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66章 鸡犬不宁(2)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66章 鸡犬不宁(2)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垃圾处理场来了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儿。

    周二魁拼命地晃着脑袋,总算引起了老头儿的注意。

    老头儿眼神不好,猛然在垃圾堆里发现一个活物,被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才用捡垃圾的竹钳子试探着扒拉了几下,弄得周二魁脸上、眼睛鼻子上满是臭烘烘的垃圾。

    老头儿手里的竹钳子终于夹住了周二魁嘴里的手套。

    周二魁“嗷”地一嗓子吼了出来。

    “有鬼啊!”老头儿扔下竹钳子,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垃圾处理场。

    周二魁拼命大喊,嗓子喊哑了,才把来运送垃圾的环卫工人招来,由于惊吓过度,又冻了大半夜,人挖出来半条命都没了,尤其是底下的那玩意儿被癞蛤蟆和蚂蚁苍蝇折腾得血脉不通,还没等送进医院,又晕了过去。

    周二魁被人暗算了,**卵子都差点被割掉了,反正周伯通、洪七公等人去医院看他的时候,那玩意儿肿得像一个大鸡窝,鼓鼓囊囊的丑陋无比,据医生介绍,下半辈子的性福基本上葬送了。

    消息不胫而走,受过周二魁欺辱的乡里乡亲无不拍手称快,奔走相告。

    一个说法是,周二魁与某个暗娼发生了口角,被收保护费的混混按住了,把那个家伙打肿了;

    另一个说法是,周二魁在墙角落里随地小便,被过路的人发现了还辱骂对方,被人家推得摔了一跤,很不凑巧,露在外面的那家伙擦着地滑行了好几米,大面积挫伤。

    还有一个说法是,周二魁开大货车害了一名警察和司机,他们冤魂不散,半夜里来找他寻仇,直接把他的鸡*巴捏变了形……

    再次苏醒过来,周二魁拉着周伯通的手嚎啕大哭,哀求着说:“叔,你要给我报仇哇!”

    周伯通拍着周二魁的手,咬着牙说:“二魁,你好好休养,叔一定替你报仇。”

    要报仇,先得找到报仇的对象。

    周伯通把手底下的人派出去暗访,却是一无所获,只得打电话找到了躲在浮云山上的付三森,把周二魁在垃圾处理场遭的罪,一点儿没夸大地吐了一番苦水。

    这明显是报复!

    付三森听了,怒不可遏,一个电话打给了陶玉鸣,让他必须尽快把人挖出来。

    陶玉鸣立即给刑侦大队的郭顺强下了命令,说了一番限期破案的话。

    郭顺强调阅全县的监控录像,发现交警大队附近的摄像头坏了,再扩大范围继续调查,很快在垃圾处理场不远的一个小树林里找到了被遗弃皮卡车。

    经查,该车属县环卫所的工作用车,手续齐全,却是废旧车辆改装厂改装出来的旧车,全车污秽不堪,作案人又戴着手套,找不到指纹之类的线索,也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郭顺强如实向陶玉鸣作了汇报。

    陶玉鸣发了一通脾气,却也无可奈何,再往下追下去,说不定要暴露废旧汽车改装厂的猫腻,只好吩咐郭顺强暂时不要声张,继续侦查。

    忙乎了一天,郭顺强没有找到皮卡车的线索,却发现了越野车的踪迹。

    越野车无牌无照,车管所里没档案,基本上可以确认是报废车辆,此前没有在县城活动过。事发之前的夜里,这辆车从先锋客运开到杏林乡,经过了好几个监控摄像区域,但司机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根本看不清面容。

    郭顺强最后是在进县城的省道上一个监控录像中发现了这辆越野车,由于车速较快,拍摄的不是太清晰,再往前推,越野车又被另外两个摄像头抓拍到了,仍然很不清晰。

    经过反复放大辨认,杜雨菲在三个录像中发现了一个细节,这家伙的脸上同一个部位始终有一处痕迹,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一个疤痕。

    杜雨菲和郭顺强的脑海里同时冒出了一个人:废旧车辆改装厂停车场的守门人!

    把这三个录像和先锋客运的监控录像以及行车记录仪拍摄到的画面放在一起比对,开车人的面貌轮廓与守门人都大致相同。

    没错!杜雨菲和郭顺强一致认为,开越野车进入南岭县,在先锋客运做手脚,与“少尉”会车,应该都是一个人,就是停车场上的疤脸汉子。

    疤脸汉子做的是汽车改装的业务,搞到一辆越野车不在话下,在电动车的刹车上做手脚的手法娴熟不难解释,完事儿之后再将车解体处置得干干净净也是易如反掌,分分钟的事。

    尽管可以肯定疤脸汉子参与了这起阴谋,但是,仍然没有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完整证据链。

    很快,郭顺强查出了疤脸汉子的身份。

    杨光宗,42岁,南岭县城关镇人,18岁时曾因打架斗殴被劳教过,出来之后在大通公司开过大卡车,后来进了废旧汽车改装厂,当过几年修理工,之后被派到停车场看场子,顺带帮陶玉鸣饲养两条藏獒。

    至于杨光宗如何与陶玉鸣搭上的关系,这一点暂时无从得知。

    这个情况,杜雨菲来不及向楚天舒汇报。

    连日来,楚天舒看望了包俊友的家属,冒雨走访了乡镇和矿场,安抚干部群众的情绪,了解村民和矿工们的思想动态,连续召开了各种层面的会议,他明确而又坚定地指出,不能因为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影响了南岭县的社会稳定,更不能动摇了走绿色生态发展道路的决心和信心。

    楚天舒的表现大大出乎付大木一伙儿的意料,他不仅认同了这场车祸是一起交通事故,还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将浮云矿场和山坳村合并设立一个浮云镇,以公推公选的方式产生镇里的负责人,让他们自主选择带头人和经济发展方式。

    这一招是一个组合拳,把山坳村村民与浮云矿场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无论谁来主持这个镇的工作,都必须权衡两方的得失,开采放马坡,等于废了山坳村,如此一来,关闭矿场来发展绿色生态农业的呼声日益高涨,几乎是绝大多数人的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楚天舒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彻底打乱了付大木等人的图谋,他们哪里还有心思管周二魁被人暗算的破事,赶紧凑在一起商量应对之策。

    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出太好的法子来,只得按原定计划,指令躲在浮云山上的付三森想办法制造混乱,尽快把黄固拖下水。

    另外,他们反复分析认定,楚天舒发展绿色生态农业的前期资金投入只能来自凌云集团的支持,如果能利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电动车事故把凌云集团搞垮,楚天舒关闭矿场的计划就不攻自破了。

    胡晓丽与临江的王致远保持着热线联系,她希望鲲鹏实业加大对凌云集团施加压力,扰乱楚天舒的心智,斩断他可能的资金来源,让他无法两头兼顾,阻挠他关闭矿场,实施绿色生态发展的大计。

    王致远冷冷一笑,说,让付县长别急,春节过完,股市上见!

    楚天舒临危不乱,沉着冷静地在明处见招拆招。

    冷雪和杜雨菲则在背后组织龙虎拳和刑侦队的弟兄们继续敲山震虎,对参与制造事故的人员采取暗算行动,要闹得追随付大木一伙儿的黑暗势力鸡犬不宁。

    上一次折腾坏了周二魁的鸡鸡,这一次就轮着杨光宗和他的藏獒了。

    又是一个大雨之夜。

    夜半时分,冷雪带领黄天豹和王平川开着一辆皮卡车,摸到了报废车辆停车场的后墙,这里灌木丛生,脚下是厚厚的腐殖土,停车场的围墙并不高,壁上长满了青苔,墙头上插着玻璃茬子,还象征性地挂了几道铁丝网。

    这么点小玩意儿根本难不倒冷雪,她把一个草垫子搭在了围墙上,轻轻一跃便上了墙头。

    停车场里堆满了报废的汽车,整个停车场笼罩在一片哗哗的雨声之中。

    自从杨光宗接手了看门任务之后,有几个前来偷窃的村民被藏獒咬了之后,再没有人敢来捣乱,所以,停车场的防范十分的松懈。

    冷雪翻身跃下,轻轻落在地上,做了个安全的手势,王平川动作矫健的翻过了围墙,两人蹲在地上,警惕的看着周围。

    黄天豹没进来,他负责在外面把风。

    借着夜色和雨声的掩护,两人小心翼翼行走在报废车辆中间,渐渐靠近了院子正门。

    两条藏獒嗅到了生人的气息,吼叫了几声,奔跑着朝冷雪和王平川藏身的地方扑过来。

    冷雪举起了锯短了的麻醉枪,几乎贴着藏獒的脑袋,直接命中了目标。

    头一条藏獒倒在了地上,肚皮剧烈地一起一伏,四条腿狂乱地抽动,王平川毫不犹豫,手里的匕首准确地捅进了第二条藏獒的咽喉。

    冷雪也没有迟疑,用匕首割断了第一条藏獒的喉咙。

    狗血喷了一地,但很快被雨水冲散,形成了一条猩红的细流,渗进了旁边的排水沟,只几秒钟,水泥地上光洁如新,血迹全无。

    王平川一手拎着一只藏獒,来到了围墙边,嘴里学了几声狗叫,墙外望风的黄天豹只得冷雪他们已经得手,拍了拍巴掌。

    王平川用力一甩,两条藏獒甩出了墙外。

    黄天豹把它们用编织袋装了,扔进了皮卡车。

    冷雪和王平川则直扑门房。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