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70章 两枚炸弹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70章 两枚炸弹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第一枚重磅炸弹来源于南岭县,爆炸点却在临江市。

    先锋客运的司机吴狄一大早失踪,中午时分在临江市接受了《东南法制报》记者呼延非凡的采访,以亲身经历者的身份爆料称,凌云集团生产的电动车刹车系统确实存在安全隐患,在紧急情况下如果处置不当,很容易造成刹车失灵导致事故,他曾多次遇到类似的险情,也多次向公司管理层反映过,但从没有得到过重视,不排除是公司管理层的故意隐瞒。

    消息从总部传过来,冷雪气得一巴掌把办公桌的桌面拍裂了:“这是造谣,污蔑,无中生有。”

    黄天豹更是气得破口大骂:“麻痹的,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当初下岗了,哭着喊着要加入先锋客运,现在倒好,竟然反咬一口,真他妈的不是个玩意。抓住他,看老子不撕烂他的臭嘴!”

    “吴狄应该不会自己去编这通瞎话,他不是被收买了,就是被胁迫了。”楚天舒劝道:“大家冷静一点,我已经让杜雨菲派人去他家摸摸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到冷雪的报告,楚天舒就安排杜雨菲派人去吴狄家摸情况,然后赶到了先锋客运。

    对方要玩这一手,楚天舒和吴梦蝶早已有所预感,但没想到会出在南岭县,更没想到会发生在吴狄的身上。

    很快,杜雨菲回话了,听吴狄患病在床的父母说,吴狄早上准备去上班,突然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说要去省城一趟,出门的时候,只带了随身的一个小包,不像是有准备的外出。

    楚天舒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妹妹吴莎莎在不在?”

    “不在。”杜雨菲说:“她前几天去省城了。”

    楚天舒说:“行,我知道了。”

    杜雨菲问:“要不要去省城把吴狄找回来?”

    “暂时缓缓吧。”楚天舒说:“基本上可以断定,吴狄是被胁迫了,这会儿就这么冒然去找,恐怕是大海捞针,很难找得到。雨菲,你还是从吴莎莎身上入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来。”

    挂了杜雨菲的电话,楚天舒与吴梦蝶通了个电话。

    吴梦蝶说:“凌云集团所有新下线的电动车均刹车试验,所有的数据均满足国家技术规范要求。”顿了一下,又说:“我已经向国家安监总局提出申诉,请他们选派专家检验和验证我们电动车的刹车系统。我相信,纸包不住火,白的也抹不黑。”

    同时,吴梦蝶也告诉楚天舒,凌云集团不仅在组织股市的防御战,也在采取措施技术上的防御战,公关团队连夜制作了刹车系统安全测试的视频,让试车员在各种路况条件下紧急刹车,从技术层面验证刹车系统的安全性。

    不过,由于官方结论对凌云集团非常不利,现在又有内部人爆料,这个视频发布之后的效果很不理想,网上不明真相的围观者在一个网民为“非同凡响”的大V煽动下,对凌云集团官方微博实施狂轰滥炸,质疑声、嘲讽声、谩骂声不绝于耳。

    凌云集团处在风雨飘摇的不安气氛中,自事故发生之后,利空的消息一个接一个,青原市的媒体通报会结束之后,有关部门行动迅速,叫停了凌云集团所有电动车的运行,甚至连捐赠的公交车和出租车也严禁上路,本来签订的合同也纷纷被取消,据传国税稽查局的人员已进驻凌云集团,准备提请检察院查封账户……

    明里暗里,台上台下,王致远做足了功课。

    中午一点,股市再次开盘,青原市的官方通报、先锋客运人员的爆料、“非同凡响”带领下的水军传言,方方面面的负面消息直接导致投资者恐慌,凌云集团的股票遭到大肆抛售,同时一些掌握了大量筹码背景神秘的投资公司也在疯狂砸盘,股价一泄如注,势不可挡。

    吴梦蝶手上可用的资金不多,无力承接巨大的抛盘,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被砸低,又被人悄悄吸纳,继而继续砸低,继续吸纳,直至跌停。

    吴梦蝶一直守在电脑前监控着凌云集团的股价变化,普通投资者的恐慌性抛盘在刚开盘没多久就已经结束,随后都是恶意打压,从这种霸蛮的操作手法来看,这是鲲鹏实业王致远的惯用手法。

    恶意收购通常是个漫长的过程,大公司之间的收购有时候会耗用几个月乃至几年的时间,但这也取决于双方的力量和战斗意志。

    事实上,吴梦蝶接手凌云集团之后,曾经遭遇过多次的危机,都被她一一化解了,可是,这一次的对手是鲲鹏实业的王致远,他的实力超乎寻常,而且蓄谋已久,手法诡异多样,大有一举将凌云集团击垮之势。

    王致远躺在京城的恒温游泳池边的躺椅上,玻璃幕墙外是白皑皑的一片雪地,浅蓝的游泳池里,两名身材苗条面容姣好的少女正在嬉戏,发出来的喊声比掀起的浪花还要浪上好几倍。

    王致远对眼前的此情此景置若罔闻,他并不喜欢纸醉金迷的生活,他对财富的欲望比生理的欲望更加的强烈,只有财富的不断积累才能证明他没有辜负岳父家的期望,才能证明他有资格与贾家的贾文正平起平坐,名正言顺地成为京都红三代俱乐部的一员。

    阻击凌云集团的资金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鲲鹏实业的自有资金,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王致远早有预谋,在一年之前就开始养精蓄锐,处处避开与凌云集团的正面交锋,就等着在这个关键时刻拿出来大显身手。

    其次,是贾文正调动的国有投资公司的钱,总金额大约在十亿左右,凌云集团属于蓝筹绩优股,极好的投资方向,赚了是贾文正的业绩,赔了就当是交了学费,反正不是自家的钱,玩起来大可不必心疼。

    第三,是来自京都红三代俱乐部成员郑家、钟家的资金,他们通过父辈的影响力攒下了巨额资产,来路多少有些不明不白,王致远说服他们通过购买凌云集团的股票,正好可以把这些钱洗白,红三代们哪有不乐意的。

    开盘时间到了,王致远拿着手机发号施令:“给我砸,狠狠地砸。”

    在强大攻势面前,凌云集团的抵抗越来越微弱,吴梦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股价被不断砸低,她心如刀绞,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慢慢的勒死,却又无能为力,她想到了凌老爷子创业的艰辛,想到了凌锐的未来,如果这一关扛不过去,凌云集团就有可能被鲲鹏实业鲸吞。

    短短两个小时,凌云集团的市值缩水10%。

    很显然,这才仅仅是开始!

    吴梦蝶黯然神伤,难道凌云集团这份巨大的产业就要生生地毁在自己手上了吗?

    傍晚时分,“一把烂鱼叉”发声了,她抛出了一系列的数据、图片与视频,一方面证明凌云集团的技术上经得起检验,另一方面也暗示,近期一系列的事故可能是人为制造的。

    “非同凡响”立即组织水军展开了对“一把烂鱼叉”的围攻。

    “一把烂鱼叉”紧接着抛出先锋客运的监控录像和杨光宗、林文胜的录音予以反击。

    大V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一把烂鱼叉”与“非同凡响”两位大V之间的争斗吸引了网民们的眼球,虽然“一把烂鱼叉”暂时还不能彻底扭转局势,但是,网上对凌云集团的质疑声中多了不少的争议声,正反两方从一边倒逐渐转变成了势均力敌。

    第二天上午一开盘,王致远继续痛下杀手,猛砸凌云集团的股票,他手上掌握了几十个账户,有的砸,有的吸,玩的都是对敲,把股价砸低了,但是手上的筹码并没有减少多少。

    经过一夜的休整,吴梦蝶再次调集资金进行着顽强的抵抗,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中,双方都在血拼,凌云集团的股价在急剧的波动。

    股市上拼得异常的惨烈,网络上争斗也进入了白热化。

    上午十一点前后,“非同凡响”在网上又抛出了另一枚重磅炸弹,他通过微博公布了一段录音。

    声音虽然经过了技术处理,但对话的内容非常清晰。

    一个温柔的女声:“您好,请问您是‘非同凡响’吗?”

    一个中年的男声:“是的,你是谁?”

    女声:“我是凌云集团公关部的,我姓万。”

    男声:“你有什么事?”

    女声:“是这样的,我受吴总的委托与您协商,希望您能与我们合作。”

    男声停顿了一下,问:“怎么合作?”

    女声:“您是粉丝超过百万的大V,按照行规,您发布一条有利于凌云集团的帖子,我们会付给您五千元,转发的每条三千元,如果您有合作意向的话,麻烦您给我一个银行账号,可以么?”

    男声:“谢谢,我不知道什么行规,也不是为钱发帖,我是为了正义和事故的遇难者,你这样做是在侮辱我。”

    女声急忙解释:“您误解了,如果您不愿意提供账号,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行合作,比如,赞助您一辆我们公司生产的最新超跑。”

    “不需要。”男声愤怒地说完,然后是电话挂掉的声音。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