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侯海洋基层风云 > 第23节 茂东篮球赛的最佳球员

《侯海洋基层风云》 第23节 茂东篮球赛的最佳球员

下载: 侯海洋基层风云TXT下载


    在另一个角落里,吕明躲在暗处,恰好能看见侯海洋。

    读中师三年,有近两年的时间她在暗恋着侯海洋,但是直到毕业以后,两人才确定了恋爱关系。确定了恋爱关系以后,压力与挣扎却远远大于爱情的甜蜜,她是全家第一个跳出农门的女子,后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在读书。为了生弟弟,家里交了超生罚款,罚款都是从亲朋好友家里借的,要逐年归还。作为唯一跳出农门的长女,她有责任为家里承担重任。沉重的责任压在肩上,爱情只能让位于现实,深埋在内心深处。

    经过了反复激烈和痛苦的思想斗争,吕明的爱情之花刚刚开放就凋谢,她接受了现实,要依靠朱柄勇来改善自己和家人的处境。此时,与朱柄勇在吃着烧烤,远处的侯海洋如钢针一样刺在自己的心窝里,让她喘不过气来。

    “吕明,怎么了,不舒服?”朱柄勇注意到吕明的神色不对,关心地问。

    吕明微微摇头,没有说话。

    在灯光之下,吕明相貌格外清秀,文静素雅如一朵雨后鲜花,这让朱柄勇心花怒放。他的前妻是绢纺厂女工,心眼不错,就是性格粗疏,脾气暴躁,稍有不对就发火。离婚以后,朱柄勇一心一意要找个老师,如今得偿所愿,看着吕明就如发了大额奖金一样让他兴奋。

    吃了一个多小时,朱柄勇提议道:“差不多了,我们回去。”此时侯海洋还未走,吕明摇头道:“再坐一会儿吧。”朱柄勇如听了圣旨一般,来到烧烤摊子,又去点了几盘菜。

    在另一边,侯海洋对刘七刀的酒量无比佩服。这个刘七刀不停地喝,至少喝了十瓶啤酒,喝完酒以后,还能正常说话,虽然话多了一些。

    “够哥们的都别走,到我的夜来香去玩”刘七刀很有江湖大哥的豪爽劲,拉着蒋刚,大声道。

    夜来香是巴山县城的第一家夜总会,里面有神秘的小姐,侯海洋听赵海说过好多次,每次赵海说起夜来香时,总是口水滴答,一副向往天堂的模样。“老子有钱了,一定要到夜来香去潇洒”成了赵海的口头禅。

    侯海洋在这群人中最没有发言权,只能是随大流,来到夜来香门口时,一股妖异的音乐透过厚厚的帘子传了过来。

    “我居然进了夜来香!”进人了夜来香大堂,里面灯光昏暗,顶上是旋转灯光在人群中穿梭,一个黑影站在屏幕前唱《一场游戏一场梦》。一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来到了刘七刀面前。

    此时的刘七刀没有了在烧烤摊的笑容,而是恶狠狠地道:“给我找些人来,陪蒋哥。”

    那女的道:“今天晚上生意好,没有几个小妹。”

    蒋刚道:“我不管,你给我想办法,从外面喊几个过来。”

    刘七刀安排一番,转过脸时,又变得笑容满面,他把手放在蒋刚肩

    膀上,低声说了一会儿。

    那个旗袍女将众人带到另一个房间,她介绍道:“各位大哥,这是夜来香最大的包间,今天晚上生意好,好几位老板都要订这个房间,刘哥硬是不同意,给各位大哥留着。”等到众人坐下,旗袍女又道:“你们先坐一会儿,小妹一会儿就来。”

    侯海洋是第一次来到鼎鼎大名的夜来香,对如何在里面潇洒一窍不通,他坐在角落里,观察着其他人是如何玩,然后跟着学。

    服务员如走马灯一样进来,放了牛肉干、花生、瓜子以及水果,还有几箱啤酒。旗袍女亲自端来一个盘子,盘子里是两瓶带着外文的酒。

    不一会儿,过来几位衣着暴露的女子。刘七刀将一位女子拉到蒋刚身边,直接推到蒋刚怀里,道:。把我们大哥弄巴适,要不然老子收拾你。”那女子顺势粘在了蒋刚怀里,身体有意朝蒋刚的敏感部位碰。

    侯海洋早就听说夜来香的女子放得开,百闻不如一见,此时见到公然坐在蒋刚怀里的美女,还是受到极大冲击·

    蒋刚在这种场合很放得开,楼着那位女子喝酒,点了一首郑智化的《水手》,他一边唱,一边在女子身上摸来摸去,丝毫没有顾忌。

    旗袍女不断带着女人进来,当一个热乎乎的身体靠着侯海洋坐下时,他只觉口干舌燥,不知道手脚往何处放。女子用牙签挑起了一块水果,直接喂到了侯海洋的嘴里。趁着女子拿水果时,侯海洋认真看了女子,那个女子不算丑也不漂亮,最大的特点是衣领开得很低,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肉。

    坐了一会儿,那女子似乎觉察出眼前之人很羞涩,主动道:“帅哥过请你跳舞。”在读中师时,每周要举办舞会,侯海洋也算会跳,不过,他不清楚在舞厅里跳的什么舞,心里颇为忐忑,担心自己跳舞的技术不行会出丑。等到跳起来以后,他发现自己的担心纯粹多余,女子很不讲究舞步,只在很小范围内移动,轻微扭动着身体。在中师的舞厅里面,舞技好的同学跳舞经常会绕着舞厅转一个大圈子。

    当女子柔软饱满的胸膛靠过来时,侯海洋思想进行着激烈斗争,一方面觉得和这种女子跳贴面舞,对不起吕明,另一方面,他没有勇气和毅力推开眼前的女子。女人身体的强大诱惑最终击败了内心的不安。

    女子看穿了侯海祥的不安和欲望,她经常遇到肚子和孕妇一样大的色迷迷老男人,对眼前的羞涩帅哥挺有好感,有意挑逗眼前这位帅哥。她将右手从侯海洋掌中抽了出来,双手环抱着侯海洋,将脸贴着对方,同时有意无意用髓部去碰对方的敏感部位,她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坚挺的力量在成长。

    在第三曲舞的时候,女子搞了个恶作剧,突然伸手握住了那股坚挺的力量。侯海洋如被点了穴道一样,顿时停住了舞步,用力抱紧了眼前的这个女子。

    凌晨一点,巴山县篮球队这才回到了县委招待所,侯海洋和张明用冷水冲了凉。两人关了灯,躺在床上侃大山,摆龙门阵。

    侯海洋猜到今天晚上的消费是免费的,但是他还是想证实一下,问道:“听说在夜来香消费很贵,今天晚上,得花多少钱?”

    张明在床上吐了一个烟圈,道:“蒋刚是治安科副科长,恰好管这些牛鬼蛇神,敢收钱,除非不想做生意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做这种生意的人,若是没有公安的关系,早就死翘翘了。”

    想到与社会混混在一起搞这些事,侯海洋心里觉得蒋刚太大胆了,大胆到无所顾忌的地步。

    “这个社会复杂得很,大家都在搞钱,搞到钱才是本事,其他事都是假的。”张明吐着烟圈,开始给侯海洋上人生课。

    这一天的生活十分丰富,训练、喝酒、进夜来香,原本应该很累了,侯海洋却是精神亢奋,睁着眼睛,听着张明渐渐含糊的声音以及随后而起的鼾声,思绪万千。

    早上,他起得很早,趁着张明还在睡觉之际,给吕明写了一封信,诉相思之苦,讨论着人生,并谈未来的规划。写完了三页信,他取出随身带的信封和邮票,仔细粘好以后,将这封信塞进了招待所门口的邮筒里。

    交完信,在操场做了一会儿准备活动,队员们陆续来到了球场。训练完毕,李教练宣布:“吃完早饭,大家在寝室里休息,十点钟,县委、县政府领导组成一个队,趁着今天是星期天,要来和我们搞友谊赛。大家抢球不要太猛,但是也别缩手缩脚,要多打配合,打出县篮球队的水平.”

    侯海洋站在队伍里,暗道:“也不知县委张副书记来不来打球,若是他要来打球,我是不是找机会讲一讲堂叔公侯振华的事?若是张副书记还认账,我就建立起一个关系,说不定能改变命运。’

    他的性格与父亲侯厚德不同,侯厚德面子观念很重,从来没有试着与张大山副书记建立关系。

    当家人提起这事,侯厚德总是说:“这些事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冒昧地找上去,别人肯定要拒绝的,到时面子朝哪里搁。”他心里存在着无数的顾忌,始终没有迈出或许很能改变命运的一步。

    到了十点,县领导组成的球队来了,侯海洋很失望,张大山副书记没有出现在队伍之中。

    在队伍外,县委、县政府这边来一r「多个拉拉队员.当县领导出场时,他们使劲地鼓掌。张晓娅陪着爷爷站在场地的另一边,她徽了擞嘴巴,道:“爷爷,这场球有什么看头,一边是县队,一边是老弱病残,根本没有悬念。”

    “这你就不懂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老爷子是篮球迷,在退休以后,逢球必看,听儿子无意中说起这场比赛,尽管知道这一场不会很精彩,仍然带着从茂东过来看望自己的孙女准时来到球场·

    篮球比赛开始以后,侯海洋是作为绝对主力上场,他记着李教练的话,小心翼翼地不与县领导们发生肢体接触.但是球一到手中,立刻滑如泥鳅,在场中穿行如人无人之境。“好,这小伙子球熟。”张老爷子眼前一亮,拍了拍大腿。

    张晓娅今年十五岁,身高腿长,有着少女的纤细,她说了句:“那个投球的前锋是中师生,上一次在师范校,他得分最高。”

    这一次侯海洋打球,县队的服装正在印,他仍然穿着中师时代的球服,张晓娅一眼就认出了他。男人对美女的记忆比较深,同样,女人对帅哥也会留有印象。

    张老爷子道:“你爸现在还锻炼吗?你看他的肚子,比怀儿婆的还要大,以前在部队,这样大的肚子哪里有脸见人。”张老爷子是巴山第一任县长,在部队里原名张大炮,他天天坚持适度锻炼,身体棒得很。

    他对现在的许多事情都看不惯,比如大吃大喝、比如每个县领导都配小车。儿子张大山是县委副书记,挺着一个大肚子,每次看见这个大肚子,他就禁不住想骂人。

    张晓娅人小鬼大,明白爷爷的心思,道:“现在社会进步了,吃得好,长点肚子有什么了不起。当年你们闹革命,目的就是要让全国人民吃得好穿得好,如今这个目的达到了,爷爷发什么牢骚。”

    张老爷子眼睛一瞪,道:“让老百姓吃得好穿得好,不是让县委副书记长大肚子,为人民服务才是党的宗旨。”

    张晓娅吐了吐舌头,道:“爷爷,看球。十号又要进球了。”

    侯海洋接到队友传球,他看到前面没有领导,有意玩了玩球技,带球上篮以后,他采用了一个旋转360度的侯氏动作把球几乎是扣进篮筐。张晓娅长期跟随爷爷看球,也是懂篮球的,见到这个漂亮动作,拍起手来。

    此时,站在旁边的观众越来越多,县公安局长高智勇闻讯而至,这么多县领导在这里打球,他接到县委办的电话以后,亲自带了几个民警过来保卫。保卫是本职工作,顺带着他也可以欣赏篮球比赛。看到侯海洋精彩的进球以后,高智勇指着侯海洋,对跟在身边的办公室杜强主任道:“这个十号是哪个单位的?这种人才,我们公安局欢迎。”

    办公室杜强主任总觉得眼前的人比较面熟,他找到在场边指导的李教练,问了侯海洋的情况,这才想起此人曾经来报过名。

    整场比赛,县队以十分优势战胜了县领导队。县队忠实执行了李教练的布置,若是县队输给了县领导队,马屁嫌疑太重,甚至会让领导怀疑县队的水平,燕十分,恰到好处,既让领导们过瘾,又能体现县队的水平。

    李教练道:“好好表现,刚才公安局杜主任问了你的情况。”

    侯海洋浑身是汗水,问:“杜主任问我的情况?”

    李教练拍着他的肩膀,解释道:“公安局高局长是球迷,经常到县队来挖人,蒋刚就是从我手里挖的人,看来,你也有希望。”这一句话如太阳光一样,驱散了侯海洋头顶上的乌云,“拨云见日”这个成语就如量身定做一般,他内心的阴霆被公安局长的注视消融得干干净净。

    李教练和侯海洋等人收拾衣服朝寝室走,遇上了张老爷子和张晓娅。李教练见到了眼前这位弯腰驼背的老人,立刻换上了恭敬的笑容,道:“张县长,来看球?”

    张老爷子也露出笑容,道:“小李,你在带县队?”

    李教练恭敬地道:“张县长,这一届县队还行吧?”

    张老爷子毫不讳言地道:。一般化,只有十号打球有点看头。”

    李教练嘿嘿笑了笑,道:。张县长,你到不到茂东去看球?”

    张老爷子道:“要来,看看你们这一队能拿第几名,可别给我们丢脸了。”

    侯海详站在一旁。听到李教练的称呼,他才知道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头是新中国巴山县第一位县长—自己叔公的部下张大炮营长。他心中一热,决定要抓住这一次机会,礼貌地道:“张县长,您好。”

    张老爷子用手指着侯海洋,道:“十号选手,打得不错,要给巴山争光。”

    侯海洋道:“我叫侯海洋,是··…”

    他正准备介绍自己与侯振华的关系,四五位参加打篮球的县领导快步走了过来,纷纷与张大炮打招呼。张大炮伸出手,与县领导们一一握手,他是河北人,几十年过去,仍然是一口河北口音,与他说话的县领导有一半也是河北口音。县领导们都很尊重老前辈张大炮,几人拥着他朝前走。

    话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让侯海洋觉得很是遗憾,他看着张老爷子的背影,怅然若失。

    张晓娅在篮球场上见过侯海洋两次,此次近距离见面,她觉得侯海英气勃勃,男子汉味道很浓.跟着几位县领导走了一段,她回头又看了侯海洋一眼,微微笑了笑。

    侯海洋正在凝视一群领导,没有注意小姑娘的微笑。

    为荣誉而比赛

    训练一个月以后,巴山篮球队正式前往茂东市参加比赛。

    茂东市古为嘉州之城,岭西省重镇,距离省会岭西市五十多公里,辖三区五个县,秋池区、中山区、新江区、巴山县、棠城县、碧河县、永安县、英山县,总人口约七百万人。

    坐在窗明几净的金杯车上,侯海洋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是成功人士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可幻觉只能是幻觉,内心深处随时有个声音跳出来提醒:“你就是新乡小学的老师,所有的荣耀都是打篮球得来的,当篮球比赛结束,你就会如白骨精一样,被孙悟空的大棒打回原形。

    这个念头钻出来以后,他脑中又会响起李教练关于公安局经常从县队中挖人的事情,琢磨道:“我在茂东比赛,县公安局的人看不到,他们凭什么挖人?”

    公安局要招篮球尖子,这无疑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最好机会。他回想起刘友树借调镇政府之事,自己傻傻地被动等待,根本没有想到还有另一种方法。

    刘友树如何与刘清德接触,称呼刘清德为大哥,这些事都是李酸酸讲的小话。尽管这些小话无法证实,侯海洋还是从小话中学到了一种办事的方法。他想道:“是不是要找一找李教练?让他给公安局的那位杜主任说一说。”

    来到茂东宾馆,这是茂东第一家三星级宾馆,新近装修而成,玻璃大门后站了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子,当队员们进人宾馆时,女子礼貌地弯腰问好。李教练经常带队走南闯北,发出了感慨:“以前都是住在靠近体育场的体育宾馆,没有想到会住三星级宾馆,硬是上了档次。”

    侯海洋是第一次走进三星级宾馆,踩到厚厚的地毯时,顿时被震撼了。新乡学校是土墙房子,墙面斑驳,地面生霉,老鼠横行,蚊子纵横,充斥着一种怪味。宾馆的房间墙壁有带着花纹的壁纸,雪白的床上幽瞿,气派的长虹电视,浴室里还用马桶。两者对比之强烈,让侯海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同寝室的仍然是建委张明,他将行李朝地上一搁,张开双臂躺在床上,道:“好好休息,明天第一仗就是秋池区,秋池区是传统强队,赢了秋池区,至少能进入前三名。”

    “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定干掉秋池队。”说到打篮球,侯海洋信心就回来了,经过一个月的集训,他凭着超强体力和娴熟球技成为巴山县队的头号杀手。

    张明躺在床上随手翻起了报纸,他看到一条新闻,大声道:“难怪张大山没有来打球,原来他调到了茂东。”

    侯海洋赶紧拿过报纸,在报纸角落有一个巴掌大的新闻,这是茂东市委的任命通知,其中一条是免去张大山县委副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怎么张大山说调走就调走。”在侯海洋心目中,张大山就是画在纸上的饼,虽然吃不到嘴里,好歹能增加点心理安慰,如今连这一点心理安慰都离开了巴山,这让侯海洋更觉前途迷茫。“不管这些事,先把篮球打好,做好当前事,才是老正经。’侯海洋下意识地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将纷杂的烦恼抛在脑后.

    进了厕所,看着发亮的马桶,侯海洋有些发愁,他听说过马桶的大名,可是从来没有用过,他琢磨道:·马桶有一个盖子,还有一个圈圈,这个圈圈起什么作用:我解大手的时候,二是放下来,还是拉起来?”他蹲在马桶旁边观察了一会儿,最终作出了判断:“马梢这个.圈圈应该是用来垫屁股的。”.

    他将马桶的圈圈放了下来,屁股坐在上面就感觉很踏实.坐上去的时候,又产生了新问题.因为坐在马桶上.屁股问肠解决了.但是前面的小弟弟很容易就会碰到马桶壁.他小心具其地解完大手.发出了感概:“这个马桶是洋玩惫儿,中看不中用,还没有农村胭所礴坑好用。’

    休息一天以后,茂东市篮球比赛正式开始。在比赛当天,茂东市市长亲自宜布比赛开始,侯海洋举着巴山县的红旗,昂首走在最前面.岭西省电视台、茂东市电视台以及一些平面媒体都撅人进行了现场采访.

    侯海洋举旗的画面被《岭西晚报》拍得很漂亮,被不少报纸转载.

    茂东张家,张晓娅看到这篇报道,不觉对英俊帅气的旗手生出些好感,十五岁的少女怀着美好的梦想,总是想象粉有一个英俊的王子在等待自己。报纸上这位旗手有着英俊的面容、挺拔的身姿,唯一可惜此人不是王子,只是一位偏僻乡村的小学老师,而她脑中模糊的梦中情人应该是一位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张老爷子戴上眼镜,先把比赛时间表用红笔勾上,然后细细地看了侯海洋的画面,自语道:“这小子篮球打得好,很有团长当年的风采。”想起坐轮椅的团长,又叹息一声:“再强的人也敌不过时间,团长这么猛的人也坐轮椅了,如果不是被红卫兵那些臭小子伤了腿,说不定还能打球。”他将报纸放在桌子上,又捡起来看:“你别说,这小子还与团长有点挂相,他姓什么?我好像听他自我介绍说是姓侯。

    张晓娅道:“他姓什么,我怎么知道。”说着,拿过遥控板,开始看电视。

    张老爷子用疼爱的眼光看着孙女,道:“你妈说了,少看点电视,以后戴了眼镜,样子才难看。

    张晓娅撇了撇嘴巴,道:“戴了眼镜,才显得有文化。

    “鸡脚蛇戴眼镜—假装斯文。”张老爷子到巴山有几十年,早就本土化了,脱口说了一句巴山人常说的歇后语。

    下午六点,张晓娅妈妈回到家中,她是茂东市委宣传部干部,梳着短发,精明而干练。

    她将提着的一句卤猪头肉放在桌上,道:“明于县星期天,你不上课,陪着爷爷去看球,爷爷年龄大了,千万别摔着。”

    “到了篮球场,爷爷比我还要精神。”

    “就是因为这个,才让你看着点,年龄不饶人,千万别让爷爷摔跤。”

    早上,张晓娅还在睡觉,张老爷子就过来敲门,道:“臭丫头,快起床,今天是第一场比赛,巴山队对秋池队。”张晓娅膘了一眼闹钟,不满地对爷爷道:“爷爷,还没有到七点,早着呢。”张老爷子徉装生气,道:“我到点就走,不等你。”

    磨磨蹭蹭到了八点,一老一少来到了体育馆。市体育馆红旗飘扬,馆内回荡着旋律激昂的运动员进行曲。双方队员在各自半场内练球,在巴山球队里,李教练站在罚球线附近,将篮球抛给列队而进的队员们。

    侯海洋接到半空中传来的篮球,没有等篮球落地,来了一个漂亮的三大步上篮,上篮时,他有意将身体扭曲了180度,手腕轻轻一送,将篮球送进了球筐。张晓娅眼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侯海洋,这是一个怀春少女对英俊少年的下意识好感,几乎多数少女都有过,极少数少女将好感付诸了行动,但往往会收获苦涩。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侯海洋双腿微蹲,眼睛紧紧盯着空中的篮球,队友蒋刚顺利地触到了篮球,朝着侯海洋的方向拍打过去。按照教练制订的战术,侯海洋脚上如弹簧一般,在第一时间跳了起来,右手一抄,将篮球掌握在手中。

    他眼光一扫,见对方的球员没有贴身跟住自己,瞬间发力,直扑对方篮下。等到对方两个高大球员追过来时,侯海洋已经完成了第一次进攻,将球送人篮筐,整个用时不到三秒。

    球场沸腾起来,观众吼声和掌声如雷般响起。球场里多数观众都是秋池区的人,他们同样因为这个进球的精彩而大鼓其掌。侯海洋进了球,欣然接受众人的欢呼,当张明、蒋刚等人跑过来时,他们互相击掌,以示祝贺。

    “这个小子,好。”张老爷子拍着大腿,赞了声,又道,“两军相逛勇者胜,这小子是当尖刀的好手,可惜现在不打仗了。”当了几十年的和平官,最让张老爷子留恋的还是战争岁月,相较于血与火的战争.和平年代的争斗实在太狠琐,太不男人了。

    实话实说,秋池队的水平很高,以前与巴山队比赛也是有输有赢。在秋池区观众万众一心的喝彩声中,秋池队开始向巴山队发起猛烈的攻击。在上半场,双方的比分交替上升。下半场,侯海洋精力旺盛得如足了发条的机械,在场内反复冲击篮板,随着秋池队多数队员体力下降,他的威力越发明显。在最后五分钟,他用灵活的步伐和无人能敌的爆发力,不断地发挥着千里走单骑的套路,接连投了五个球,巴山队一下就领先了十分。

    最后一分钟时,秋池队见扳回比赛的可能性为零,放弃了比赛。

    秋池区的观众一边大骂自己的球队,一边给巴山队的十号鼓掌加油。十八岁的侯海洋成了第一场比赛的决定者。最后二十四秒,他接过队友的传球,旋风一般攻到了对方篮下,秋池队员站在场边,没有人对他进行封堵.

    最后三秒,侯海洋没有强攻上篮,他运球到三分线外,冷静地投了一个三分球.篮玻徽若浪亮的弧线进了篮筐。

    这时,终场的哨声响起。全场静了静,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第一场比赛,侯海洋进了第一个球和最后一个球,全场得分高达38分,获得了名副其实的当场最佳球员。

    散场以后,《茂东日报》的记者采访了侯海洋,然后发了一篇热情洋溢的球评。

    星期一下午,张晓娅放学回家,端着茶几上冷好的温开水,喝了一大口,眼光就落到了报纸上。昨天看比赛时,每当侯海洋进球,她情不自禁地拼命鼓掌,比赛结束时,手掌都拍红了。见了报纸上的采访,这才得知这位小学教师姓侯。

    张晓娅家里生活条件在巴山算是不错的,平时来往的都是各级官员,包括国有企业的厂长、书记,因此眼界甚高。放下报纸时,侯海洋身上的光环就开始褪色。

    张老爷子倒是兴致不减,坐在客厅里,见到小丫头回家,笑道:“星期二还有一场巴山的比赛,可惜我们家的晓娅看不到了。我看今年这个架势,巴山队说不定能拿冠军。我看你哥的水平也赶不上那个十号。”张晓娅是哥哥的天然维护者,辩道:“篮球打得好有什么用,我哥正在考研究生,十号就是一个小学教师,坐火箭也好不过我哥。”张老爷子脸上的伤疤跳r跳,提高声i}",严肃地道:“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张晓娅知道捅了马蜂窝,吐r吐舌头,赶紧回里屋去r。她原本想告诉爷爷这位小学教师叫侯海洋,也没有说出来。

    星期二,第二场比赛结束,巴山县队对阵市宣传系统队。宜传系统队主要是茂东城区的体育老师组成,水平很高,历届比赛都能打到前三名。此次,两强相遇,打得极为激烈,十分钟以后,两队开始了全场盯人。这是李教练根据侯海洋突出的体力制订的战略战术,在上半场就将宣传系统队拖人全场紧逼的节奏。

    李教练一副老奸巨猾的表情:“这些体育老师球技都是不错的.但他们经常喝酒打牌,没有几个人早上起来甩步,体力都不行了.到了下半场,海洋大显神成,拖死这些疲兵.

    在上半场,侯海洋只上了十分钟,帝助巴山队分效倾先以后,价往李教练换下场,坐在替补席,他很是磨皮攘冲。

    上半场结束,巴山队落后五分。在半场休息时,李教练把侯海洋叫到身边,道:“下半场就看你的,全队以你为核心,打快攻,将宣传队拖垮。”

    等到上场时,憋了半场的侯海洋如出笼猛虎,在场内使劲跳了跳,大吼了一声。现场观众有不少看了第一场比赛,见到十号出场,不少人吹起了口口肖。

    市教委主任熊有志陪着市委宣传部几个部长也来看球。巴山县新任的教育局长彭家振凑了过来,轮番给市里的领导散烟。熊有志抽着烟,开玩笑道:“今天的比赛,家振是帮谁?你是巴山人,应该帮巴山队,你又是教育系统的人,帮宣传系统队也没有错,这是两难选择。”

    彭家振赶过来看球,主要目的是与熊有志接触,他坐在熊有志身边,道:“我是上半场帮巴山队,下半场为宣传系统队加油。”

    熊有志大笑,道:“家振,你是快刀切豆腐,两面都光。”

    下半场比赛开始以后,彭家振总觉得十号很面熟,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只见过侯海洋一次,当时注意力在侯厚德身上,只是记住了侯海洋的名字,没有将他的相貌记在心里,他就随口问了一句。

    市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接过话头,道:“你们都没有认真看《茂东日报》,十号是这次比赛的明星,叫侯海洋,独进了38分,厉害啊.他是巴山新乡学校的老师,秋池区教委都在商量着把这个小伙子调到秋池彭家振吃了一惊,道:“是新乡学校的?”他将“侯海洋”这三字吞到肚子里,装作从来没有听说侯海洋。

    在分配时,侯海洋是市三好学生,原则上可以进城区小学的,彭家振是个记仇的人,他将侯厚德给予的无私帮助忘在了脑后,只是记住了侯厚德曾经给予的难堪。此时侯海洋的命运被自己掌握,他报复性地将侯厚德的儿子发配到最偏远的新乡学校。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做了亏心事,总是担心会被人报复。彭家振一边看球赛,一边动起了脑筋,无论如何,他要让侯海洋没有翻身机会。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