,那就绝对不是看望,而是骚扰,其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让人家越来越反感。

    在搞好人际关系上,唐逸夫是非常精明的,如果不明白这一点,以他一个乡镇干部出身也就混不到今天。

    正因为他明白这些,唐逸夫才能抓住机遇,他利用何天影儿子出国上学的机会,拐弯抹角地将三万欧元打入到了何天影儿子在国外的账户上,之后在四年前的换届选举中,唐逸夫顺利当上了市委常委、副市长。

    他虽说与何天影的关系很熟了,但还没有熟到可以随便登门拜访的份儿上。

    这一个度他掌握得很好,掌握不好这个度,大事小事地都打扰领导,让领导产生了厌烦情绪就反而不好了。

    可是,现在的局势很微妙了,事关重大,他必须要当面向何天影“汇报思想”。

    开车来到省委家属大院,唐逸夫他对守卫大门的警卫说,是去拜见一位退休的省政协副主席,那位老领导也住在这里,事先唐逸夫已电话与他预约过。警卫看了唐逸夫的身份证件让他在来访人员簿上登记一下,随手抓起电话请示政协老领导,得知确有此事后,就放行了。

    混迹官场多年的唐逸夫做事非常的谨慎,直接登记去看望在任的领导是比较忌讳的,尤其是警卫还打了电话去询问,就更显得唐突和冒昧。

    可是,若去拜见政协领导,特别是退休后的政协领导,一般情况,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他们是乐意接见的。

    唐逸夫轻车熟路地进了政协退休副主席的家门,双方寒暄一番套话,喝下一杯清茶之后,他在茶几上放上几张临江家乐福连锁店的购物券,说几句来省城开会顺便看看老领导,请老领导保重身体之类的话,然后就起身告辞。

    老领导与唐逸夫客气一番就送客人出门,唐逸夫就在房门口硬是把老领导推进门里。

    接下来,唐逸夫从老领导这幢楼开车转到后边的一幢楼,径直奔至何天影的家门。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