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侯海洋基层风云 > 第40节 杂皮不会无缘无故砸店

《侯海洋基层风云》 第40节 杂皮不会无缘无故砸店

下载: 侯海洋基层风云TXT下载


    侯正丽给了侯海洋一个白眼,道:“平时你就说不做爸爸那样的假清高,实质上你的骨子像极了爸,都是那么傲气。在我看来,这种傲气是怯懦,是不敢面对现实的表现,最正确的办法是承认不足,埋头苦干,最终迎头而上。你没有到过大城市,如今社会竞争已经是非常激烈了,很多人打破脑袋都想进沪岭的公司。”

    侯海洋想着取之不竭的暗河尖头鱼,道:“赚钱的路千条万条,不一定非得到张哥的公司,我在新乡也在做生意,收购新乡尖头鱼,每周能赚个几百块。”

    侯正丽长在二道拐小河边,知道尖头鱼难得一见,因此对侯海洋的说法嗤之以鼻,道:“尖头鱼量少,捉到一条都是运气,很难做成产业,你别做这些没用的事,还是到广东来。”

    “我不是吹牛的,我骑的摩托车就是赚钱买的。”

    “你那点钱算什么,我找机会给爸说一说,让你到广东去。

    侯海洋想起那个“亿”字,顿时泄气,溶洞似乎也失去了魅力,又道:“爸的脾气你知道,他当了一辈子民办教师,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民转公,我如今是公办教师,放弃工作到广东,他百分之一百的反对。

    他原本想给姐姐讲一讲暗河的事,可是姐姐对张沪岭无限崇拜以及对自己的轻视,让他产生了压力,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进去。

    说话间,他想到另一个问题:“不管我考大学或是到广东,这条暗河难道就废弃了吗?而且,以后来到牛背陀的老师,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这个绝密。就算牛背花老师没有发现这个秘密,我只要调出牛背陀,也就不能再进人山洞。

    “你怎么不说话了?”

    侯海洋心里有了事,敷衍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他确实有点内急,拿了纸带进厕所。学校厕所里的氨气味道令他头脑格外清楚,姐夫张沪岭提出的租地想法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他琢磨道:“不管我是否离开牛背陀小学,都要提前做准备。学校背后是座陡峭且缺水的早坡,趁着我还在学校,把早坡租下来,在废弃洞子和教室之间修座围墙.那条暗河就永远在我掌握之中。马蛮子一直吵着说学校教室占了他的地,还拿出了证明材料,这说明此地的归属确实有争议。到时若是学校来阻拦,马蛮子就是一个好炮筒子。”

    反复思考以后,他下定决心就用这种办法解决后顾之忧。从厕所里起身时,已经蹲得双腿麻木,走路一瘸一拐。

    在餐桌上,由于张沪岭出了豪言,答应出钱修路,顿时成了财神爷,被村主任和支书围攻,他为了赢得未来岳父的欢心,将老总的派头放下,左一杯右一杯,脸红得犹如滴得出血。侯正丽心疼了,推了弟弟一下,道:“你去帮着姐夫,别让他喝醉了。”侯海洋一边走一边开玩笑,道:“姐,你还没有嫁出去,胳膊肘就朝外拐了。”

    侯正丽假装生气,填道:“去不去?”

    “当然去,他可是我的姐夫。”侯海洋坐上桌,端着酒碗,道:“段叔,我敬你一杯。”

    侯正丽端了一碗酸菜汤,放到了张沪岭桌前,又用手轻轻地悄悄地拍着他的背。看着弟弟敬完酒,主动站了出来,道:“段叔叔,正丽敬你。”

    侯家三个小辈轮番参战以后,段支书和村主任顿时招架不住,又因为张沪岭解决了大问题,两人便硬撑在酒桌上,最终的结果就是段支书滑到桌下,村主任到猪圈吐了个昏天黑地。

    热闹到了下午,客人们才散去,张沪岭亦醉了,在侯正丽房间里呼呼大睡。

    杀猪匠和客人走了以后,侯厚德一家人还不能闲下来,所有的猪都要荡涤一遍。猪头、猪脚也要烧上半天,再把猪肉分类、剁成小块,放在一个木桶里,再撒上盐腌上,一天时间也就过去了。

    晚上七点,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桌上放着一大盆酸菜粉肠旺子汤,鱼香草切细后放到油辣子里,形成了风味独特的调料。中午喝了一顿酒,张沪岭与侯家人无形中拉近了距离,他喝着酸汤,蘸着油辣子,鼻子和额头直冒汗水,酒意就消去大半。

    侯海洋想起了马光头说的事,道:“爸,听学校老师说,今年又有一批民转公的指标,你听到消息没有?”

    侯厚德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阴着脸不说话。杜小花接口道:“听说了,你爸还是不愿意去跑关系,以为坐在家里,好事就会从上掉下来。现在这个社会,不送礼啥事都办不成。”

    “民转公”这件事情困扰了侯厚德二十年,杜小花之言直戳到他的心窝窝里,他推了推眼镜,高声道:“廉者不食磋来之食,我大不了不转公,家有两亩薄田,也能活人。”

    杜小花道:“你现在还不算老,等年老体弱,做不动田土,又没有工资,到时怎么办?”

    侯厚德梗着脖子道:“几亿农民都是这样过的,我退休以后好歹有几文,总比普通农民过得好。”

    侯正丽最心痛父亲,因此对父亲的消极态度反抗最激烈,道:“爸,你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人往高处走,能有机会争取好生活,为什么我们不争取?”

    张沪岭喝着酸菜汤,听父女俩争辩,他对侯正丽道:“正丽,我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搞定。”

    侯正丽问:“你有办法?”

    “试一试就行,应该没有啥大问题,小宁的姐姐在教育厅当处长。”

    侯正丽心中顿时充满了一股暖流,男朋友能主动把事情揽在身上,不管能否办成,她都感到很甜蜜。

    张沪岭拿出手机,拨通电话,道:“宁总,是我,张沪岭。嘿嘿,我在喝刨猪汤,在正丽家里面。”短暂闲聊以后,他道:“宁总,正丽的爸爸是民办教师,很有资格的老教师,具体情况我再告诉你。听说今年有一批民办教师转公的名额。我不管,只要有名额,你必须给我搞定,好、好,我等你电话。”

    侯厚德为了民转公之事花费了极大的心血,一直没有办成,他根本没有寄希望远在广东的准女婿来办此事,准女婿有这个心意,他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过了半个小时,大家吃饱喝足,放在桌上的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张沪岭接过电话,随意嗯嗯着,脸上慢慢露出笑容,道:“宁总,春节你给我打电话,我们到香港好好玩一把。正丽在我旁边,好的。”

    张沪岭捂住手机,道:“小宁要给你说两句。”

    侯正丽听着对方说,不断点头,渐渐露出了笑容,道:“宁总,谢谢你费心了,我们不在巴山过春节,住几天就要回广东,沪岭事情多,不能离开太久。”

    她放下电话,用平静的语气对父亲道:“爸,沪岭的朋友给了准确答复,今年专门给你一个民转公的名额,通过省教育厅打招呼,绝对不会有问题。”

    夜晚,山风吹过二道拐学校,院外的李子树林发出哗哗声,院内棋杆上的红旗在风中“璞璞”作响,屋内所有的灯光都熄掉,小院完全陷人黑暗之中。

    侯厚德在一片黑色中睁着眼睛,不时在床上翻来翻去。他推了推杜小花,道:“你说,大妹这个男朋友是不是在吹牛?一会儿说要给村里捐资修路,一会儿要给我一个民转公的指标,天下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杀年猪是一件累人的事,杜小花忙了一天,累得直打哈欠,道:“他爸,你别想这么多了。我问过大妹,张沪岭在广东的生意做得很大,朋友多,关系网宽,不是吹牛。”

    “生意大,有多大?有钱,有多少钱?我看张沪岭是意气风发,随口就答应赞助村里面,我总觉得不一定是好事。”

    杜小花嗤了一声:“他爸,现在是什么时代,报上说是商品经济时代,以往的那一套行不通,我相信大妹,她说要来民转公指标,肯定能要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二娃,他怎么有钱买摩托车。还有,大妹想将二娃也弄到广东去。”

    侯厚德翻身坐起:“不行,二娃是公办教师,这是正儿八经的铁饭碗,怎么能轻易丢掉?大妹是大学生,文凭硬,要去南方闯荡,我们由着她,二娃只是中专生,工作无论如何也不能丢。”

    在巴山,有一份国家正式工作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辞职下海的事偶尔有所发生,会被当成新闻来传播,他作为盼望民转公二十年的教师,心理上更难以接受。

    杜小花道:“明天我再问一问二娃,听听他的意见。”

    侯厚德光着膀子坐了一会儿,被杜小花拉进了被子,他突然又坐了起来,道:“摩托车是大事,不能让二娃打马虎眼,二娃读中师时还懂事,怎么参加工作反而退步了。”

    杜小花暗道:“我家二娃是茂东三好学生,分配到新乡,他多半会灰心丧气。”为了顾忌丈夫面子,她没有将此话说出来,道:“睡吧,明天早点起床。”

    第二天一大早,侯厚德被一阵咚咚声吵醒,他侧耳一听,脸上紧绷绷的表情稍显放松,这是儿子打篮球的声音。他一生郁郁不得志,便将很大一部分心思放在子女身上,他是按照“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的方针来教育侯海洋,现在看来,他的教育思想在儿子身上扎下了根。

    在窗边偷偷看儿子打球,儿子穿了一套磨旧的运动衣,背上写着“巴山中师”,他在篮下如一只灵活的豹子,破旧的衣服掩饰不了青春健壮的身体。欣赏了一会儿儿子打篮球的姿势,侯厚德出了门,一阵冷风袭来,他猛地咳嗽数声。

    侯海洋见到父亲严肃的面容。

    侯厚德严肃地道:“二娃,你哪里有钱买摩托?还有,你们还没有放假吧,怎么有时间回来?咳,咳。”

    侯海洋早就不在意新乡学校对自己的看法,而且他知道老好人马光头一定会想办法为自己掩饰。他拍着篮球,道:“我经常帮着马老师他们代课,这次出来,由马老师帮我代课。”

    “你怎么让老教师给你代课?”

    侯厚德只是盯着儿子,不再说话。侯海洋感觉到了父亲的怀疑,在父亲平静的眼光下,没来由有些不自在,道:“吃了午饭,我就回学校。”

    侯厚德语重心长地道:“好好教书,好好工作,要用自己的勤劳改变自己的生活,人生的路是没有捷径的。”侯海洋对于父亲长期以来的说教已是彻底失去兴趣,道:“我晓得。”

    侯厚德看着儿子敷衍的态度,心头火起,想着张沪岭还在家里,满肚子的话就没有继续说出去,叹了一口气,朝办公室走去。

    十点钟,支书段三找了过来,进屋道:“张老弟起床没有,今天我家里杀年猪,请侯老师一家人过去吃饭。”

    张沪岭正在堂屋和侯正丽一起喝红曹稀饭,听闻此事,道:“我们在这边留的时间不多,赶紧把事情敲定,赞助一条公路,获得三十来亩地的租用权,划得来。”侯正丽知道张沪岭腰包硬实,这点小钱实在算不了什么,道:“那我就代表家乡人谢谢你。”

    段三刚走,村主任又过来请侯厚德一家人吃饭。

    临吃饭时,侯海洋犯了倔:“我不去,我就在家里吃,吃完以后就要回学校。”侯正丽将侯海洋拉到自己房间,做起了思想工作:“二娃,叫你去就去,段叔是爸的学生,平时对家里挺好,这个面子得给。”

    侯海洋道:“我确实要走,学校还没有放假,明天要上课,今天必须走。”

    “二娃,你给我一个明确答复,下一步到底有什么想法,沪岭有意让你跟他到广东,你如果不愿意,我让他想办法把你调进城,以他的关系和你的文凭,调到岭西市稍有难度,调进茂东市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有把握?”

    “应该还是有的。”

    侯海洋反倒是困惑了:“大姐,张哥是经商的,他咋有这么大能量,居然可以把我这种村小教师调到茂东去?就算是在巴山县城,从乡镇学校调到城头都是难上加难。我们学校有一位老师叫马光头,他的头发为什么掉光,就是因为天天琢磨民转公的事,张哥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我搞不懂。”

    “沪岭那个行业人尖子扎堆和人民币扎堆,在广东有一个岭西帮,各行各业都有,生意做得大。沪岭搞金融和地产,在他们圈子里很有面子,在岭西办点事还是很容易的。岭西省的领导要到南方去,经常是他们在接待,花天酒地,用钱如流水。”

    杜小花来到门口中,道:“你爸说了,中午二娃就别去了,简单吃点,早点到学校去,别让老同志为年轻同志代课。”

    这次回家,张沪岭成为了全家甚至是全村的宠儿,侯海洋对准姐夫印象挺好,同时又觉得自尊心受到了莫名的划伤。他在新乡学校受过伤,回到家不仅没有得到安慰,还被教训,他感到委屈。

    他同姐姐一起出去,与张沪岭告别。

    张沪岭昨天喝了不少酒,脸色显得略有苍白,道:“我的想法你姐给你说了吧,凭着你的聪明才智,待在学校太屈才.跨出学校,天宽地阔,世界太大,岭西能提供的舞台太小。”

    侯海洋道:“张哥,我回学校整理下思路,想好了,我再跟你联系。”

    张沪岭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巴山太封闭,不是久留之地,早点到广东来,我这边正缺自己人手。

    聊了一会儿,一家人就去段三家里吃饭。

    家里人走光,二道拐学校清静了下来,侯海洋将剩下的酸菜粉肠汤烧热,吸吸呼呼地吃着,脑子里突然浮现了吕明、陆红在院中做饭吃菜时的情景。他想道:“说不定过了春节,吕明就要和财政局那位结婚,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是善变。我一定得做出成绩,让吕明瞧一瞧谁才是真正的男人,到时要让她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秋云应该考完了吧,她要到四月份才能得通知,报到也得在六七月份。”想起秋云,侯海洋心里热乎乎的,就想着马上能回到新乡的牛背砣。

    戴上姐姐特意找出来的围巾和帽子,侯海洋找来镜子照了照,他感觉自己就和座山雕的造型相差不多。这种造型虽然古怪,但是有了新武装,骑在摩托车上就感觉舒服多了,至少抵御寒风的能力强大起来,不像刀子直接割肉。

    一路迎着北风,侯海洋将摩托车骑到了巴山县城。虽然有姐姐的围巾、帽子和手套,他仍然被风吹成了冰棍,清鼻涕不停往下流,脸上皮肤隐隐作痛。进城以后,他将摩托车开到东方红学校,准备看一看杜敏小店的情况,什么时候需要补货。

    到了小店门口,侯海洋大吃一惊,小店仿佛经历了一场台风,塑料做的招牌被撕掉,玻璃全部破碎,露出锋利的尖齿,大门虚掩着,在风中时开时关。推门进入时,木门发出嘎的一声。地面有油渍,满是玻璃渣子。从厨房里飘来一阵香烟味道。

    杜敏脸上有几块青肿,头发披散着,她坐在案板上,嘴上叼着一支烟,烟头升起袅袅青烟。“出了什么事情?”侯海洋大吃了一惊。

    杜敏脸上表情漠然,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道:“昨天来了一伙人,把店砸了,能拿走的全部拿走了。”

    “是什么人,报警了吗?”

    杜敏摇了摇头,道:“砸店的人是社会上渣渣娃儿,我知道这一伙人,惹不起。”

    侯海洋帮助杜敏是一时侠气,他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麻烦事情。在屋里来回踱了步子,看着杜敏的惨样,他下决心帮人帮到底,问:“下一步怎么办?”

    杜敏刚刚看见了改变生活的希望,微弱的火星便被几个恶狠狠的社会混混打碎,一时之间,她觉得心如死灰,喃喃道:“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想凭劳动吃饭咋就这么难?”

    侯海洋四处打量了破烂的小店,给付红兵打了电话:“斧头,我的一位朋友在东方红中学旁边开了一个小鱼馆,被人砸了,你过来看看。’

    不一会儿,付红兵骑着三轮摩托来到了东方红中学见到侯海洋,劈头就问:“你什么时候认识做生意的朋友?”他和侯海洋知根知底,听说一位开馆子的朋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是谁。

    “斧头,你能认识小钟美女,我怎么就不能认识杜老板。更何况我现在在做鱼生意。”

    付红兵想到侯海洋的第二职业,也就释然。到了小店,认真查看了一番,详细问了砸店人的相貌以及相互间的称呼,他交代了杜敏一句:“这事暂时还没有头绪,我会想办法查一查,下次遇到这种事,你首先报警,走正规渠道。”

    杜敏由于以前差一点就成为了站街女,对公安人员有一些惧怕,没有听出付红兵话语中的官腔味,不停地点头。

    侯海洋最熟悉付红兵,见他的说话方式,知道他有所保留,送其出门时,道:“斧头,当真不得了,学会打官腔了。你给我说老实话,到底是咋回事,刚才你反复问了那伙人的相貌,是不是有线索?”

    付红兵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侯海洋道:“屁股一翘,我知道你拉屎拉尿。你看出点什么?”

    付红兵跨在摩托车上,道:“我在学校教书的时候,觉得警察很威风,现在当了替察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特别是我们这种小警察,就是干活的份。我给你说实话,巴山城里有几伙杂皮猖狂得很,他们多数都和我们上面的人混在一起,否则早就被收拾了。刚才那个老板说砸店的人额头到左耳有一条伤疤,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刘七刀的结拜弟兄,这伙人跟我们内部的人关系很铁,我这种才人行的小警察管不了。”

    侯海洋在新乡时,与社会人物打过架,屁事没有,他没有想到在县城里,居然小警察不太敢管社会渣渣的事情。“有这种事?你虽然是新警察,可是毕竟是警察,给那伙混混打个招呼,他们肯定还是要给点脸面的。

    “这伙杂皮不会无缘无故来砸店,肯定是有人授意。现在风气不正,城区派出所复杂得很,稍不注意,说不定有一天就被踢到乡镇派出所。”付红兵朝着小店的方向努了努嘴,道,“这家店最多就是买你的鱼,和你又没有太深关系,别管了。”

    侯海祥拉着付红兵的肩膀,道:“我在参加县篮球队的时候,蒋刚把刘七刀叫了出来,刘七刀恭敬得很,还带着我们一大帮子人到夜来香去玩,连我都被派发了一个小姐。”

    付红兵发动着摩托,在轰鸣声中,道:“蒋刚是治安科科长,实权派科长,管着牛鬼蛇神,刘七刀当然得给面子。同是警察,差距大得很。好,我得走了。

    侯海洋道:“你给个实话,到底能否帮得了?”

    “我们是什么交情,绝对不会假打。如果我去找到刘七刀,他表面上会给点面子,背地里就说不清楚了,关键还是看指使者。

    侯海洋没有再为难付红兵,道:“你好好混,争取早点有个一官半职,给我们生意人正)L八经地保驾护航。

    “少鬼扯,你算什么生意人。我走了。”付红兵当警察的时间不长,心理变化很大,侯海洋自毕业以后同样经历了复杂的心理变化,但是比较起来,似乎付红兵变得更大。

    “轰轰”一阵摩托车响,付红兵驾驶着摩托车又开了回来,他道:“还有一件事情没有给你说,沙军这小子时来运转,调到县里头组织部去了。”

    侯海洋道:“是好事,抽时间宰他一顿到了组织部年年有进步,沙军这小子要飞黄腾达了。春节,我们约起来见面。”

    沙军调到了组织部,这是一件喜事,侯海洋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毕业时他作为茂东市三好学生,原本应该有一个好的分配,不料现实如戏剧,付红兵当公安了,沙军进组织部了,地区三好学生开始卖鱼了。

    “侯师傅,付公安咋子说?”杜敏脸上充满了期待。

    侯海洋摇了摇头,道:“这事不太好办,砸店的人都是社会上的渣渣娃儿。”为了安抚杜敏,他没有完全转述付红兵的话。

    杜敏急切地道:“有人来捣乱,我的馆子没有办法正常经营。”从希望的云端跌落到冰冷的水泥地上,她强撑的干练顿时破碎,捂着脸,蹲在墙角,哭了起来。

    侯海洋在转身回屋时,曾经有过不再插手杜敏小店的想法,可是看到杜敏泪如雨下,联想到自己毕业以来受到的不公待遇,一股义气涌了起来,他蹲下身,道:“杜敏,别哭了,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我们一起想办法。”杜敏带着哭腔道:“那伙人不准我在这里开店,说如果继续开,他们天天过来砸店。他们这样一搞,谁还会来我这里?”

    这是一个现实问题,小饭店总有一伙地痞流氓来捣乱,生意很难做下去,这不是打一场架就能解决的问题。侯海洋也为难起来,道:“你在这个店投人多少钱?”

    “这个店投人不多,房子是熟人的,一个月交一次,借钱买了些桌椅和厨房用具,还差你的鱼钱。”

    “我的鱼钱就算了,这个地方多半不行了,我建议你换个地方,比如到城外搞个现在开始流行的农家乐,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再开个小馆子。”

    杜敏用手背抹着眼睛,抬起头来,道:“前一次我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才到了路边店。这就好比寻过一回死,没有死成,我再也不会走那一条道路了。我也不想再马上开店,没得本钱,没得手艺,想赚钱是个笑话。”

    侯海洋见杜敏咬着牙,很倔强的样子,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准备把小店关掉,到茂东或者是岭西的大餐厅去当服务员,先学艺,再当老板。”杜敏用手抹了抹眼角,又道,“最大的问题是家里确实急着要钱,我想借一千块钱,给父母拿点药,这一千块钱加上以前欠的鱼钱,我写字据,以后砸锅卖钱也要还上。”

    有了学校背后的那条暗河,侯海洋便有了随时可以变现的银行,他从裤子包包里抓了一把钱出来,道:“我这里有七八百块吧,你先拿去。我支持你到餐厅里打工,学到了本事再来开餐馆。”

    杜敏拿着钱,一屁股坐在餐桌上,点厂一支烟,开始数钱,数完以后,她自嘲地道:“侯师傅,我欠了一千七百块钱了。现在确实还不起,但是我肯定要还。”

    一掷千金的张沪岭和为了生存奋斗的杜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侯海洋骑着摩托车,帽子和围巾把头和脖子捂得很紧,只剩下一对愤怒的眼睛.

    回到牛背陀时,侯海洋再次成为冰棍,他用僵硬的姿势从摩托车上下来。院子里有几个小学生还没有离开,追逐打闹。他们聚了过来,站在距离康托车两三米远的地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眼中天外飞仙一般的摩托车。

    马光头守在办公室里,准备再等十来分钟,就将小孩子们赶走,锁上门,他就可以离开学校。听到摩托车响,他就站在门口,“你回来了,大冬天骑摩托车,味道不好受。”

    侯海洋搓了搓冷得发硬的脸,道:“马老师,这两天没有什么事吧?”

    马光头憨厚地笑:“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什么事。”

    “政治学习,刘清德找我麻烦没有?”侯海洋手里提着一块肉,递给了马光头,道,“回去杀年猪,这是我爸让我带给你的。”

    马光头拱了拱手,道:“难为侯老师还记得我,这怎么好,怎么好。”他接过猪肉,又道:“过了春节,民转公的名额就要定下来,侯老师要做好准备,再去做点工作。”民转公名额原本就有限制,民办教师互相之间也有竞争,马光头为人颇为纯朴,拿着猪肉,心里热乎,再次提醒侯海洋。

    “马老师,我两次都没有参加政治学习,又有两天没有来上班,没有人来找麻烦?”

    马光头道:“你没有来,刘清德屁都没有放一个。明天下午五点半,学校要开会,估计是讲放假的事。”他心里暗自嘀咕:“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侯海洋头上长角身上长刺,迟到旷工,居然连刘清德都不敢管,他平常最看不惯有人缺政治学习。”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