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999章 汗湿一片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999章 汗湿一片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薛占山打开了他的办公室,给楚天舒和钱文忠泡了浓茶,又丢下一盒烟和火机,轻轻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老钱啊!我知道,你不仅失去了孙子,更主要的是心里憋了一口气。”楚天舒点了一颗烟,说:“可是你知道,这事总得有个结果吧,总这样折腾下去,你不痛苦,你家里人不痛苦?反正,我感到很痛苦。”

    “楚书记,我真的不是冲着你的。”钱文忠看着楚天舒,疲惫干涩的眼里流出浓浊的泪水,他心情沉重地说:“你痛苦,我比你更痛苦。你知道吗?为了生这个孙子,罚款都交了十几万,家里背了一身的债,能这么没了就没了吗?我和老伴儿怎么跟儿子媳妇交代?怎么跟老钱家的祖宗交代啊?”

    “老钱,你和你全家的痛苦我绝对能理解。”楚天舒递给他一把纸巾,说:“哎,对了,怎么没见到你儿子和媳妇呢。”

    “他们在外面打工。”钱文忠刚擦去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他哽咽着说:“为了挣钱还债,他们两口子已经好几年都没回家了。”

    “他们在哪儿呢?”楚天舒试探着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也该让他们回来一趟啊。往返的路费,我们给他们报销,耽误的工钱,县上也可以补发。”

    楚天舒的想法很简单,钱文忠的儿子和媳妇年纪轻,在外面见过世面,或许更能听得进道理,思想工作可能相对好做一些。

    钱文忠忽然警觉起来,缄口不说话了,只埋头大口大口地抽烟。突然,他扔下烟头,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大声地质问道:“回来干什么?连儿子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你说,他们回来干什么?”

    “老钱,请你冷静一点。”楚天舒诚恳地说:“今天我找你谈,就是想打开窗子说亮话。我实话跟你说,你孙子的遗体是我安排人转移了,现在就在省城的殡仪馆里……”

    钱文忠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吼着:“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们抢走了。我也跟你实话说说,你们要是动了我孙子的遗体,我带着全家死给你们看。”说着,便捂着脸呜呜咽咽地大哭起来。

    楚天舒起身,走到钱文忠面前,“老钱,把孩子的遗体转移出去,没有事先征求你的同意,这是我的错。我什么要这么做,这其中的缘由我一时半会儿说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孩子的遗体我们动都没动。”

    钱文忠抹了一把眼泪,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楚天舒。

    “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看。”楚天舒拉着钱文忠坐下来,说:“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了,我就是想把孩子的遗体做一个法医鉴定,查出孩子真正的死因,找出害死孩子的真正凶手。老钱,你不是一直说要一命抵一命吗?如果连凶手都搞不清,又让谁来抵命呢?”

    钱文忠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主动摸了桌上的烟,还不忘递给楚天舒一颗,红着眼圈,说:“楚书记,我钱文忠虽然是个农民,可我心里不糊涂,我不是那种不懂道理的人。”

    “我看得出来。”楚天舒帮钱文忠点上了火,说:“老钱,能面对面地坐在一起说说心里话,也算是一个缘分吧。”

    钱文忠终于有些动容,他说:“楚书记,话说到这份上了,我钱文忠还有什么话说呢?”

    “老钱,你年长,我叫你一声叔也不为过。”楚天舒摆手制止钱文忠开口,真心实意地说:“钱大叔,你执意把事情闹大,结果无非是处理一批干部,这口气你是出了,可是,处理了我,处理了你的外甥薛占山,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谁又能保证真正的凶手会受到惩处?保证你能够拿到赔偿款?”

    这么一说,钱文忠心理开始动摇了。

    楚天舒紧接着说:“钱大叔,我承认这件事上我有私心,你要是肯听我的,就等于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这个人情我怎么也要还吧。”

    钱文忠惶恐地说:“楚书记,你一个县委书记,能跟我一个农民这么推心置腹,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你要是能帮我查出害我孙子的凶手,该是我欠你的大人情啊。”

    楚天舒郑重其事地说:“老钱,看得出来,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今天我向你承诺,以后不管我楚天舒走到哪里,当了什么样的官,你家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一定尽力而为。我要是做不到,你可以指着我的鼻子骂娘。”

    “楚书记,使不得,使不得,这话言重了。”钱文忠再次流下了眼泪,这一次不是因为悲愤,而是出于感动。

    楚天舒说:“钱大叔,这两天我也想了很多,不管你能不能信任我,我都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与你无冤无仇,所作所为,绝对没有恶意和坏心。没有你的同意,谁也不能把孩子的尸体火化,这一点我也敢向你保证。”

    “唉……”钱文忠长叹一声,无奈地说:“命中有终归有,命中无莫强求啊。看来,是老天爷要让我老钱家断子绝孙了。”

    楚天舒不解地问道:“钱大叔,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钱文忠难过地说:“我孙子做满月的时候,村上来过一个号称‘秀峰半仙’的道士,他看过孩子的面相,就说过,金戈铁马,富贵在天,十年之后,尘埃落地。唉,果然……”话未说完,竟又是老泪纵横,叹息不止。

    楚天舒一听,暗暗吃惊,当年在秀峰山上,闻家奇不就打着一个“秀峰半仙”的旗号吗?这家伙最喜欢故弄玄虚,没想到一语成谶,还真应验在十岁的孩子身上。

    “钱大叔,我知道,现在说再多安慰的话也于事无补。”楚天舒抓着钱文忠的手,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二妮子她在哪儿?她可不能再有个什么闪失了。”

    话说到这,楚天舒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太急,忙解释说:“钱大叔,我的意思是得赶紧把她找回来,别被坏人利用了。”

    钱文忠长出了一口气,迟疑了半晌,才说:“她去了省城,找她爸妈去了。”

    “那她爸妈又在哪儿呢?”楚天舒说:“钱大叔,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把她找回来。”

    钱文忠又是重重地一叹,摇着头说:“唉,这孙子没了,我哪还有脸去见我的儿子和媳妇啊。”

    之后,钱文忠一直没有再说话。

    早上八点多钟,城关镇的车送楚天舒回县城,薛占山把钱文忠也带上了,去县医院接他的老伴儿回家。

    车一直开到县医院门口停下,楚天舒交代薛占山,医药费镇里先垫上,有什么困难跟县里说,我再来想办法。

    钱文忠的嘴唇哆嗦了几下,突然说:“楚书记,我还是告诉你吧,我儿子媳妇在万达新城工地打工,我们商量过的,今天八点半之前他们见不到我,就要带着二妮子去人民广场拉横幅哩。”

    楚天舒惊喜交加。

    喜的是,钱文忠终于想通了,说出来二妮子和她爸妈的下落;惊的是,他这会儿才说实话,派人去省城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尽管如此,楚天舒还是握着钱文忠的手,说:“钱大叔,谢谢你的信任。”

    目送着薛占山和钱文忠进了县医院大门,楚天舒站到一旁,给冷雪打了电话,开口就问:“冷雪,你现在在哪?”

    “我和语茶在一起,我们正准备去市公安局找刘副局长。”冷雪奇怪地问:“老楚,怎么了?”

    “先别忙着去公安局了。”楚天舒迫不及待地说:“嗯,冷雪,你把手机给语茶。”

    手机转到了蓝语茶的手上。

    “语茶,二妮子跟她爸妈在一起,他们在万达新城工地。”楚天舒感觉手心出汗了,又换了一只手,说:“还有,他们今天八点半要去人民广场拉横幅,我这边派人过去已经来不及了……”

    蓝语茶马上清楚了楚天舒的意图,她抢着说:“我明白了,必须尽快找到他们,并阻止他们的过激行为。”

    人民广场是临江市的中心地带,省委省政府省**省政协等重要机关就在附近,人流密集,道路纵横,是东南省和临江市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的重要场所,其地位相当于东南省的***广场。

    按照维稳中不成文的规定,哪个地方的群众在人民广场闹出事来,什么理由都不要讲,地方主要领导必须第一时间到省委作检讨领人,至于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那要看负面影响有多大了。

    时间紧迫,来不及商量具体的细节。

    挂了电话,冷雪和蓝语茶带着开车的闻家奇,直奔万达新城工地。

    楚天舒又给茅兴东和柳青烟打了电话,让他们先行赶到人民广场,一定要想方设法拦截住二妮子他们,不要让他们做出过激的行为。

    坐进车里,楚天舒还是不放心,本想给杜雨菲打电话让她带人赶往省城增援,想想还是放弃了,县里的警察跑到省城去控制**群众,一旦被媒体曝光,遭到炮轰还在其次,负面影响一定会惊动全国。

    从车里下来,楚天舒才发觉后背已汗湿了一大片。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