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49章 回家过年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49章 回家过年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县委、县政府院子里梧桐树枝头的树叶稀疏而且泛黄,显得比从前憔悴了许多。几天前的一场冬雪,将整个县城洗刷一新,蓝天晴朗,白云悠然,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凉。

    春节将至,年味渐浓。

    楚天舒主持召开了年前的最后一次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碰头会”。

    因为下午要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会议要扩大到“四大班子”全体成员和“法检两长”。所以,在此之前,主要领导一般会“碰个头”,提前将上会的议题“通过”一下,然后再拿到扩大会上讨论表决,通过后以文件的形式下发执行或实施。一般拿到扩大会上的议题,基本上没有不通过的,扩大会通过的决议只是一个合法的施政程序。

    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一般是县里有重要或者重大的事宜需要传达、需要研究、需要讨论、需要表决、需要通过,才将县领导们集中起来商议,同时也有通报告知大家的意思。

    县里所有的重大决策和部署,都要通过这种会议做出决议并颁布实施。但在开会以前,所有在会议上需要传达需要讨论需要表决的议题,都要通过“碰头会”审定同意后,以材料形式在会上散发给所有与会的县领导。

    因此,什么议题上常委扩大会,什么议题不上常委扩大会,必须事先由“碰头会”把关。

    今天下午的常委扩大会,共有六项议题。

    参加“碰头会”的除县委书记楚天舒外,还有县委副书记、县长付大木,县委副书记杨富贵,常务副县长耿中天,县委组织部长周宇宁、县委宣传部长茅兴东和县公安局局长陶玉鸣,副县长迟瑞丰和李太和。

    另外参加会议的还有政府办主任薛金龙,由于县委办主任一直空缺,副主任柳青烟调任招商局局长,根据付大木的提议,薛金龙就以政府办主任的身份协调县委办的工作。

    会议当然由楚天舒主持,薛金龙按书面材料念着汇报。

    这六项议题,是六份材料,由相关的主管部门草拟,再由主管这些部门的县领导把关,也是几易其稿才报到楚天舒这里准备上常委扩大会的。

    此前,楚天舒大致浏览过了,现在则由薛金龙在“碰头会”上向大家宣一遍。但念也不是全念,是挑着重点念,一般的只是简明扼要说一下,大家没补充的,就算通过了。

    今天的六项议题,有几项是关于贯彻上级会议精神和春节前后的工作安排,例如节日维稳、严禁公款送礼、贫困户慰问等等,虽然是例行程序但非常重要,大家都有表态,也都有补充,简要念一念就算通过了。

    重点在后这个议题,就是将要以县委、县政府名义起草的《关于南岭县经济发展中长远规划》中提及到的某些决策,出现了一些重大的分歧。分歧也不是大家的分歧,主要是楚天舒和付大木的分歧,两个党政一把手意见不一致。

    不一致主要集中在一点:在本年度内,关闭浮云矿场等所有的煤矿和非煤矿山。

    对于方案中的这一条款,付大木开始并没有直接提出异议,而是这样问主持制订规划的耿中天:“你知道,全县所有的矿山企业,全年的生产总值是多少?上缴的税收是多少?占我们县的GP是多少吗?”

    耿中天想了想,推推眼镜架儿说:“县财政核算过,生产总值一个多亿,税收两千万,财政收入一百万,占全县的GP的百分之四十。”

    付大木又问:“那么,如果将这些支撑全县经济命脉的财路断掉,将来发展起来的绿色生态农业,收入能达到这个水平吗?我们姑且不说县里有没有能力发展绿色生态农业,就按这个实施方案中所描绘的美好前景,你预计一下,这个新的经济增长点,过个三年五年能不能达到这个经济规模?能不能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

    “这个……”耿中天犹豫片刻道:“绿色生态农业,是全省的一个独创,有其独特的属性,很多东西没有范例可以类比,现在计算具体数据,大县长,我真不敢冒说。”

    付大木大声说:“可市委市政府每年考核我们的,是实实在在的经济指标啊!”

    耿中天推推眼镜架儿,没有做声。

    楚天舒说:“大木县长,这个想法,我们已经专题研究过多次,也是根据专家教授们实地考察的建议提出来的,历时近一个月,才搞出了这么一个中长远规划。方案中提到的年内关闭所有矿山,恢复生态,这是发展绿色生态农业的前提,是必须的。”

    付大木说:“我并不反对将专家教授们建议写入中长远发展规划,但是,我不同意这么快就关闭所有的矿场。他们可以纸上谈兵,我们不能画饼充饥啊。更何况,专家教授们自身也有分歧。”

    楚天舒说:“保护生态环境,恢复绿水蓝天,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这是中央提出来的,南岭县在前些年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具备了较好的基础,关闭所有的矿场,将浮云山脉全面打造成一个绿色生态农业产业园区,将幸福水库、放马坡、云雾洞等浑然连成一体,不但一下子盘活了存量资源,还会带动全县整个生态、绿色、自然系统的发展、提升与定位。因此,整个浮云山脉范围内,必须停止一切矿山的开采与挖掘活动,这是发展绿色生态经济的前提。”

    “楚书记,问题的关键是,”付大木故意停顿了一下,说:“启动资金在哪里?”

    楚天舒笑笑道:“一方面,我们可以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吸引外面的客商来南岭投资,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大力宣传南岭经济发展中长远规划,争取省市资金的支持。”

    付大木不以为然地说:“楚书记,省市的意见我吃不准,但据我所知,绝大多数的企业对开发福浮云山和绿色生态农业并不感兴趣。”

    “的确如此。”楚天舒说:“他们之所以不感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浮云矿场还没有关闭,试想,我们一边在高喊发展绿色生态农业,一边又在大肆开山采矿,人家能相信我们承诺的政策吗?同样,如果我们不关闭所有的矿场,又怎么开口向省市申请资金扶持?”

    付大木脸沉了一下,迷迷眼道:“那我们是不是等落实了发展资金之后再来研究矿场关闭的具体方案?”

    付大木的作风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他没有像过去独断专行那样直接一口否决,而是要等发展资金落实之后再议,这实际上意味着搁置。

    如果是其他的问题,杨富贵、茅兴东会站在楚天舒一边,但是,今天却没有迟迟没有表态。

    杨富贵负责维稳,浮云矿场一旦关闭,以采矿为生的上千人将要失业,周边靠给矿场提供配套服务的小餐饮、小超市以及休闲娱乐店就要关门,附近乡村种植的蔬菜瓜果销路将受到影响,这么一大帮子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一旦闹起事来,必将麻烦不断,不排除酿成恶性事件的可能性。

    当然,他也不会去支持付大木,因为开采放马坡,危及山坳村的利益和生存,黄腊生等人要闹将起来,局面也难以收拾。

    撇开个人的感情因素,耿中天对关闭浮云矿场也是持保留意见的,毕竟他是常务副县长,办每一件事都涉及到资金,把赖以维持的财路断掉,将来的工作很难开展。而且,对于发展绿色生态农业,他认为非常有前途,可现实情况是,没有几千万的前期资金投入,不具备规模效益,一时半会儿很难有所作为。

    茅兴东主抓宣传工作,经济方面不是他的特长,面对楚天舒与付大木的分歧,他只能从政治上去理解,他认为这两个人的斗争是一个常态,关闭矿场是利益之争,不可调和,可杨富贵和耿中天都不表态,他就更不好率先开口了。

    周宇宁的想法与茅兴东差不多,他继续保持观望。

    陶玉鸣倒是学乖了不少,见其他人都不说话,他也就懒得多说了。

    副县长迟瑞丰和李太和人轻言微,也只能保持沉默。站在政府的角度,他们也不是太赞成关闭矿场,甚至心里还有些认同付大木要求先落实资金的说法。

    薛金龙地位最低,自然没有说话的余地。当然,他不表态支持付大木,就算是对楚天舒某种意义上的支持了。

    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全县经济发展“中长远规划”可以原则通过,确立绿色生态农业是将来发展的方向,但其中具体的方案暂时不发布,待年后继续研究讨论达成一致后再另行公布。

    专家教授们描绘的美好前景很丰满,非常振奋人心,但是,县领导们面对的现实很骨感,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维持政府财政能的正常运转。

    之后的两天,楚天舒等县领导按照分工,走访慰问了各乡镇的贫困户,检查通天河大桥工地建设,提前给离退休的老领导拜年。他的心里一直怀揣着一个念头:回家,过年!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