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666章 泪眼朦胧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666章 泪眼朦胧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楚天舒背着向晚晴从菊花林里出来,走上了大道,向晚晴有点不好意思,就从楚天舒的背上下来了,两人手挽着手往回走。

    刚走到路口,迎面又碰上了骑着电动车的三流子。

    三流子刹住车,停在了两人面前,叼着根烟头,没头没脑地说:“楚天舒,你他妈的真是没良心,娶了媳妇就忘了娘。”

    楚天舒笑道:“三流子,你这张臭嘴是不是又痒痒了?”

    “怎么的?当着你媳妇老子照样要骂你。”三流子恶狠狠地瞪着楚天舒,骂道:“你他妈还是不是个人,没钱娶媳妇,就回家逼着老爸老妈卖房子。”

    “放你娘的狗屁!”楚天舒无缘无故挨了骂,心头火气,要不是向晚晴拉着,早把三流子从电动车上扯下来了,他指着三流子骂道:“你给老子说清楚,要不,老子扇你的嘴巴子。”

    三流子梗着脖子,吐掉了嘴巴上的半截子烟,叫道:“你他妈的当着媳妇不好意思是吧?老子告诉你,刚才去看的房子,就是你们家的。妈的,你嚣张个毛啊,干这种缺德事,老子就是瞧不起你。”

    “次奥!”楚天舒暴怒。

    向晚晴扯住了楚天舒,走上前,轻声细语地说:“大哥,你别生气,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流子上下打量了向晚晴几眼,就愤愤然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他中午接到房屋中介老板的电话,说县中学老家属院有人要卖房子,让他过去看一看,他骑着电动车就来了,等进去一看,原来是初中的班主任楚老师。

    三流子就问,老师,您和师母住得好好的,干吗要卖了?卖了,您和师母住哪啊?

    楚爸爸说,也不一定就卖了,请你帮着给估估价。

    旁边有热心的大妈就抢着说,三流子,楚老师的儿子要结婚,卖了这边的房子好买新房,你楚老师和师母要去城里带孙子呢。

    三流子心里就来了气,他搞了不少年的房屋中介,儿子为了买新房娶媳妇,逼着老爸老妈卖房子的事见得多了,等到儿子媳妇娶进门,说好了和老人一起住的,翻脸就不认账了,最后老两口露宿街头的都有。

    三流子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出来对楚爸爸说:“老师,这房子太老了,又远离县城,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卖不出去,您要是急着等钱用,那就只能贱卖了。”

    楚妈妈忙问:“贱卖能卖多少?”

    三流子说:“七八万吧。”

    “太少了。”楚妈妈为难地看着楚爸爸。

    三流子说:“确实不高,师母,您要是不急呢,等着县城扩建了,这地方的位置就好多了,兴许还能卖个十来万。”

    楚爸爸递给三流子一颗烟,说:“呵呵,谢谢你,卖不卖我们还得和天舒商量商量。”

    三流子和楚爸爸楚妈妈打了招呼,骑着电动车就出来了。

    他越想越有气,换做是别人家,也就无所谓了,可这个楚天舒一直是班里的骄傲,听说在青原还当了干部,居然还干这种缺德烂**的事,更不要脸的是,还假惺惺地带着老婆避开了,这他妈的不是当**立牌坊,装逼吗?!

    骑行到路口,迎面又碰上了楚天舒挽着他的妖精老婆亲亲热热地走过来了,三流子越发的气不过,就停下车来骂开了。

    得知是这种情况,向晚晴一个劲儿地对三流子陪不是,说,对不住啊,大哥,我们绝对没这意思。

    三流子消了气,瞟了楚天舒几眼,不相信地问道:“真不是你们的意思?”

    楚天舒忙说:“三流子,我真要是动了这种歪心思,你还可以像小时候一样,把我按水潭里淹死。”

    三流子是个粗人,听楚天舒说出这种狠话来,自然是信了,他说:“我说吧,楚天舒那么讲味口的人,怎么会干这种没良心的事呢。这么说,是你家老爸老妈替你着急啰。”

    “应该是的吧。”向晚晴又从楚天舒口袋里掏出一包软黄鹤楼,塞到了三流子的手里,说:“大哥,你帮帮忙,以后老人再找你说这事,你就想办法拖一拖,要不,直接就跟天舒讲,无论如何,不能帮他们把这房子卖了,行不?”

    “这还差不多。”三流子捏了捏烟,咧着嘴一笑,爽快地说:“行,这个忙,我帮了!”

    三流子骑着电动车一溜烟的跑了。

    楚天舒和向晚晴急急忙忙地往回走。

    大树下,楚妈妈和大妈大嫂们还在闲扯,手里正在拆一些旧衣服,见楚天舒他们回来了,忙站起来问道:“晚晴,你这是怎么了?头发湿漉漉的。”

    “妈,我们看水潭里的水挺清澈的,就……下水游了会儿,”向晚晴吞吞吐吐地说:“不碍事,一会儿就干了。”

    楚妈妈忙问:“你们怎么下的水?衣服呢?”

    向晚晴脸一红,没有做声。

    楚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始数落楚天舒:“我昨晚上怎么跟你说的,要你照顾好晚晴,你可好,还带着她下凉水,你老大不小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向晚晴拉着楚妈妈的手,低声说:“妈,不怪天舒,是我自己要下的。”

    “晚晴,秋天了,一个姑娘家,凉水泡久了,对身体不好。”楚妈妈劝导完了向晚晴,又冲着楚天舒说:“还不快去,把电吹风拿出来,给晚晴吹吹。”

    楚天舒跑着进了房间,楚妈妈心疼地拉着向晚晴坐在了太阳能照到的地方,用手当梳子,将她的长发散开了,好干得快一点。

    向晚晴十分的感动,说:“妈,谢谢您,我好开心啊,又有妈给我梳头发了。”

    一句话,说得楚妈妈的眼睛湿润了,她说:“晚晴,只要妈还能动得了,天天可以帮你梳头。”

    “那怎么好意思呢。”向晚晴仰着头,微笑着看着楚妈妈,说:“妈,您把天舒抚养成人,已经辛苦了大半辈子,以后啊,该我给您梳头了。”

    楚妈妈抚摸着向晚晴的秀发,连声说:“好,好,真是妈的好闺女呀。”

    大妈大嫂们都纷纷点头感叹,说老楚家真是好福气,儿子这么有出息,找个媳妇也是通情达理,还没过门呢,婆媳关系就能处得这么好,不容易啊。

    楚天舒拿来了电吹风,给向晚晴吹头发。

    楚妈妈起身进了屋,不一会儿就端来了一碗姜糖水,递到向晚晴的嘴边,说:“晚晴,赶紧喝了,去去寒。”

    楚爸爸估计也听说了,也从屋里出来,站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睛地训斥楚天舒。

    大妈大嫂们就过来劝,说孩子们一时兴起,就别埋怨他们了。

    向晚晴喝完了姜糖水,楚妈妈连忙将碗接了过去,问:“怎么样,还来点不?”

    “妈,不用了,身上暖呼呼的,应该没事了。”向晚晴抚着胸口,说:“天舒,你把电吹风关了吧,我想问爸妈一件事。”

    见向晚晴说得很认真,楚爸爸和楚妈妈就挨着一起坐下了。

    向晚晴问楚爸爸:“爸,我听说,您想把这老房子给卖了?”

    “啊,没有,没有。”楚爸爸掩饰道。

    向晚晴又转向楚妈妈,说:“妈,您得劝劝爸,可不能把房子卖了。”

    楚妈妈看看楚爸爸,没有做声。

    “我知道,爸妈是为我和天舒好。”向晚晴动情地说:“可是,爸,妈,房子在,家就还在。房子没了,家在哪呢?晚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真的不想再做无家可归的孩子了。”

    向晚晴说得情真意切,楚妈妈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她搂住向晚晴,用颤抖的声音说:“好孩子,不卖,房子咱不卖。只是,太苦了你了。”

    楚爸爸和楚天舒都红了眼圈。

    向晚晴含着泪,笑着摇摇头,说:“爸、妈,只要你们过得舒心,我和天舒就不觉得苦。再说了,在临江我们还有房子,天舒现在租住的房子也不小,凭我们两个人的努力,过几年也一定能买得起大房子。到了那时候,你们愿意和我们一起住,再把这房子卖了也不迟。”

    一旁的大妈大嫂听了,一个个眼里都闪着泪花,纷纷点着头,说,看看楚家的儿媳妇,多善良,多仁义啊!

    看看天色不早了,楚爸爸说:“天舒,你们回去吧。”

    见楚天舒和向晚晴还在犹豫,楚妈妈悄声说:“家里房子小,你们还没过门办喜酒呢,就住在一起,让邻居们笑话。”

    向晚晴与楚天舒相视一笑,羞怯地点了点头。

    进房间收拾东西,楚妈妈拉着向晚晴的手,将一个玉手镯和一对金耳环放在了她的手心里,郑重其事地说:“晚晴,这是我和你爸结婚的时候,你奶奶送给我的,式样老了点,但这是我们家一代代传下来的,你一定得收下。”

    向晚晴捧着这两件传家宝,激动地说:“爸,妈,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天舒的。”

    车缓缓开出了院子,向晚晴再回头,看见楚爸爸和楚妈妈站在微风中依依不舍地挥手,禁不住泪眼朦胧……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