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80章 原来如此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80章 原来如此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钱家七大姑八大姨还提出了一个令白存礼尴尬的要求,那就是要一个长期有效的生育名额,直到钱家生到了男孩子为止。

    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越是穷地方越执行难。如果答应了钱家的要求,他家要生不到男孩子,岂不是可以没完没了地生下去,又怎么去做其他家的工作,那这个国策在城关镇岂不是成了一纸空文。

    这个要求白存礼不仅答复不了,被孩子七大姑八大姨连哭带骂狠狠的奚落了几句,她们说,当官的老婆可以岔开了生,我们老百姓超生了,罚得要倾家荡产。

    这明显是暗讽白存礼,他老婆一连生了三胎,生到了儿子才罢休。

    钱家的亲戚们毫不隐晦:不答应,那好,我们就闹到底!县里不行去市里,市里不行去省里,省里再不行,那就上京城,京城不解决,就到**广场**,看你们这些个当官的怎么向上交代。

    白存礼、薛占山、许彬等人通宵未眠,却没有一点困意,整整抽了三包香烟,谈得口干舌燥,依然毫无结果。

    谁都感觉得出,为钱家出谋划策的是懂政策,有政治头脑的人,否则,仅凭钱文忠等几个农民也不可能在这样悲痛的情绪中就能够把孩子的死与当前南岭县医疗体制改革死死联系在一起。

    对于县里来说,现在的焦点问题是如何尽快处理尸体的问题,楚天舒在他去市里的途中就给白存礼和薛占山打了三次电话,中心都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说服钱家,把孩子的尸体处理了。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到如今,钱文忠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把孙子的尸体交出来的。因为常以宽说了,只有牢牢地把孙子的尸体控制在手中,镇、县甚至市里就会主动让他提出条件,才可能得到高额的赔偿金,才可能同意以命抵命。

    当然,钱文忠心里清楚,无论是薛占山、余钱坤,还是楚天舒都不会顺利、爽快地答应他家的条件?当然,也没有人知道,与此同时,常以宽和老钱正在暗中替钱家作进京上访的准备。

    楚天舒连夜赶到了青原市,他已不是往日时时都注意形象的县委书记了,他的短袖白衬衫被汗水浸湿又干了又浸湿多少次,早已发出酸臭味,脸上的污垢不单单是汗水形成的,那样子像忙了几天没洗脸的泥瓦小工。

    赶到市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直奔青苑宾馆,敲开市委书记伊海涛的房门。

    伊海涛正在焦急地打电话,一见楚天舒,愣了半天,才说:“小楚,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楚天舒没有半句闲话,直奔主题,说:“伊书记,我向市委检讨,请求市委处分!”

    伊海涛本来还想问问楚天舒是否吃饭了,也应该给他倒杯水,让他洗把脸的,一听楚天舒这样说,他的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小楚啊,你是来请求处分的?你以为受个处分南岭县的事情就一了百了了吗?坐下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挨了批评,楚天舒突然间变得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口气把城关镇卫生院今天发生的一系列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

    伊海涛听完了楚天舒的汇报,沉默了半天,说:“小楚啊,人已经死了,你们必须尽快妥善处理好后事,不要留后患,更不能越闹越大。”

    “伊书记,我明白,我们正在调查事故的原因。”楚天舒为难地说:“原因没出来之前,和家属谈起来很被动。”

    “至于事故的原因,当然要实事求是,我也不希望是外面议论的根子在医疗体制改革。”伊海涛停顿了一下,说:“小楚,处理这类事情不能犹豫,必须当机立断,越早了断是非就越少,拖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拖出毛病来。这一点,你要向大木同志学习。”

    这个时候,楚天舒才想起来付大木也在市里。听伊海涛话里的意思,他已经找过付大木了。

    “小楚,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尽快把孩子的尸体火化了,以免再生枝节。”伊海涛接着问:“小楚,和死者家属谈得怎么样了?”

    “他们开口要一百万,还要一命抵一命。”路上,楚天舒已经接到了白存礼的报告,他如实汇报说:“还有,他们还要一个生育指标,因为他们家只有两个女孩,非要生一个男孩。”

    “你是怎么考虑的?”

    “生育指标我想可以答应他们,毕竟农村家庭里男孩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楚天舒说:“只是这一百万要的太多了,而且,没有查出真正的死因,又谈何一命抵一命呢。看来,还得一边调查事故原因,一边继续做家属的工作。”

    伊海涛皱起了眉头,说:“这样不行,越拖越麻烦,必须尽快火化,平息事态,不要给某些人以可乘之机。”

    楚天舒说:“伊书记,我觉得,查明事实真相才是平息事态的唯一办法。南岭县的很多事情,就是因为掩盖事实,不公开透明,有些人不知道真相,才借机闹事,把小事闹大,大事闹上天。”

    “小楚,等你把真相查出来,也许已经闹上天了。”伊海涛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说:“孩子死在了卫生院的病床上,主治医生和卫生院的负责人难辞其咎,该赔的赔,该判的判,不能含糊。”

    “伊书记,不行啊!这样处理且不说这对他们是否公平,城关镇卫生院也就彻底毁了。”楚天舒争辩说:“不管怎么处理,我们总要给群众一个真相,给医患家属一个交代吧。”

    “楚天舒,你太固执了。”伊海涛站了起来,不悦地说:“谁会关心你的所谓真相?你要给医患家属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我告诉你,维护好南岭县的社会稳定,维护好各项改革取得的成果,这才是你当前最需要考虑的重中之重!”

    “伊书记……”

    “你不要说了。”伊海涛打断了楚天舒,认真的看了他一眼,严厉地说:“我告诉你,省卫生厅调查组后天就要进驻南岭县,如果再拖延下去,横生枝节,各方面的损失和负面影响都是巨大的。楚天舒,我希望你能充分理解,什么是小节,什么才是大局?”

    看伊海涛真动怒了,楚天舒只得闭了嘴。眼前的伊海涛还是过去的那个关心百姓疾苦、肯为民做主的伊老师吗?

    一个农村的孩子死了是小节?迅速平息事态,消除负面影响才是大局?那么真相和正义呢?就可以抛到一边吗?

    “小楚啊,我知道你有顾虑,担心这事处理得太仓促,以后不太好面对全县的百姓。这个我已经替你考虑过了,明天将由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郝建成带领督导组进入南岭县,主持和督导事件的善后工作,必须在省卫生厅调查组进驻之前,把孩子的尸体处理掉。你一切听他的安排,南岭县只是在执行市委的决定。”

    伊海涛替自己考虑得这么周到,楚天舒还能说什么呢,他的心情很复杂,但眼神坚定无比。

    伊海涛觉得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以楚天舒的智商,岂能分不出事情的孰轻孰重,该怎么做,他会有明智的选择。

    楚天舒深吸一口气,说:“伊书记,你放心,我一定按督导组的指示办。”

    伊海涛松了口气,说:“小楚,时间不早了,晚上就在这里休息,明天和郝局长他们一起回去吧。”

    “不了,我还是赶回去吧。”楚天舒说:“我和大木县长都不在,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也好及时处置。”

    “行!”伊海涛握着楚天舒的手,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小楚,辛苦你了,等顶过这一段,我想办法给你换个地方。”

    “伊书记,谢谢你。”楚天舒笑了笑,坚定地说:“不彻底改变南岭县贫困落后的面貌,我绝不换地方。”

    伊海涛没再说话,把楚天舒送出了房门。

    楚天舒执意不让伊海涛再往外送。

    伊海涛抬头看见苏幽雨走了过来,便说:“小苏,你替我送送楚书记。”

    楚天舒与伊海涛再次握手。

    苏幽雨把楚天舒送到了院子里,回头看了看,才小声说:“小楚,怎么了,我还是头一次见伊书记对你发那么大的火。”

    楚天舒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有点分歧。”

    苏幽雨欲言又止,低着头走了几步,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小楚,你要理解伊书记,我听说,省委最近要增补一名省委常委,伊书记是首要人选呢。”

    哦,原来如此!

    省委常委、近江市委书记刘飞因贪腐问题受到查处,已经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东南省委因此空缺了一名省委常委。

    此前,青原市委书记也有过入常的先例,增补省委常委,伊海涛大有希望,怪不得他急于要平息事端,尽快消除负面影响。

    楚天舒感觉身上的压力越发的山大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