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29章 政治迫害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29章 政治迫害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耿中天在电话中开口就直接问道:“楚书记,为什么要双规霍启明?”

    楚天舒莫名其妙:“什么?霍启明被双规了?谁跟你说的?”

    按照程序,部门的头头接受调查,即使不开县委常委会,事先也必须经过县委书记的同意。

    耿中天问:“付大木没和你通气?”

    “没有哇。”楚天舒回答说:“怎么回事?”

    耿中天便明白了,这又是付大木的一意孤行。他说:“早上听到外头有人议论,我还以为是谣言呢。下午刚上班,霍启明的老婆来县委大院闹,我这才知道是真的。”

    听得出来,县里的干部接受调查不在常委会上通气,耿中天有意见。

    “这个情况我确实还不太清楚。”楚天舒不好再多问,只说:“中天,你先别着急,我正在返回南岭的路上。”

    耿中天不可能不急,他说:“楚书记,如果连你事先都不知道,这种做法就太过分了。我认为,这是有人要借整霍启明之名,达到否定定编定岗工作的目的。”

    耿中天没有直说,但楚天舒明白他所表达的意思:有人借整霍启明之名要整他耿中天,因为定编定岗工作是他一手主抓的,否定这项工作就是否定他本人。

    楚天舒非常清楚,付大木对耿中天在常委会上与之撕破脸皮极其的不满,这次突然对霍启明采取双规措施,毫无疑问矛头指向的是耿中天。而且,付大木这么做,也是在向外界释放一个信息:南岭县还是我付大木的天下,和我作对的人没有好下场。

    楚天舒心想,霍启明屁股不干净,怪不得谁故意整他。梁宇轩可是纪委办案的一把好手,落到他的手里,霍启明不死也要脱层皮。

    只是,付大木的目的明显不仅于此,如果真把耿中天也牵扯进去了,受损失的就不仅仅是耿中天本人,对其他常委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楚天舒刚刚在常委会上建立起来的一点优势也会荡然无存。

    更可怕的是,出现这样的一个结果,足以证明耿中天主持的定编定岗工作存在严重的问题,就算是祝庸之的文章发表出来了,恐怕也挽救不了当前的危局。

    这一招一石数鸟,玩得是极其的阴险毒辣,付大木的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

    楚天舒一时无话可说,只得安慰道:“中天,霍启明即使有问题也是他个人的问题,具体有什么情况,我们见面再商量。”

    回到南岭,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楚天舒刚进办公室,付大木就脚跟脚的进来了,开口连辛苦都没有客气一句,立即通报了一个情况:霍启明已经被双规了。

    楚天舒就说:“大木县长,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啊?”

    付大木也听出楚天舒有意见,便说:“小楚,事情有点突然,没来得及和你通气,我请示了郞书记。郞书记说,为了防止跑风漏气,就不开常委会了。如果搞错了,还是县里负责,当然,主要是我负责。”

    付大木的话说得很强硬,让楚天舒听了很不舒服,但是,他把郎茂才抬了出来,楚天舒也不好反驳,便问:“老付,查出霍启明的问题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付大木不满地说:“早上才对霍启明实施的双规,案子正在办,还没到下结论的时候。不过,他乱搞男女关系,这是跑不脱的。”

    从付大木的话里听得出来,霍启明还没有交代别的问题。

    楚天舒稍稍松了口气,可是,等祝庸之的文章发表出来还有十天,霍启明能扛得住这么长时间吗?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叫骂声。

    柳青烟进来报告说,霍启明的老婆胡仁花又来闹了。

    楚天舒和付大木一起站在了窗户前,看见胡仁花叉着腰,站在院子里大声嚷嚷,说人家是两袖清风,我家老霍是十袖清风,百袖清风,千袖清风。

    付大木不屑地笑了一声,说:“哼,这个傻婆娘,她还真说对了,她男人在卫生系统就是个千手观音,不知道对多少医生护士下过手呢。”

    见有人路过,胡仁花便拦着,逢人就骂,说这是政治迫害!

    听她骂的都是县里各部门的干部,谁也不敢多嘴,只含糊几句,赶快走掉。

    付大木阴沉着脸,冷笑着说:“胡仁花骂得很有水平啊,她居然懂得什么叫政治迫害?小楚,你听出来了吧,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必须彻底查一查了。”

    付大木暗指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胡仁花受人指使,有人在背后给她出主意,矛头仍然直指耿中天。

    南岭县的男人最重脑壳,男儿头女儿腰,摸不得的。南岭的女人骂男人,最毒的话是剁脑壳、炮打脑壳。胡仁花只不过是百货公司的一个售货员,凭她的性格与见识,骂人也只会拿人家的脑壳出气。政治迫害这样的话,她是骂不出来的。

    楚天舒感觉,耿中天在其中多半是起了作用的。

    很快,胡仁花被信访办的人和保安连哄带骗地扯出去了。

    付大木刚走,杨富贵就进来了,通报了霍启明被双规的情况。

    杨富贵说,霍启明的案子,郞书记指派梁主任在督办。想了想,又忧心忡忡地啧啧嘴,说,这个案子,查没查出问题来,县纪委都会很被动。

    楚天舒听杨富贵说话的口气,知道他对霍启明的案子也颇有微词。可是,办公室里有窃听装置,楚天舒又不好多说什么,只交代杨富贵尽全力配合好市里调查组的工作。

    说到这里,耿中天敲门进来了。

    杨富贵借口要去专案组,告辞走了。

    耿中天愤愤不平地说:“楚书记,南岭县要说有问题的干部,哪里只有一个霍启明,怎么偏偏拿他开刀,这很不正常。”

    楚天舒还是不敢多说,只得正色道:“中天,我们要相信市里的调查组,不管谁有问题,都会一查到底的。”

    耿中天听楚天舒打起了官腔,心里越发的火起,起身一甩袖子,走了。

    送走了耿中天,楚天舒回了县委招待所,直接去向叶庆平和郎茂才汇报。

    听说楚天舒没见到市里的主要领导,叶庆平又多了几分担忧,而郎茂才却得到了某种鼓励,信心满满地表示要加大查处的力度,为南岭县的发展扫清贪腐方面的障碍。

    吃饭的时候,楚天舒只见到了上官紫霞,并没有见到梁宇轩,心里便明白他按照郎茂才的指示在加紧督办霍启明的案子。

    吃完饭,杨富贵来接了郎茂才,匆匆忙忙地走了。

    五分钟后,楚天舒敲开了叶庆平的房间,说:“叶市长,出去走走?”

    叶庆平知道楚天舒有话要说,而在招待所里说又不方便,便说:“行。正好看看南岭县的。”

    “把上官局长也叫上吧?”楚天舒看着叶庆平问。

    叶庆平从楚天舒的眼神中看得出来,这不是请示,而是一个提议。他考虑了一下,点头说:“可以。”

    楚天舒便去敲上官紫霞的房门。

    门开了,上官紫霞没穿外套,只一件湖海兰的线衣,胸前嵌着几朵黄白之花,头发盘成一个髻,站在镜灯前,昏黄的光侧映在她的身边,流动着华丽的暗红,她促狭地看着楚天舒,说:“楚大书记,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

    楚天舒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嘿嘿,别人我敢忘了,紫霞姐姐可不敢忘了。”

    “拉倒吧,你说得好听哦。”上官紫霞说:“楚书记,有什么指示,请来说吧。”

    “你是市里派来的钦差,我哪里敢指示。”楚天舒站在门口,说:“我奉叶市长的指示,来请上官局长一起出去散散步。”

    上官紫霞说:“好的。”

    楚天舒说:“三分钟之后在门口集合。”

    几分钟之后,楚天舒与叶庆平、上官紫霞汇合了,三个人出了县委招待所。

    “叶市长,我们去哪?”楚天舒问。

    叶庆平笑着说:“小楚,你是主人,我们客随主便。”

    “那好,我们去河堤上走走吧,那里比较清静。”楚天舒意味深长地与看着叶庆平和上官紫霞的目光。

    一边走,上官紫霞一边打趣道:“小楚,我们这也算跟着叶市长微服私访吧?希望能够碰上些拦轿喊冤,或者强抢民女的。”

    楚天舒苦笑道:“上官局长,这还真把不准。”

    叶庆平问:“此话怎讲?”

    楚天舒贴近一点儿,半开玩笑地说:“霍启明被双规了,他老婆逢人就替他喊冤,她要是看见了市里的领导,恐怕是要拦轿喊冤的。”

    上官紫霞问:“小楚,你觉得他冤吗?”

    楚天舒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上官紫霞冷笑道:“既然不是完人,那他冤个什么?”

    楚天舒笑道:“上官局长,你是审计专家,你审计过的单位和个人,有没有审不出问题来的?”

    “怎么可能?”上官紫霞说:“只有问题多与少,重与轻罢了。”

    楚天舒追问道:“那多与少、轻与重,又是怎么把握的呢?”

    “这个……”上官紫霞看了看叶庆平,说:“这就要看领导是什么意思了。”

    楚天舒“嘿嘿”地笑,笑得上官紫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