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88章 偷梁换柱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88章 偷梁换柱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一看陶玉鸣动了家伙,黄天豹在车里也坐不住了,赶紧跳下来,抱住陶玉鸣持枪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局座,局座,别生气,别生气,他脑子不好使,你怎么能跟他一般见识?”

    陶玉鸣吃准了孩子的尸体就在车的货箱里,心想着一会儿人赃俱获,再他妈的收拾你们也不迟。所以,他也懒得跟黄天豹计较他话里的嘲讽味道,把枪收了起来,说:“行,你叫这个傻子让开,把门打开,接受检查。”

    “你才傻子呢。”王平川挥着右手,毫不畏惧地顶了一句。

    黄天豹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拽住王平川的手,低声劝道:“老哥,老哥,别闹了,让他们检查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手里有家伙。”

    王平川伸开双臂拦在后车门上,气势汹汹地说:“黄老三,你个怂包蛋,有家伙很了不起啊,我就不信,他们敢毙了我。”

    “真他妈给脸不要脸。”陶玉鸣忍无可忍了,他大吼了一声:“弟兄们,上。谁敢抗拒执法,立即逮捕。”

    布防的警察围拢过来,其中两名举枪瞄准了王平川和黄天豹,另外几名摩拳擦掌就要往上扑。

    这时,一道雪白的灯光扫过来,风驰电掣般冲过来一辆涂着迷彩的军用面包车,紧挨着蓝色厢式小货车停了下来。

    面包车的后门打开,七八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车上跳下来,迅速包抄到车后,包围了黄天豹和王平川。

    “不许动!”士兵们齐声吼道,如炸雷般响亮,一上来的气势就完全压住了县里的警察们。

    带队的军官向马力报告:“报告,我们已经追上了可疑车辆,请指示。”

    马力一声令下:“带回来!”

    “是!”军官答应了一声,无视周边的警察,喊道:“带走。”

    陶玉鸣一看,这哪成啊?明明是我们拦截下来的,你们当兵的凭什么带走,这不是抢功吗!

    “等等。”陶玉鸣走过去与带队的军官交涉:“我是县公安局局长陶玉鸣,请问,你们是不是青原警备区过来协助我们行动的部队?”

    “是。”带队军官给陶玉鸣敬了个礼。

    陶玉鸣举手回了个礼,说:“请稍等,我和指挥中心联系一下。”说完,他接通了指挥中心的车载电话,把情况一汇报,郝建成说:“老陶,你们继续检查可疑车辆和人员,警备区方面我来协调。”

    陶玉鸣多了个心眼,他一边和带队的军官说话,一边还装着无意识地打着手电筒朝军用面包车里面扫了一圈。

    驾驶室里只有一名士兵,并无异物。

    车厢里靠路边这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三位女兵,手电照过去的时候,最外侧的一位用手遮挡着强光,最里面的那位迅速做出了反应,手腕只一抖,手里的微冲便对准了陶玉鸣,要不是带队军官及时出言制止,说不定她一枪就能将手电筒打飞。

    真他妈好身手!陶玉鸣心头一颤,赶紧将手电光移开了,转头与带队军官打了个哈哈。

    很快,带队军官接到了马力的指令,蓝色厢式小货车交由县公安局处置,让他们继续搜查和堵截其他可疑车辆和人员,并交代了钱文忠等人的相貌特征,如发现他们立即予以扣留。

    带队军官向士兵们挥了挥手,然后向陶玉鸣敬礼告辞。

    两名士兵跑过去移开路障,军车驶离了检查站。

    雨渐渐小了,黄天豹和王平川被警察强行推到了路边。

    一名小警察从黄天豹身上搜出了钥匙,货箱门被打开了。他用强光手电一照,果然不出陶玉鸣的所料,车厢正中摆放着一副担架,上面蒙着一大块白布,隐约看得出来,白布下的身形比较小,不是死去的孩子还能是谁?

    黄天豹抱头蹲在路边,大叫道:“别,别动。他……他……”

    陶玉鸣鄙夷地哼了一声,命令道:“掀开看看。”

    小警察上前,一手举着手电,一手拿着警棍伸向担架,轻轻地挑起了白布,露出了一小半煞白的脸。

    “哇!干什么?”白布下的人扒拉了一下警棍,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诈尸了!

    小警察吓得魂飞魄散,警棍失手掉落在车厢上,发出“当啷”一声响,他踉跄着后退两步,强光手电筒也摔在地上,滚了几圈,熄灭了。

    车厢里一片黑暗。

    不可能,孩子已经死了两天了,要诈尸早就诈了,还能等到现在。

    陶玉鸣毫不迟疑,掏出枪来,甩手就是一枪,子弹击中了车厢,迸出一朵火花,在黑暗中格外耀眼。

    其他警察手里的手电筒几乎同时照向了车厢。

    车里的人“哇呀”一声,趴在了车厢上,用白布蒙着脑袋,瑟瑟发抖。

    黄天豹大叫:“局座,别开枪,别开枪,他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陶玉鸣用枪指着车厢,吼道:“滚下来!”

    黄天豹推开了看守的警察,冲到了车前,急切地喊道:“‘上尉’,‘上尉’,你怎么样了?……没事,那快,快滚下来。”

    “上尉”刘宇靖从车里跳了下来,腿一软,险些栽倒,幸亏黄天豹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

    “上尉”站在地上,双手抱着肩膀,瘦小的身体还在不住地抖动。

    一名警官举着手电照在了他的脸上。

    哪里是什么孩子?原来是先锋客运的小个子司机,外号叫“上尉”。

    陶玉鸣记得不是太清楚,但有几个警察坐过“上尉”开的车,因为他个子比一般人矮小,所以印象比较深。

    只见他脸色煞白,嘴唇发乌,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

    陶玉鸣盯住黄天豹问:“怎么回事?孩子呢?”

    “什么孩子?”黄天豹一脸的无辜,他解释说:“他突发高烧,浑身发抖,县医院怕担责任不敢接诊,我们送他去市里看病。”

    “编,你接着编。”陶玉鸣没好气地说。

    “局座,不信,你看……要不,你摸摸。”黄天豹苦着脸,掏出了县医院的挂号单,又抓着陶玉鸣的手让他去摸“上尉”的脑门,被陶玉鸣一把甩开了。

    警官抢过了黄天豹手上的几张纸,递到陶玉鸣眼前,用手电照着一看,确实是县医院的病历,病人高烧40度,伴有抽搐惊厥,值班医生查不出病因,他汲取城关镇卫生院的事故教训,不敢接诊,便让家属把病人送青原市医院诊治。

    黄天豹好说歹说,从县医院借了一副担架,和王平川一起把“上尉”抬上了公司的蓝色厢式小货车,他们冒着滂沱大雨,开车往青原市奔,刚出县城不久,就被公安局的人拦住了。

    此话是真是假,还是半真半假,一时难以分辨。

    陶玉鸣正准备吩咐把人车一起扣留,“上尉”突然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看上去极其的恐怖。

    这时,陶玉鸣接到指挥中心的通报,说在警备区官兵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发现了一辆蓝色厢式小货车,通过与卫生院街道上的监控录像比对,可以确定就是调包的肇事车。

    车上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副担架,从现场痕迹看,可疑人员已经逃窜,郝建成要求各临时检查站,加强对过往车辆和人员的检查,务必将嫌疑人和孩子的尸体堵截在南岭县。

    照这么说,黄天豹等人没有作案时间可以解除嫌疑,但陶玉鸣还不死心,又安排警员对黄天豹的车里里外外进行了仔细的搜查,连底盘下面都没有放过,还是一无所获,而“上尉”躺在地上,渐渐连**的声音都很微弱了。

    这会儿,路口陆续又开过来几辆农用车和摩托车,陶玉鸣既怕闹出人命,又担心耽误了对其他车辆的搜查,只好放行。

    王平川弯下腰来,双手往“上尉”的身下一抄,就把他瘦小的身体平托了起来,放进了车厢的担架里,然后一翻身登上了货箱。

    黄天豹锁上了后厢门,钻进驾驶室,发动车子,朝青原市方向飞奔而去。

    车上,王平川点了“上尉”几个穴位,“上尉”立即停止了抽搐,爬起来敲了敲驾驶室的后窗玻璃,向黄天豹做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

    大家可能要问,那小男孩的遗体到底哪去了呢?

    小男孩的遗体就在刚才过去的军车里,一起坐在车里的还有穿着军装的冷雪和蓝语茶,她们给小男孩穿上了军装,戴了假发,又把军帽压得很低,两个人将他夹在了中间。

    陶玉鸣手电照过来的时候,蓝语茶用手遮挡了一部分光,冷雪迅速作出了戒备的反应,陶玉鸣被吓了一大跳,哪里来得及看清楚车内的真实情况。

    一切按楚天舒的计划有条不紊地在进行。

    杜雨菲在卫生院门口玩了一招调包计,紧接着冷雪又玩了一招金蝉脱壳。

    军车出了路口,为了不引起怀疑,并没有直接上高速,而是转向了通往临江的省道。

    冷雪先脱去了自己的军装,又帮小男孩脱了军装,将遗体装进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布袋。

    此时的蓝语茶才反应过来,身边紧紧挨着的是一具冰冷的遗体,她捂着嘴闪到了一边,将头伸出窗外,一阵干呕。

    快出南岭县的地界,冷雪喊停了军车……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