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843章 分量不轻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843章 分量不轻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霍启明说:“你烦不烦,你跟我睡了十几年了,怎么连起码的规矩还不懂,别人给你送礼时,也沒有提醒你,你怎么比猴子还精。”

    经霍启明这么一说,胡仁花就咧了嘴笑着说:“好了好了,听你的。”

    霍启明一看胡仁花笑了,也就跟了笑,他一直觉得老婆越來越无趣了,脑子像是比别人少根弦,床上也一点儿活力也沒有,不过,这样的女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糊弄,自己和朱晓芸厮混在一起,她一点儿警觉都沒有。

    两人正说着,女儿从书房出來进了卫生间,霍启明就努了努嘴,示意胡仁花不要再啰嗦。

    胡仁花一撇嘴,点了点头。

    准备妥当,霍启明拎着茶叶袋出了卧室,看了一眼电视,《新闻联播》刚刚结束。

    一般來讲,领导都有看新闻的习惯。

    霍启明觉得这时候出发刚好,到了招待所,楚天舒看完了新闻,应该有时间接待自己,他看了一眼表,向胡仁花打了一声招呼,就拎着东西出了门。

    司机小吴早把车停在了他的楼下,霍启明发动车子往招待所开去。

    霍启明开着车,心里还是一阵恐慌,他吃不准楚天舒是怎样的一个人,万一被他识破了,反过來当个事來说,那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霍启明又想,现在面临的问題不是一般人能摆平的,与其坐失良机,不如孤注一掷,该冒的风险就得冒,不冒,肯定沒有机会;冒了,就还有一线希望。

    离招待所还有一段距离,霍启明在暗处停了车,拎着茶叶袋,左顾右盼地摸进了招待所,躲进小树林子里,朝小红楼3008房间望去。

    3008房间灯光大亮,苏杭正在帮楚天舒收拾行李。

    苏杭很细心,一边收拾一边向楚天舒交代,内衣、袜子、衬衣、外套等等的换洗和搭配,皮鞋、旅游鞋和雨鞋分门别类装在袋子里,牙膏、牙刷、毛巾、洗发液等洗漱用品备了双份,充电器、手电筒、雨伞、针线包等等也装进了行李箱。

    楚天舒嫌麻烦,要把一些东西往外捡,说,小苏,我就在县里转转,用不着带这么多东西。

    苏杭不干,按住他的手,说,楚大哥,反正在车里放着,又不要你背,你不知道哦,有些地方不通公路,沒有自來水,经常停电,东西不带齐全了,很不方便的。

    楚天舒拗不过她,只好由着她去收拾,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她把东西一件件收进行李箱里,摆放整齐。

    “好了。”苏杭拍拍行李箱,回头冲楚天舒抿嘴一乐,忽然看见床头柜上还有一个电吹风,抓起來想要放进去,却沒有合适的地方,她举着电吹风,半蹲在地上犯愁。

    “小苏,这个就不带了。”楚天舒把电吹风从她手里拿过來,笑着说:“你不是说有的地方经常停电吗,带着也是个摆设。”

    苏杭抚着裙子站了起來,说:“楚大哥,我妈说,头发湿着睡觉,以后会头疼的。”

    “是吗。”楚天舒摸了摸脑袋,突然问:“小苏,我问你,昨晚上是你帮我吹的头发吗。”

    苏杭扭捏起來,脸上泛起红霞,羞怯地点了点头。

    楚天舒也感觉有些尴尬,想想昨晚上喝多了,原來真的是瘦弱的苏杭扶着自己上了楼,进了房间,帮着洗了澡,换了衣服,还吹干了头发,他看了苏杭一眼,轻声说:“谢谢你,苏杭妹妹。”

    “谢什么。”苏杭脸色更红了,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兴奋地说:“你是我大哥呀。”

    楚天舒迟疑了片刻,才说:“嗯,苏杭妹妹,大哥昨晚上喝多了,沒有……出洋相吧。”

    “沒有。”看见楚天舒的窘态,苏杭不再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书记,而真像是邻家大哥哥,她活泼地说:“沒有,就是你太沉了,要不是二姨也在,我一个人可搬不动你呀。”

    “二姨。”楚天舒惊诧起來:“哪个二姨。”

    苏杭说:“就是青烟阿姨啊。”

    啊,果真还有柳青烟,怪不得昨晚上恍恍惚惚记得,靠在自己身边的人好像是苏杭,又好像是柳青烟,原來是她们两个人一起把自己架上來,送进房,洗了澡,换了衣服。

    照这么说,那自己就应该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了,楚天舒暗暗松了口气,问道:“她怎么成了你的二姨了。”

    “我一直喊她二姨的。”苏杭歪着脑袋说:“我刚进招待所就是跟着紫烟阿姨,她是我的大姨,青烟阿姨当然就是二姨了。”

    “哈哈,这么回事啊。”楚天舒恍然大悟,突然又收起了笑容,说:“不行,这有点乱。”

    苏杭见楚天舒板起了面孔,一下子紧张了起來,问:“楚大哥,我说错了什么吗。”

    楚天舒站起來,严肃地说:“你不是说错了什么,而是错误大了。”

    “是吗。”苏杭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眼巴巴地看着楚天舒,说:“楚书记,我犯什么错误了,我以后改,好吗。”

    楚天舒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一下,说:“沒事,沒事,跟你开玩笑呢,看把你急的。”

    苏杭破涕为笑,抚着胸口说:“楚大哥,你太坏了,差点吓死我了。”

    楚天舒不解地问:“就算是犯了错误,怎么就会吓死你呢。”

    “你不知道呀,我是沒有编制的临时工,要是你跟田所长说我犯了错误,肯定要被开除的。”苏杭可怜兮兮地说,“我们家里穷,供我上学已经欠了不少债,我要被开除了,就不能帮家里还债,也不能供弟弟上高中,更别说上大学了。”

    哦,楚天舒暗暗点头,原來,苏杭这瘦弱的肩膀上还扛着这么一副沉重的担子啊,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帮帮她。

    这时,苏杭抱着楚天舒的胳膊摇了起來,哀求道:“快告诉我,我犯什么错误了。”

    “你别急,不是工作上的事。”楚天舒安慰了一句,问道:“苏杭,你喊我大哥,又喊柳青烟二姨,那我该喊柳青烟什么呢。”

    “啊,对啊,你好像不应该喊她二姨。”苏杭张大了小嘴,摇了摇头,停顿了一会儿,马上又说:“我是我,你是你,你们之间怎么论,跟我沒关系。”

    楚天舒笑眯眯地说:“本來就沒关系,我逗你玩儿的。”

    苏杭乖巧地一笑,蹲下身去,盖上了行李箱,拉上了拉链。

    楚天舒弯腰起拎,被苏杭阻止了,她说:“别动了,在车里也得这么平放着,要立起來,里面的衣服就会坠下去,穿在身上就皱巴巴的了。”

    真是个细心的姑娘,楚天舒蹲下來,抱起行李箱,放在了客厅的沙发旁。

    这时,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楚天舒起身去开门。

    门刚开了条缝,霍启明拎着一个茶叶袋就挤了进來。

    “楚书记,你好。”霍启明扫视了一眼,看见了苏杭的身影,忙问:“沒打扰您吧。”

    “沒有,明天要下乡了,小苏來帮我整理行李。”楚天舒把霍启明让了进來,招呼道:“小苏,给霍局长泡茶。”

    “是。”苏杭应了一声,麻利地泡了茶,送到了霍启明手里:“霍局长,请用茶。”

    霍启明手里的袋子一直沒放下來,他用另一只手接过茶杯,说了声“谢谢”,却沒肯坐下來,眼睛看着苏杭。

    苏杭聪明伶俐,看出來霍启明找楚天舒一定有话要说,便笑道:“楚书记,行李收拾好了,我走了。”

    楚天舒点点头,苏杭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坐吧。”楚天舒伸手示意。

    霍启明笑着,并沒有马上坐下來,而是把手里的茶叶袋递到了楚天舒的手上,说:“楚书记,这是您那天喝过的龙井,家里正好还有一盒,就给您送过來了。”

    楚天舒接过來,感觉沉甸甸的,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暗道,怪不得拎着不肯放下來,里面多半有猫腻,他故意拎了拎,说“谢谢,分量不轻啊。”说完,顺手把袋子放在了行李箱上。

    霍启明心头一喜,马上又是一惊,忙站起來,说:“楚书记,这么好的茶叶,您还是留着在家喝吧,带在路上喝,品不出味道來。”说着,亲自动手,把茶叶袋从行李箱上拿了下來,放到了靠近卧室门的墙边。

    楚天舒暗暗好笑,霍启明这么着急,估计是担心自己把这袋茶叶带着下乡去,怕别人看见了里面见不得人的东西。

    两人坐下來,霍启明拍了楚天舒整酒获胜的马屁,楚天舒也对他的工作设想给予了肯定,大约扯了五分钟左右,霍启明就起身告辞。

    楚天舒要送他出门,霍启明假意不肯,楚天舒执意要送。

    霍启明猜到楚天舒拎出了茶叶袋的分量,所以才会这么热情,于是,他不再客气,由着楚天舒把他送下了楼。

    到了门口,霍启明坚决不让楚天舒再送,他暗示说:“楚书记,茶叶如果喝得还行的话,我再给您送一盒过來。”

    “好的。”楚天舒握着霍启明的手,说:“启明,你放心,你的事我会放在心上的。”

    霍启明心头一热,感激地说:“谢谢楚书记关心。”

    楚天舒返身上楼,转弯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对着走廊的窗户玻璃,影影绰绰能看见一样圆滚滚的东西在反光,他在心里暗暗冷笑:田秃子,你的秃脑袋太亮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