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086章 拿人感谢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086章 拿人感谢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全文阅读)

    吃完必胜客回来,楚天舒把车钥匙交给了白云朵。

    白云朵说,黄亚维没驾照,我在家带孩子,用不着吧。

    向晚晴说,用得着,你们不是还要去联系工作单位吗?

    楚天舒又顺嘴问了一句,要不要帮忙?

    黄亚维的脸色一沉。

    向晚晴赶紧捅咕了他一下,楚天舒忙改口说,哦,没什么要帮忙的,那我们就不上去了。

    白云朵瞟了黄亚维一眼,笑笑,举起拿着车钥匙的手摆了摆,说,谢谢了,拜拜。

    看着黄亚维和白云朵他们上楼后,向晚晴挽着楚天舒走出了名城嘉年华,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一上车,向晚晴急不可耐地把在车里与黄亚维聊天的情况说了,一边说,一边笑得花枝乱颤:“哈哈,太有意思了,一口一个云朵说了,简直要笑死我了。”

    楚天舒问向晚晴:“怪不得你刚才捅咕我,是怕黄亚维不高兴吧。”

    “对呀。”向晚晴赞赏道:“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学者。”

    楚天舒说:“是的,也不怪黄亚维迂腐,他真有骄傲的资本。”说完,他就把白云朵向他介绍的情况简明扼要地给向晚晴说了说。

    向晚晴连连点头。

    出租车很快进入半山华庭。

    车停稳,两人下车,相拥着来到门前。

    楚天舒摸出钥匙开门,向晚晴扭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表现不错,奖励一下。”

    楚天舒住了手,低头也亲了她一口,说:“哎,昨天你怎么说的?”

    向晚晴抬起头,问:“我说什么了?”

    楚天舒提醒道:“忘了?你说要替云朵感谢我的。”

    向晚晴斜楚天舒一眼:“怎么感谢?”

    斜得楚天舒心里怦怦直跳,附在她耳边道:“拿人感谢呗!”

    向晚晴用力掐了他一把,抿着嘴没做声。

    进屋后,向晚晴挑逗道:“老楚,又见着你二奶了,什么心情?”

    楚天舒不答,只是一下将她搂进怀里,两个身子死死缠住,半天脱不了。

    直到楚天舒把向晚晴放倒在床上,动手去解她的衣服,她才腾地站起来,说:“就你性急。先上卫生间,给我洗干净点儿。”

    楚天舒乖乖去了客厅里的卫生间。

    向晚晴也迅速钻进了卧室里的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向晚晴已躺进被子里。

    楚天舒蹲到床前,往里一摸,是个光溜溜的热身子,赶忙钻进去,覆到上面,嘴里说:“现在我可以接受你的感谢了。”

    向晚晴无心玩笑,扭动双腿,急切等着楚天舒进入。

    偏偏楚天舒不急不躁,在她唇上吻吻,又拱着身,去吻那块墨黑的草地,那块被他叫做乌凤的神奇圣地。

    向晚晴情不自禁,两人生生死死地澎湃起来。

    事后,两个身子紧紧贴在一起,再不愿分开。

    向晚晴合着双眼,享受着楚天舒的柔情,梦呓般道:“天舒,你真棒!”

    楚天舒说:“不是我真棒,是你太好了。”

    向晚晴说:“怎么呢?”

    楚天舒说:“跟你在一起,什么样的难关都能度得过。”

    向晚晴柔柔地问:“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呢?”

    楚天舒没防备说:“当然是困难重重啦。”

    向晚晴突然翻身坐了起来,说:“老实交代,是怎么回事?”

    楚天舒一脸苦相,说:“晚晴,不带这样的诱供的,以后还能好好说话么。”

    “没事,没事哦,”向晚晴温柔地安抚道:“老楚,我就是想听听,我比她们好在哪儿?”

    楚天舒说:“我和冷雪在一起,差点把命丢了。”

    “嗯,差点把小命丢在秀峰山上了。”向晚晴说:“不过,你得了个宝贝儿子。”

    楚天舒拍了她一下以示不满,又接着说:“我和云朵在一起,差点把官丢了。”

    “嗯,被双规了。”向晚晴说完,停顿了片刻,突然又说:“不过,你得了个宝贝女儿。”

    楚天舒作委屈状:“呜呜,晚晴同学,我刚才说过了,不带这么玩的。”

    “我冤枉你了吗?”向晚晴说:“天舒同学,你就别拼命抵赖了,再好的小雨伞也保不齐有漏雨的时候,对吧?”

    女人就是女人,不像男人马马虎虎的,喜欢一个女人,只琢磨她的身体,懒得琢磨她的身外之物。难道说,向晚晴在背后悄悄作过调查研究,从白云朵那里把底细弄了个一清二楚。

    见隐瞒不了,楚天舒只得承认:“好吧,我坦白从宽,这总行了吧?”

    “算你识相。”向晚晴仍然不依不饶:“还有呢?”

    楚天舒拒不认罪:“没有了!”

    向晚晴横眉冷对:“不老实。”

    楚天舒咬紧牙关:“真没了!”

    “好吧,你不交代就算了。”向晚晴转过身去,嘟囔道:“你还想不想我的乌凤帮你旺夫?”

    楚天舒伸手搂住了向晚晴,说:“想!当然想!”

    向晚晴缠绕过来,说:“想就继续交代。”

    楚天舒抵不住诱惑,有些吞吞吐吐:“没有了……”

    “我保证既往不咎。”向晚晴抓住楚天舒的手,放在了乌凤之处,认真地说:“老楚,我以乌凤的名义发誓,绝不骗你。我已经接受了一个冷楚,刚刚又接受了一个白舒,我还会在乎再多接受一个两个吗?”

    楚天舒忍不住脱口而出:“真的?”

    向晚晴一把按住了楚天舒,笑道:“哈,露陷了吧?”

    实际上,楚天舒就是想借着今晚上,把所有的问题都交代了,免得心里存着这么多的秘密,负罪感越来越重,还不如来一个彻底的解脱,既可以取得向晚晴的理解和谅解,也可以放下了自己这沉重的包袱。

    要不然的话,以楚天舒的定力,纪委的人那么逼供都毫无效果,只凭向晚晴的语言诱供,他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落入了圈套呢。

    楚天舒讲述的故事,向晚晴虽然听得心里五味杂陈,醋坛子打翻了好几个,但是,作为一名经历过战争洗礼的战地记者,她的内心是强大的,说话也是算数的,没有在细节上与楚天舒纠缠不休。

    当听到楚天舒与蓝语茶在“香菜园”阴差阳错无比蛋疼的遭遇时,向晚晴笑得前仰后合,继而又瞪着眼睛说:“我不信,你有那觉悟?送上门来的香菜,你能不伸筷子?”

    楚天舒正色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鱼叉叉呀?”

    向晚晴暗道,这把烂鱼叉前些日子还在讨债,要让自己把楚天舒让给她一晚上,想必他们还没有成其好事,便说:“好吧,姑且信你一回。”

    楚天舒摆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说:“晚晴同学,你得明确告诉那把鱼叉叉,不能再对我施展她的魅力了。”

    向晚晴贴住楚天舒,问道:“你是党员不?”

    楚天舒答:“是。”

    “是还磨叽什么?”向晚晴一本正经地教训道:“楚天舒同志,这么点小诱惑都抵挡不住,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你的信任和培养不?”

    楚天舒只得苦笑,拍了拍肚皮,说:“晚晴,该交代的全交代了,这一回算是彻底坦诚相见了。”

    向晚晴指着楚天舒的那话儿,发出了明确的警告:“如有再犯,决不轻饶!”

    楚天舒如释重负,立即将手放在了乌凤之上,信誓旦旦地说:“如有再犯,永久取消朝拜乌凤权!”

    向晚晴扑哧一笑,伸手吊住楚天舒的脖子,在他脸上猛啄了一口。

    夜灯幽白,温柔如水,大床上的酮体仿佛水中鱼,金莹剔透,美奂美伦。

    楚天舒嘴鼻并用,闻着吻着这风情万种的美人鱼,吻够闻够,又在乌凤前朝拜一次,才一跃而上,疯狂地荡漾起来。

    波平浪息后,两人紧紧相拥,享受着彼此的温存,又磨蹭了一阵,才渐渐睡去。

    早上醒来,向晚晴已不在床上。

    楚天舒穿衣下地,洗漱过,坐到餐桌前,大口吃着向晚晴准备好的早餐,边吃边说好吃,表扬向晚晴越来越能干了。

    见楚天舒吃得津津有味,向晚晴摘下围裙,笑眯眯地说:“天舒同学,别急,碗里吃完了,锅里还有呢。”

    楚天舒放下筷子,看着向晚晴,故作认真地说:“晚晴同学,你陷害我?”

    向晚晴一摊手,说:“我有吗?”

    楚天舒说:“有!”

    向晚晴说:“请指正!”

    楚天舒说:“我不敢!”

    向晚晴把围裙扔在了椅子上,说:“恕你无罪。”

    楚天舒迟疑片刻,说:“你让我吃着碗里,还想着锅里。”

    向晚晴一愣,继而大笑道:“你,找打呀。”说着,捏起拳头就扑了过去,在楚天舒胸前一通乱捶。

    楚天舒举手求饶,说:“好了好了,我保证,以后只吃碗里的,绝不想着锅里的。”

    向晚晴这才住了手,说:“看你认错态度好,我同意你不许吃,可以想!”

    楚天舒猛地把向晚晴抱了起来,在客厅里转了几个圈。

    向晚晴一边笑,一边叫道:“不闹了,不闹了,放我下来,我跟你说点正事。”

    楚天舒把向晚晴放下来,给她盛了一碗小米粥,说:“边吃边说吧。”

    向晚晴坐下来,拿起调羹,吃了几口,说:“天舒,云朵他们想进省人民医院,我们是不是暗地里帮他们使使劲?”

    楚天舒闻听,却皱起了眉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