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757章 伤心离别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757章 伤心离别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楚天舒说:“重用个屁,人家把我打发回家了。”

    “那正好啊,过来陪陪姐姐呗。”岳欢颜说:“晚晴同学不会有意见吧?”

    楚天舒说:“姐姐有请,她不敢有意见。”

    “你别逗了,现在你说得好听,过后我估计你的耳朵要被撕烂了。”岳欢颜说:“不过,小弟弟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姐姐可是要当妈妈的人,没心思和你们小家伙们逗乐子,要一心一意培育下一代了。”

    你一句我一句侃了一会儿,楚天舒才问岳欢颜是不是有事。

    岳欢颜讥讽道:“小弟弟,你好没良心啊。把你捞出来,姐姐也是立了功劳的,哦,调侃了半天,才想起问姐姐有没有事,太过分了吧。”

    “姐姐批评得有理。”楚天舒说:“不是我没有良心,是我现在是拔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姐姐有事也不能帮忙解决,想想问了也是白问,白问谁还问呢。”

    岳欢颜说:“你呀,对付姐姐就是一张嘴,油腔滑调的浑身有道理。可是你想想,姐姐这会儿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呢?”

    楚天舒嬉皮笑脸地说:“那还用想,姐姐关心我,专门打电话来安慰我呗。”

    “呸,臭美吧你。”岳欢颜说:“姐姐又不是慰安妇,有什么义务安慰你?”

    说得楚天舒扑哧笑了,说:“姐姐,我错了,我不是岛国人,没资格享用慰安妇。”

    岳欢颜说:“弟弟,不逗了,姐姐现在去机场,跟你告声别,你自己保重吧。”

    楚天舒听了,惊得手机差点掉了,忙说:“姐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怎么说走就走了,连个送行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算了,太多的伤离别,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岳欢颜停顿了片刻,又说:“小弟弟,感谢你照顾我的老父亲。假如有一天,你在国内实在混不下去了,欢迎你来法国投入姐姐的怀抱。拜拜。”说完,不等楚天舒说出再见,就把电话挂了。

    楚天舒急出了一身的冷汗:姐姐此去,多半要等着生完孩子之后才能回来,再见面肯定要在一两年之后。不行,我要见姐姐一面,我要为她送行。

    楚天舒“呼”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抓起挂在衣架上外衣,来不及穿上就往楼下冲,换鞋,关门,一刻都没有停顿,他在心里默默地喊:姐姐,等等我。

    开上车,冲出丹桂飘香,直奔出城的方向,一路变道超车,好在不是下班高峰期,在城区里狂奔没有遇上堵车,凌云志很快出了城,上了绕城高架,直奔高速入口。

    车上高速,楚天舒顾不得有测速摄像头,把油门踩到了底,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快!!!

    从临青高速直奔机场,一路畅通,比起从临江市区出发,并不见得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楚天舒赶到蓝山国际机场时,岳欢颜刚刚托运好行李,换完了登机牌。

    当岳欢颜转过身来看见一脸微笑的楚天舒,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两人相隔一米的距离,木然地站着,默默地对望着。

    地球静止了。

    时间停滞了。

    空气凝结了。

    周围的人流和喧闹属于另一个世界。

    一个推行李车的大叔推着一长串的行李车过来了,实在是转不过弯来,才客气地吆喝道:“对不起,请让一让吧。”

    静默的两个人突然苏醒了。

    楚天舒喃喃地说:“姐姐,真走了。”

    岳欢颜也轻轻地说了一句:“是的,走了。”

    两人没有往安检口走,而是机械地走出候机大厅。

    楚天舒眼里是空洞。

    岳欢颜眼里同样是空洞。

    走到候机楼的尽头,岳欢颜停住脚步,楚天舒也停住脚步。

    天边,露出一片金黄色的夕阳。

    落日余晖中,男人和女人仿佛变成了两尊沉默的雕像,静静地对望着。

    渐渐地斜阳隐去,天边泛起一片落日的余晖。

    广场上人来车往,可在这两尊雕塑看来,却充满着死寂。

    死寂包围着这两尊活的雕像。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有短短的几十秒,他们已经失去了对时空的感觉。

    “傻弟弟,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岳欢颜的手轻轻放在了腹部,说。

    “华宇知道吗?”楚天舒看着岳欢颜微微隆起的腹部,却问。

    岳欢颜说:“知道。”

    楚天舒问:“他还爱你吗?”

    “爱,或者不爱,这有区别吗?女人做了母亲,就无所谓男人爱不爱了。”岳欢颜笑笑,说:“而且,他还说,你亲生的总比领养的要好得多。”

    楚天舒向前紧紧抓住岳欢颜的肩膀使劲摇晃着摇晃着,痛苦地说:“姐姐,如果这会影响华宇对你的爱,我要你留下来。”

    岳欢颜任他摇着晃着,泪水如决了堤的小河,哗哗地流下。

    泪珠还挂在脸上,岳欢颜又笑了:“傻弟弟,你又犯傻了。你能赶过来送我,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留下来,你痛苦,我痛苦,晚晴不快乐,孩子也不幸福,有意思吗?”

    楚天舒愧疚地说:“姐姐,我错了。”

    “别说了,天舒……你没有错。”岳欢颜哽咽道:“如果非要说有错的话,最开始引诱你犯错的是姐姐,最后逼着你犯错的还是姐姐。但是,姐姐不觉得错了,因为姐姐从中获得了做女人的快乐和做母亲的幸福,这些,你们男人也许永远不会懂。”

    楚天舒一把抓住岳欢颜的手:“姐姐,我……”

    岳欢颜轻轻地挣脱楚天舒的手,望着天边浅浅的余晖,凄然地说:“天舒,我不想让你来送,你偏要赶来,太不听姐姐的话了。我说过,这对你,对我,对孩子,都不好。答应姐姐,以后不许再犯傻了。”

    “姐姐,我答应你。”楚天舒用嘶哑的声音说:“姐姐,你也要答应我,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天舒,你只管放心,我保证会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他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摩丹集团的掌门人。”岳欢颜说完,深深地望了一眼已变得糊模的男人,挥泪离去。

    楚天舒如石像一般孤独地伫立着,望着岳欢颜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他想哭,但他无泪。

    他想喊,可他无声。

    他想抓住岳欢颜,可他够不着。

    他想随她而去,但安检门已经挡在了他和她的中间。

    姐姐,难道你看不见我的心在滴血吗?

    难道你听不见我的心在哭泣吗?

    岳欢颜听见了,她当然能听得见!

    她缓缓地回过了头。

    她读到了楚天舒猝不忍读的痛。

    傻弟弟,我多么留恋你的怀抱。

    我多想和你调侃一辈子,听你爽朗的笑声。

    我多希望永远倚靠在你的胸膛。

    我多想分享你的力量。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姐姐不是你的菜,向晚晴才是你的最爱!

    岳欢颜的双眸又露出深深的惶恐和无助。

    她再次泪流满面。

    无声的抽泣中,她掩面逃离了楚天舒的视线,冲进了候机大厅。

    楚天舒木然地望着岳欢颜的背影消失在安检门里,耳中只听见有一个人好听的声音在急切地呼唤: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前往巴黎的岳欢颜女士,岳欢颜女士,请您尽快登机……

    楚天舒脑子里一片空白,木然回到了停车场,他坐进车里,带上车门,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一个人默默地哭过了一场,楚天舒打开车窗,让凉风吹进来,总算把心里的雾霾吹散了。

    他坐在车里,一时想不起该往哪里去,向晚晴临时有秘密采访任务,回丹桂飘香也没意思;去世外桃源看楚妈妈和小聪聪,又怕老妈得知自己被“休养”了要刨根问底,让她老人家担心受怕。

    想了半天,突然就想起了叶庆平,想问一问像伊海涛这种情况,省委组织部有没有安排的先例。于是,楚天舒给叶庆平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来蓝山机场送人,问有没有空见一面。

    叶庆平的短信很快回过来,说正和林部长在开会,让楚天舒先回虹桥公寓,他开完会就来看楚天舒。

    楚天舒感觉精神一振,立即发动了车子,往城区而去。

    路上,楚天舒隐隐有一种预告,叶庆平和许文俊等人都应该知道林国栋是向晚晴的舅舅,也知道自己和向晚晴的关系,只是林国栋有要求不让声张,他们就假装着不知道而已。否则的话,叶庆平和许文俊没有理由要和自己如此的亲近。

    回虹桥公寓没多久,叶庆平敲开了房门。

    楚天舒上前握住他的手,说:“庆平兄,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不能跟你握手了。”话没说完,喉头很没出息地哽了哽。

    叶庆平说:“天舒,你说的哪里话,就算你不在官场上做事了,我们还是不是兄弟?见了面,我能不跟你握手?”

    如果不是叶庆平感受到了林国栋对自己的欣赏,他不太可能会这么掏心窝子地说话。有了这个感觉,楚天舒还有什么好说的?在里面遭的罪,现在受的委屈,都可以忽略不计。

    楚天舒颇感安慰,说:“庆平兄,你能把我当兄弟,我真的很感动。”

    叶庆平摆摆手,问道:“天舒,伊老师和彭老师,现在他们怎么样?”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