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536章 严词拒绝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536章 严词拒绝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整个过程,祝教授一直表情冷淡,爱理不理,任凭两位来者说得额头冒汗,嘴角冒泡,愣是一言未发。

    楚天舒在一旁看着,当即明白了这两男一女是为温启雄谋取乐腾市市长一职而来,试图通过省社科院的研究员拉上关系,请祝庸之对温启雄的文章予以指点是假,真实意图还是欲借祝庸之之手来博取乔明松的赏识。

    两男一女见祝庸之已有厌烦之色,只得起身告辞。

    临出门前,祝庸之指着放在沙发旁的一个礼品袋,极其严厉地说:“这是你们的东西,麻烦你们带走。”

    那位研究员悻悻然不敢做声。

    女秘书长使出了女人的特长,满脸堆笑地说:“祝教授,也没什么贵重东西,就是乐腾市的几样土特产,我们温市长说,一点意思不成敬意,请祝教授一定收下。”

    祝庸之面无表情,冷冷地说:“古人云,无功不受禄。你们温市长的好意我领了,东西还请两位带回去。”

    那个院长帮腔道:“祝教授,我们登门拜访,多有吵扰,这点土特产还望祝教授不要嫌弃……”

    祝庸之终于动气了,他盯着那个研究员说:“老陶,你跟我说他们都是做学问的人,怎么我一点儿没看出来呢?要我看,他们不像是做学问的,倒像是给市长拎包的小吏,以后这样的‘学问人’就不要带过来了。”

    几句话,说的那个陶研究员面红耳赤,拎起东西,拉着那一男一女出了门。

    楚天舒一直在细心地观察祝庸之的表情和神态,看到他对乐腾市来人的态度,不禁为自己此行的投石问路狠狠地捏了把汗。

    看了乐腾市来人的窘态与丑态的百出,楚天舒在暗暗着急,宁馨却是放肆地笑得花枝乱颤,笑声如银铃般响亮清脆。

    草草打发走了前面的那几位,祝庸之过来接待楚天舒和宁馨。

    宁馨把楚天舒介绍给祝庸之,听说往届的学生还记得老师,祝庸之心里还是比较痛快的,所以,态度也比刚才对博士生和乐腾市的人要好得多。

    刚刚介绍完,还没等楚天舒开口说话,书房的门打开了。

    “老头子,是不是萌萌来了?”祝夫人还没出来,就急急忙忙地问道,等她看清楚发出笑声的是宁馨,立即大失所望地摇了摇头。

    宁馨很是乖巧,她走上前扶住了祝夫人,说:“师母,我叫宁馨,是祝教授的学生。”

    哦?祝夫人神情沮丧,看了看宁馨,叹了口气又进了书房。

    宁馨问:“祝教授,师母怎么了?”

    祝庸之苦笑,说:“她想她的外孙女了。”

    老人都喜欢扯这个话题,楚天舒一喜,忙问道:“祝教授,您外孙女多大了?”

    祝教授看了一眼书房,低声说:“高二,放完假就该上高三了。”说着,看了宁馨一眼,摇头叹道:“萌萌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玩心太重,不知道用心学习,这些日子又在跟她父母闹别扭,我们都没少为她操心啊。”

    宁馨一笑,说:“祝教授,这个岁数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叛逆期,过去了就好了。”

    祝庸之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她姥姥不理解,尤其是看见了像你这样漂亮乖巧的女生,又知道学习,又落落大方,她就更着急了。”

    “嗯,祝教授,你们谈吧,我去陪姥姥说说话。”宁馨懂事地说,她在得到了祝庸之的点头应允之后,推开书房的门,亲切地喊了一声“姥姥”,自然而然就进去了。

    祝庸之问了问楚天舒毕业之后的工作情况,随即问道:“小楚,有事找我?”

    楚天舒回答:“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来看看老师,毕业至今一直也没什么长进,都有些羞于再进师门了。”

    祝庸之看了一眼楚天舒放在脚边的一个纸袋子,毫不客气地说:“小楚,毕业几年了你还有心来看看老师,我是欢迎的,但是,你要是和他们几个一样的意图,那就请你免开尊口了。”

    祝庸之的话说得楚天舒心里发毛,本来他是想试探着提一提文章的事,听祝庸之提前把门封死了,也就不好再开口了。

    “还有,你这个袋子里是什么东西?”祝庸之似乎心里也充满了烦躁,他不管楚天舒能不能接受,直截了当地说:“有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师生之间的交往,应该建立在学问的探讨和交流上,如果还要靠钱物来维系,那就太过庸俗了。”

    楚天舒此行,带了打印好的文章提纲,也准备了一些小礼品作为敲门砖,带有投石问路的性质。

    别说楚天舒与祝教授的关系还称不上密切,就算是关系很好,有关仕途升迁的大事,靠空口白牙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伊海涛当时的指示就说的很清楚,需要打点的,由楚天舒与王少磊商定,不必向他汇报,也算是一个授权,这也说明他早就想到了这一层。

    谈到送礼,楚天舒自然要和卫世杰商议,送与不送他们没有争议,但对于送什么东西、礼物的分量轻重,两人的分歧却很大。

    “不用管他什么教授不教授,反正当今社会没有不喜欢钱物的人,也没有不在钱物交易中生存的行当,而且是人都喜欢真金白银硬通货,干脆给祝教授一二十万现金或者几块金砖了事。”卫世杰说得稍有点玩笑的味道,但他的看法很简单,态度也很直接。

    楚天舒却不赞同:“祝教授可是全国知名大学的堂堂教授,可不像你生意场上那些商人,也不同于官场上少数的贪腐官员,你给专家学者送礼,太过铜臭味了会辱没其斯文,伤害其自尊的。”

    卫世杰说:“老楚,此一时彼一时了,我们上学那会儿幼稚得很,把个教授看得神圣得不得了。现在的高校早已不是一方净土,象牙塔里也装得下黄金白银。”

    楚天舒还是坚决反对,就他对祝教授当年情况的了解,如果一下拿出太过沉重的礼物,而且是一些扎眼的俗货,只怕会激怒老师,把事情办砸。

    卫世杰却不以为然:“哈哈,老楚,现在教授们的经济待遇、社会地位都很高了,他们见识过的东西比你我只多不少。给他们送礼,太轻了他会觉得你没把他当回事,不重到让他感觉烫手的程度,要么不会接受,要么拿了也不会尽心尽力。给他们送东西,即使不直接给现金之类的硬通货,那也得送点价真货实日后能保值增值艺术品。”

    按照卫世杰的经验,时下好多有点文化品位、又有点小聪明的官员,喜欢收藏古董、文物。譬如一幅名人字画,只要是真品,只要那个作者稍有点名气,哪怕这种名气只是潜在的,那日后就有增值的空间。收受这种东西,听上去文雅、堂皇,且又避开金钱贿赂的嫌疑,经济、文化、颜面上都说得过去。

    尽管卫世杰说的天花乱坠,但楚天舒还是觉得不能贸然而动,这一次只准备了两样土特产,如果有需要,再加重礼物的分量也不迟。

    现在看来,这一步走对了。

    楚天舒暗暗庆幸,多亏自己立场坚定,没有听卫世杰的,否则的话,一上来就惹恼了祝庸之,遭到严词拒绝,连周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既然祝庸之说到了礼物的事,楚天舒忙从纸袋子里把东西掏了出来,说:“老师,您看,这是青原出的秀峰毛尖,市场上才十几块钱一斤;这是望城县产的桂花米酒,几块钱一瓶。您说,我这算不算送礼,庸不庸俗?”

    楚天舒这么一说,祝庸之原本板着的脸终于松弛了下来,他拿起桂花米酒的瓶子,冲着书房喊道:“老太婆,你来尝尝,这是不是原汁原味的桂花米酒?”

    祝夫人姓温,是临江市望城县温家岭乡桂花村的人。

    这是宁馨转弯抹角打探来的,说起来祝夫人与楚天舒还是正宗的老乡,楚天舒专程回了趟家,看望父母之余专门下乡淘来了纯手工酿制的桂花米酒,味道非常纯正,也才几块钱一瓶。

    祝夫人听了,忙拉着宁馨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得出来,宁馨与祝夫人谈的很是投机,这会儿祝夫人的脸上已经没了愁容,有了笑容。

    楚天舒将桂花米酒的瓶子打开,一股醇香就飘散开来,祝夫人只吸了吸鼻子,就欢喜得不得了,连连说:“香,真香。”

    说着话,祝夫人转身到厨房拿来一把汤勺,几个小碗。

    宁馨接过来,当即从瓶子里分出来几份,祝夫人尝了,咂嘴称赞:“不错,不错,还是我小时候的味道。老祝,你也尝尝,超市里买来的,绝对不是这个味道。”

    祝庸之也接过宁馨递过来的小碗,尝了几口,也是不住地点头。他和夫人结婚之后,曾经去过桂花村,对桂花米酒的味道记忆深刻。

    正说着闲话,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保姆起身去开了门。

    一对中年夫妇风风火火地进来了,顾不得客厅里还有外人,那位中年女子喊了一声“爸”“妈”,眼泪就下来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