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侯海洋基层风云 > 第115节 有朋自远方来(七)

《侯海洋基层风云》 第115节 有朋自远方来(七)

下载: 侯海洋基层风云TXT下载


    警车驾驶员对东城区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拉着警灯,一路穿小道拐胡同,很快就来到了东城区。林海一直在国内发展,对这类事情见鬼不怪。康亮生出了些许感慨:“连我父亲都要公器私用,难怪福山提出了历史终结论,还有人提出中国崩溃时间表。”想到这里,他对林海道:“林海,你没有想过到国外发展?”

    林海道:“中国是最有活力的新兴经济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我还想劝你回国创业,海归有独特的优势。”

    康亮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道:“政治体制没有改变之前,国内经济很难长期保持上升势头,北海、海南就除了大问题。东北工业也是问题成堆,我没有信心在国内发展。”

    康琏专心听着两位青年才俊议论。小车很快就到达老省政府家属大门,林海客气地与康琏握手,道:“康叔,等我回到茂东再来拜访你。”

    康琏这才发表了意见:“小林,我支持你的说法,康亮他们这个群体最大的问题是学了一肚子西方的知识,但是没有与国内的实际结合起来,中国太大,情况复杂,远在异国他乡,根本没有办法体会到国内的发展。你回茂东,给我打电话。”侯海洋基层风云3由小说1234文学网手打首发。请大家牢记本站网址。

    他一人居于茂东,平时寂寞得很,对林海的邀请是真诚的。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和侯海洋成为忘年交。

    林海朝着离去的警察不停地挥手,直至警察消失在视野中,他才转身朝省政府第三家属院走去。来到第三家属院的红砖墙外,他停住脚步,越接近张沪岭的家,心里的感伤就越强。

    林海和张沪岭是研究生同学,毕业后各自创业。林海倾向于实业,到了广州以后涉足于小家电行业,短短时间便小有成就。张沪岭是圈内人公认的商业奇才,所做行业很杂,从金融、股票到房地产,他都屡有斩获。

    张沪岭到北海搞房地产时,极力鼓动林海投资。北海房地产行业的狂热让林海有所警惕,出于对张沪岭的信任,他还是投了一笔,成为沪岭地产股东。

    这次到美国旅游,主要的目的就是消解张沪岭跳楼的阴影。到五大湖住了一个月,郁闷的心情消解不少。从美国归来后,林海再次来到张家。

    张仁德从猫眼看到了林海,连忙拉开门,激动地道:“小林,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进来。”

    朱学莲正在厨房收拾新买的尖头鱼,闻言走了出来,看到年轻英俊的林海,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想忍住泪水,泪水在眼里转了几圈,还是滑了下来。她满手都是鱼血,没有办法擦脸,就用衣襟擦了脸,道:“小林,你在屋里坐,老头,愣着做啥,给小林泡茶。”侯海洋基层风云3由小说1234文学网手打首发。请大家牢记本站网址。

    林海是张沪岭的好友兼生意搭档,严格来说,张沪岭生意搞砸了,让投资人林海蒙受了损失。张仁德不知林海到家里来的意图是什么,一边泡茶,一边寻思着说辞。

    朱学莲在厨房里把手洗干净,放在鼻尖嗅了嗅,又用香皂洗了洗,连洗三遍,知道手上没有鱼腥味以后,她才端了苹果出去。

    “小林,阿姨给你削苹果。”朱学莲不容林海推托,自顾自削起了苹果,不一会儿就有长长的果皮在空中晃荡着。

    林海不想吃苹果,可是不能拒绝朱学莲,拿起苹果小口吃着。朱学莲看着林海吃苹果,眼圈慢慢又红了。

    张仁德要沉着得多,问:“小林,最近在忙什么?”

    林海道:“我才从美国回来,前段时间太郁闷,生意也不顺。”

    张仁德叹息一声,试探道:“你在沪岭的生意上投了不少钱,都收不回来了,我们想办法以后筹钱还你。”

    林海忙道:“做生意有亏有赚,谁能保证每次都赢。沪岭公司是股份有限公司,就算有债务,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任何人想找你们,别跟他们废话。”

    张仁德放心下来,道:“沪岭就被失败的生意压垮了,若是他能像你这样豁达,那多好。”

    话题谈到这里,空气中的忧伤浓得化不开。

    林海主动道明来意,道:“我这次回来,我想去给沪岭烧点纸钱,以后每年我都会去看望他。”

    朱学莲道:“稍等会儿,我把鱼汤给小丽炖上,然后我们再去。”

    张仁德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道:“都五点了,再晚白鹤山就关门了。”

    朱学莲站起来,道:“煮鱼汤很快的,最多十来分钟,小丽每天要吃的。”

    林海与张沪岭和侯正丽都熟悉,他听到朱学莲数次提到“小丽”,忍不住问道:“侯正丽住在家里?”

    提到侯正丽,朱学莲脸上才有笑意,道:“小丽怀孕了,这一段时间反应大,我煮的鱼汤,她喝了才不吐。”

    这个消息让林海既震惊又欣喜,好友有后,多少会减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

    鱼汤刚煮好,侯正丽回到家里。见到黝黑、高挑的林海,侯正丽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回到大学时代以及在广州和北海之间奔走的时代。与林海打了招呼,回到里屋后坐了好一会儿,心情才平复,她细心地将眼角的泪痕擦掉,这才走到客厅。

    在北京有一个岭西大学同乡会,茂东大学生同乡会是其中一个分支,林海和张沪岭是大学同学,张沪岭就是跟随着林海参加茂东大学同乡会才认识了侯正丽。换句话说,没有林海作为中间人,侯正丽和张沪岭也许就走不到一块。

    在朱学莲的强烈要求下,侯正丽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把一大碗鱼汤喝完。饭后,四人前往白鹤山公墓。

    是否让侯正丽去公墓,朱学莲颇为矛盾,若是儿媳主动提出不去公墓,她会认为儿媳忘记了儿子。可是儿媳坚持要去公墓,她又担心儿媳过度伤心,会影响胎儿。思前想后,她还是同意侯正丽一起到公墓。

    公墓除了放骨灰以外,还提供办追悼会的场所。侯正丽等四人进会场时,恰好有一家人办丧事。道士的念经声和纸钱烧成灰的特殊味道,深深触动了侯正丽,她又陷入无限哀思之中。

    在办丧事的人群中,一位坐在桌前剥瓜子的客人眼里闪着凶光,一动不动地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一家人,他认出与张沪岭一起谈生意的林海,认出了张沪岭的女朋友侯正丽。

    当林海开车离开公墓时。他开车尾随在后,直到林海将车开进省政府第三家属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