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47.第047章感情破裂

《官场局中局》 47.第047章感情破裂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羡慕嫉妒恨也好,破罐子破摔也好,他从陆媛的快乐神情看到的却是自己的失败。 (. )那种失去自尊的情绪,又引导他想象紊乱开去……在酒吧里、在KTV包厢里,陆媛就如一个陪酒的小姐,不停地在男人之间流连,与那些大肚、红脸的男人敬着酒,听着那些人的赞美,享受着男人色眯眯的目光,她脸上绽开了久未有过的笑容……

    这些脑海中的画面瞬间又转化成了他带有破坏性的行动。陆媛的内裤在她的双腿弯里勾住,他恼怒的一把用力撕扯,内裤成为破碎的布片。梁健接着暴力的行为。而陆媛在她内裤被撕破的刹那,双腿反而获得了解放,她见机抬起一条腿,狠狠踹了出来。

    正好踢中了梁健的下巴。

    梁健往后倒去,翻下了床沿。

    后脑勺硬生生磕在地板上。

    “轰”的一声巨响响彻耳鼓,接着梁健就什么都意识不到了。

    接下来的一天,梁健在医院里度过。挂号、排队、看专家,之后又去验血、做CT,最后专家说:“你很幸运,一点事没有。不过你如想保险点,可以住个院再观察些天。”

    梁建讨厌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和病人家属的汗臭味,坚决要求回家。

    陆媛本以为闹出人命的事以此收场,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这事一发,她打定主意等梁健恢复正常上班就向梁健表示,两人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

    梁健请了只两天假,镇政府的人不太注意他发生了什么。何况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职位,除了办公室里同事,几乎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

    将近傍晚时分,老领导黄少华打电话给了他,问他晚上有没空一起吃晚饭。

    与此同时,陆媛也发了短信过来,说不回家吃饭了。梁健给她回了四个字“我也不回”。他已经越来越觉得自己摸不到陆媛的心,但他无可奈何,没有办法,渴望着一场酒精的暴雨来麻痹脑袋里仍有一丝敏感的神经细胞。

    到了黄少华安排的饭局。差不多都认识。黄少华、姚涛副区长、检察院周雯副检察长、区体育局副局长朱怀遇、公安局小倪和旅行社小曹。

    大家坐下来后,黄少华道:“今天我们差不多是原班人马啊,就是少了一个姜岩。”

    朱怀遇:“哎,姜科长去干嘛了啊?”

    黄少华:“他说家里有事。”

    朱怀遇:“谁家里没事啊,我们不都克服困难到了啊?肯定去跟哪个美女约会了。”

    小倪道:“就我所知,姜科长这段时间有些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黄少华道:“怎么说?”

    小倪:“我听说,他和老婆在闹离婚。”

    朱怀遇:“闹离婚?从没听他说起过。”

    小倪:“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想离婚的是他。”

    朱怀遇:“难道他外面有人了。”

    小倪:“可能,不过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宣传部长死了三年嘴合不拢,还在讲话;组织部长死了三年撬不开嘴,还要保密。他是组织部的一般嘴都很紧,何况是家里的事情。”

    听他们传姜岩的事情,梁健莫名其妙地想到妻子陆媛,不知她现在跟谁在吃饭。

    饭桌上黄少华又带着梁健给副区长姚涛敬酒:“姚兄啊,今天我要请你帮梁健小弟一个忙了。帮忙把他调区里来吧,在十面镇钟书记已经让别人当党委秘书了,把他职务拿掉了,再呆下去只会耽误他了。”

    梁健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黄少华就直接出面郑重请姚涛帮忙。老领导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他心里很感激。

    姚涛看了看黄少华,又拿眼上下瞅了瞅梁健道:“既然黄书记开口了,我不答应也不行啊。我尽力而为吧。来,梁健,我看你应该敬敬黄书记才是。”

    黄少华阻止道:“梁健,我们先敬姚区长,敬完了,你再敬别人。”

    梁健连称好,喝了好几杯酒表示感谢。

    那天的酒梁健喝得不痛快,虽然姚区长酒桌上已经答应了帮他调出十面镇,但他心里还是梗梗的,这如鲠在喉的感觉,是因为妻子陆媛。

    自从从党委秘书变成了一般乡镇干部,自己应酬少了,妻子的应酬多了,两人的距离更别提了,就像朝两个不同方向开去的车子,越来越远。他自问,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陆媛难道真这么势利,当然在大学期间他看到的陆媛可不是这样。还是因为这几年,陆媛回到了父母身边,在她父亲的耳濡目染精心教导下才变得如此现实。

    喝完了酒,他给陆媛打电话,陆媛没接,过了一会才得到一条短信回复:“你先回家吧,我会晚,别管我了。”

    这不是陆媛这段时间第一天回家晚,但梁健仍旧心里很不爽,于是借着酒性通过短信反问道:“这段时间,你怎么回事,你不想回家的话,就别回来了。”

    陆媛一会儿回道:“我不是不想回家,我是不想回这个家了。梁健,我们分手吧,等我回来跟你谈。”

    看着“分手吧”这三个字,梁健直愣愣的。这些天,他一直心里有种预告,感觉两人的感情要出问题,没想到这个问题来这么快。

    酒性未散的梁健回道:“为什么不现在就谈。”

    “没时间。”陆媛回复过来。

    梁健又发了几条短信过去,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陆媛没有再回过来。有句流行语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就在我的身边,我们却用短信联系。”手机通讯时代,一个人想与一个人联系更加便捷,而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心灵的距离却没有缩短,反而在远离。梁健想想,自己跟妻子联系,都用发短信的方式,实在有些可笑。

    陆媛没有回短信,梁健也毫无办法。虽然在一个小小的镜州城里,如果没有手机的联系,要找到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老婆,也如此不易。

    想到一个人回家等陆媛,他心里堵得慌。他不想第一个回家。

    不回家能去哪里?一直喜欢逛书店,可今天却一点兴致也没有。找人聊天?找谁?他翻开了手机,男的朋友有厉峰、丁百河……,女的朋友有莫菲菲、余悦,他都觉得这个时候找人家都不合适,他不想拿自己的糗事去给人家添堵。他想到,镜州市旧城区好久没去走了,决定如孤魂野鬼一样去转转。

    镜州市的旧城区在两年前经历了一番旧城改建后,命名为“历史文化街区”,以往的居民都被迁出安置,低小矮的房屋也经历了一番整修,特别是十几栋名人旧宅经过了翻新装修,变成了精品酒店和酒吧,正式面向外界开放,吸引了不少市内市外的小资市民前来消费。

    梁健徜徉在小巷之中,始终找不到一处想要落脚的咖啡馆或酒吧。一个人心情糟糕的时候,就变得特别挑剔,或者说是特别小心眼,生怕谁看出自己心里的糟糕。

    莫名其妙地下起了小雨。

    深秋的小雨可不是玩的,淋了就要感冒。可梁健现在最不怕的就是生病了。

    于是他在落了雨的巷子内走,忽然瞧见前面有一个身影特别眼熟。

    窈窕的身影,精巧的步态,如果不是陆媛会是谁呢?

    陆媛身边一个男人正用胳膊搂着她。

    梁健快步跟上去,裤管被溅起的水沾湿了。近了,不仅确认了前面的女人肯定就是陆媛,搂着陆媛的男人,身影也更加眼熟。他在脑袋里搜索,一个名字又冒了出来。

    姜岩!

    晚饭姜岩没有出席,没想到他居然跟陆媛在一起。

    梁健的脑袋里轰鸣了。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就会止住脚步,他不是一个喜欢让自己出丑的男人。

    去喊住一个搂着自己妻子的男人,这不是给自己出丑是什么啊?

    可此刻,梁健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再考虑太多别的东西。他喊了出来:“陆媛!姜岩!”

    窄巷之中,有人这么喊了一声,声音就开始回荡开来,异常清晰。

    前面两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

    梁健看到他们的脸,他们不是陆媛和姜岩又是谁?

    梁健已经不再急了,他缓缓地走到他们面前。

    姜岩已经放下来了搂着陆媛的胳膊,但还是紧紧与她靠在一起,仿佛在警惕梁健随时可能作出的过激行为。

    姜岩的脸上满是尴尬。

    陆媛的表情先是诧异,很快就平缓了下来。只有早已经为某一刻到来做足心理准备的人才会冷静得这么快。

    两人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可能是这样的见面,让大家都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话。

    秋雨在头顶飘下来,仨人的头发都有些湿了,额头的雨水就如豆大的汗珠。到底是汗还是雨也分不清楚了。

    过了一会,陆媛轻舔了下嘴角的雨水打破了沉默:“你怎么还没回家。”

    梁健愤愤地想,她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陆媛抬头瞧了瞧姜岩。

    姜岩看着梁健道:“我打算离婚,我想跟陆媛结婚。希望你能同意。”

    梁健瞧瞧陆媛。

    陆媛看了看梁健道:“我也希望你能同意。”

    梁健把视线拉回姜岩的脸上:“好吧,我同意。希望你们的选择都是对的,伤害别人无所谓,别伤害了自己。”

    姜岩:“这就是你对我们的祝福?”

    梁健突然往前跨了一步,一拳揍在了姜岩的脸上。

    姜岩用手捂住了脸,身子往下弯了弯,又直起身来,痛苦的表情无法掩盖。

    梁健道:“这才是我对你们的祝福。”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