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869章 义无反顾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869章 义无反顾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太邪性了,哪像个企业的老板,简直就是劫匪,比劫匪还嚣张!”刘副乡长汇报完,作出一副愤愤不平状。他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心里其实巴不得黄福霖永远被矿上扣着才好,没准自己就能当上乡长了。

    众人发了一通牢骚,最后都看着楚天舒。

    楚天舒默不作声,他清楚付大木、黄固他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们知道自己在杏林乡,这一切都是冲自己来的。

    付大木他们肯定在想:你不是一把手的书记吗?你不是到处访贫问苦笼络人心吗?好啊,现在两家打起来了,看你怎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向着矿上,前面讨赔偿款,救产妇什么的算不算作秀?你向着村民,矿上的损失你赔不陪?

    哈哈,等到你两头为难束手无策,还得请我付大木出场,南岭县这块地头上,摆的平事情的只有我付大木。到时候大家心里就有数了,到底是我付大木有能耐还是你楚天舒有本事?

    是的,他一定在这么想。

    抓黄福霖,也是他的一着棋,一着精心布下的棋,狠棋,用心险恶。

    其目的,就是逼自己亲自上门去要人,跟黄固服软,赔着笑脸,听这个黄老邪不阴不阳地说风凉话。

    到最后,他极有可能凑到他跟前,阴阳怪气地说:“不赔偿损失可以,那就请书记帮着协调协调,按县里与矿上达成的协议,让我开采放马坡。如果你这个书记搞不定,那就请大县长过来说话。”

    没错,他们借机霸占了放马坡,还把最后做决策的责任推到楚天舒的头上,这就是他们的险恶用心!

    怎么办?

    楚天舒的眼前,画出了一连串令人沮丧的问号。

    天突然黑下来,喧嚣了一天的乡政府,出现了少有的宁静。

    但是,这个难得的宁静是那么的短暂。

    这时候,杏林乡的妇女主任跑了进来,扯着嗓子喊:“不好了,不好了,山坳村和郑店村的村民们又闹起来了。”

    楚天舒心里咯噔一下,再拿眼去找黄腊生,早已没了人影,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去了。

    “怎么回事?”郑有田紧忙迎上去问。

    妇女主任喘着粗气,脸上发白,抚着胸口让气喘匀了点,才说:“我也不晓得,反正聚了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的,手里都拿着家伙。”

    “人呢,都在哪?”杜雨菲似乎见得多了,一点儿没有慌乱。

    妇女主任惊慌失措地说:“村口,都在村口。”

    “还傻愣着干啥,还不快走?”刘副乡长急于在领导面前图表现,他拉着妇女主任,拔腿跑了出去。

    出门一看,装玉米的麻袋还在,果不其然,山坳村的村民并没有上山。

    莫非,为了被抢走的几袋玉米,黄腊生就真的不依不饶,又把事挑起来了?

    村口离乡政府不是太远,中间隔着几户人家,还有一条修了一半的街道。

    楚天舒很冷静,杜雨菲很平静,郑有田也没有慌张。

    可柳青烟的心里是真慌了,刚才因要人未果引来的不快,早已惊得一干二净,她心里就一个念想,快点平静下来吧,再也不要惹出什么乱子了,楚书记太难了。

    远远地,就望见村口黑压压站满了人,黄腊生和郑关西的声音十分的响亮,百十来号村民聚集在一起,挥舞着手里的扁担或铁锹,群情激奋,嗷嗷直叫。

    郑关西大叫道:“老少爷们,咱杏林乡的人不是好欺负的。”

    黄腊生大叫道:“狗日的,真是搞邪了,敢扣我们的乡长。走哇,找黄老邪要人去!”

    刚才为了几袋玉米还闹得不可开交的山坳村和郑店村,他们得知浮云矿场扣住了乡长黄福霖,还口出狂言要打遍全杏林乡,这会儿他们抛弃了前嫌,要团结一致共同对外了。

    先赶过来的刘副乡长嘶哑着嗓子在喊,看上去像是在劝阻村民们要冷静,时不时地又随着黄腊生和郑关西的话头,数落着在浮云矿场要人时受的委屈,还添油加醋地学说护矿队的狂言乱语和污言秽语,变相地在村民的火头上浇了一瓢油。

    郑有田心里有数,故意拉在了后面。

    楚天舒拨开人群,往里挤,边挤边喊:“我是书记楚天舒,请大家冷静。”

    拥挤的人群慢慢松开一条通道,楚天舒站在领头的黄腊生和郑关西面前。

    杜雨菲和柳青烟站在了他的身边。

    楚天舒问道:“黄腊生,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找浮云矿场要人!”黄腊生显得有些慌乱,他声音略略沙哑地说。

    “要不到怎么办?还是打?”楚天舒的火气很大,却不知这火该冲谁发。

    郑关西叫道:“打就打!杏林乡几万人,还怕了他矿上不成。”

    黄腊生接着说:“是啊,被他们欺负死也是死,不如拼出个死活来。”

    村民们虎视眈眈,握着手里的家伙,一个个吵吵嚷嚷地喊打喊杀,情绪激愤。

    楚天舒扫了人群一眼,又盯着黄腊生和郑关西,沉沉地问:“打死人怎么办?你们谁去偿命?家里的老婆孩子谁管?”

    郑关西垂下了目光,黄腊生低下了头。

    楚天舒这才转过身子,久久地盯住村民,眼里有泪花闪动,他对着身前的村民说:“乡亲们,闹出人命来,你们怕不?我是县里的书记,你们不怕,可我怕!人命大过天啊。”

    说到这,楚天舒哽咽了,他停顿了一下,大声说:“不想死的,就把手里的家伙放下,听我说!”

    村民们傻站了片刻,慢慢地,一个个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无言地垂下头,听楚天舒说话。

    楚天舒却忽然不知说啥了。

    村口死一般的寂。

    过了半天,楚天舒又道:“我只说一句话,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就算你们有天大的理由,触犯了国法谁也救不了你们。”说着,他走进人群,一个个的,依次儿看着那些还抓着家伙的人。

    刚才还义愤填膺的脸这阵全都布上了暗云,只有黄铁栓等几个愣头青还紧紧地攥着手里的扁担。

    最后,楚天舒站在黄铁栓面前。

    黄铁栓忍了几忍,才说:“楚书记,乡长是我的亲叔哇,他要是被法院判了刑,我怎么跟我爹交代?我还有什么脸见我婶和侄子?”

    楚天舒说:“铁栓,不错,黄乡长是你的亲叔,可是,你好好想想,你叔愿意你去拼命不?你要是打人放火被判了刑,又怎么跟你爹交代?”

    黄铁栓听了,扔掉手里的扁担,双手蒙住脸,不望楚天舒,也不说话。

    半晌,他抱着头蹲下来,大喊了一声“叔”,哭号声便在村头飘荡。

    那野腾腾的哭号,一下子把人的心扯紧了。

    “散了吧,散了吧。”杜雨菲对住人群,威严地喊道:“相信政府,相信楚书记,公安局会调查清楚的,黄乡长也会回来的。”

    “楚书记,你救救我叔吧!”黄铁栓突然跪在他面前,磕起了头。

    楚天舒艰难地掉转头,望住天。

    天,黑得令人心惊。

    黄腊生抱起了黄铁栓,本来想劝几句,没想到一张嘴,却变成了“福霖,是哥害了你呀”。

    叔侄俩抱头痛哭,哭声嘶扯在风里,久久不肯散去。

    乡上和村上的干部将村民一个个连劝带说劝了回去,村口一下子空荡了。

    乡政府那间临时腾出来的招待室里,楚天舒孤独地站在窗前,这一天来的调查不只是查清了事件真相,更让他看到了一股可怕的后果,一旦黄福霖被送上法庭,来自村民的愤怒就会变成一股火焰,这股火焰如果不尽快扑灭,后患无穷!

    要扑灭这股火焰,首要条件就是让黄福霖完完整整地站在村民们的面前。

    可是,要浮云矿场放人,答应他们的条件,把放马坡让出去,那等于是剜肉补疮,今天的火熄了,明天的火随时可能再烧起来。

    时间一点点在过去。

    楚天舒心急如焚,却又一筹莫展。

    “你太狠了,付大木!”楚天舒咬着牙,吐血一般,吐出这几个字。

    柳青烟和杜雨菲在隔壁的房间里,她们焦灼不安地互相对视着。

    要不来人,柳青烟也觉得无法交代,总不能真像黄固说的那样,让县委书记楚天舒带着钱亲自上门去领人吧?

    刘副乡长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不时问一句怎么办,然后又骂一声黄老邪。

    郑有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舒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大声喊了一嗓子:“杜局长,准备车,我们去浮云矿场。”

    一屋子的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郑有田楞了楞,马上飞快地撵了出来,劝道:“去不得,楚书记,那黄固太邪性了,啥话都敢往外说,啥事都做得出来。您还是先忍忍吧,容大县长回来再想办法。”

    楚天舒的脚步本来稍稍迟疑了一下,但听到郑有田又提到了付大木,也仅仅迟疑了那么一秒钟,就义无反顾地往前走了。

    杜雨菲毫不迟疑,紧跟在了楚天舒的身后。

    楚天舒的性子,她最了解,今天能克制到这份上,就已是奇迹了,再让他忍,跟杀了他差不太多。

    楚天舒头也不回朝院子里停着的车走去。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