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81章 闲的蛋疼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81章 闲的蛋疼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坐在车上,楚天舒才突然有了一个疑问:这个消息坊间还没有传闻,想必才刚刚动议,可苏幽雨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很显然,她自己不可能会有特殊的渠道,只能是伊海涛告诉她的。

    本来楚天舒想打个电话问问叶庆平,他长期从事组织工作,在中央组织部应该还有些关系,也许会知道一些情况。但想想还是算了,领导想让你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不想让你知道的,还是别乱打听的好。

    其实,楚天舒更想问问叶庆平,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但得知了这个情况,也只好作罢了。

    他又能说什么呢?

    官场上,历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叶庆平肯定也是盼望着伊海涛能顺利增补上省委常委的。这样伊海涛就可能会提前把位子腾出来,叶庆平至少有希望接任青原市的市长,由副厅级升至正厅级。

    劳累了一天,楚天舒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虽然脑子里乱糟糟的,但身体放松了下来,体力和精神可以得到恢复。

    他心里非常清楚,明天郝建成率领的督导组来了之后,必定会坚决贯彻市委的决定,在省卫生厅调查组进驻之前,处理掉孩子的遗体。可是,想在一天之内与死者家属达成一致将非常的艰难。如果谈不拢,又该如何是好?

    难啊!

    正头疼为难昏昏沉沉之际,手机突然叫了起来,把楚天舒从沉思中惊醒,他一个激灵,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楚书记吗?”一个好听的女声。

    楚天舒警觉地反问道:“你是谁?”

    对方说:“我是临江晚报的记者,请问……”

    此时此刻,对于这些难缠的记者,楚天舒有一种天然的反感,他不假思索地打断了她,说:“对不起,我已经休息了,有什么问题请与县委宣传部联系。”

    对方不依不饶:“楚书记,打扰你一分钟,只问一个问题,请问对于死者家属提出的要求,您有什么看法。”

    “正在研究,无可奉告!”楚天舒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车只开出了几公里,快要下高速的时候,楚天舒的手机又响了。

    还是记者,还是提问,楚天舒压住心头的火气,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让他们去找县委宣传部,用正在调查、正在研究等套话搪塞应付。

    刚交完费出了高速,手机又响了。

    “你好,楚书记。”仍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好听的女声。

    “对不起,我已经休息了,有什么问题请与县委宣传部联系。”这句话楚天舒重复了n多遍,不等对方发问,下意识就说了出来。

    “切!我的楚大书记,说谎也请有点技术含量好不好?”对方竟然用玩笑的口气说:“县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能睡得着?你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你。”

    “没空,不见!”心情烦躁的楚天舒被记者揭穿了谎言,心里越发的郁闷,他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并随即挂断了电话。

    马国胜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痛惜的感觉,心里也在骂这些记者太无聊了,为了挖新闻简直不择手段,这么晚了还不肯罢休,像只鼻涕虫似的没完没了地粘上了。

    连日来,跟着楚天舒临江、南岭、青原来回跑,他只负责开车都觉得很疲惫了,可是,楚天舒却还要四处奔波,应对各种复杂困难的场面,劳累程度可想而知。好不容易能在车上稍微休息一会儿,却屡屡被各种电话打扰,搁在谁身上不烦啊。

    开上进县城的道路,车辆颠簸起来,马国胜降低了车速,好让闭目养神的楚天舒能稍微舒服一点。

    突然,手机又响了。

    “喂?”还是一个好听的女声,而且似曾相识。

    “你们烦不烦啊?”楚天舒真的是烦透了,他终于忍不住了,眼睛都懒得睁开了,粗鲁地问了一句。

    谁知对方比他更厉害,叫道:“楚天舒,你烦什么烦?”

    向晚晴!楚天舒吓得睁开了眼睛,可不是吗?除了她,还有哪一个女人会对他如此蛮横?

    楚天舒连忙道歉:“对不起,晚晴,我以为是记者。”

    “我就是记者。”向晚晴一连串地质问道:“楚天舒,你还讲不讲信用?还有没有一点礼貌?还像不像个男人?”

    楚天舒被问得一头雾水:“晚晴,怎么啦?”

    “你说怎么啦?”向晚晴不依不饶地说:“你答应过我的,同意见蓝语茶的,哦,人家找上门来,你避而不见,人家给你打电话,你态度恶劣。你以为你一个县委书记好了不起啊?”

    “没有啊。”楚天舒仍然在云里雾里,这忙乱的一天中,已经记不清接过多少记者的电话,说过多少遍的无可奉告,他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把那个叫蓝语茶的记者给冒犯了。

    “楚天舒,你太客气了,竟然还敢抵赖。”向晚晴真的生气了,她气鼓鼓地问道:“我问你,语茶让你们宣传部长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骂人家是烂鱼叉?还有,语茶刚刚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撒谎说你休息了?语茶跟你开玩笑,你是不是恶声恶气没个好态度?”

    楚天舒愣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缠住茅兴东的记者就是蓝语茶,刚才最后一个电话也是她打过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忙糊涂了。”楚天舒陪着笑脸,解释说:“晚晴,你知道的,这两天事太多,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嘿嘿,你下的指示,我怎么敢违抗呢?”

    “哼,少来这套。”向晚晴打断了他,说:“你还想狡辩?!你现在都敢找舅舅耍赖皮了,还有什么你干不出来的?楚天舒你这个赖皮鬼,我告诉你,语茶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被揭了老底,楚天舒所幸赖皮下去,他笑嘻嘻地说:“向晚晴同志,我们家的一贯政策是,允许一个人犯错误,也允许一个人改正错误嘛。”

    “少废话!”向晚晴口气强硬地说:“告诉你,你现在到底在哪?”

    楚天舒看了一眼县城的灯光,说:“我刚从青原回来,快到县城了。”

    向晚晴叫道:“好哇,到了青原也不请示不报告,你胆子越来越粗了。”

    楚天舒笑道:“嘿嘿,挨了伊书记的批评,一下子就忘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行!这笔账暂且记下。”向晚晴不容分说道:“限你十分钟之内赶到书香门第茶楼‘兰亭’包厢,当面向语茶小姐赔礼道歉,求得她的谅解,否则,两罪并罚,决不轻饶!”

    楚天舒说:“是,领导,我马上赶过去。”

    挂了电话,楚天舒对马国胜说:“老马,去书香门第。”

    马国胜问:“楚书记,要不要先回招待所洗把脸换件衣服?”

    楚天舒抬腕看了看表,又想了想,说:“不用。老马,你把我送到就回去休息吧,这两天辛苦你了。”

    “应该的。”马国胜说。

    五分钟之后,车子抵达了书香门第茶楼。

    天阴沉沉的,县城的街景只剩下一排迷离的街灯,大多数的商铺已经关门了,白天的嘈杂喧嚣已经褪去,平静中透出一股子黑暗与庸倦。

    楚天舒下车,对着茶楼的门玻璃,理了理头发,走了进去。

    茶楼里灯光昏黄,轻柔的古典音乐环绕着偌大的空间,像是器皿里盛不下的水在一点点地往外溢出。

    楚天舒问门口迎宾的小姑娘兰亭包厢在哪里,她微笑说请跟我来,他就跟着她绕过一个个的隔断过去了。

    穿过一个玄关,小姑娘指指一个靠窗的包厢说:“这就是‘兰亭’。”

    小姑娘走了,楚天舒刚要敲门,包厢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门口站着一位纯净典雅的大美女,应该就是蓝语茶无疑了。

    蓝语茶的穿戴看似随意但精致,就是那头看似未经打理的蓬松卷发,其设计费用也相当普通白领的半年薪水,更不用说那身欧陆风情的蓝色风衣,粗看像极了地摊货,再多看几眼便会发现,风衣上的褶皱像水波一样跃动,手腕上一具不知名的复古手包,也透着别致的风味。

    南岭出美女。楚天舒见过太多的各类型美女,但是,眼前的这个蓝语茶明显又与众不同别有风味,起码在楚天舒的眼里,她的气质与美貌不输于向晚晴。

    楚天舒伸出了手,说:“你好,蓝记者。”

    “楚大书记,你也好。”蓝语茶也伸出了手,不过不是去握楚天舒的手,而是看了看手表,说:“你很准时,要是晚来几秒钟,也许我们就擦肩而过了。”

    楚天舒笑道:“呵呵,所以我这副样子就来了,蓝记者,你不会怪我太邋遢,不肯让我进去吧。”

    蓝语茶一侧身,优雅地一摆手,说:“楚书记,请吧。”

    坐下来,带上包厢门,各自斟上茶。

    楚天舒开门见山:“蓝记者,有什么问题,请问吧。”

    蓝语茶摇了摇食指,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非要见我?”

    “你猜呢?”

    “不是想采访吗?”

    “no!现在不是了。”

    “那是什么?”

    “闲的蛋疼。”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