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82章 夜会美记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82章 夜会美记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不得不承认,蓝语茶是个搞气氛的好手,很轻巧的几句话,就消除了两人之间的尴尬与隔阂。不过,楚天舒也非常清楚,这么晚了,蓝语茶还非要约自己见面,绝对不是为了喝茶或者说笑。

    蓝语茶止住了笑,说:“楚书记,你不会怪我告你的黑状吧。”

    “哪里。”楚天舒笑着说:“作为东道主,我确实有对客人不够礼貌的地方,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客人。所以,我向你道歉。”

    蓝语茶眯着眼,问:“比如……”

    楚天舒说:“嗯,比如叫你烂鱼叉。”

    “哈!”蓝语茶歪歪嘴,满不在乎说:“你又不是头一个,从幼儿园到大学,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这么称呼过我。”

    楚天舒说:“呵呵,你不介意就好。”

    “我当然介意。”蓝语茶撅撅小嘴,说:“要不,我干吗要告你的黑状呢。”

    楚天舒只能无声地笑笑。他发现,蓝语茶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丰富。

    蓝语茶挑挑眉头,说:“哎,你就不想知道,我这把烂鱼叉为什么不远千里地追到南岭县这个穷乡僻壤来,非要叉你这条烂鱼呢?”

    这把烂鱼叉,一点亏也不肯吃,稀里糊涂我就成烂鱼了。楚天舒暗想着,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向晚晴同学曾经告诫过我,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

    “不错,还挺听话。”蓝语茶莞尔一笑,突然,她举起手机,对着楚天舒“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楚天舒吃了一惊,问道:“蓝记者,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语茶没说话,低头扒拉着手机,大概是在欣赏楚天舒的窘态,过了一会儿,才撇着嘴笑了起来,说:“哈哈,向晚晴啊向晚晴,没想到你这个傲娇的家伙,居然会傍上这么一个县太爷,原来也庸俗得很嘛。我得把这发到我们班的微群里去,让大家评判一下向晚晴同学的眼光。”

    楚天舒知道这会儿自己的形象落魄,他抬起头,盯着蓝语茶,问道:“蓝小姐,你这是嫉妒还是羡慕?”

    蓝语茶点了几下手机,说:“我这不是羡慕也不是嫉妒,我这是恨啊,恨向晚晴的堕落,而且堕落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么毫无悬念。”

    楚天舒笑道:“蓝语茶同学,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幸灾乐祸呢。”

    “不不不,”蓝语茶连声否认道:“楚天舒同学,你绝对误会了。你知道吗,我们寝室的四小天鹅,当年是多么的傲娇啊,现在可好,她们一个个都背弃了当初的浪漫理想,投入了世俗的怀抱。”

    楚天舒刚要说什么,却被蓝语茶摆手拦住了,她说:“你别打断我,让我把话说完。大天鹅跟了一个富商,比她整整大了十岁啊,亏她晚上怎么睡得着觉;二天鹅跟了一只海龟,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你听他说什么,人家有学问呀。我一直以为,向晚晴这只天鹅能和我一起坚守,没想到哇,她竟然被你这个小官吏给蒙骗到手了。唉……”

    楚天舒静静地望着她,直到她叹完气,闭上了嘴巴,才问:“蓝语茶同学,你说完了吗?”

    “说完了。”蓝语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楚天舒站起身来,又问:“那我是不是可以告辞了?”

    “等等。”蓝语茶用端着的杯子示意了一下,问道:“楚书记,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知道。”楚天舒耸耸肩膀,说:“新华社的记者。”

    蓝语茶再次眯起了眼睛,问:“既然知道,就这么告辞了?”

    “哦,差点忘了。”楚天舒拍了拍脑门子,做恍然大悟状,往前凑了凑,用轻柔的口气说:“蓝语茶同学,对你至今还没有找到爱情归宿的悲惨遭遇我表示深切的同情。”

    蓝语茶端着杯子愣住了,她眨巴几下眼睛,把杯子放了下来,然后慢悠悠地点着头说:“哦,我明白了。”

    楚天舒含笑问道:“你明白什么?”

    蓝语茶伸出一根玉葱般的手指,点着楚天舒,说:“嗯,楚天舒同学,你比我见过的那些县委书记强一点儿,还不算太俗气,还有那么点幽默感,还有那么点胆识。我明白向晚晴同学为什么会上当受骗了。”

    楚天舒认真地说:“蓝记者,我答应这么晚来见你,不是因为你新华社记者的身份,而是因为你是晚晴的同学好友。”

    “不错,不错,我现在觉得向晚晴这家伙还有点眼光。你这个小官吏的身上还有那么点傲骨。”蓝语茶看着楚天舒,眉开眼笑地说:“嗯嗯,仔细看看,似乎还可以划入帅哥的行列,只是有点不修边幅。”

    楚天舒微微一笑,说:“你总算不说晚晴的坏话了。”

    “人这东西,越亲密才越对小伙伴求全责备。”蓝语茶撇撇嘴,说:“谁有兴趣说一个对自己无所谓的人的坏话呀。说坏话不会被误解,对方能心领神会,这样的朋友才是最好的。我和晚晴便是这样。”

    楚天舒坐下来,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说:“好吧,算我误会了你。蓝记者……”

    蓝语茶拦住了他,说:“你能不能别喊我蓝记者,我听着怎么都觉得像是烂记者,还不如直接喊我鱼叉呢。这样,我跟着晚晴喊你老楚,你跟着晚晴喊我鱼叉,怎么样?”

    “行!”楚天舒欣然同意:“小鱼叉,你想从我这里叉点什么,请讲吧。”

    “好了,不逗了,我们言归正传。”蓝语茶给楚天舒斟上了茶,说:“我知道,你的时间宝贵,又忙了一整天,我就不饶弯子了。我是来做医疗体制改革这个选题的,正好又赶上了卫生院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想问一下,你是什么看法?”

    “我就不明白,你们这些记者为什么个个都非要把这起事件和医疗体制改革联系在一起呢?”楚天舒说:“小鱼叉,我也不饶弯子。事件正在调查和处理的过程中,我现在这个身份,不方便对媒体发表任何的看法,但我可以答应你,一旦有了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蓝语茶说:“楚天舒,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么晚了,我把你约过来,不是想听你给我再打一遍官腔的。”

    “是的。我明白,你一定想要帮我。”楚天舒看着蓝语茶,说:“可是,在查出真相之前,我只能这么说。”

    蓝语茶着急地说:“据我了解,死者家属开出了苛刻的条件,省卫生厅正在牵头组建调查组,省里来的记者们在闻风而动,也许没等到你所说的真相查出来,人家已经公布了你不愿意看到的‘真相’。”

    “小鱼叉,你知道的还不少呢。”楚天舒说:“但是,真相永远只会有一个!”

    蓝语茶苦笑了一声,无奈地摇摇头,说:“老楚哇,晚晴说的没错,你固执起来就像是一头犟驴。看来,晚晴还远没有把你教育好。的确,真相是只有一个,但是,它可以有无穷多个解读。do you understand?”

    蓝语茶是真急了,急得顺嘴说了句洋文。

    楚天舒也很快接了一句:“no,i don’t know!”

    “嗨,”蓝语茶喟叹一声,继而啧了一声,说:“老楚,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楚天舒从蓝语茶着急的神情感觉得出来,她似乎并没有恶意,而且极力想要向自己表达出她的善意,只是自己对记者有了抵触和排斥情绪,才使得谈话屡屡风马牛不相及。他平静了一下心情,诚恳地说:“语茶,求开窍,我洗耳恭听。”

    蓝语茶想了想,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一个女性意图打破各种封建伦理的枷锁,追求自己的爱情,最后被封建礼教残酷地杀害。这是不是一个正面的女性形象?”

    楚天舒点头同意。

    蓝语茶接着说:“另外一个故事是,有一个**勾结奸夫,残害自己的亲夫,最后被小叔子给杀死了。该是不是一个负面的女性形象?”

    楚天舒明白了,说:“你这是一个故事,讲的是潘金莲。”

    “对呀。”蓝语茶说:“同一个人的同一个行为,因为解读的表述系统不同,就产生了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你说,是真相重要,还是解读重要?很多社会事件都是这样,基于同一个事实,可以讲出很多个版本的故事,也就带给大家不同的结论,从而产生不同的后果。”

    “小鱼叉,你讲的有道理。”楚天舒突然来了兴趣,他引导说:“可是,我还是没有理解,这和今天发生的事件又有什么关联呢?”

    蓝语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向楚天舒解释,她一只手支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来给你做个试验,你配合我,好吗?”

    见楚天舒点头同意了,蓝语茶拍了拍巴掌。

    刚才给楚天舒带路的小姑娘敲门进来了:“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蓝语茶端着茶壶说:“给我换一壶立顿红茶,可以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