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道之步步高升 > 第1102章 殊死搏斗

《官道之步步高升》 第1102章 殊死搏斗

下载: 官道之步步高升TXT下载


    冷雪和黄天豹在龙阳湖的湖面上看到的灯光并不是周伯通,而是一条小渔船,他们是一对夫妻档,晚上来收白天布下的渔网。

    龙阳湖上,打鱼船上基本都是夫妻档,他们吃住在船上,晚上来收网,虽然辛苦点,但赶在明天天亮前将鲜鱼送到早市上,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

    黄天豹熟悉这个情况,躲避只会引起怀疑,所以,他驾着船,迎上去和渔夫夫妻打了个招呼,还问了问他们的收成。

    两船相错,互相用手电照了照,男的看见了船头上蹲着的冷雪,开了几句兄弟好福气之类的玩笑,划着船朝湖心岛的方向而去。

    湖心岛的周边是一大片的芦苇荡。

    根据黄天豹的判断,周伯通和洪七公应该就躲藏在湖心岛上。他们划着船,并没有紧跟夫妻档的渔船,而是不紧不慢地朝湖心岛迂回靠近。

    黄天豹的判断没错,周伯通和洪七公就躲藏靠近芦苇荡的一个窝棚里。

    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小半年的时间,过得也算安稳自在,只等着风声过后,再伺机流窜。实际上,他们还存有一个幻想,如果付大木能斗过楚天舒,那就可以和以往一样,大摇大摆地返回南岭县,继续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夜里,整个龙阳湖漆黑一片,只有小渔船的灯光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湖面之上。

    洪七公和周伯通站在湖边,朝划过来的夫妻档渔船闪了几下手电。

    这是一个信号,他们要购买食物和日用品。

    逃出来的时候,周伯通和洪七公带出来的两个行李箱里,除了换洗衣物之外,全是早先预备好的现金,他们用这些钱向渔民购买鱼虾、香烟、啤酒、电池、打火机等等生活必须品,也向他们打探外面的消息。

    湖心岛上时常会有人躲藏,渔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既不会打探他们的底细,更不愿意得罪这些亡命徒,反而把这些人当着是送上门来的财神。他们少则个把月,多则几个月,一般都会从湖心岛离开,过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财神上门。

    周伯通和洪七公与渔民们打了半年的交道,相互也算熟悉了,渐渐风声不紧了,他们还让渔民给他们送来过失足女,小日子过得虽然枯燥,但也没缺乏乐子。

    夫妻档的渔船靠拢来,他们给周伯通和洪七公带来了刚捕捞上来的鱼虾,也带了几份报纸和一些生活用品。

    洪七公与女人在清点鱼虾和货物,商量着下一次能不能带个把失足女上岛来。

    女人低声细语,与洪七公讨价还价,不时还互相笑骂几句。

    周伯通扔给男人一颗烟,两人蹲在船头边抽烟边闲扯。

    洪七公与女人谈得不太顺利,他希望下回能找一个年轻漂亮点的。

    女人笑骂声大了起来:“老板,年轻漂亮的谁还留在这鬼地方做啊,你花再大的价钱我们也找不到。要不,你可以问问新来的。”

    洪七公没在意,还在与女人纠缠不休,趁机动手动脚地揩油。

    周伯通警觉起来,问:“小哥,又有新来的了?”

    男人吧嗒了几口烟,说:“我们刚才收网的时候碰上了一对,有些面生,应该是新来的。”

    “哦。”周伯通站起身,踩灭了烟头,问:“他们往哪边去了?”

    男人也站起来,手搭凉棚望了望,摇摇头,说:“这个……没太注意。”

    洪七公与女人终于谈妥了,两手各自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招呼道:“大哥,回吧,小嫂子说,后天晚上把人给我们送上来。”

    周伯通和洪七公跳下船。

    夫妻俩划着小渔船,消失在茫茫湖面之中。

    回窝棚的路上,夜风吹过,周伯通打了个寒颤,说:“老七,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儿。”

    洪七公笑道:“呵呵,大哥,你是听说人后天送上来,心里开始痒痒了吧。”

    周伯通说:“老七,你没听他们刚才说,来了一对新人。”

    洪七公兴奋地说:“来了新人好哇,说不定能给我们带来点新鲜玩意儿。”

    周伯通不满意了,他站住脚步,说:“老七,别JB瞎扯了,我跟你说,今晚上吃过晚饭,我这左眼皮子就开始跳,而且越跳越厉害了,怕是有事啊。”

    洪七公也站下了,晃荡着手里的东西,四下张望了几眼,说:“大哥,不会吧?这都大半年,还能有什么动静?”

    “老七,还是防着点好,今晚上我们分开睡。”周伯通揉了揉左眼,说:“我睡老窝子,你在边上找个新窝子吧。”

    如果真有事,老窝子更危险。

    洪七公有些感动,说:“大哥,还是我睡老窝子吧。”

    周伯通说:“别扯了,他们要找的是我。”

    回到老窝子里,洪七公陪着周伯通喝了两口酒,抓起衣服被褥出去了,在旁边更靠近芦苇荡的地方找了窝棚,摊上些干芦苇,蜷缩着睡了。

    冷雪和黄天豹在湖心岛周围转悠了一圈,等到半夜时分,其他的小渔船都手工之后,借着夜风的掩护,悄悄摸上了湖心岛。

    岛上漆黑一片。

    黄天豹路熟,贴着芦苇荡挨个窝棚子搜索前进。

    窝棚里最近住没住过人,用鼻子一嗅就知道。没住过人的新窝子是一股子芦苇的潮湿霉腐味,住过人的老窝子相对干燥,霉腐中会掺杂有烟熏味和人的体臭味。

    冷雪的嗅觉比黄天豹要敏锐得多,离周伯通睡着的老窝子有一段距离,她就嗅出了人的味道。她向黄天豹作了个手势,两人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

    周伯通是个老江湖,他的左眼皮也不是白跳的,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特别的警醒,虽然外面夜风吹得芦苇刷刷响,但他还是听出了这刷刷响中夹杂着的轻微脚步声。

    他唰地睁开了眼睛,故意小声说:“老七,老七,醒醒,外面什么动静?”

    然后,他左手扒拉着身下的干芦苇,装着在推身边的人,顺手抓起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右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握在了手中。

    在窝棚外面,冷雪和黄天豹他们听出了周伯通的声音。

    冷雪伸出手指头向黄天豹示意,让他去堵前门。

    黄天豹会意,趁着一阵风起,几个碎步就奔前门而去。

    冷雪一动未动,屏住呼吸,凝听着里面的动静。

    周伯通非常的狡猾,他左手一用力,将手里的被子甩向了门口,猝不及防的黄天豹被蒙了个正着,随即,他双手握着匕首,脚下一个垫步,整个人平着朝门外直飞出去。

    匕首带着风声直刺被子包裹中的黄天豹。

    黄天豹不躲不避,硬生生地往外蹬出一腿,匕首扎进了他的小腿,划拉了一道长口子,但这势大力沉的一脚也蹬在了周伯通的肩头。

    周伯通撒了匕首,就势一滚,整个人就往芦苇荡滚去。

    冷雪手疾眼快,贴着芦苇侧身一个飞踹,脚面正抵在了周伯通的腰上,阻止了他往湖里滚。然后,冷雪单脚点地,人已经站立而起,另一只脚踏向地下的周伯通。

    说时迟,那时快。

    被惊醒了的洪七公从新窝子里窜了出来,见冷雪腰踩住周伯通,他一个弓箭步,手里的匕首刺向了冷雪的大腿。

    冷雪只得收脚,来了一个金鸡独立,洪七公的匕首就刺了个空。她的小腿顺势一弹,脚尖正踢在了洪七公的手腕上,匕首脱手而出。

    洪七公并未退缩,手臂横着就扫向冷雪的支撑腿。

    冷雪脚尖一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手由掌变爪,来了一个老鹰扑兔,直扑洪七公的后颈。

    洪七公听见头上风起,双臂交叉,使出一招举火烧天,架住了冷雪的双爪,手掌直插冷雪的前胸。

    冷雪人在空中,已无招可变,只能双手抓住洪七公的双臂,借着急坠之力,硬生生地将洪七公的双脚往下挫了几公分,又以他的身体为支撑来了一个鹞子翻身,轻巧地落在了洪七公的身后,然后一个高抬腿,狠狠地砸了他的后背上。

    洪七公根本没料到冷雪会有如此高超的实力,背上挨了一脚,人一个踉跄就往前冲出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洪七公的偷袭虽然没有得逞,但为周伯通赢得了生机。冷雪与洪七公交手之时,他返身一滚,躲过了冷雪踏来的一脚,双手一撑,人就从地上站立了起来,他顾不得与洪七公联手对付冷雪,掉头就往芦苇荡跑去。

    这时,黄天豹已甩掉了蒙在头上的被子,见周伯通要逃,顾不得腿上的伤痛,风不顾身地朝他扑去,双手死死地抱住了周伯通的双腿。

    周伯通急了眼,握拳弯臂,左右双肘没头没脑狠命地砸在黄天豹的脑袋上、后背上,黄天豹口吐鲜血,但咬着牙一声不吭,拼死不撒手。

    冷雪见状,扔下洪七公,飞跃而起,一脚蹬在了周伯通的后背上,将他踹倒在地,黄天豹一弓腰,整个人就压在了周伯通的身上,抬起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周伯通闷叫了半声,因为,他的半边脸陷进了腐烂的芦苇丛中,另外的半声还没来得急发出来,嘴巴就让腐臭的烂泥堵住了。

    洪七公见势不妙,也不管周伯通的死活,拔腿就跑,冲进来芦苇荡……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