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70.第071章机会来了

《官场局中局》 70.第071章机会来了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项瑾继续:“先说第一点,脑门要亮。 是说自身要有能力,可以发光发亮。这里的能力,却要说明一下,那不是指专业技术能力,在官场混,专业技术要一点,但不能太突出,否则就只能做一个专业型的干部,专业型的干部,在各级官场上撑死了也就进入班子当个副职,上升的空间也就基本用完了,所以在官场切忌偏重专业,而是要综合,要成为所谓的复合型人才。领导,领导,就是领着别人、指导别人,而不是自己去干,关键是要领导那些会干的人去干。所以这里说的能力不是专业能力,而是领导别人、组织别人的能力。

    “再说人气要佳。就是群众基础要好。要有好的群众基础,就不能一味的唯上。唯上是官场的基本功,就别多讲了。但也不能一味的唯上,不顾下属死活,别把下属的忍耐看成是彻底的屈服,否则搞不好你的下属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很多官员都是伤在失道寡助上面的。

    “最后说有人在看。这点放在最后来讲,因为这点才是真正最最重要的。当官没有人在上面看你,没有看中你、提携你的人,那么再有本领、有能力,再有群众基础、好人气也是白搭。因为官场干部的提拔,是自上而下的,上面的人说了算。提拔干部不是评职称,只要你有成果、有奖励**不离十努力点总能评个中级;提拔干部也不是市场调查,按照市场需求来评好坏。提拔干部,在目前的官场,就是古人说的‘伯乐相马’。一匹好马,只是具备了基本条件,而最大的条件,就是要有伯乐相中你。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这句话几乎切中了官场提拔的所有要害了。”

    梁健听完项瑾所言,好一会儿才道:“没想到,你对官场了解的还真这么透。”

    项瑾道:“这不是我了解的,是我听我老爸说得多了,自己也就耳濡目染。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这些话到底对不对,也只能看你是否听明白,明白多少了。”

    梁健道:“脑门要亮;人气要佳;有人在看。这三点我好像都不符合哎。”

    项瑾道:“你也别这么没自信啊。要我说,前两点,你都已经符合了。你是江中大学毕业生,全国重点大学,脑门要亮已经符合了,官场的工作,又没有特别难的,你这样的学历和在乡镇的基层工作经历,已经让你具备了脑门要亮的条件;人气要佳,我听厉峰和莫菲菲说,你参加中层竞岗,很多人投你的票,这说明,你的人气、你的群众基础很不错。而你最缺的,也就是最重要的,有人在看。你的前领导黄少华在镇上当党委书记,那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他在看。而如今,有谁在看你的工作?”

    梁健想了想:“没有。”

    项瑾:“这就得了。要我说,当务之急,你就是要找一个能够注意你、看到你的人。”

    梁健回味项瑾的这番话,的确是有醍醐灌顶之感。如果一直没有人关注他、没有人提携他,这一辈子,他也就只能如此憋屈的在乡镇混下去。然而,要寻找能够注意自己的人,又是谈何容易。

    项瑾笑道:“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关键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发现机会。”

    梁健道:“发现机会,也只是说说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好找的。”

    项瑾道:“错了。机会无处不在。比如,今天,就在这个餐厅里,有一个你的机会摆在那里,看你能不能抓住而已。”

    梁健不由朝镇长金凯歌的方向望去。金凯歌与她妻子正在吃牛排,两人几乎没说话。梁健想,是否一对夫妻到了这个年龄,即使在一起吃饭,也没什么话好说了?他拉回视线,看到项瑾正微微朝他点头,就如在哼着一首歌曲。

    梁健问:“你是说,金镇长是我的机会?”

    项瑾又笑着点了点头。

    梁健退缩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们夫妻仿佛情绪不佳,我在这个时候怎么找机会?还不讨人嫌?”

    项瑾又笑了,“那不一定。要不我示范给你看一下?”

    有人竟然要身体力行、勇当示范,梁健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想看看项瑾到底怎么寻找接近金凯歌的机会。

    这时女服务员过来了,在项瑾耳畔说了句话,项瑾点点头。

    只见服务员领命一般去了,走到了大厅中那架大钢琴前面,拿起了一支麦克风道:“今天,有一位漂亮的女孩,想把一首钢琴曲送给在座一位金凯歌先生及其夫人,钢琴曲是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现在,有请我们漂亮的钢琴女孩。”

    项瑾站起来走向钢琴。

    梁健吃了一惊,没想到项瑾要为金凯歌他们弹钢琴。金凯歌和他夫人也万没想到,有人要送给他们一首钢琴曲。金凯歌向着梁健这边望过来,梁健回以微微点头,金凯歌也似感谢一样点了下头。

    项瑾开始弹奏了。

    几个音符刚在琴键上清脆流淌而出,一种音乐的享受就在西餐厅中传递开来。项瑾弹得很棒,几个音过去,懂音乐的人就开始鼓起掌来,包括金凯歌和他夫人。接着,掌声马上停了下来,仿佛不愿打扰这么美妙的音乐。

    项瑾对这首曲子,有很深的理解。这首来自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的钢琴曲,在项瑾的弹奏下,既有婚礼的喜悦,又带着微微的惆怅。也许这点微微的惆怅,诉说着婚姻除了美好的婚礼,还有需要共同度过的各种困境。项瑾一曲末了,大家的掌声更加热烈。

    一会儿,金凯歌和他夫人,竟然主动走向了他们的座位。

    金凯歌端着红酒,对梁健和项瑾道:“梁健,这位是你的朋友?”

    梁健站起来道:“是的,我朋友项瑾。”

    金凯歌对项瑾道:“谢谢你的钢琴曲。我们敬敬你们。”

    敬完了酒,金凯歌夫人道:“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婚礼进行曲。项瑾,你的钢琴曲,改变了我俩今天来这里的意义。”

    项瑾谦虚道:“谢谢你喜欢我的钢琴曲。我只是觉得,你们是天生一对,所以想为你们演奏一曲。”

    金凯歌夫人道:“天生一对?哈哈。没有你的钢琴曲,我们还真忘记我们是天生一对了。你的曲子,让我们重新回到了结婚时的感觉,记起那时的艰难岁月,现在这些问题又算得了什么?”

    金凯歌夫人说着望着魁梧的金凯歌。金凯歌也温情地看着她。

    接下去,梁健发现,金凯歌和他夫人在座位上有说有笑起来。两人的情绪,从刚进来时那种**的感觉变得温柔而愉快。

    项瑾道:“音乐的力量有时候很大吧?”

    梁健道:“你今天弹得真的很动人。”

    项瑾道:“谢谢。我为你铺垫好了,接下去看你了。我猜金镇长会找你的,我感觉他是你在十面镇上重新开始的一次机会。”

    梁健去洗手间,遇上金凯歌。金镇长道:“前段时间,镇上出台了一些制度,可能委屈你了,这点我心里有数的。”

    梁健道:“谢谢领导关心。既然是镇上出台的制度,我们执行就好了,拆迁任务,努力去完成。”

    金镇长道:“明天,下午,你从村里回来一趟,到我办公室坐坐。”

    梁健道:“好,金镇长。”

    一早上镇党委秘书石宁到了镇南村书记茅阿宝办公室里。石宁掏出一包黄鹤楼香烟,放在茅阿宝办公桌上。

    茅阿宝道:“石秘书,这么好的烟啊?”

    石宁说:“给茅书记尝尝。”

    茅阿宝:“这么好的烟,该不是自己买的吧?”

    石宁道:“昨天跟着钟书记晚饭上捞来的。跟着钟书记,总有吃的、喝的和抽的。”

    茅阿宝道:“那是。你是钟书记的大秘,跟领导走得近,当然不愁吃不愁穿啦。什么时候,也替我们这些村干部,在钟书记前美言几句。”

    石宁:“钟书记一直想着你呢。这回他说,还要请你多关照关照我。上次你也看到了,梁健公然向我挑衅,如果我真输给他了,就没面子在镇上混下去了。”

    茅阿宝道:“这个你放心,钟书记亲口也关照过我。我给梁健安排的拆迁户都不好搞,其中有七户都是我的亲戚,你放心,我能掌控他们,让他们特意挨着不签约,急死梁健。”

    石宁:“这个办法好。另外,茅书记,我那几户,也麻烦你让你下面的村干部多帮走走,我跟着钟书记比较忙,接下去也不可能整天都呆在村里,你应该知道的。”

    茅阿宝:“明白,明白,你放心。我给你安排的几户都容易,我们村干部中和你一组的小陆会搞定的,唯一有点棘手的就是那个结舌头杨连应,稍微难搞一点。”

    “杨连应?你说的,就是那个老上访户,老伴骑电动车在飞霞公司水泥墙上撞死的杨连应?”石宁心里有些急了,他在分组名单上看到过杨连应这个名字,只是没想到这就是那个老上访户杨连应,早知如此,他肯定让茅阿宝将这个人也给梁健一组了,“老上访户很难搞的,茅书记,当初这个人不分在我这组就好了。”

    茅阿宝道:“不担心。传杨连年纪大了,最近说好像不行了,在医院里呢,很多人在传杨连应快要去西天了。我所以把他安排在你这组,到时候他一命呜呼,签约也不需要了。”

    石宁这才稍稍放心:“原来茅书记有这样的考虑,那我相信,我们这一组应该会得第一吧?”

    “一定的。到时候,梁健就只好自动辞职了。”

    “这场好戏,真想早点看到。”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