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11章 多么朴实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11章 多么朴实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79免费阅看到如此境况,薛占山一阵心酸,眼眶顿时湿润了,他拭了拭眼睛,大步出了办公室的门,却见钱文忠搂着体弱的老伴儿,在院子门口处犹豫起來,

    是啊,他又能怎么办,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他能怎么办,

    目送着钱文忠等人离去,薛占山马上开车去了县城,刚进县委大院,就接到了薛金龙的电话,让他到县长办公室去一趟,

    敲门进去,付大木坐在办公椅里,既沒有让座,也沒有倒水的表示,劈头就问:“老薛,和钱文忠谈了吗,”

    薛占山愁眉苦脸地说:“大县长,谈了,从早上八点到现在,整整谈了一个上午,别的都谈妥了,就是十万块钱少了点,还沒有谈拢,”

    “谈不拢又怎么样,”付大木气呼呼地说:“补偿十万块就够便宜他的了,他还想怎么样,”

    薛占山说:“我跟他说过了,这个数字是县里开会定下來的,”

    付大木不满地说:“老薛,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起來,尤其是像你们这些乡镇干部,要是在一个农民面前束手无策,他就敢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撒尿,”

    薛占山陪着笑解释说:“大县长,一言难尽啊,这事不能急,得……”

    沒等薛占山说完,付大木把手里的文件夹往桌上用力一扔,大声地说:“你们怕事,我付大木不怕事,你告诉钱文忠,他不服就让他告去,告到哪儿我付大木都奉陪到底,”

    薛占山愣住了,他看着付大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老薛,我知道你和钱文忠是亲戚,你的屁股可不能坐歪了,”付大木不耐烦地说:“好了,你去吧,抓紧谈,钱文忠这样下去影响太坏了,” 薛占山唯唯诺诺地从付大木的办公室出來,急匆匆地去了楚天舒的办公室,

    “老薛,來了,”楚天舒起身,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薛占山的手,问道:“还沒吃饭吧,走,我们去招待所,边吃边谈,再苦再累,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啊,”

    看到楚天舒的热情,饱受委屈的薛占山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他说:“楚书记,饭就不吃了,耽误你一会儿,我汇报完了再回去做工作,”

    楚天舒说:“那怎么行,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你稍坐一会儿,我让小王去打两份饭來,吃了饭再走,”

    王永超得了指示,带着马国胜去招待所打饭,

    楚天舒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信封,说:“占山,这一千元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转交给钱文忠,再好好和他谈谈,总这样下去影响不好倒无所谓,也干扰了县里和镇里的主要工作,他自家也要过日子啊,”

    薛占山说:“楚书记,你应该了解他,其实钱文忠是一个讲义气、也通情达理的人,我说句沒原则的话,我很同情他,真希望多给他点赔偿,”

    “是啊,五万块是开会讨论最后定下來的,我也认为少了,可是在经济欠发达的南岭县,也只能如此了,”楚天舒把信封交给薛占山,问道:“他还有别的什么要求吗,”

    薛占山接过信封,说:“他原先还在提一命抵一命,还坚持非要生了男孩才罢休,后來我跟他说明白了,判决是法院的事,生男生女谁也沒办法,他就沒再提了,只是他老伴儿说,为了生这个孩子,交的罚款都不止十万,只赔五万,哪里说得过去呀,楚书记,说真的,这话我听着都难受哇,”

    楚天舒停了停,说:“占山,我能理解你的难处,你再好好和他谈谈,实在再谈不通,我晚上抽时间亲自跟他谈,”

    薛占山在付大木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他本來想着,如果楚天舒再批评他,他就打算撂挑子了,现在看楚天舒不仅沒有一点儿批评的意思,反而主动提出來亲自去谈,这让薛占山大为感动,

    草草地吃完饭,薛占山又回了城关镇,路过银行的时候,他拿出工资卡,从自动柜员机上取了一千元钱,和楚天舒那一千元放在了一个信封里,

    薛占山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硬着头皮,直接去了钱文忠的家,

    家里冷冷清清的,钱文忠的老伴儿身体虚弱,回來之后就躺在床上唉声叹气,二妮子在灶房里生火做饭,

    钱文忠抓了一条板凳,和薛占山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

    薛占山将信封塞到钱文忠手里,说:“三舅,这两千元是我和楚书记个人的一点儿心意,你拿着,”

    钱文忠含着泪,推开薛占山的手说:“占山,你和楚书记的钱我不能要,你们两人都是好官,这是你们辛辛苦苦攒來的工资,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要是像白存礼常以宽那样的贪官贪來的不义之财,有多少我要多少,”

    薛占山说:“三舅,拿着吧,你还不了解楚书记这个人,他改革、治理是下得了狠手的,可他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你要理解他啊,”

    这时,二妮端了碗饭给钱文忠送过來了,

    钱文忠问:“二妮子,你奶奶吃了吗,”

    二妮子红着眼睛说:“沒呢,奶奶说她吃不下,”

    钱文忠叹了口气,把饭碗放在了地上,

    薛占山说:“三舅,该吃饭还得吃,身体要紧哪,”

    钱文忠端起碗,扒拉了几口,就把碗筷递给了二妮子,

    二妮子噙着泪,端着碗筷进去了,

    薛占山真的无计可施了,说:“三舅,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行你就去告吧,我保证不拦着你,我跟你讲,刚才我去了楚书记那里,他说,我要谈不通,他晚上亲自來跟你谈,不过,如果你真的去了北京,我这个镇委书记撤了无所谓,要是楚天舒的县委书记也沒了,那恐怕连帮你解决问題的人都沒有了,”

    钱文忠看着手里的信封,半天沒说一句话,他流着伤心而痛苦的泪,沒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他把头埋在两只巴掌中间,泪水从指缝里渗了出來,他含着泪说:“占山,你跟楚书记说,我,我不告了,”

    说完,钱文忠用那粗糙的手把眼泪一抹,自顾自进了屋子,

    得到薛占山的报告,楚天舒的眼睛湿润了,

    农民,这就是中国贫困地区的农民,多么可贵,多么朴实,多么让人怜悯又令人尊敬的农民啊,

    临到快下班的时候,楚天舒给薛占山打了个电话,说:“占山,你准备点蔬菜,我带点酒和肉过去,晚上你陪我去钱家吃顿饭吧,”

    薛占山很是意外,他以为,钱文忠答应不告了,楚天舒就不会再过问此事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楚天舒居然还会专门抽出时间來,专程去钱家吃顿饭,

    推开钱家院子门的时候,钱文忠正蹲在院子里抽闷烟,

    薛占山喊了一声“三舅”,钱文忠“哼”了一声,头也不抬地说:“占山,你还來干什么,我不会跟你说过了,我不告了,难道你还怕我反悔了不成,”

    薛占山笑道:“三舅,你说的哪里话,不是我怕你反悔,是楚书记來看望你了,”

    钱文忠愣了一愣,抬起头,见楚天舒就站在薛占山身旁,忙站起身來,把手里的烟头扔了,颤抖着嘴唇,半晌沒说出话來,

    楚天舒说:“钱大叔,我來你们家吃晚饭,你欢迎不,”

    “欢迎,欢迎,”钱文忠慌不迭地冲着屋里喊:“二妮子,二妮子,”

    二妮子急急忙忙从屋里出來了,

    钱文忠搓着手,一口气给二妮子布置了好几个任务,“二妮子,快,去后院抓只鸡,还有,把房梁上的腊肉拿下來,对了,我屋里的米缸你还有几个鸡蛋,都拿出來,”

    二妮子答应着,手忙脚乱就要往后院跑,被薛占山喊住了:“二妮子,不用忙乎了,我们带着酒和菜呢,”

    王永超从后面闪了出來,一只手拎着两瓶酒,一只手拎着好几个塑料袋,里面有鱼有肉,还有鸭脖子鸡翅膀以及各种配料,都是超市里打理好的,

    王永超把东西拎到二妮子跟前,

    薛占山挽起袖子,说:“來,我今天当回大厨,二妮子,你來给表叔打个下手,”

    二妮子答应了,接过王永超手里的塑料袋,跟着薛占山进了灶房,

    热腾腾的火烧起來,一会儿就传出了饭菜的香味,原本冷清了好多天的屋里便有了生气,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钱文忠的老伴儿身体一直不太舒服,她不肯一起坐在桌子上吃,就让二妮子夹了些菜,送到了房间里,

    楚天舒、薛占山、钱文忠和王永超坐在了堂屋里,斟上酒,一边喝一边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几个人好像达成了默契,谁也沒提补偿和告状的事,

    二妮子在一旁忙前忙后,既要照顾房里的奶奶吃饭,还要给堂屋这一桌子人端菜盛饭倒酒,聪明伶俐,手脚勤快,

    楚天舒就问了句:“二妮,你多大了,上高中了吗,”

    钱文忠代为回答说:“十五,今年初中刚毕业,”

    楚天舒说:“哦,放完假该上高中了,”

    二妮子刚要说话,被钱文忠瞪了一眼,马上把话咽了回去,低着头沒做声,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