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46章 势如破竹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46章 势如破竹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王平川用食指划着脸,摇着头满脸鄙夷对周二魁说:“你们三个人欺负他一个人,真是不要脸,有本事单挑嘛,”

    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一阵哄笑,可周二魁眼一横,笑声戛然而止。

    黄冠抬脚就朝王平川踢去,骂道:“你麻痹的狗卵子,瞎#**说什么呢,”

    傻乎乎的王平川根本沒有躲闪的意思。

    王平川刚才的那一句话激发了欧阳克的斗志,也让他对面前这个憨厚的外地人产生了好感,眼见着黄冠的腿就要踢中王平川,欧阳克眼疾手快,一掌拍在了黄冠的脚面上,这一掌力道不小,疼得黄冠捂着脚在地上单腿蹦跳,呲牙咧嘴哎哟哎哟直叫唤。

    周二魁脸上乐开了花,他走了过來,拍了拍欧阳克的肩膀,说:“欧阳克,这回可是你先动的手哦,”说完,把手一挥,大喝一声:“给我砸,”

    得到指令,周生平从怀里抽出一根警棍來,抬手就把自动门的玻璃砸破了。

    刚才还抱着脚喊疼的黄冠也來了精神,冲进去抄起一把椅子,狠狠地砸向门口的服务台,碎玻璃碴飞溅开來,发出哗啦一声巨响。

    正在购票候车的乘客们惊慌失措,纷纷尖叫躲避。

    “你麻辣隔壁的,”欧阳克的忍耐到了极限,他状若疯狂地朝黄冠扑去,“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一道阴影自侧面掩上了他的头顶。

    “砰,”欧阳克被一拳砸中脖颈,狠狠地扑到在自动门的框架上,还來不及起身,自动门打开了,正好把他卡在了门框上。

    黄冠返身,用椅子背卡住欧阳克的脖子,抬脚踩踏在他的脸颊上。

    欧阳克动弹不得,只能发出绝望的怒吼。

    整个客运站的乘客和服务员都呆愣当场,沒有任何人敢上前,甚至客运站的保安连报警电话都沒有打,因为,他们的身旁有好几个虎视眈眈的汉子,他们是大通公司的人,随后赶过來的。

    周二魁拍了拍手,侧着脸看着欧阳克绝望的表情,朝他的脸上吐了口唾沫,骂道:“你个狗卵子,就凭你,还敢和老子们动手,”

    周生平低头弯腰,一把抓住欧阳克的头发,恶狠狠地问道:“怎么样,最后给你次机会,把先锋客运转让给大通公司,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欧阳克怒声嘶吼道:“姓周的,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我叔叔把先锋客运转让给你们,你们休想……”

    周二魁冷冷道:“黄冠,踩他的嘴,看他还嘴硬,”

    黄冠的脚再次用力,几乎听到了欧阳克脸颊骨骼发出的声响。

    欧阳克的嘴里渗出了鲜血,但是他还在怒骂:“狗卵子……”

    “放开他,”一道冷哼声在黄冠的身后响起。

    黄冠回头一看,正是刚才的傻子王平川。

    靠,外來的傻逼不识黑,所以才跳出來打抱不平,黄冠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他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打得他后悔跳出來充英雄。

    黄冠一只脚踩着欧阳克的脸颊,手里的椅子举起來,直接对着王平川劈头砸去。

    黄冠和周生平在当城管的时候就有丰富的斗殴经验,加入大通公司后,按照洪七公的要求,每天必须蹲马步冲拳五百次,力量和速度比以前更有长进,按他想來,这个傻子不会躲闪,马上就会扑倒在地。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王平川闪了闪脑袋,腰身一拧,动作看似笨拙,却恰到好处地躲开了这一击,然后伸手一抓就抓住了椅子腿,轻巧地往外一带。

    黄冠本來就是单脚立地,被王平川这一带,站立不稳,往前踉跄了几步,踩着欧阳克的脚自然就松开了。

    王平川扔了椅子,弯腰抓住了欧阳克的胳膊。

    欧阳克就势一窜,人就站了起來。

    黄冠恼羞成怒,收住了脚步,双手举起椅子,又狠狠地向王平川拍來。

    王平川扶着欧阳克,背对着黄冠,椅子呼呼带风拍过來,几乎沒有时间躲避。

    “小心,”欧阳克只能大喊一声。

    王平川头也沒回,曲起左臂,猛地一抬,肘部撞向拍过來的椅子背。

    只听“嘭”地一声,塑料椅背破了一个洞,飞出的碎屑直奔黄冠的面门,有一块扎在了他的脸颊上,顿时血流如注。

    王平川无事人一眼,转头看着黄冠脸上的伤口,手足无措地说:“这不怪我啊,我可沒有打你,是你自己不小心,”

    周二魁的眼睛眯了起來,神情略显惊讶,但依然带着不屑:这个傻子的力道是不小,动作神态却是笨拙拘谨,不足为惧。

    周生平趁王平川不备,右脚掌用力蹬地,带动腰部向左转,调动身体的惯性,一个前弓步,手中的警棍顺势击向王平川的腰部,过程连贯而且迅疾。

    王平川脚下一个拌蒜,踉跄两步,右手随意地一扒拉,正好抓住了刺过來的警棍,只一用力,便将警棍夺了过來。

    王平川的动作之快,周生平根本沒看清,手里的警棍就已经到了王平川的手里,当即愣在了当地。

    王平川并沒有反击,而是双手抓住警棍,用力在抬起的大腿上一磕,警棍应声断为两截。

    “不好玩,还给你,”王平川将两截警棍扔在了周生平的眼前。

    欧阳克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

    王平川甩着手,叫道:“不玩了,不玩了,我走了,”说完,朝着冷雪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冷雪等人早就注意到了外面发生的情况,她当即与楚天舒通了电话,告诉他在客运大楼中发生的情况,问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楚天舒马上判断出又是大通公司的人在捣乱,毫不犹豫地说,亮明身份,打掉他们的嚣张气焰。

    所以,冷雪并沒有阻止王平川,只站在围观的人群中,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

    王平川要走,周二魁哪里甘心。

    原本來杀一杀先锋客运的威风的,沒想到冒出來一个蛮劲十足的莽汉,让黄冠和周生平在众人面前吃了亏,这口气不出,大通公司的脸面何存。

    周二魁脸色一沉,飞身跃起,围观的人们只觉得头顶微风乍起,像是有巨鸟掠过,一股阴风扫了过來。

    刹那间,他们看到周二魁倏然飞出一脚,踢向了背对着的王平川。

    这一次,王平川不得不全力闪躲,却仍然被脚踝踢中了髋部,整个人跌地滑行了一米有余。

    “你个傻逼,找死,”周二魁一个箭步,抬脚往王平川的身上跺去。

    这一脚若是跺实,王平川的腰不断也得卧床半年以上。

    刚刚叫完好的欧阳克大惊失色,高声喊:“不要……”

    “哼,卑鄙,”声音未落,大厅里腾地一声闷响,一道粗犷的人影如大鹏展翅,朝着周二魁急掠而來,带起一股凄厉的风声。

    周二魁闻风变色,猝然收腿,临时改变踢打角度,左腿一弓,右腿迎着人影踢出。

    “砰”地一响,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周二魁的腿被一掌拍中,踉踉跄跄着后退四五步,眸瞳微缩,望向來人。

    出手的是黄天豹,他理了个板寸头,发丝短如钢刷,宽阔的肩膊满满撑起黑色的夹克衫,站在那里如一堵高墙一般,他看都沒看周二魁一眼,而是转头瞪着王平川,沉声道:“你为什么不反击,”

    王平川站直了身子,一脸委屈地说:“师妹不许我跟人动手,要不然,我早就掰断了他的腿,”

    “气死老子了,”周二魁大吼一声,朝着黄天豹猛地虎扑而上,拳脚并用,上手便使出了全力,不求一战制敌,至少也要压压对方的嚣张气焰。

    黄天豹身体蓦地下沉,扎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马步,右拳闪电挥出。

    这一拳沒有任何技巧,直接砸向周二魁的拳头。

    周二魁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从沒有遇上这样的搏击方式,以拳对拳,强拳胜,他不敢保证自己的拳头一定能胜过对手,但是他相信自己的脚,因为他的脚已经在两拳即将相交之际踢中了对方的腰部。

    “噗,”周二魁得意地狂笑着,你的拳再狠也沒用,这一脚踢中,你不死也得残废。

    忽然,他察觉到了不妙,感觉自己的脚踢中只是一团软绵绵的棉花。

    随后,他的狂笑声未散,再度发出一声惨呼,庞然身躯被反震而回。

    黄天豹身形如山般压上,拳头并沒有收回,而是食指和中指探出,点中了周二魁的左肩,只见噗噗两声过后,周二魁的半边肩膀如同随风飘荡的丝瓜,轻飘飘地耷拉下來。

    好一招分筋错骨手。

    “住手,”两条壮汉从左右分扑而上,他们明知不敌也得出手,要不然,毫无反抗之力的周二魁可能要吃大亏。

    黄天豹眸光一寒,浑身发出一种飕飕入骨的压迫感充溢整个大厅,他左拳带着一道破风之音,以最短,最直,最快,最威猛的雄健之势直捅一条壮汉的心窝,左腿刹那间扫过另一条壮汉的下盘。

    电光火石之间,两条壮汉如同被老鼠夹子夹住的老鼠,躺在地上哀嚎,也幸亏这两条壮汉冒死出手,周二魁才得以抱着胳膊全身而退。

    售票大厅里先是一片死寂,然后爆出热烈的掌声与喝彩,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