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881章 骂人学问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881章 骂人学问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郑有田和刘副乡长没想到楚天舒会这样说,而且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一时有些结巴,眼神怪怪的盯他脸上,不知道该不该表态。

    村民们先是一愣,但马上跟着唧唧喳喳瞎起哄。

    楚天舒偷偷斜了郑有田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有点僵,刚才还天不怕地不怕一副无所畏惧的样,这阵儿,脖子缩住了。

    不过,郑有田有付大木这个靠山,还在硬抗。

    可刘副乡长扛不住,他凑过来,“嘿嘿”笑道:“楚书记,我们……我们是被他们气糊涂了,说的是气话呢。”

    楚天舒却说:“我这书记就这脾气,谁想给我脸色看,我的脸色比他还难看。”说完,理也不理郑有田和刘副乡长,抬腿走到一边,拨通了付大木的电话。

    付大木正在和陶玉鸣、白存礼等人整酒,看到楚天舒的来电,心里暗暗得意,心想,嘿嘿,又他妈的搞不定了吧,找老子讨主意来了。

    他摆手制止了陶玉鸣等人的闹腾,走到了靠窗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假装关心地问道:“小楚书记,这么晚了还在忙啊。有事吗?”

    楚天舒问道:“大木县长,撤了黄福霖的乡长,是你的意见吧?”

    “是啊。”付大木懒洋洋地说:“小楚书记,昨晚上的事动静闹大了,不处理一两个责任人,没法向省市领导和新闻媒体交代啊。”

    这个解释也不无道理。

    一个地方出现了突发事件,为了表明一个积极的态度,尽快平息事态发展,控制不良影响的蔓延,对当事人从重从快处理是比较通行的做法。过去,可以拿一两个临时工出来说事,现在这一招不灵了,刀子只好落到基层干部的身上。

    楚天舒说:“大木县长,事情原委基本调查清楚了,有证据表明,这次事件的主要责任不在杏林乡而在浮云矿场。”

    “什么?”付大木半信半疑地问了好几个问题:“黄老邪认账了?放人了?挖掘机不赔了?”

    “黄福霖我已经带回来了。”楚天舒没打算多解释,人带回来了最具有说服力。他说:“大木县长,撤销黄福霖乡长职务,我看要慎重考虑啊。”

    付大木尴尬地笑笑,问道:“怎么啦?他还能翻天不成?”

    “大木县长,黄福霖本人倒是真不想干了,可乡村干部和村民的反响很大啊。”楚天舒瞥了一眼围堵在路上的人群,来不及多想,便说:“好几个村支书和村长向乡里提出辞职,就连郑有田都当面跟我撂挑子了。”

    “他敢!”付大木叫了一声,心里却在骂道:郑有田,让你妈个比的演戏也不能演得太他妈逼真了吧。

    楚天舒假装无奈地说:“不是敢不敢,而是他刚才已经提出来了。大木县长,杏林乡的书记和乡长都下来了,现在这个形势下,乡里不能没个当家的,实在没办法,只好尽快重新组织选举了。”

    重新组织选举,黄福霖当选乡长可能没问题,郑有田能不能选得上就很难说了。

    付大木在电话里惊道:“怎么会这样,眼下什么时候,哪有时间搞选举?要不……这样吧,你在杏林乡多留两天,把问题解决了再回来。”

    说到这里,付大木感觉不太对劲儿,这不是在给楚天舒布置工作吗?

    他马上又自己转弯说:“小楚书记,撤销黄福霖的职务,我也只是在郑有田汇报时气头上说的一句话,他还当了真了。他个榆木脑袋也不想想,就算我有这样的想法和意见,肯定要和你先通气,怎么会跟他说呢。难道我这个县长连这点基本的组织原则还不懂?”

    “是啊,我想也不太可能,估计是他们理解有误。”既然付大木自己转弯了,楚天舒也不和他多纠缠,说:“那好吧,我再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出来十几天了,家里的工作辛苦你了,我争取尽快赶回去。”

    “好吧。”付大木有气无力地说:“家里确实有很多的事,都等着你回来拍板呢。”

    挂了电话,楚天舒发现黄福霖不知什么时候从车里下来了,正对着黄腊生、黄铁栓等人大吼大叫。

    楚天舒有些吃惊,郑有田瞎闹腾,未必鼓动得了村民们,如果黄福霖跟着一煽动,局势恐怕就难得把控了。

    等楚天舒闻声走向人群,杜雨菲过来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说:“黄福霖在骂黄腊生他们呢,你先别过去。”

    “他怎么下车了?”楚天舒看一眼人群,问道:“他不是情绪很大吗?”

    杜雨菲说:“刚才在车上,我把你和黄固谈的情况跟黄福霖说了,他听了,还是有所触动的。”

    楚天舒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点了点头。

    黄福霖开始骂人了,人群反倒不再骚乱,顿时静了下来。

    郑有田和刘副乡长见黄福霖出了头,闪到一边嘀咕去了。

    黄福霖先冲着黄铁栓发火:“铁栓,昨晚上我让你找你婶拿的的药呢?”

    黄铁栓是黄福霖的亲侄子,前两天他娘吃坏了肚子,把人都拉软了,昨晚上黄福霖让黄铁栓今天下山扛玉米的时候找他老婆把药带上山,没想到半夜里发生了打斗,忙乱了一天,黄铁栓把这茬儿给忘了。

    黄铁栓嘟囔道:“叔,忘了。”

    “你个小狗卵子,吃你怎么就不忘呢?”黄福霖骂道:“你还在这里撒什么野,赶快把药送回去。你娘要有个啥闪失,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黄铁栓立即被骂蔫了,低着头不敢做声。

    百事孝为先!

    山坳村虽地处偏僻,民风剽悍,但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孝顺家风,哪家年轻人要是对老人不孝顺,那是要被全村人鄙视和唾弃的。

    见黄铁栓站着没动,还在偷看黄腊生,黄福霖瞪大了眼睛,骂道:“你个小狗卵子还愣着干啥?还不给老子滚回去。”说完,抬腿就给了黄铁栓一脚。

    黄腊生拉了黄铁栓一把,让黄福霖的脚踢个空,劝道:“福霖,你有话不会好好说,动手动脚做什么嘛。”说完,朝黄铁栓使了个眼色。

    黄铁栓会意,掉头就往乡政府方向跑,去黄福霖家里拿药去了。

    黄福霖立即咬住了黄腊生,叫道:“黄腊生,你少护着他个小狗卵子,老子正要找你算账呢,你个老东西,年轻人都要被你带坏了。”

    黄腊生毫不示弱,顶了一句:“我怎么就把他们带坏了?”

    黄福霖喝道:“黄腊生,年轻人尥几下蹶子,那是牙口轻,不懂事,有劲儿没处使,你也跟着尥,不知道自己多大一把年纪了?还学会撂挑子了,这不是带坏年轻人是什么?”

    黄腊生应了一声:“干不好,不想干还不成啊。”

    “不成!”黄福霖立刻就接上茬,叫道:“我说你干不好还有理了,你个老不正经的,儿媳妇还没娶进门,就想不干正事了?不干正事你想干什么?还想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偷鸡摸狗,赌博整酒,告诉你,没门。”

    “我哪偷鸡摸狗了?我还赌过么?”一听黄福霖要揭他过去的老底子,黄腊生立刻急了,生怕黄福霖当着大家伙的面,把他过去的那些丢人现眼的荒唐事全说出来。

    黄福霖恶狠狠地说:“你敢说你没赌过?今年春节,在老胡子家,有没有你?你以为我不知道,我看你还是个村干部,怕你丢不起这人,才没让派出所抓你。还有,去年夏天,你整酒整多了,跟三寡妇扯皮的事,你给我解释解释。你老小子敢撂挑子,我老帐新帐跟你一起算,就在你娶儿媳妇的酒席上算,看你狠还是我狠。”

    一提三寡妇,黄腊生更急了,村上早就传闲话,说他跟三寡妇有一腿,每次整酒整高了,就会去纠缠人家。黄腊生哪吃得消这些,真要是黄福霖当着新儿媳妇的面扯这是,那不是把他往死里羞么?

    他当下就服软表态:“福霖,算你狠好吧,你少嚼几句,我干还不行么,我撂挑子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为了我就给郑书记出难题?你个老狗卵子,心里想的什么当我不知道?说,是不是又嫌工钱少了,想让乡里给你加钱?我可把丑话说前头,不管我干不干,补贴还是那么多,你要敢带头起哄,小心我把你的老底子揭穿。”

    黄腊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其实他撂挑子,确实是想给黄福霖讨说法,也多少有点给郑有田出难题的意思,好借机让乡上再加几个补贴,至少一个月能让他多整一两顿酒。

    骂人也是一门学问。

    黄福霖故意把这话说出来,其实也是给黄腊生找台阶下,把他带人讨说法换成了个人闹补贴,性质一下子就变了。

    黄腊生很是知趣,当下红了脸道:“你说的话,哪个敢不听?这杏林乡的几个鬼,都让你捏住脊梁骨了,你说咋样就咋样,我们这些跑腿的,哪个跟你拗劲儿?”

    黄福霖说:“少跟我说风凉话。去,把人都带走。”

    黄腊生转身吆喝着:“走了,走了,回家,回家。”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