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707章 又见白虎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707章 又见白虎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专案组成立的那天,唐逸夫还单独宴请了梁宇轩,对他的工作表示肯定并鼓励说,省委和市委领导对于查出来的贪腐问题非常重视,明确指示要一查到底。

    临分手的时候,唐逸夫拍着梁宇轩的肩膀,暗示说,郭鸿泽马上要退到政协去了,调整之后,市纪委还缺一名副书记,老梁,好好干,我和朱书记都很看好你。

    唐逸夫为官多年,对于官员的心理状态和微妙变化是观察判断得比较准确的。

    临近换届,机遇多多。

    像梁宇轩这等眼巴巴地想当官的人,突然听唐逸夫指明了晋升的方向,兴奋得天天夜里都没好好睡觉,说他是因为夜生活过度影响了睡眠,这一次真是冤枉他了。

    好不容易等到楚天舒啰嗦完,梁宇轩终于睁大了眼睛,说:“除了正常的工作关系之外,你们就没再和施工单位的老板们有过别的交往吗?”

    楚天舒当然懂得梁宇轩说的别的交往是指什么,却装糊涂道:“别的交往?我跟世纪阳光的卫世杰是大学同学,私人感情还是有一些的,平常在一起喝过酒吃过饭,哦,还洗过足浴。”

    梁宇轩用一种怪怪的眼光望望他,问:“就这么简单?”

    楚天舒煞有介事地说:“就这么简单。梁主任,你是知道的,眼见着要开两会了,政府工作报告耽误不得,要是没别的事,我还得回去写材料呢。”

    梁宇轩苦口婆心地说:“小楚,你是聪明人,有些事跟组织说清楚,组织上是会帮助你的,要是抱有侥幸心理,等到事情闹大了,组织上想帮也不好帮了。你好好想想,你以前的领导申国章、钱坤等人就是前车之鉴啊。”

    楚天舒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梁宇轩和胡国斌给气出毛病来。

    他心里很清楚,梁宇轩是想在他手上就突破自己的防线,好作为邀功请赏的筹码。于是,他笑着问:“梁主任,申国章他们是屁股上的屎擦不干净,只好畏罪寻死了,我干干净净的,才不会干那种傻事呢?”

    一旁负责记录的胡国斌先恼怒了,他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楚天舒,厉声说:“楚天舒,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干干净净的,我们会把你请来?你无视组织的挽救,拒不交代自己的问题,是要承担后果的。”

    楚天舒却不急不恼,依旧慢悠悠地说:“既然你们要挽救我,那你们给我说说,我有什么要交代的?”

    梁宇轩忍住气,诱导说:“小楚,我们也是一片好意,你是伊市长的秘书,伊市长马上就要扶正了,我们能故意为难你吗?纪检部门都是奉命行事,不会无缘无故找一个干部谈话的,希望你能够理解和配合我们的工作。”

    楚天舒硬邦邦地顶了回去:“梁主任,有话可以直说,不要把伊市长牵扯进来。”

    被楚天舒点破了心思,梁宇轩和胡国斌一时都没话可说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梁宇轩起身离了座位,从楚天舒身旁经过时,说了句:“我去上趟厕所,你再好好想想吧。”

    楚天舒根本不用多想,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消息,要从自己身上找出毛病来。

    在梁宇轩等人看来,以当前社会转型中的游戏规则,伊海涛主管着市里的市政建设,肯定会成为施工单位拼命公关的对象。卫世杰的世纪阳光能异军崛起,肯定得到了伊海涛的扶持和帮助,楚天舒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落入权力寻租的陷阱十分正常。

    这种行为在时下的建筑施工领域实在是太普遍了,几乎已经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用纪检部门人员的说来说就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

    所以,梁宇轩他们的怀疑也是很有道理的。

    从目前仅仅是纪委的专案组找谈话这个现象来分析,应该是被牵扯进去了,但他们还没有捏住实实在在的把柄,至少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否则,就不会是专案组找谈话,而是要到检察机关去说清楚了。

    既然如此,楚天舒的态度异常的坚决,无论梁宇轩和胡国斌是诱导还是威胁,就是不谈实质问题,还摆出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说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纪检部门的位置不好,见到有人年纪轻轻地就占到了好位置,心里不平衡,成天惦记着整人。

    楚天舒的这副态度,把梁宇轩和胡国斌两人气的是眼冒金星,头冒青烟。

    这两人尽管气恼不已,但也无可奈何,纪检部门的调查也有些手段,但他们不敢对楚天舒使出来,他们不得不顾及伊海涛的能量,如果闹大了又没个结果,他们也害怕吃不了将来要兜着走。

    所以,楚天舒的态度越是强硬,梁宇轩和胡国斌便越是心虚,暂时不敢造次。

    梁宇轩经办过的违法违纪违规案子很多,涉案情节和金额比目前掌握的楚天舒等人严重的也不在少数,领导们尚且顾不上过问,仅仅两万块的数额,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唐市长和朱书记却一再强调要一查到底,这里面除了官场政治斗争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审过来,问过去,楚天舒稳如泰山,梁宇轩却越审越害怕,如果等到两会开了,伊海涛当上了市长,还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将来他就是必然的替罪羊。

    何苦呢,多栽花少栽刺,能栽花不栽刺,这是官场自保的铁律。

    想到这些,梁宇轩选择了观望。

    之后,楚天舒就再没见着梁宇轩,出面打交道的是两个毛头小伙子,看面相和听口音,不是青原市的人,应该是从某个县里抽调过来协助办案的,一个瘦小,一个微胖。

    他们对楚天舒就客气多了,说:“还是诚实点儿,有问题就说,说完早些出去,继续当你的主任。”

    楚天舒心中暗笑,嘴上却说:“政府工作报告还没写完呢,我当然想说完了出去,可不知该说啥。”

    瘦子说:“该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像你这样在领导身边狐假虎威的官员,还没有可说的?我办过好些实权官员的案子,从没碰到过没问题的。”

    楚天舒说:“领导身边的人就非得有问题?没问题不行?”

    胖子冷笑道:“不是说领导身边的官员没问题不行,是这些人到了这里,不开**代问题是不可能的,要不,把你带过来做什么?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

    这倒是大实话,没事纪委不会找你,找你,你就脱不了干系。

    楚天舒半开玩笑道:“其实,现在法律有规定,仅有口供不能定案,没有口供一样可以定案,用不着这么麻烦。”

    瘦子说:“这是两码事,你不是犯罪嫌疑人,你是党员干部。你可要想清楚,你的问题组织上早有证据,了如指掌,你开不开口,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你本人来说,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这反映出你对组织是否忠诚老实,对问题的认识态度。”

    既然他们口口声声地代表着组织,楚天舒只好闭住嘴巴,沉默不语。

    “我知道,像你们这些人刚被带过了,没有一个不存有侥幸心理的。不过,我们有的是耐心。你先好好想想吧,等想好再说也不迟。”胖子例行公事般扔下这句话,看看时间都过了半夜十二点,哪里还有心思坚持,就朝瘦子扬扬脑袋,走了。

    楚天舒望一眼已被反锁的铁皮门,走到有被子的床边,仰面倒在了床上。

    床板是木头的,很硬,垫的只是很薄的一条被褥,躺在上面有些硌背,很不舒服。

    不过楚天舒不怎么在意,现在不是封闭写工作报告了,不会有凯旋大酒店的星级待遇,能有个地方让你睡觉就不错了。

    躺了一会儿就适应了,毕竟楚天舒小时候睡的就是硬板床,正好可以忆苦思甜思,重温一下过去的苦日子,才知道如今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这么无声地自嘲着,楚天舒突然听到“喵”的一声,有道白影从铁窗上闪过。

    一只猫,一只白色的猫。

    楚天舒起身,来到窗边。

    不远处的院墙上蹲着一只白猫,眼睛骨碌碌地四处张望着。

    夜色正浓,月牙儿升了起来,薄薄的月光抹在白猫身上,反射着银光。

    白猫看见着窗里的楚天舒,又“喵”一声,龇出獠牙,竖着长须,向他示威似的。

    黑暗中,“白虎”二字忽然在楚天舒的脑子里跳了出来。

    楚天舒心里一惊,闻家奇神乎其神的样子又浮现在了眼前。

    这个神棍果然没说错啊,你命犯白虎,在劫难逃,如今果然得到了应验。

    怔怔地站在窗前,连什么时候白猫跑掉,楚天舒都没察觉出来。

    楚天舒这才发觉,“白虎”这两个字在与苏幽雨疯狂之后的那个夜里,就像春天的种子一样,种进了自己的意念里,在悄悄的冒芽吐叶。这会儿看见了这只白猫,下意识地就联想到了“白虎”,不祥的念头,又突如一夜春风吹过,吱吱呀呀地疯长起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