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75章 危乱之时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75章 危乱之时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围观的人群中并没有男孩子的家属,他们更多的注意力在卫生院里面,有人叹息,有人议论,有人谩骂,却没有人认出白存礼这个副县长,更没有任何人动他一根毫毛。

    白存礼又给余乾坤打电话,余乾坤说他正在配合镇上的干部劝说围观群众,做死者家属工作。听说白存礼已经来到现场,余乾坤说马上出来接他。

    过了一会儿,余乾坤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身边还跟着镇长许彬。

    余乾坤满头大汗,说:“白县长,死者村里来了几百人,非要卫生院交出治病的医生和负责人。”

    白存礼连手都没和他们握,问道:“卫生院的人呢?他们惹出了事,怎么都不见了人影?”

    许彬一只衣袖被扯脱了线,耷拉下来,看上去很是狼狈,他说:“医生们都躲进食堂了,村民们正在打砸围攻,镇里和村里的干部在阻拦,怕是拦不住了。”

    白存礼仿佛没有听到许彬的话,而是指着围观的人群,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赶快疏散群众,这么多人围观,影响太坏了!”

    许彬着急地说:“现在镇政府和村里的干部全部在做工作,人手忙不过来,白县长,请县公安局派人来支援吧,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村民们冲进食堂,后果不堪设想啊。”

    白存礼瞪大眼睛吼道:“我又不是县长和书记,能调得动公安局的人吗?就算是调得动,还能把他们都抓起来?”

    他的声音很大,马上引起了周边群众的注意。

    这一嗓子,仿佛在一滴油掉进了开水锅里,人群一下子炸了。

    有人在人群中喊:“乡亲们,他们要让公安局来抓人了。”

    人群如潮水般朝这边涌过来,吓得白存礼腿肚子开始抽筋,要不是许彬和余乾坤一左一右搀住了他,他极有可能一屁股坐在地上。

    正在这时,杜雨菲带着县公安局的三十多名干警赶到了。

    警察们戴着头盔面罩,手持盾牌和警棍,严阵以待。

    许彬忙迎了上去,慌慌张张地说:“杜局长,你们先不要过去,那么多群众,对立情绪又十分严重,万万不能发生冲突啊。”

    “那个死去的孩子呢?”杜雨菲问。

    许彬说:“被家属放在卫生院门诊大厅里。”

    杜雨菲问:“能不能劝他们把孩子尸体交给警方作法医鉴定?”

    许彬猛摇头,说:“工作做不通,他们还在找我们要医生呢。”

    杜雨菲问:“医生呢?”

    余乾坤说:“被堵在食堂里。”

    “到底是不是医生把孩子治死的?”杜雨菲问。

    “现在还说不清。”余乾坤说:“家属就是不肯把孩子的尸体交出来。”

    “他们村里来了几百号人,没办法。”许彬着急地说:“村里的干部全部来了,还在做工作,怕是不管用。”

    见来了三十多名全服武装的警察,白存礼忽然来了底气,他说:“工作做不通,那就抢!”

    杜雨菲瞟了他一眼,问道:“白县长,你还嫌不乱吗?”

    白存礼无言以对。

    杜雨菲一挥手,两名手持盾牌的警察跑过来,在前面开路,后面的警察护送着白存礼、余乾坤和许彬穿过人群。

    围观的群众纷纷后退,让开了一条通道。

    卫生院的职工躲的躲,逃的逃,来不及躲和逃的脱了白大褂,混在了人群中,早已不知去向,门诊、药房、办公室被死者家属砸得一片狼藉。

    “毁了,全毁了。”余乾坤心疼地念叨着,周边的声音太嘈杂,听的不太真切。

    卫生院改制之后,参股的医护人员又集资添置了部分医疗器械,整修了房屋和设施,这么一打砸,几乎前功尽弃。

    门诊大楼外挂着白布黑字的横幅,上面写着“杀人偿命”之类的话,还横七竖八地摆着几个花圈。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痛不欲生的哭天抢地,还有几个婆娘的干嚎以及几个男人粗重的叫骂声。

    几十名村民拦在了门诊大楼的门口,他们一个个手持镰刀锄头,虎视眈眈地盯着警察们。

    这个时候如果像白存礼说的强行往里冲抢尸体,一定会是一场血流成河的冲突。

    杜雨菲停下脚步,没有说话,迅速扫视了一圈。

    周围拥挤叫喊的是几十个村民,而远远的,很多青少年赤着精瘦的脊梁走来走去,手里攥着石头砖块和木棍,看他们兴奋无比的神情和穿着打扮,可以猜出这些人并不是他们声称的死者家属或同学,倒像是平时混迹于网吧街头的无聊青年,他们似乎在等待混乱的出现,好尽情宣泄一番压抑着荷尔蒙和网游pk养成的暴虐情绪。

    食堂那边乱哄哄的,几个村民用锄头敲碎了窗户玻璃,冲着里面又叫又骂,

    十几个村民在猛砸紧闭的铁门,每砸一下,几乎都伴随着女护士的尖叫声。

    铁门摇摇欲坠。

    杜雨菲拨开人群,走了过去,对那些气势汹汹正在砸门砸玻璃的村民说:“乡亲们,你们这样打砸能解决问题吗?我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有什么话派几个代表来谈好吗?”

    一个手持镰刀的高个子说:“滚一边去。你们又想耍花招!不听她的鬼话。把治死人的医生交给我们,一命抵一命!”

    “大家不要乱来。”杜雨菲大声说:“你们打死人也是要偿命的!”

    村民们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打砸的人住了手。

    警察们趁势冲了过去,挡在了门前,隔开了打砸的人群。

    众人虽然手拿武器,一看那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都惊慌着往旁边退去,围拢到高个子身边。

    杜雨菲说:“你们要相信县委县政府,相信公安部门,把孩子的尸体交给我们,我们作出鉴定之后,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不行!”高个子高声叫道:“少他妈糊弄我们,孩子交给你们,你们一火化,我们拿什么说理去?”

    马上有人附和道:“对,你算什么玩意?让楚天舒来跟我们说。”

    高个子突然对着杜雨菲挥着镰刀:“让开,不要妨碍我们找凶手。”

    杜雨菲站着一动没动。

    正当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高个子的镰刀上时,一个头缠白布手持木棍的十六七岁的大丫头从杜雨菲的后面猛打过去。

    杜雨菲听见风声,身子一侧,但还是被木棍击中了肩头,她晃了一下,现场顿时混乱起来。

    许彬大惊失色,喝道:“二妮子,你不要命了!”

    二妮子叫道:“他们害死了我弟弟,我要他们给我弟弟偿命。”

    “无法无天了,敢打警察。”白存礼大喊:“抓人!抓人!”

    两名干警冲上前,按住了二妮子。

    二妮子吓坏了,哭叫起来:“三叔,救我。”

    高个子挥着手里的镰刀刀大声喊道:“警察把二妮子抓了,大家上啊,把二妮子救出来。”

    呼啦啦,几十个村民挥舞着镰刀锄头冲了上来。

    十几名警察举着盾牌挡在了杜雨菲等人的身前。

    双方对峙,一触即发。

    远处的混混们打着呼哨,蠢蠢欲动。

    杜雨菲扒拉开面前的警察,毫无惧色地走到了群情激愤的村民面前,对按住二妮子的两名警察说:“放开她!她只不过是个孩子。”

    两名警察面面相觑。

    杜雨菲厉声喝道:“我命令你们,放开她!”

    两名警察松了手,二妮子跑到了高个子的身边,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杜雨菲大声喊道:“乡亲们,千万不要乱来,我们不是来抓人的,更不是来抢人的,大家不要被人利用了,都退到一边去。”

    村民们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但没有一个人后退。

    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杜雨菲面对着黑压压的人群,面对着无辜的男女老少,她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一定不能让事态扩大,不能再发生死人伤人的事件。

    “楚书记来了!”

    王永超在人群外面大声地喊道。

    上百双眼睛穿过悲愤而拥挤的人群。

    杜雨菲似乎没有听到这喊声,她的头脑里还在想着如何应对这场难以平息的混乱。

    “楚书记……”白存礼胆怯地迎了上来。

    楚天舒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杜雨菲一点也不知道,见到楚天舒,她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减轻了许多,甚至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不再害怕。

    “他就是楚书记,他就是楚天舒?”

    “是他,就是他。”

    “楚书记!青天大老爷,你要给我们老百姓做主啊……”

    楚天舒看了看围得一层又一层的农民,除了悲伤的目光,更多的是气愤。他没有像白存礼那样手足无措,目光在无数双惊恐的脸上慢慢移动,脸上严峻得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突然停住了,收回目光,大声说:“乡亲们,我就是楚天舒,我是南岭县的县委书记,乡亲们如果信得过我,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村民们议论纷纷,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