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32章 戳到痛处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32章 戳到痛处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郎茂才狠狠地抽了几口,把烟头扔进了烟灰缸,只听得“滋”地一响之后,又摸出一支烟来,说道:“小楚,看来调查的重点要转移了。当然,认真追究起来,霍启明也并不是没有问题。”

    楚天舒帮郎茂才点上烟,小心斟酌了措词,说:“郎书记您说得对。客观地说,霍启明不仅有生活作风问题,为了谋取职位,也存在行贿的动机,所以,常委会研究干部人选时,就是依据这些情况把他剔除出去了。”

    郎茂才点头道:“按目前的情况分析,高大全动用了违规金额比老主任还大,他要是没死,这一次也罪责难逃啊。”

    楚天舒说:“郞书记,这几天我也在反思,高大全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呢?个人觉得,他为了获得晋升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得知落选之后的过激行为,并不完全是一时的酒后冲动,而是一种急红了眼的表现。”

    “这很有可能。”郎茂才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说:“不过,他死了就算是彻底解脱了,违规资金的去向也就无从查起了。”

    “这倒也是。”楚天舒明白了,郎茂才无意深究高大全的问题,便说:“南岭有句老话叫一了百了,这种情况下,再追究高大全的责任确实不太妥。”

    郎茂才又抽了几口烟,看着楚天舒说:“小楚,我喊你过来,是想听听县里对下一步调查的意见。”

    楚天舒想了想,说:“郞书记,我服从市里调查组的决定。”

    郎茂才笑笑,说:“呵呵,你这个态度很好。刚才大木同志来找过我了,他感觉压力很大,希望调查适可而止,不要再扩大化了。毕竟,市里的调查组主要是针对定编定岗工作来的,维护南岭县的稳定才是第一要务。”

    付大木坐不住了,这正是楚天舒需要的效果。

    上官紫霞在付大木心腹重地不断审计出线索,只要梁宇轩督办到位,计生委、财政局、矿产局就可能还会有人要进去,而进去的人又会牵扯出更多的线索,由不得付大木一伙儿不慌了手脚。

    原本想借霍启明把火烧到耿中天的屁股上去,没想到,上官紫霞从审计的角度揪住了财政局的鞭子,又把火烧到了付家赖以起家的矿产局,如果不及时刹车,后果不堪设想。

    “大木县长在南岭工作十几年,他感到压力大是可以理解的。其实,我的压力一点儿也不比他小,南岭的干部出了问题,我身为县委书记难辞其咎啊。”楚天舒说:“不过,已经进去了的干部,组织上不给个说法,老百姓怕是会闹眼子的。”

    “闹眼子,闹什么眼子?”郎茂才没听懂。

    楚天舒解释说:“南岭方言,说的就是群众聚众闹事。”

    “怪不得老付总喜欢把‘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挂在嘴边上,看来南岭老百姓热衷于闹事是有传统的。”郎茂才当然担心老百姓闹眼子,说:“小楚,你说得有道理,所以,我觉得从维护稳定的大局着想,大木同志的提议也是值得考虑的。”

    “郎书记,我也觉得大木县长的建议有道理。”楚天舒眉头锁着,说:“只是如今的群众不太相信干部,调查涉及到的干部要是轻轻松松过了关,老百姓只会说他们后台硬,矛盾就集中到我和大木县长身上了,一旦闹起眼子来,我们也不好出面做工作。”

    郎茂才没想到楚天舒会如此不肯转弯,便有点火起,他把烟头丢进了烟灰缸,大声地说:“上级组织有权调查任何一个干部,如果有问题,必须坚决查处,如果没问题,就应该还人家一个清白。我们做工作,不能被群众牵着鼻子走。”

    “郎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天舒忙说:“我们的干部,只要他是党员,是国家公务员,就有义务配合组织调查任何问题,包括他自己的问题和别人的问题。”

    郎茂才说:“小楚,我来对大木同志说,越是群众不相信干部,我们就越要理直气壮地肯定好干部,宣传好干部,树立好干部的典型,这是教育群众的大好机会。这事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和叶市长碰个头,再分别和上官局长和梁主任通气。”

    楚天舒终于明白了,郎茂才同他谈了半天,只是想明确一点,他听从了付大木的建议,对干部的调查就此适可而止了。

    很显然,郎茂才意识到出现这样的局面,楚天舒从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所以,他才在与叶庆平碰头之前先说服楚天舒。

    吃完晚饭,郎茂才去了叶庆平的房间。

    楚天舒回了自己的房间,正思量间,书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那边已抢着说:“楚书记,我是老彭,财政局的彭宝銮。”

    “彭局长啊,有事?”楚天舒脸上露出了笑容:胆小怕事的彭宝銮坐不住了。

    “楚书记,有空吗?我想请你喝茶。”彭宝銮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请求。

    “好啊。”楚天舒只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下来。他本想问他为什么不来他的房间,一样可以喝茶,但是他敏感地意识到对方这个要求背后隐藏着什么,似乎不应该拒绝,正如他不能拒绝郎茂才的决定一样。

    “我在书香门第茶楼等您。只好麻烦楚书记打车来了,南岭的司机一般都知道这个地方。”电话那边彭宝銮明显松了一口气,而这近乎无礼的请求,表明这是他犹豫再三才下的决心。

    楚天舒放下话筒,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彭宝銮的邀约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跟上官紫霞的“见面”,都一样遮遮掩掩,像是地下党接头一样神秘。

    这让他既感到好笑,又感到深深地无奈。

    十分钟后,他到达书香门第茶楼。

    这是一个装修相当清雅的小茶坊,四壁和过道都摆满了整齐的书籍,里面的茶客大多各自摆着一本书埋头阅读,也因此相当的安静,名副其实,颇有书香气息。

    楚天舒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儿。

    在大厅背后名叫“竹韵”的雅间,见到了一脸惴惴不安的彭宝銮,一个人。

    等到服务生上茶退下,彭宝銮忽然说道:“楚书记,我要辞职,不当这个财政局长了。”

    楚天舒“啊”了一声,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说:“老彭,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彭宝銮的目光不敢和楚天舒对视,而是有些出神地盯着正前的墙壁,沉吟着缓缓说:“纪委的同志下午找我谈话了。”

    楚天舒说:“老彭,你多虑了。下午我还和市委郎书记谈到过,每一名干部都有配合组织调查的义务,并不是说,只要被找谈话的干部就一定有问题。”

    彭宝銮的手指轻轻在茶桌上敲着,毫无节奏,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他迟疑着说:“实际上,上官局长一进驻财政局,我就有不良的预感,果然,余万里进去了。”

    楚天舒说:“老彭,你是你,余万里是余万里,你不要因此背上思想包袱嘛。”

    彭宝銮摇摇头,说:“余万里如此胆大妄为,就是钻了财政局管理上的漏洞,这种事情,瞒得过一般人,瞒不过业务过硬的上官局长。”

    楚天舒震惊地瞪大了眼,他盯着彭宝銮,问道:“老彭,我只问你,你个人有没有问题?”

    “没有。”彭宝銮脸上开始冒汗,他用手背抹了一把,说:“楚书记,我个人绝对是清白的,这些从账目上看得出来,我经手的资金拨付,手续都是齐全的。”

    楚天舒问:“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辞职呢?”

    “这个……”彭宝銮犹豫了一下,说:“审批的程序是合规的,只不过,我作为财政局长,把关不严,用上官局长的话来说,就是没有认真贯彻执行财政纪律。”

    楚天舒缓缓地说:“老彭,我能够理解你。我想,你也不愿意违反财政纪律,你也有你的难处。”

    彭宝銮听了,十分的激动,嘴唇抖动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的确,楚天舒这一句貌似寻常的话,直接戳到了彭宝銮的痛处。

    彭宝銮和他老婆都是南岭县普通人家的子女,两个人一起从市财经学校毕业后回到南岭,安排在县财政局工作。开始两个人很本份,每天只知埋头工作,人们对他们的看法都很好。

    后来,先是他老婆不太满足了。她看见像陶玉鸣这样的粗人也升了官发了财,坐小汽车,住大房子,夫荣妻贵,觉得自己的丈夫人又聪明又能干,为什么不努力努力,也求个一官半职呢?

    她在被窝里,搂着彭宝銮激情了一番之后,把这话就说了。

    彭宝銮说,你以为靠聪明能干就能当上官了。要说聪明能干,全县不要说,光咱们局里聪明能干的大学生就有好几个,轮也轮不上我。

    他老婆说,那靠什么?

    彭宝銮说,现在当官需要有靠山,我们两个人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不是农民,就是小职员,没有一个有权有势的,怎敢奢望当官呢?

    他老婆一翻身,赤条条的坐了起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