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32章 相谈甚欢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32章 相谈甚欢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说到这里,付大木举例说,沿海某地被央视曝了光,省里出面去扫黄打非之后,酒店的老板干不下去了,怨声载道,几万小姐被赶跑了,房屋出租、餐饮业、服装销售、化妆品商店等等服务链条受到了极大影响,一些外地的小商小贩也陆续撤离,去别的地方图谋发展。

    随着这些消费群体的流失,财政收入锐减,扫黄打非对经济的影响之大出乎意料啊。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谁也不愿意说出口,因为从中央到地方,扫黄打非是清除社会丑恶现象,你要有异议,只能说明你的政治立场有问题。

    楚天舒虽然心里十分认同付大木的观点,但表面上还要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尤其在口头上不能轻易认同。他是县委书记,主管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说话办事不能偏离这个身份太远,一旦以讹传讹传到某些媒体的耳朵里,很容易招来炮轰。

    见楚天舒没表态,付大木沉吟半晌才说:“小楚,我是县长,看问题的角度也许不同啊。我听说,前天晚上公安局就把一个来南岭投资的江浙客商给扫进去了。这简直是胡搞,见了老陶,我是要批评他的,照他这样下去,不要说新的客商不敢来,怕老的也难留住。”

    对于付大木贼喊捉贼式的示好,楚天舒自然听得出来,他说:“大木县长,你是政府一把手,更注重经济建设和地方保护,这么想也不无道理,其实我也很为难,不打吧,怕泛滥成灾,打吧,招商引资有难度,财政收入肯定会下滑。”

    “不仅要下滑,下滑的幅度肯定不会小。”付大木说:“这扫黄打非是上面的要求,该扫的要扫,该打的也要打,我只是觉得不能过。当然,这不是说我们要靠**服务来发展经济,但真的不能搞得太干净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哪个地方不是这样?小姐们也得生存,我们把她们赶走了,等于流失了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将一个产业链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即使将来得到了精神文明示范县又有什么意义?那还不是虚的?”

    楚天舒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着头,难得付大木有这么一次开诚布公的袒露想法,而且,有些话说得很到位,他完全赞同。

    卖*淫嫖*娼无疑是社会的丑恶现象,政府不能放任自流,但也不能把它视作洪水猛兽,它只不过是社会发展进程中所带起来的泥沙,不会由此改变社会,动摇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而当下社会的主要矛盾,集中体现在就业问题、养老保险问题、最低生活保障金问题、高房价问题、**问题。凡此种种,才真正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可以想象的出,如果将一个卖*淫小姐和一个**分子同时挂牌游行,并且允许观众吐口水的话,首先淹死的一定不是小姐,而是贪官。

    过去,楚天舒一直以为自己与付大木永远是对立面,没想到在对待经济发展与扫黄打非的观念上,又与付大木达成了绝对的一致。

    看来,在任何时候或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永恒的对立,也不可能有永恒的统一。

    楚天舒当然不能在付大木面前这么说,但他却可以这么想,他不可以表露他的想法,但不能不表明他的态度,否则,付大木一定会认为自己没有接收到他来示好的信号。

    于是,他兴奋地说:“大木县长看问题真是一针见血,只是有些想法,我这个当书记不好像你这么直接说,不过,有一点我们是共通的,就是希望南岭发展得更快更好。”

    付大木故意讨巧地说:“小楚,怪不得县里很多的干部群众在说,你是这些年来最称职的书记,就凭你这能力和水平,远的不敢说,当青原市的副市长肯定是富富有余的。”

    楚天舒一听,爽朗地大笑起来。

    近一年来,付大木还没有见过楚天舒在自己面前这么爽朗地笑过。

    楚天舒笑完才说:“大木兄啊,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到市领导那里,有了误会就不好了。”

    付大木听楚天舒亲切地叫了自己一声“大木兄”,心里顿觉与他亲近了许多。看来,恭维的话谁都爱听,一向冷硬死板的楚天舒也不例外。便顺了他的话说:“即使传到市领导的耳朵里也没有什么,这是大家在议论,又不是你自己说的。”

    “不好,传出去总归是不好。”楚天舒摇了摇头,说:“说心里话,外面怎么传不去管它,我现在就想,如何把南岭经济抓上去,让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等到哪一天离开这个岗位的时候,干部群众不在背后戳脊梁骨吐口水就行了。”

    付大木听楚天舒这么一说,心里暗暗冷笑,你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实际上还不是想在南岭干出政绩来,进而实现你升官的政治野心。

    想到这里,付大木忙堆上笑脸,说:“是的,是的,小楚老弟啊,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哦,对了。”楚天舒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大木兄,有个情况我跟你通个气,我想最近请省里几位经济学家来县里看看,让他们给我们把把脉,出出招。我感觉,以县里目前的状况,光靠招商引资成效还是有限,有必要打开思路,从南岭的实际出发,找到一条有南岭特色的发展之路。”

    “是的,我非常赞同。离开了南岭实际来谈发展,过分依赖外地投资来拉动,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付大木顺杆子往上爬,说:“小楚,浮云矿场的黄固找过我好几回了,明年开春之后,他们打算大规模开采了。放马坡到底怎么个说法,政府得有个意见,不能总这么搁置下去啊。”

    在家族利益的驱使之下,付大木还是忍不住打破了短暂的和谐气氛,他再次把放马坡是否交给浮云矿场大规模开采的难题摆在了楚天舒的面前。

    楚天舒说:“大木县长,离开春还有段时间,这个情况我们再好好思考思考,回头也可以听听经济学家的意见。”

    “也行吧。”付大木说:“不过,山坳村与浮云矿场的矛盾由来已久,这事早定早了,我很担心久拖下去,弄得不好又会出什么乱子。再就是,浮云矿场是县里的利税大户,他们明年到底有多大的生产规模,直接影响下一年度的财政预算。”

    “你说得对。”楚天舒说:“我们不能单纯从某一个方面看问题,最好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既保证县里的财政收入不受太大的影响,又能彻底解决山坳村与浮云矿场之间的矛盾。”

    这个话题不投机,该表达的也都表达到位了,付大木正准备离开,陶玉鸣敲了一下门进来了,他一看付大木也在,便说:“不好意思,两位领导谈,我在外面等一下。”

    付大木抬抬屁股,说:“老陶,别等着了,我们已经谈完了,你有什么事就给楚书记汇报吧,我这就走。”

    楚天舒说:“大木县长,你别走了,来得巧不如赶得好,干脆让老陶一起汇报吧,免得他给我汇报完了还要跑你那去一趟。”

    付大木把抬起的屁股又放下,说:“也好,也好。”

    陶玉鸣暗想:昨晚上胡晓丽单独与楚天舒见面之后,楚天舒当即答应放人,今天一大早,付大木又主动跑过来,和楚天舒谈得热火朝天,看上去似乎很投机,很愉快,莫非他们真的讲和了?有可能,太有可能了!

    陶玉鸣拿出笔记本,说:“昨晚上专项行动的结果出来了,一共抓获了二十八名违法乱纪的人员,查封了违规经营场所三家,停业整顿十二家,收缴违规资金和罚款收入累计三十二万五千六百二十八元。”

    付大木说:“老陶,成果不小哇。看来我这个县长可以让给你当了,每天只要带着人去抓人罚款,这么一年搞下来,南岭县的财政收入可以翻番了。”

    陶玉鸣遭了付大木的嘲讽,不知如何是好,站在那里,只能尴尬地苦笑。

    楚天舒站出来打圆场,说:“哈哈,老陶,刚才我与大木县长已经统一了思想,这种专项突击行动,不搞肯定不行,搞过了也不行,关键是要加强日常的检查监督和普法宣传。像石花大酒店、光明大酒店、南岭风光会所这些正规经营单位,动不动就停业整顿,不仅影响南岭的地方形象,也影响经济发展。”

    陶玉鸣只得连连说是,心里却是苦不堪言:你们两个神仙打架,我这个小鬼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现在你们两个神仙不打架了,我这个小鬼还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里外不是人。这鸟活真他妈的没法干了!

    告辞出来,坐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付大木长出了一口气,他觉得今天扮演的角色比胡晓丽昨晚上扮演的角色还不光彩。

    其实,说到底,人一旦进入到了官场这个圈子中,没有政治野心是不可能的,不同的是野心的大与小,实现野心的可能性高与低,方法的优与劣。

    我自己如此,楚天舒也如此,其他人照样如此。如果楚天舒真的能高升也不错,县委书记的位子空出来,何尝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