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62章 一无所获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62章 一无所获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话说杜雨菲带着郭顺强等人冒雨驱车前往违章车辆停车场。

    违章车辆停车场位于县城西边的荒郊野外,实际上是交通大队控制下的一家报废车辆改装厂的停车场,杜雨菲的车开到紧闭的大铁门前,透过雨幕望过去,里面停着上百辆轿车、货车、拖拉机、农用车和摩托车,黑压压的一片。

    报废车辆改装是一个暴利的行当。

    根据规定,报废车辆只能交给交管部门指定的处理厂,车主只能拿到百把块钱的补偿,卖废铁的钱都不止这么多。而处理厂既可以拆上面有价值的零部件卖给修理厂,也可以进行改装之后从交管部门重新上牌照出售给他人,这么一个无本万利的行业,油水之丰厚可想而知。

    当然,前提是必须能打得通交管部门的关节。所以,各地的报废车辆改装厂一定是当地交管部门的关系户,或者就是与交管部门的实权人物联手开的。

    说穿了,南岭县的这家报废车辆改装厂,就是交通大队胡向发的自留地,也是陶玉鸣的小金库。

    杜雨菲首先看见了那辆载重大货车,在它的旁边才是电动车的残骸,她与郭顺强交换了一个惊奇的眼神,肇事车辆就这样露天放着,雨水把所有的痕迹都冲刷干净了,日后想提取物证重新鉴定都难。

    大门边有一个简陋的小屋子,里面亮着灯,有个人影在里面晃动。

    郭顺强打着伞来到小屋门口敲门,一个小窗口装着铁栅栏的从里面拉开了,露出一张丑陋的面孔,脸上一条疤痕格外的刺眼,他凶巴巴地问:“干什么的?”

    随即,铁门边传来了一阵凶恶的狗吠声。两条硕大的藏獒虎视眈眈地立在雨中,冲着门外发出凶猛的吼叫。

    “公安局的,把门打开。”郭顺强亮出了证件。

    “我看看。”疤脸汉子把头凑到小窗口,扫了一眼郭顺强的证件,随即把头缩了回去,生硬地说:“你们不是交通大队的,不能进来。”

    疤脸汉子随即要关上小窗,郭顺强掏出手铐,卡在了小窗口上,加重语气道:“我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奉命前来调查,你叫什么名字?”

    汉子还是没把郭顺强放在眼里,说:“你管我叫什么名字?没有交通大队胡大队发话,谁也不能进来。”

    郭顺强一腔怒火,再也忍不住了,顺手把枪掏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疤脸汉子的脑袋,厉喝道:“开门!”

    没想到,疤脸汉子根本不在乎,还冷笑着说:“有枪很了不起啊?我开了门,被狗咬了可不要怪我。”

    两条藏獒似乎听懂了主人的威胁,非常配合地吼叫起来,声音低沉残暴,令人不寒而栗。

    包俊友的遇害已经让郭顺强积攒了强烈的怒火,现在又遭到疤脸汉子的刁难和嘲讽,他愤怒无比地叫道:“信不信老子先把它们毙了。”

    “哼,你敢?”疤脸汉子的脸扭曲着,看上去越发的丑陋和凶狠,他威胁说:“这是陶局长放在这里养的,你把它们毙了,看你还想不想穿这身衣服。”

    郭顺强怒不可遏,举着枪瞄准了其中一条藏獒。

    “住手!”杜雨菲喝止了郭顺强,从车里走出来,对疤脸汉子说:“我是县公安局副局长杜雨菲,”

    疤脸汉子从小窗口里面打量了杜雨菲几眼,这才很不情愿地用手机拨通了交通大队大队长胡向发的电话。

    啰嗦了几句,疤脸汉子把手机挂了。

    杜雨菲的手机马上就响了,打来电话的正是胡向发:“哎呀,杜局,你怎么亲自去了停车场,需要查证什么,你吩咐一声就是了。”

    县交通大队是陶玉鸣起家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是他嫡系队伍,胡向发更是他最信任的心腹。

    杜雨菲来到南岭县之后,主要分管治安和刑侦工作,与交通大队打交道不多,但明显感觉得出,胡向发并没有把她这个副局长放在眼里,听包俊友他们说,要不是杜雨菲调过来,副局长的位子早就是胡向发的了。

    杜雨菲说:“胡大队长,我和顺强路过停车场,看见事故车辆就这么暴露在大雨之中,这恐怕不合适吧?”

    “哦哦,这帮家伙,一个交代不到就什么事也办不好。”胡向发埋怨了一句,又皮笑肉不笑地说:“杜局,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找篷布遮盖起来。”

    杜雨菲说:“胡大队长,我打算进去看看,可看门的说,没有你的指示谁也不能进去,没办法,只好向你汇报请示一下了。”

    “杜局,你这是批评我。”胡向发这回没有埋怨看门的,等于是默认了有这么回事,他嘿嘿干笑了两声,说:“陶局在里面养了两条藏獒,我怕伤着人,才跟看门的这么说的。你稍等,我让他给你开门。”

    过了一会儿,疤脸汉子穿着雨衣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根橡皮棍,他对藏獒嘀咕了几句,两条藏獒停止了吼叫,服服帖帖地后退了几步,仍虎视眈眈盯着外面的两个陌生人,在大雨之下,身上的毛被淋得透湿,却依然纹丝不动。。

    疤脸汉子打开了大铁门,放杜雨菲和郭顺强进来之后,又随手锁上了,然后领着两个人往里走。

    经过两条藏獒身边的时候,这两只家伙似乎还记着郭顺强用枪瞄准过它们,恶狠狠地冲着郭顺强拼命地吼叫,要不是疤脸汉子喊了两声,估计这两只畜生会扑上来撕咬。

    疤脸汉子一个人守着偌大的一个报废车辆停车场,依仗的就是这两条凶狠的藏獒。否则的话,他一个人就是有三头六臂,停车场里的这些个废铜烂铁也一定会被周边的村民盗抢个精光。

    来到电动车的残骸旁,疤脸汉子站在一边,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杜雨菲和顾顺强的一举一动。

    杜雨菲给郭顺强使了个眼色。

    郭顺强会意,他转到大货车的另一面,站在驾驶室的踏板上,用力捶打着车门把手,似乎是想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室。

    疤脸汉子听见声响,连忙跑了过去。

    郭顺强问:“有没有钥匙?”

    疤脸汉子一撇嘴:“没有。”

    “他妈的,”郭顺强跳下来,朝着大货车狠狠地踢了两脚。

    疤脸汉子看郭顺强不顺眼,他不满地说:“哎,轻点,这是临时存放的,踢坏了你赔啊?”

    郭顺强越发来气,抬腿又是几脚。

    疤脸汉子也不劝了,掏出手机拍照留证据。

    郭顺强气鼓鼓地绕到了车后,疤脸汉子举着手机也跟过去了。

    趁着这功夫,杜雨菲探头去看电动车的残骸,可是,她仔细看了好几遍,上上下下都没看见冷雪说的行车记录仪,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冷雪说先锋客运的每台车都装了,那一准儿错不了,难道它会不翼而飞了?

    杜雨菲回忆了一下,当时电动车残骸被拖走的时候,地上除了一大滩血迹和几块被撞碎的电器元件,并没有看见行车记录仪啊。这会是在运过来的途中搞不见了,还是运进来之后弄丢了?

    疤脸汉子和郭顺强嘀嘀咕咕地转回来了。

    杜雨菲装模作样地对疤脸汉子说了几句要把肇事车辆遮盖起来,保护好证据之类的话。

    疤脸汉子对杜雨菲比较客气,点着头答应了,说已经通知厂里赶紧把篷布搞过来,一会儿就会遮盖好。

    杜雨菲对郭顺强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往外走。

    快走到藏獒的边上,杜雨菲看了一眼垂着长舌头的藏獒,故意作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疤脸汉子赶紧上前,陪在了杜雨菲的侧面,挡住藏獒站立的方向。

    杜雨菲笑笑,以示感谢。

    疤脸汉子也跟着谄媚地笑,在他看来,得罪郭顺强没什么大不了,没有必要再得罪杜雨菲。

    杜雨菲突然问:“师傅,这车运过来,有人动过么?”

    “有!”

    “谁呀?”

    “他。”疤脸汉子一指郭顺强。

    “呵呵,”杜雨菲笑了,说:“师傅,我是问在我们之前。”

    “没有,绝对没有。”疤脸汉子信心满满地挥手一划拉,说:“不是我吹牛逼,就是借给谁几个胆子,也没人敢来这儿瞎搞。杜局,自打中午拖过来,这两辆车就再没人碰过它们一指头。”

    杜雨菲心里有数了,照疤脸汉子这么说,行车记录仪应该是在运输的途中搞丢了。她满意地点点头,说:“嗯,看来胡大队把这些杂把事交给你们来做,还是挺靠谱的。”

    “那是的。”得到了杜雨菲的肯定,疤脸汉子颇为得意,他晃荡了一下手机的橡皮棍,吹嘘道:“杜局,我跟你说,在南岭县换了别人还真不定能管得利索。”

    继续往前走,快到大铁门的时候,杜雨菲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正在开门的疤脸汉子:“哎,师傅,拖车的单位可靠不?”

    疤脸汉子大大咧咧地说:“没问题,我们公司自己的拖车,保管误不了事。”

    “好,谢谢啊,师傅。”杜雨菲回头又叮嘱了一句:“赶紧的,篷布来了就盖上。”

    疤脸汉子甩着橡皮棍,大声地说:“杜局,你放一百个心,胡大队交代过的,保证妥妥的。”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