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04章 善缘恶缘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04章 善缘恶缘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傍晚时分,夜色朦胧。

    一辆黑色凌云志轿车穿过寂静的城关镇柏油街道,一直向前,在离钱文忠家二三百米的树林子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鬼头鬼脑的怪人。

    此人穿一身灰色的道袍,脚蹬一双圆口黑布鞋,下巴上留着一撮一寸多长的山羊胡子,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小幡,上书八个小字:“秀峰半仙,测字算卦。”

    来人正是闻家奇。

    要不怎么说,人靠衣装马靠鞍,闻家奇脱掉了光鲜的绸布对襟大褂,摘掉了金丝边眼镜,放下了手里的檀香木折扇,换上了出道之前的那一身打扮,又活脱脱地回到了从前,一脸的市道俗相,全无半点周易大师的样子。

    这么个怪人大晚上出现在钱文忠家附近,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因为平时钱文忠就有点讲迷信,这会儿家里出了人命,请个道士过来做个道场或者问个吉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闻家奇到了钱文忠家院外,院门紧闭着,他没有敲门,只轻轻地一推,门就开了。

    听到声音,钱文忠从堂屋里走出来,由于天色较晚,院子里又没有开灯,看不清楚来人的模样。反正这几天,镇上村里的干部一拨一拨地来,有几个还真不太认识,所以钱文忠也没当回事,只问道:“谁呀,大晚上的,干什么呢?”

    闻家奇走到近前,说:“钱先生,节哀顺变啊。”

    钱文忠这才看清眼前是位与众不同的怪人,忙又问:“你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闻家奇说:“钱先生家出了大事,老夫游走江湖,以卜卦为生,听闻此事,自觉得事关重大,所以不请自来。”

    钱文忠心想,我家遭了难,这个道士居然跑到家里来骗钱,太不地道了。

    他心中虽有些不快,但也犯不着惹恼这些人。从年轻时开始,钱文忠就相信八卦、周易,只是他只读到小学毕业,文化有限,看不懂那些深奥的书籍,可是他还是相信算命是有道理的。

    年轻时,有一个瞎子给他算了命,说他这辈子少子少孙但多福。后来,他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只生了一个儿子。后来,儿子也是一连生了两个孙女,只给他生了个孙子,没想到长到十岁,竟然遭此横祸,这就更加让他相信这是命中注定了。

    闻家奇看出钱文忠那疑惑的目光,笑笑,说:“钱先生,我今天不请自来,绝不是为钱而来,只是为了了却十年前的一桩孽缘,绝对分文不收。”说着,他把手里的小幡立在了钱文忠的眼前。

    钱文忠就着月色定睛一看,人虽然印象模糊,但这个小幡太熟悉了。他一下就想起来,这不就是十年前给孙子算过命的半仙吗?

    钱文忠不由得大惊失色,难道这个半仙真的是法力无边,十年前就算到了家中会遇到这样的灾难。从县医院把老伴接回来,钱文忠就想找人再算算自己的命。这会儿,平日找都找不到的半仙,现在送上门来了,这不也是命吗?

    于是,钱文忠招呼闻家奇进屋。

    闻家奇摆手说:“钱先生,家里还有病人初愈,还是不惊扰的好,我们就在院子里坐坐吧!”

    钱文忠越发觉得半仙的神奇,他从屋里搬出两个板凳,与闻家奇面对面坐了下来。

    刚坐下,闻家奇突然站起来,四处看了看院子,还探头看了看堂屋和灶屋,又盯着钱文忠看了一会儿,说:“钱先生,恕我直言!”

    钱文忠说:“半仙尽管直言,我孙子都没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闻家奇摇摇头,说:“钱先生,你家这场灾难是命中注定的,不过,这场灾难过后,你的后代们将减少不少苦难,从此获得新生。”

    钱文忠吃惊地看着闻家奇,问:“半仙此话怎讲?”

    闻家奇说:“钱先生,你看过《西游记》吧。孙悟空助唐僧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一路上得到许多神仙相助,最终才修得正果。人生在世也是一样,大大小小的灾难不可避免,只是有些灾难如果得贵人相助,自可逢凶化吉。贵人在哪里,这就要看缘了。缘有善缘恶缘,你本是有缘的,但是不能善缘变成了恶缘。我十年前就算出你现在要与贵人结善缘,今天特地过来提醒你一下。经过了这场灾难,你家后人必定苦尽甘来,福禄双至啊。”

    钱文忠苦笑道:“半仙,你把我弄糊涂了,我一个农民哪来的贵人?又谈什么福禄哇?”

    闻家奇笑笑,说:“钱先生,这就是命了!你孙子没了,这是恶缘,但只要把握得好,恶缘也会变成善缘,关键看个人怎么把握了。”

    钱文忠睁大那双干枯的眼睛,说:“能否请大仙指点一二。”

    闻家奇站了起来,说:“你细细想想你家近来发生的事,好好想想,定会有所收益的。”

    钱文忠愣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闻家奇说:“钱先生,你家虽然遇上了大灾难,可县委书记楚天舒都把你当作座上宾,据我观察,这个人可不是凡人啊。”

    钱文忠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半仙,富贵利禄我就不去想了,我只问问,我家还有传宗接代的指望么?”

    闻家奇掐着指头,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了一番,突然,眼睛一睁,说:“钱先生,命中有时终归有哇。我算过了,你家命中该有一孙子,下半年当见分晓,而且有贵人关照,日后定有大富大贵之命。只是……”

    钱文忠见闻家奇欲言又止,忙站了起来,问:“只是什么?”

    闻家奇感叹道:“只是,经不起瞎折腾啊!”

    钱文忠怵然变色。

    闻家奇瞟了钱文忠一眼,慢悠悠地说:“钱先生,恕我直言,凡事都应适可而止,这缘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完,他站了起来,说:“钱先生,话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告辞了。”

    钱文忠站起来,他反而不想让闻家奇离开,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问半仙,这善缘恶缘会如何变化?孙子日后会有怎样的大富大贵?

    可是闻家奇已经出了门,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钱文忠望着闻家奇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门口,心中顿时翻腾着复杂的波澜,站在院子里愣了好半晌,嘴里念念有词:不告了,不告了……

    闻家奇回到了小树林,在车里给楚天舒发了条短信,告诉他事情已经办妥。

    楚天舒如释重负,说,老闻,这回你可帮了我的大忙。说,要价多少,我立马支付。

    闻家奇叹口气,说,小楚,我问你,闻芳的学费和生活费是不是你资助的?……好了,这我要算不出来,还有什么脸称大师啊。这样吧,你一共资助了闻芳多少你就付我多少,我们两抵了。

    闻家奇的女儿闻芳是临江大学的学生,和宁馨是校友。

    长期以来,对闻家奇装神弄鬼的做法十分反感,考上大学之后,在临江市人民医院找了份护工的工作,学费和生活费的不足部分,宁可接受楚天舒以借款名义的资助,也坚决不向闻家奇伸手。

    对此,闻家奇一直心怀愧疚,他曾经想与闻芳沟通,可是他越解释得头头是道,闻芳就越认为他这是花言巧语,搞得父女之间的关系相对紧张。

    这一次,闻家奇早就想好了,事情办妥之后,按行规该收取楚天舒的费用,就用来抵楚天舒资助闻芳的费用。虽然,这并不能让闻芳知晓,但多少可以缓解他作为一名父亲的愧疚。

    楚天舒感概地说,老闻,你是一位好父亲,我要向你学习。

    挂了闻家奇的电话,楚天舒又给薛占山打电话,告诉他钱文忠的态度可能已经发生了转变,让他再去钱文忠家看看。

    闻家奇走了,留给钱文忠的已经不再是连日来的愤怒和悲伤,他反复琢磨着半仙那些含而不露的话,孙子是死了,可是一大家子还得活着,往后的日子怎么过,钱文忠的心里冒出一个渺茫的念头,他希望自己一家人也像那些生活得很好的人家一样,幸福,欢乐!

    吃晚饭时,钱文忠自觉心里宽慰多了,破例地多吃了一碗稀饭,一个馒头。

    刚放下碗,薛占山就来了。

    这几天来,钱文忠心里对薛占山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这小子为了升官,讨好县委书记,居然不站在舅舅这边,处处事事帮着外人说话。这会儿再见到薛占山,他心中的气已经消多了,不仅给他让座,还倒了茶,说了一番辛苦受累的客气话。

    薛占山说:“三舅,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来劝劝你,人死不能复生,你心中有气、有恨这是自然的,话说白了,难道是楚书记让孩子出的意外吗?你不了解楚书记,他这个人……”

    钱文忠打断了薛占山的话,说:“占山啊,我想通了,不再折腾了,我同意对孩子的遗体进行尸检火化,只是我在这之前想见一下楚书记,你看行不?”

    看到钱文忠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薛占山感觉太意外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楚书记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做通了这个倔老头的思想工作。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