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847章 郑重承诺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847章 郑重承诺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楚天舒一听,知道二愣子在外面做过事,懂得一些政策和原则,说的不是假话。三嫂一家也是老实人,一只眼睛,只索赔10万,是正当要求,根本不算无理取闹。这种事情要搁在市里,出了类似的交通事故,索赔30万也不为过。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楚天舒当即决定说:“如果你们能相信我,请你们放心,这件事我给你们做主,三日内,我让运输公司赔给你们10万补偿款。但我对你们也有个要求,立即撤回,不再拦路拦车。三天之内,我负责给你们协调处理好,你们说行不行?”

    二愣子说:“如果三天之内我们拿不到钱怎么办?”

    楚天舒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他们不赔,政府给你们赔,政府赔不了,我自己掏腰包赔。你们放心,老王知道我的办公室,我这个书记不会当三天就跑不见了。”

    王贵田这才说:“三嫂,有楚书记这句话,你还有不放心的吗?二愣子,你还想干吗?带你婶子和奶奶回家。”说完,让二愣子招呼着老人和孩子,带着农妇一家离去了。

    左天年看着人群散去,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又开始暗暗犯难。

    楚天舒已经把话放出去了,三天之内这10万块钱非到位不可了。

    可是他非常清楚,大通公司的老板周伯通,原先就是青原市**上一个有点名头的人物,后来回到南岭县,和付家老三付三森成了把兄弟,把持了整个南岭县的运输生意,想让他把这笔钱拿出来,恐怕比登天还难。

    周伯通早就放出话来,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要是被“讹诈”了这笔钱,以后运输生意还做不做?在南岭县还跑不跑?真要是惹恼了我,别怪我不客气。

    唉,大通公司不赔就政府赔,政府不赔就自己赔。这话说的是硬气,可政府赔,付大木肯定不会同意县财政掏钱,最后倒霉的还是大柳树乡了,总不能真的让楚天舒自掏腰包吧。

    左天年还在发愣,楚天舒已经和王贵田攀谈上了。

    “楚书记,二愣子有点楞,你不要介意啊。”王贵田上前扯着楚天舒的手,冲着路边上的的人群,大声地说:“乡亲们,这是我跟大家提到过的楚书记,大家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跟他摆一摆。”

    楚书记向路边的村民们拱拱手。

    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一些稀稀拉拉的掌声。

    史志强上前推了王贵田一把,怒斥道:“王贵田,你还有完没完哪?楚书记是下来视察工作的,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史乡长,别拦着他们,听听大家的呼声也没什么不好嘛。”楚天舒说完,又朝着人群大声说:“乡亲们,我这次来,就是想听大家摆一摆难处,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一说,能解决一件总少一件嘛。”

    人群中叽叽喳喳了一阵。

    突然,有个老大爷叫道:“书记大人,好听的话谁都会说,我们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如果你真为我们老百姓好,那就帮我们修修脚下这条路,修修村西那座桥!我们日子过得好,谁还会找干部们的麻烦呢!”

    楚天舒看看脚下人、车和牲畜踩轧的坑洼不平的碎石泥土,挑挑眉头,困惑地问左天年:“左书记,路是怎么回事,桥又是怎么回事?”

    左天年叹口气道:“村西有一座清朝末年修的古桥,叫石板桥,早就不堪重负成了危桥,乡亲们一直提议要新修一座桥,可县里财政拨不出钱来,让乡里自己筹集,乡里‘村村通’的路还没修完,怎么拿得出修桥的钱啊!”

    楚天舒看看众人,把手挥一挥,说:“走,我们去看看。”

    快到村西时,几辆大翻斗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车门上印着“大通”两个字,车上装的石料堆得满满的,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摇摇晃晃地跑得飞快,扬起一阵遮天蔽日的灰尘,身后的村民们纷纷躲避,随即爆发出一片骂声。

    “呸呸,跑这么快,赶着去见阎王呢。”

    “麻痹的,好好路全让这帮狗卵子压坏了。”

    “狗鸡*巴操的,早晚把石板桥压垮了,都掉通天河里喂王八。”

    ……

    尘埃落定,奥迪车上落了一层灰土,翻斗车掉落的石子,有好几块砸在了车子上,连言语不多的马国胜也忍不住骂了一个“靠”字。

    楚天舒指指这几辆翻斗车,问左天年:“肇事的就是这些车吧?”

    左天年说:“是的,这些车都是大通运输公司的,公司老板叫周伯通,县里的货运都是他在经营。这些车常年负责拉山上开采出来的石料,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跑好几个来回。唉,超载严重,再好的路也经不起它们折腾啊。”

    楚天舒点点头说:“你们就不管管?”

    “管过了,管不了。”黄副乡长说:“前两年,村民们自发封过路,与大通公司的司机发生了冲突,被打伤了好几个人。事情闹到县里,白县长出面处理的,他说,矿产开采是县里的支柱产业,必须得支持。最后让大通公司赔了医药费,每年再掏五万块钱修路,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村民们也不敢再惹大通公司的司机了。”

    当时这事儿是黄坚代表乡里参加了调停,现在说起来还有点愤愤不平,可见他对这个处理意见是不太满意的。

    楚天舒听了,若有所思道:“照这样的情况,要保护好这条路得标本兼治,标是车辆超载,本是矿产开采。不过,做不到治本之前还是可以先治标,把车辆超载管控住,起码还能给大家留一条好路走啊。”

    左天年没说话,黄坚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只有史志强在暗暗冷笑:你好大的口气,付老二靠的就是矿产开采起的家,大通公司的周伯通是付老三付三森的把兄弟,这标和本你都治不了。你还是先想办法把答应人家的10万块钱弄到手吧。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通天河边。

    通天河是青莲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浮云”山脉,贯穿了整个南岭县,沿途经过了二十几个自然村,也是大柳树乡与紫杨乡的分界线,这边是大柳树乡的河东村,对面是紫杨乡的河西村,是大柳树乡向西进入山区,紫杨乡向南进入县城的必经之路。

    通天河上有一座抗战时期修建的桥,名叫“石板桥”,历经了战争炮火的考验,又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始终屹立不倒,是通天河上唯一保存下来的最完整的一座桥,成了连通通天河两岸的唯一通道。

    因此,村民们视该桥为“神桥”,逢年过节,两岸的村民还要到桥上来上香“祭祀”,祈求来年“神桥”依旧“坚强”,保佑两岸百姓风调雨顺,道路畅通。

    这几年,靠近河西的桥床在每年汛期泥石流的冲刷下不断坍塌,桥体逐渐下沉并有断裂,桥面的石板上铺的水泥,被碾压得支离破碎,有的地方已经看得见下面的石板,车辆过往十分危险。

    在这几年的南岭县两会上,大柳树乡和紫杨乡多次联合提出要修桥修路,但财政局长彭宝銮说,县财政本来就捉襟见肘,拿不出钱来帮他们修桥修路。

    于是,主管建设的副县长白存礼就采取了拖的方式,让两个乡配合县城建局先拿方案,做个预算。

    修路容易,把原来的路面硬化一下就可以了,钱也相对花得少。

    但修桥就比较复杂,最后经过市里和省里的专家论证,建议在石板桥旁边再建一座新桥,这样既保护了历史遗存,又不影响当前的道路通行。

    两项预算费用大约分别是二十万和八十万,共计是一百万。

    一百万对南岭县来说几乎就是个天文数字,马兴旺主持开会一讨论,上来就遭到了付大木的反对,说全县有十几个乡镇,各有各的困难,如果个个都向县里伸手,县财政根本承受不了,不能助长这股歪风。

    付大木定了调调,原本持支持态度的茅兴东、李太和、迟瑞丰等人也不敢再多说了,讨论的结果是,县里暂时拿不出钱来,让乡里自己想办法。

    乡里找过浮云石矿场和大通公司。

    但浮云石矿场说,我们已经把杏林乡与村民共用的道路硬化了,石板桥和剩下的路与他们无关,要找也只能找大通公司。大通公司也坚决不肯出这两笔钱,他们说,我们向县里交过了养路费和各项税费,每年还拿五万块钱出来交给两个乡,作为路桥维修的费用,不可能再拿钱出来修桥修路了。

    五万块钱是杯水车薪,只够每年填补被翻斗车压出来的坑坑洼洼。

    无奈,两个乡就商量,决定由两个乡的村民每户摊钱集资修桥修路,但两个乡立场不同,意见得不到统一,大柳树乡的村民提出应该先修通往县城的公路,紫杨乡的村民则坚持集资的钱应该先修桥。

    双方有争议,集资的事也只好作罢。

    没有资金来源,方案和预算做了也是白做,修路和修桥两件事就都搁置下来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