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20章 难言之隐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20章 难言之隐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叶庆平语气平淡地说:“今天我和郎书记一起带队到南岭县来,是受市委市政府的委托,传达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重要指示,调查处理定编定岗工作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希望大家理解和配合。”

    说到这里,叶庆平看了看郎茂才。

    尽管叶庆平说得比较含糊,但郎茂才还是再次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好。我和郎书记商量了一下,初步这么安排,我们先分头找各位了解情况,汇总之后再研究决定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叶庆平扫视了一眼全场,说:“时间紧迫,事不宜迟,今天晚上,我和郎书记分别和楚天舒和付大木同志谈一谈。”

    楚天舒合上了笔记本,问:“叶市长,郎书记,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叶庆平面无表情地说:“不用了。我们在服务区吃过了。”

    虽说如此,楚天舒还是让薛金龙给田克明打电话,除了安排好几位领导的住房外,让食堂的厨师随时待命,给领导们准备几样可口的夜宵。

    按照工作对口关系,应该是郎茂才先和楚天舒谈,叶庆平先和付大木谈,但是按照市委常委的排名,则正好相反。由于两位领导没说今晚上还会找谁谈,所以其他的人谁也不敢离开,只能坐在会议室里等候。

    杨富贵、耿中天、周宇宁、陶玉鸣等人各怀心思,自是不敢多议论,只闷着头抽烟喝茶,整个会议室里烟雾弥漫,死气沉沉,直到茅兴东从派出所赶过来,说了对付呼延非凡的过程,几个人的心情才稍稍轻松了些许。

    这时候,书记办公室里只叶庆平和楚天舒两个人。

    楚天舒坐在他的对面,相距在咫尺之间。

    叶庆平看看窗外没有人,听听过道里也没有任何响动,便看着楚天舒,压低了声音说:“小楚,我是特地赶来跟你谈话的。今天上午,省委领导对南岭县有个重要的指示。”

    他随即把省里的指示原原本本地传达了一遍。

    传达完,停了一段时间,有意让楚天舒体味体味。

    楚天舒听后,虽心下立起争辩的念头,但知道叶庆平一定还有话要说,便压住心里的话,看着他,一声不吭。

    叶庆平暗暗赞叹,楚天舒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历练,已经具备了担当一把手的某些特质,比过去冷静多了。

    他接下来说:“根据省领导的指示,我代表市委要对你提出严肃的批评。你到南岭以后,深入调查研究得不够,没有广泛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有的事独断专行,个人说了算,说话办事没有想到可能出现的后果,给上级领导找了麻烦,这是极不应该的。”

    楚天舒听了叶庆平的这个严肃批评,心里倒觉得轻松了一些。

    因为这个严肃批评是根据省领导的指示才作出的,并不是伊海涛的意思。

    严肃批评没有说任何具体的内容,所谓深入调查研究得不够,没有广泛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说话办事欠考虑等等,对任何一名官员都是适用的。另外,他从叶庆平的面容和语气里,也没有感到严肃的分量。

    所以,他还是一声不吭,比刚才显得更加的冷静。

    叶庆平沉了沉气,不得不把那句要紧的话说出来:“小楚,你必须把县里定编定岗工作中的失误纠正过来,就是说,推倒重来。”

    楚天舒一听这个沉不住气了:“叶市长,这不是全盘否定南岭县的定编定岗工作吗?这怎么行呢?”

    叶庆平说:“这是市委的意思。因为这个过程中存在失误,也存在不少的问题。”

    楚天舒说:“存在什么问题呢?我们可是开常委会讨论通过的呀。”

    叶庆平说:“那也不行。常委们还存在不同的意见,不是吗?”

    “是的,会上讨论得很激烈,但最终达成了一致.这是有会议记录的,你可以调阅,既然是常委会讨论决定的,怎么能说推翻就推翻呢?”楚天舒表现出难以从命的坚定姿态。

    “小楚,评价一项工作的好坏,要看过程更要看后果。”叶庆平又说:“高大全之死是不是因为定编定岗引发的?他是不是死在你的房间里?”

    楚天舒说:“叶市长,我与高大全共事时间很长,他不是一个胆大妄为的人,这一次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丧心病狂,对此我也是非常的困惑。”

    叶庆平劝他从命,说:“小楚,你听我的没有错。就说是市委根据省领导的指示提出的意见,由你主动提出来纠正,对上对下对你自己都是个交代。我跟你谈的,也不往外讲,不会引起不良的后果。”

    楚天舒听了叶庆平最后这一句话,猛然想起了办公室里还装有窃听器,想不外传都不可能,要是继续这样谈下去,叶庆平说的越多,就越可能引起不良的后果。

    因此他想,不如自己痛快地答应了,赶快结束在这里的谈话,过后再解释也不迟。于是他说:“叶市长,我想通了。我接受批评,一切按省委和市委的指示办,请你放心。”

    叶庆平不由睁大了惊奇的眼睛,他弄不明白楚天舒怎么会变得这么快。

    楚天舒见叶庆平好像要说什么倾心的话,赶快又说:“叶市长,相信我,我会一切照办的。如果不找别的人谈,就请到招待所休息吧。”说着,同时站了起来。

    叶庆平见是如此,便也站起来说:“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一会儿,郞书记还要找你谈,我也要和大木同志谈一谈。谈完了,我还要和郞书记商量后面的工作安排,今晚上可能要晚一点才能休息了。”

    “好吧,我给领导们添麻烦了,请叶市长多多保重。”楚天舒说完,向叶庆平伸出了手。

    今天楚天舒怎么这么客气?自始至终都喊的是叶市长,连一次庆平兄都没喊过,他这是有难言之隐还是真有问题啊?叶庆平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楚天舒,用劲握了一下,楚天舒也暗暗用力,回握了一下。

    这边叶庆平与楚天舒谈完了,隔壁杨富贵的办公室,郎茂才与付大木的谈话也正好结束。

    叶庆平与郎茂才交换了办公室。

    出发之前,郎茂才没有像叶庆平那样得到伊海涛更多的暗示,但是,省纪委领导的重要指示,他是一清二楚的。

    在路上,郎茂才也反复思考过了,这是他担任青原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以来,第一次下到基层开展工作,他希望通过这一次南岭之行,实现省纪委领导的意图,以证明自己的能力,树立自己的威信,进而获得省领导的信任和认可。

    要达到上述目的,郎茂才认为,所谓的宣传封建迷信、村民与矿区的冲突,甚至高大全的自寻死路,这些都不是关键所在,最有力的切入点是,查出南岭县的领导干部在定编定岗工作中可能存在的贪腐问题,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把谁作为突破口,这让郎茂才伤了点脑筋,毕竟,他对南岭县的干部情况并不熟悉。

    楚天舒吗?郎茂才毫不犹豫就否定了。

    郎茂才是何天影这条线上的人,这千真万确。但是,他和唐逸夫没有太多的利益交集,与付大木更是毫无关联,他没有理由在唐逸夫与伊海涛的争斗中选边站队,更没有必要为对付楚天舒替付大木擂鼓助威。

    况且,郎茂才也有他的难言之隐。

    此前,他与楚天舒在控制舆情的时候有过“良好”的合作,没有必要亲自对楚天舒痛下杀手,伤害这份“友情”。如果最后拔出萝卜带出泥,牵扯到了楚天舒,那就另当别论了!

    和付大木谈完话之后,郎茂才马上找到了突破口,那就是常务副县长耿中天。

    这绝对不是他们的不谋而合,而是实实在在的所见略同。

    高大全的失意缘于耿中天的胡搅蛮缠,而耿中天这么做的原因又是他的心腹干将霍启明未能如愿升迁,而霍启明存在男女作风问题证据确凿,让他们窝里反是再好不过的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耿中天在青原官场根基不深,是官场中最合适的反**对象。

    所以,当伊海涛询问由什么人陪同前来时,郎茂才提名市府办主任梁宇轩和市审计局局长上官紫霞。

    提出这两个人选,郎茂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如果直接要求由市纪委派员过来,按照干部管辖权限,那就相当于确定了南岭县班子成员有贪腐问题,伊海涛不一定会同意。而由市府办梁宇轩陪同常务副市长叶庆平下来,就显得名正言顺了。

    伊海涛上任市委书记之初,梁宇轩害怕打击报复,求郎茂才出面帮过忙。因此,郎茂才的指示梁宇轩必然会照办。而梁宇轩纪委干部出身,有丰富的办案经验,由他出面指导县纪委开展工作,既不太扎眼,又可以起到预想的效果。

    同样,把市审计局局长上官紫霞带过来,也是相同的效果。一方面,调查到相关账目时需要一个财务专业人员,另一方面,审计不同于纪委和检察机关,相对比较缓和,进退自如。

    与郎茂才的谈话,竟触发了楚天舒的灵感,让他找到了一个应对当前困难局面的良策。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